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七章 一个古老的传说

(2021-07-05 05:09:33) 下一个

壮壮睡了一个酣畅淋漓的好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树洞的半空中侧身躺着,满眼都是若隐若现的柔和绿光,他想我该去找老寿星了,绿火磁场仿佛听懂了他的心思,轻缓地降落在地,他看见自己的体恤衫、牛仔裤和脚上的沙滩凉鞋,都变成崭新的了,他拉开裤腰揪出自己的贴身小裤头,自然也是崭新的,而最为令他惊喜的,是他胳膊和小腿上的累累伤痕也都痊愈了,他搓了搓脸,尽管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自己的脸不再有受伤的疼痛感了。

他双手推了推遮挡树洞的绿火树叶,树叶东倒西歪,发出窃窃私语的声音,似乎是在相互抱怨壮壮的动作过于粗鲁。

老寿星坐在老树下一把鲜花椅上,面前是鲜花构成的圆桌,各种美味佳肴有的在空中飞翔,有的则在地上跳舞,但老寿星似乎没有胃口,他已经换上一套白色西装,打着白底黑色条纹的领带,没有戴礼帽,一头白发与他的白色皮鞋十分协调,然而他的目光涣散而游离,好像在想什么心思。

“老寿星,谢谢你让我洗磁场,我现在感觉自己好干净。”壮壮伸出一只脚晃了晃,又拉了拉自己的体恤衫,“你看,我的衣服和鞋,都被磁场洗得像新的一样,我这个人从里到外,是不是也被洗成新的了?”

老寿星抬眼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壮壮凝视着老寿星拔掉尖嘴时留下的伤痕,关切地说:“老寿星,你脸上的伤,也到磁场里洗一下吧。”

“小东西,伤和伤是不一样的,磁场对于我这种伤不起任何作用。”老寿星笑着说,沙哑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不过,你别担心我,慢慢就会好了,你现在想吃什么,就随便吃点吧。” 

“我一点都不饿,不想吃东西,——从前我只要看到吃的东西,就是不饿也会吃好多。老寿星,你为什么不吃东西?你又没到磁场去洗。”

老寿星从鲜花椅上站了起来,他刚刚坐过的小椅子飞走了,随即那张小餐桌也飞离了这里,紧接着那些吃的东西也统统飞得无影无踪了。

“老寿星,它们为什么都飞走了?”

“你不吃,它们会到别的地方请求被吃掉,这是避免浪费的一种方式……”

“壮壮,壮壮,我来救你了!”

阿板特有的劈裂声音,壮壮任何时候都不会听错的,他顺着声音东张西望,阿板已经近在眼前,正挥舞着没有手的树枝胳膊,怒目圆睁地冲着老寿星就打。

壮壮一把推开阿板,疑惑地问:“阿板,你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要打老寿星?”

“因为他想吸你的血!”

“老寿星怎么可能吸我的血?他又不是吸血鬼!”

老寿星嘎嘎嘎地笑了起来:“你这个小东西,难怪我刚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原来的确和白一雄脱不了干系,他这对眼睛做你的两只小脚,有那么一点意思,——看来,是到了该见他一面的时候了。”

阿板用他那一方一圆的眼睛瞪着站在壮壮肩上的老寿星:“你怎么知道我的脚是白公子的眼睛?”

“因为壮壮的小脸上,有白公子啄过的两个印记,——我能辨认出无形的东西,你这对有形的脚,就更逃不过我的眼睛了。”

壮壮这才发现阿板两条树枝腿的最底端,是大白鸽的两只眼球,确实很像是阿板的两只脚。

然而阿板不容分说,又要去抓壮壮肩上的老寿星,老寿星腾空而起,在空中绕了一圈之后俯冲下来,伸出他小小的手掌,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阿板,阿板就摇摇晃晃地倒退着,结果老寿星又伸出迅速变粗和变长的右臂,张开那只变得巨大的手,抓起阿板举在空中,做出要往地上摔的姿态,却迟迟没有摔下来。

壮壮向空中的老寿星和阿板举起双手:“老寿星,你别生气,阿板是我朋友,你就原谅他吧……”

“我知道阿板是你朋友,我不会伤害他的。”老寿星说着,把阿板轻轻放在地上,右臂也缩了回去,恢复了原有状态,“我只是给阿板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他明白什么叫尊重,——阿板,看在我比你年长的份上,你就是要我死,也要在我临死之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老寿星,你什么都不用解释,我相信你。阿板,你也相信老寿星,对吧?”

