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笔集《愿我所爱的信我所信》 第四卷 向着标竿直跑(1)

(2021-09-17 08:59:54) 下一个

一、我在桥上看风景(2013年4月10日)

 

1、

据说从前以色列人翻阅《圣经》的时候,总要把双手洗得干干净净;如今的我们随时可以打开《圣经》来看,却大可不必洗手了,并且我们看到耶和华的名字时也不会发出颤栗,因为我们不再害怕神!

不再害怕神也就罢了,但问题是我们越来越害怕人了,——这个发现令我心惊肉跳,于是透过教会的庄严以及信徒的敬虔,我经常感伤地与种种人性的软弱擦肩而过,而当我想把这些软弱公之于众时,却看见自己正孤独地站在桥上看风景……原因很简单,我的人性也是软弱的。

我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顺便看到了我,这令我不免有些尴尬,因为在桥上看风景的只有我自己,而在不同地方看桥上风景的人却有千千万万,我相信这其中必有志同道合的知音,就朝着桥下拼命地招手。

 

2、

此刻我在桥上看台湾教会的风景,我看见教会以及基督教媒体,到处都是歌舞升平的景象,弟兄姐妹们在圈内你歌歌我的功,我再颂颂你的德,至高无上的神不幸成了配角和装饰品,——我们这些骄傲的基督徒,也许自以为到目前为止,已然找不出自身任何负面问题了……我们正在自己害自己,我们却不知道!

纵观《圣经》历史,无论是旧约的创世记和一系列先知书,还是新约的四福音以及使徒书信,无数的字句都在指出人性的误区与败坏,耳提面命地告诫人们当时刻保持警醒,“免得入了迷惑”,——是的,我们的主耶稣曾经对门徒说:“你们为什么睡觉呢?起来祷告,免得入了迷惑。”(路22:46)

然而在当今教会里,很多基督徒似乎已不再担心自己是否会“入了迷惑”,好像主耶稣的警告只针对祂自己的门徒,与现在的我们关系不是很大;更好像圣经中所有严厉的话语只是针对当初的以色列人,对当今基督徒几乎不再具有约束力。

Oh my God,莫非只有圣经记载的时代里,信徒才会有人性的缺陷?我们二十一世纪的基督徒,难道全都在闪耀着圣洁的光芒吗?

的确,在我刚成为基督徒的时候,曾以为教会里全是蒙神悦纳的圣徒,因为不管我走进哪一家教会或者是教堂,基本上会被告知只要坚守在这里就必得救,将来一定会进天堂,我一度以为教会还有教堂的大门,就是天堂的入口处了。

 

3、

台湾这个信仰自由的岛屿,自然没有中国大陆的那种家庭教会与三自教堂之分,有所区别的就是天主教了,然而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天主教,统统都有各自宽敞明亮的教堂做礼拜,不必挤在哪个信徒狭窄的家里。

来到这片土地上不久,有两个方面给我留下了火辣辣的印象:第一,有极少数教会十分地繁荣昌盛,大楼盖得很高也很有气派,内部刊物的纸张质量好极了;第二,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天主教,基本上都是在讲道之前,有几个弟兄提着深红色奉献袋,满场搜寻着奉献。

于是我也仿效着把纸钞攥在手心里不让人看见,然后握紧拳头探进奉献袋,出来时张开空空如也的手,心想这种奉献的方式也还算低调,应该会蒙上帝悦纳吧。

可是当我看到有些教会做礼拜时,在人手一份的敬拜程序中间,把弟兄姐妹们每个月奉献的金额印了上去,並且由多至少地排列名次,奉献最多的排第一,最少的在最后……对此我惊呆了,因为这显然不符合我记忆中的奉献精神,主耶稣曾说:“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们看见;若是这样,就不能得你们天父的赏赐了。”(太6:1)

主耶稣还针对那个只奉献两个小钱的寡妇,这样对祂的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因为,他们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里头,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可12:43-44)

既然是这样,我们如果“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的寡妇排在最后一名,主耶稣在天上看到这种现象,该会何等的忧伤啊?!

我倾向于这样一种说法:自己收入的十分之一给教会不能叫奉献,这原本就是一个信徒当纳的,十分之一以外的才叫奉献。

这种观念先是来自教会的牧师讲道,然后我在大卫的金诗里找到了佐证:

我的心哪,你曾对耶和华说:

“祢是我的主,

我的好处不在祢以外。”(诗16:2)

是的,我们从里到外所拥有的一切,全是上帝赐予的,所以我还是比较赞同中国大陆的教会,把奉献箱放在门外或者不起眼的位置,这样就给了信徒一次又一次亲近上帝的机会,因为真正的十一奉献,原本该是个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凡是真心乐意奉献的,只讨天上的神喜悦就足够了。

当年只要儿子跟我一起去教会,我每次都会让儿子把我们家的十一奉献,悄悄地塞进教会的奉献箱里,因为他未来的路还长,我希望他早早养成把十分之一还给神的好习惯,同时这也是给他越来越热爱神奠定基础,——只有不断地互动,彼此的感情才会巩固,而我们基督徒对教会的十一奉献,就是在与神互动。

我依然记得儿子幸福感洋溢的表情,因为他尤其喜爱主耶稣“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教导,所以他非常满足只单单向上帝表达心意的这种状态,他也从未想到要拿奉献做见证,如果不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观点,我也不会讲这些的。

是的,我在桥上看风景,桥在我脚下时不时地会突然抖动一下,因为桥下暗流激涌,有暗浪不时地拍打着桥墩……于是我明白了,假如我里面还残留着对上帝的忠诚,就应该把这座大桥的危机说出来。

我非常羡慕一切以正面方式荣耀神的文章,我也十分清楚自己这种负面内容令人生厌,然而上帝的旨意我不敢违抗,祂要我把看见的讲出来,我不敢装聋作哑,更不敢逃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