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一章 校园余晖(4)

(2022-02-17 18:21:56) 下一个

“大鸟,今天有急事?”看着黄星海走得远了,韩一迈小声问。

“啥事没有。我正准备过两天找你呢。是她非要今天过来玩。”

韩一迈放心了。“回宿舍说吧。”

回到宿舍后,南李丽很好奇韩一迈刚才的称呼。“你刚才叫他什么?大鸟。嘻嘻。”她笑了一会,“比骡子好听。以后我也这么叫,行吗?”

“不行!”韩一迈和罗鹰翔异口同声地说。

“为什么?”南李丽撅嘴道。

“你说为什么。好好想想,我的傻小姐。胸大无脑。”韩一迈斥道。

南李丽气得抡起拳头向韩一迈捶去。韩一迈连忙伸出双手,把她的两拳接在了掌心,顺势抓住她的双手,以防她再捶。南李丽挣扎了两下,霎那间忽然明白了“大鸟”的另一种意思,腾地红了脸。她挣脱了双手,转过身去不再作声。

“你这还有酒吗?”罗鹰翔道,“要不我去买点。”

“只有白酒,够咱们喝的了。”

“那行。你们俩继续,啊。继续打情骂俏。我下楼去买个西瓜。”

“滚。”南李丽嗔怒道。

等罗鹰翔出了门,南李丽面对着韩一迈,一阵尴尬。俩人隔着桌子面对面坐在光板床上,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很快就要出国了吧?”南李丽最终打破了沉默。

“还在办护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成。”

“现在出国留学好象要有侨眷证明吧。”

“对。刚下来的新政策。不过这方面我没问题。我小舅在香港呢。”

“以前没听你说过呀。”

“几年前国家在香港办了个实业,叫光大公司。我小舅在那边。”

“光大?是不是前国家主席的夫人的一个哥哥,那位红色资本家办的?”

“对。就是这家公司,看来你知道得也不少。”

“也不多。只听说这家公司非常神秘。”

“主要是有一些经济利益之外的目的,比如为97年香港回归打前哨。阿步学的不是贸易吗?我介绍他去我小舅那儿了。所以阿步也在香港呢。这都是最近两年的事。”

“那你,想好去哪个学校了么?听骡子说,有两个好大学都录取你了。”

“是UPenn,UCLA这两所。都挺好。我还真不知道该去哪,所以我找黄大膀子算了一卦。”

“他?他会算卦?!”

“我也不知道这小子是真会算,还是蒙人呢。他买了一本白话易经的书,读了3天,据他说是读明白了。然后拿了个5分钱的钢镚,往天上扔,落下来之后看正反面。总共扔了6次,得到了非常差劲的一卦。”

“什么卦?”南李丽掩口笑道。

“好象是叫蹇卦。春秋五霸里有个秦穆公,他不是有两个谋士,一个叫百里奚,另一个叫蹇叔么?黄大膀子跟我解释了,就是这个蹇字。这样好记。”

“你们真不是普通人,怎么什么都记得。那卦上怎么说的?”

“说了一大堆,几乎全忘了。就记着一句:利西南,不利东北。正好是这两个学校在美国的方位。UCLA在洛杉矶,西南角。UPenn在费城,东北角。”

“挺神的嘛。哪你准备去洛杉矶了?”

“UPenn可是常春藤啊。我真是犹豫。如果只有一所名校录取,我倒也不烦恼了。直接去就行了。”

“你够幸福了。一般人的挣扎的是有和没有的问题,你烦恼的是哪个更好的问题。周瑶喜欢哪儿?”

“她无所谓。她连这两个学校在哪儿都不知道。跟她说了两遍也记不住。”

“你们是不是准备结婚?”

“还没谈到过这个问题。我总觉得我们还不太成熟,可能等一等也好。”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给我们的感觉,你们忽然间就到一起了。能说说你们的浪漫史么?”

“没那么浪漫。”韩一迈自嘲地笑笑,“大概两三年前吧,我当时正焦头烂额呢。周瑶来玩了几次,就这么慢慢开始了。”

“什么事焦头烂额?失恋?”

“怎么可能。在清华一没机会二没精力,没那么多情事。当时清华新建了一个材料系。很多老师都是我们工物系转过去的,最开始的学生也都是从其它系转的,过了一年才正式招生。我们系有个刚转过去的教授,希望我也转过去,说我有材料研究的天赋。可我不想放弃物理呀,就问能不能两个都要,申请读个双学位。系里就批准了。”

“哇塞。太牛了。原来你的双学位是这么来的。”

“嘿嘿。开始读了,我才发现:我就像给自己挖了个大坑,纵身跳了下去。然后费尽力气爬上来。必须每天兢兢业业,否则一不留神又跌落到坑底了。”

“需要多修很多课吧?”

“对。还得再做一篇毕业论文。基础课差不多,但是材料系的专业课必须修。说实话,我真的是非常后悔呀。每个星期学80到90个小时,稍微一松懈,成绩就滑坡。关键是我还想让成绩单好看一点。去年有一段时间大家都上街,去天安门。我是天天在图书馆玩命。”

“真可怜。”南李丽轻轻抚摸了一下韩一迈的手。“不过,我坚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将来跟比别人比,你事业上肯定有很大优势。”

韩一迈笑了笑,没说话。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南李丽低下了头,她预感到这可能是她最后的机会,因为周瑶很快就要来了,“在你遇到周瑶之前,你觉得我,怎么样?”

韩一迈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挺好的。知书达理,如花似玉。谁要是找了你,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那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后面的话她说不出来了。

“想过。在周瑶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想过你。不过结果还会是一样的。”

“什么意思?我比不上周瑶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咱们一起长大的,我爸跟你爸一个单位的,可以说从幼儿园起咱们就认识了。你条件好,高中的时候就谈恋爱,高考也受影响了。这几年你身边的追求者就没断过。我这人最怕麻烦。我如果跟你谈了,你跟那几号人若即若离的,我肯定受不了跟那帮家伙争风吃醋,更何况我也没精力,所以很快我就会放弃。最后的结果,还是会跟周瑶在一起。”

“你对我有很大的偏见!他们追我是他们的事。我喜欢谁是我的事。”

韩一迈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沉默良久。“咱们现在谈这个问题,有点晚了。周瑶对我一直很好。我对她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真的谢谢你今天能跟我谈这些,但是现在恐怕什么也做不了了。”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没有其他人。我是说如果那样,你会首先考虑我吗?”

“放在从前,八成不会。因为我真的怕麻烦。但是现在,不太一样了。”

“也就是说,你会的?”

韩一迈轻轻点了点头。“不过人生没有那么多假设呀。”

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他们不能再聊这个话题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