老寿星心灵深处某根最温柔的琴弦,再度被壮壮对他的信任触动了,他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只见他轻捷地飞到壮壮的胳膊上,说话的语调降了下来,原本就沙哑的嗓音听起来更加沙哑了:“壮壮,谢谢你对我毫无保留的信任,要知道彼此建立信任,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

“阿板,这是我刚刚认识的老寿星,他好棒啊,都一千多岁了呀!”壮壮上前拥抱着阿板,然后把阿板推到老寿星面前,“老寿星,他是我的好朋友阿板,你们两个和好吧。”

老寿星飞到阿板眼前展翅悬空着,并有好地伸出了右手:“来,孩子,我们握握手,就算是和好了。”

阿板不情不愿地抬起他右边的树枝胳膊,和老寿星握了握手。

老寿星平和地对阿板说:“你这个小东西,不是我要害壮壮,是你要害壮壮,你这么没轻没重的,会再次把壮壮的脸划伤的……”

“对,老寿星说的对,我的脸和身体上的伤,在老寿星的磁场里睡了一觉,马上就好了。”

阿板情绪落寞地说:“壮壮,你年龄到底是太小了,有些事情你没办法了解的。”

“阿板,很多事情我全都了解,你要相信我们,相信老寿星,——你看一下我的鞋,我的鞋原来多脏啊,现在像不像一双新鞋?还有我这的衣服,全都被磁场洗干净了……”

“壮壮,我不想说一些我不了解的事情,我想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只大鸽子,就是你救过的小鸽子,——真心被我蒙对了,他本来是一只翱翔的雄鹰……”

“阿板,你说的是白一雄?”老寿星问。

阿板乜斜着眼睛,一条腿不屑地抖动着:“我说的就是白公子,怎么了?”

“嘎嘎嘎……”老寿星大声笑着,飞离了壮壮的胳膊,在阿板头顶上飞来绕去,“阿板,我落在你的头上会显得我很失礼,你能不能伸出胳膊,让我站一下跟你说话。”

壮壮赶紧伸出两只胳膊:“老寿星,你落在我胳膊上跟阿板说话吧。”

“谢谢。”

老寿星说着,落在壮壮的胳膊上,壮壮走到阿板面前,老寿星对阿板说:“我并不介意白公子如何对你谈起我,我只是不希望壮壮的好朋友误会我。”

壮壮立刻为老寿星辩护:“阿板,你肯定误会老寿星了。”

阿板说:“壮壮,你被洗脑了。”

壮壮反驳:“我的脑子没被洗过,因为老寿星从来都没对我提过白公子,你没见过老寿星就对他印象不好,还说他会吸我的血,——你才被洗脑了!”

老寿星飞落在地上,对壮壮和阿板说:“请跟我来,我要给你们讲个古老的故事。”

壮壮和阿板对视一下,顺从地跟在老寿星身后向前走着。

他们路过一些可以坐上去的石头时,老寿星说:“不能在这里讲,石头会听见。”

途经香气扑鼻的花丛时,老寿星说:“也不能在这里讲,花会听见。”

当他们走到一棵大树下的时候,老寿星又说:“这里也不能讲,树会听见。”

壮壮不明白老寿星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幼稚,他感到不安,这时一条小河挡住他们的去路,老寿星停下脚步:“这里更不能讲了,不但河水会听见,河里的小鱼也会听见。”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一个没有石头、没有鲜花、没有树木也没有河水的广阔地带,老寿星不走了,双手拄着那个黑色木拐杖,呆呆地站立着。

壮壮坐在老寿星对面,双腿的膝盖斜着蜷缩在地上,阿板则站在壮壮身边。

“你们两个小朋友,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什么事情,是你们感到最幸福的?”

壮壮立刻说:“我感到最幸福的事情有两件:第一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第二是早晨醒来的时候撒尿。”

老寿星抑制不住地嘎嘎大笑起来:“好一个童言无忌,你想都不想,回答的够快。”

“从前我妈妈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就是这样回答她的。”

老寿星转向阿板:“阿板,谈谈你最幸福的事吧。”

阿板一时有些提不起精神:“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当我还是一棵树的时候,不要被人砍伐,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壮壮提醒阿板:“你最幸福的,是做全世界木地板的老大。”

 阿板懒洋洋地说:“不说这个了,这很难实现的。”

壮壮说:“可以努力的呀。”

阿板没有回答壮壮,而是问老寿星:“你到底想给我们讲什么故事?”

“这是埋藏在我心底几百年的秘密,我大概需要整理一下情绪,所以先请你们帮我热一下场,谈谈你们是怎么来到无名A星的?”

壮壮于是就从妈妈在家中莫名其妙地失踪讲起,讲自己如何在电话线里与阿板相遇,然后按顺序讲了大白鸽和那个自称小姑娘的老奶奶,还讲了自己的太奶奶和童年的妈妈,以及怪兽父子的生存处境。

老寿星问:“关于那只大白鸽,阿板,你有没有更多要讲的?”

阿板回答:“我没有什么要讲的了,我和壮壮都想听你讲。”

“我和阿板口中的白公子一样,——曾经,我也是地球上的一只鹰,一只雄鹰……”

壮壮惊叫一声:“鹰是很高贵的鸟类,你怎么变成啄木鸟了?”

老寿星说:“我知道鹰在地球人心目中的形象,我现在这副尊容,和鹰的尊贵相距甚远。我现在要给你们讲的,发生在非常遥远的年代,当时我还年轻,不过才一两百岁,所以那位你们看起来很老的老奶奶,要求你们叫她小姑娘是有道理的,因为她的记忆永远定格在青春时代,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活到一千多年了。”

壮壮问老寿星:“你也认识那个小姑娘老奶奶吗?”

“她不是老奶奶,她是一位公主。”老寿星双眼无神地望着远方的一个什么地方,似乎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之中,“很多年以前我很年轻,有一个和我同样年轻的朋友,他也是一只鹰,名叫白一雄,就是阿板口中的白公子。当时,我和白一雄都很骄傲,我们相互钦佩的同时,又相互嫉妒着……唉,那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不久发生了一场战争,我父亲战死疆场,我母亲积忧成疾,后来也病故了,白一雄的父母收留了我,——我忘记讲重点了:白一雄和我是世交。在我被白家父母收留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和白一雄相处得非常好,但不幸地是,我们共同掉进了一个老掉牙的故事里。”

壮壮有些难过,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起小狮子王辛巴,想起辛巴的叔叔刀疤杀死了辛巴的爸爸,但是老寿星的爸爸已经不在了……

“我们都爱上了当时圣鹰国国王的女儿,而国王的女儿也倾心我,我们经常偷偷约会。”老寿星双眼闪出明亮的神采,不过只闪一下就不见了,“再后来,白一雄施了个诡计,——他的这种诡计,不是你们这种年龄的小朋友能够理解的,我就不谈这个了。”

壮壮想起那个鼠标垫上展翅飞翔的老鹰,明白老寿星讲的绝对不是捕风捉影,他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为老寿星接下来的命运担忧着。

“这个诡计导致圣鹰国国王对我勃然大怒,他派人四处追杀我,从此我的生活里只有一个内容,就是躲避国王对我的追杀,——我到处躲避着国王的追杀,承受着爱、恨和欲望的折磨,直到我变成一只无能为力的啄木鸟,才来到这个星球上,这个星球无私地收留了我,那些外星人容忍了我从内到外的肮脏给他们带来的污染,还给了我尊严和自由,我对他们感激不尽。”

壮壮问:“那个圣鹰国国王的女儿,她没跟你一起逃跑吗?”

“那个时代,那个时代和这个时代不大一样,——不是不大一样,是大不一样:一个女孩子的名声要是坏了,会被石头打死的。所以,如果真心爱一个女孩子,就要用生命保护她的名誉,因为她的名誉高于她的生命,从此……”

“从此,国王的女儿嫁给了你的朋友白一雄。”壮壮抢过老寿星的话。

“你小小的年纪,如何会知道这个?”

“童话里的爱情故事,都是这么编的。”

老寿星的嘴角抹过一丝苦笑:“她是嫁给了我的朋友白一雄,不过白一雄的灾难也从此开始了,他对我用了诡计,他结婚之后,他的妻子又对他用了计谋,——公主用出卖自己青春和记忆的方式,用巫术把他变成了鸽子,又把自己变成一个老太婆……公主这么做,首先是大大地伤害了她自己!”

阿板终于开口了:“后来呢?”

“后来的情况,就一言难尽了。”老寿星指着远方飘浮着的浅蓝色和粉红色外星人,“这个星球上的外星人品质是透明的,他们没有猜忌,也没有对立,有的只是平等、坦诚和合作,所以在我最痛苦的时候,也只有他们,才能给我真正的安慰。”

壮壮孩子气十足地问:“老寿星,是那些外星人厉害,还是你厉害?”

“外星人永远都比我厉害。我曾经在地球上生活过,身上还残留着地球人的悲观、愤怒和阴谋,可是那些外星人,他们永远都没有任何地球上的负面情绪,他们有的只是辽阔的宇宙观。”

壮壮说:“可是为什么我看到的是,那些外星人都很听你的话?”

“他们只是在帮助我而已,因为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所以从来都不曾为自己考虑过,这种行为在弱肉强食的地球人来看,是非常难以理解的。”

壮壮和阿板一时间沉默不语。

老寿星问:“我想,你们很想回到地球上去吧?”

壮壮点点头:“老寿星,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到时候你可以住在我家。”

“我现在只能待在无名A星上,不过也许哪一天,我会到地球上看你们。”

老寿星说着,从自己的翅膀上拔掉两根黑色羽毛:“你们拿着我的羽毛,闭上眼睛只需要说一句话,说地球是我的临时居所,你们就能回到地球上了。”

阿板问:“我们为什么要说地球是我的临时居所?”

老寿星回答:“因为地球原本就是临时的。”

壮壮伸出双手,庄重地从老寿星手中接过两根羽毛,递给阿板一根。

老寿星飞到壮壮脸前,弯起右手食指刮了一下壮壮的鼻子,并慈祥地摸了摸壮壮的头发:“你真是个不寻常的小东西,你激起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你让我有话可说,谢谢你。”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