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笔集《愿我所爱的信我所信》 第三卷 努力进窄门(2)

(2021-09-16 06:07:40) 下一个

二十六、异象与方言(2011-10-10)

 

怎样向外邦人证明神就在天上,我们基督徒最有说服力的武器,应该就是见证了。

YY是个23岁的女孩,这个从小就信主的大学生,她说只是最近一年半以来,她的灵命才有了明显长进,尤其是今年七月中旬,她参加了一家教会连续三天的禁食祷告,灵命更是有了突飞猛进的长进。

在今年七月份禁食祷告的第二天,YY就开始说方言,到了第三天,当她跟身边的姊妹们手拉着手,闭上眼睛站着祷告时,突然看见姊妹们的脸全都变得陌生了,她们一律变成了天使的模样,穿着白色长袍,头戴袍帽,笑着,跳着,欢呼着……

YY立刻睁开眼睛,异象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原状,她指着左右的姊妹们说,你刚才变成天使了,你刚才也变成了天使了,还有你。

当她再度闭上眼睛,用她灵眼重新看见了,整个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全都变成了天使,他(她)们依然身穿白袍以及头戴袍帽,脸也变得不再是他(她)们自己的了……

听到YY讲她所看到的异象,我心里充满了安慰:原来我们在地面上,只要相信我们的上帝是个神,我们就会在地如同在天,——尽管不在天堂里,我们照样可以成为天使……

我们谈着谈着……用基督徒的专用术语来说,我们的这种交流叫交通,——我们正在交通着,YY突然说:“后来我见到神了,神穿着朴素的衣服……”

“朴素的衣服?”我吃了一惊,问YY,“你所说的神,是上帝耶和华,还是主耶稣?”

YY回答:“一般说到神,我们指的都是耶稣。”

“耶和华是耶和华,耶稣是耶稣,——一个是父,一个是子,是吗?”

YY点头:“是。”

“嗯,好的,——这样的话,我们的概念是一致的,你接着说吧。”

“神穿着朴素的衣服……”

“你所说的朴素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反正是很朴素的样子。”

“很朴素的样子,又是什么样子?”

YY思考了片刻,说:“就是,就是他穿着灰色的衣服……”

灰色衣服?是的,灰色衣服!

我顿时陷入温暖的回顾当中:去年六月,我在家中见到主耶稣的时候,一直也以为祂穿的是灰色衣服,直到今年五月也就是上个月,才被一位资深老基督徒纠正过来,说我所认定的灰色,实际上是主耶稣死里复活之后,闪耀着荣光的白色……

想到这些,我说:“YY,你看到的不是灰色,是白色,——是主耶稣死里复活后,散发着荣光的白色,这种颜色在人的肉眼看来,往往会误以为是灰色;去年我见到主耶稣时,当时也以为祂穿的灰色衣袍……”

我简略地讲了一下自己去年见到主耶稣的情形,然后对YY说:“我看到的主耶稣穿的是长袍,并且还戴着袍帽;你看到的主耶稣,他穿的是短衣服,还是长长的衣袍?”

“是长长的衣袍。”

“哦,这就对了,”YY的见证,也让我对自己的看见,有了进一步的印证,“去年,我也以为他穿的是灰色衣袍,直到上个月我才知道,祂衣袍的颜色是得胜的荣光白色,我们不懂这个,就以为是灰色的。”

看来我们人类对颜色的认知,完全是我们自己所定义的,——我们从未见过闪耀着荣光的白色,就以为那荣光的白色是灰色了。

这种荣光的白色,使徒彼得和他的伙伴约翰以及雅各最先看到过,——据经上记载,在一座山上,他们亲眼看见主耶稣“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可9:23)

YY接着说:“当时,我看见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们,全都穿着白色衣袍,他们唱着跳着,耶稣拍着每一个人的肩膀,在灵里拥抱他们,我感到自己抱住了耶稣的脚,心里就有这样强烈的意念,——这是耶稣给我的:明明给你很大的使命,让你传福音、带敬拜,你却总是逃避……”

我等YY做完这个见证之后,才问:“YY,我想确认一下,当时弟兄姊妹穿的是白色衣袍,主耶稣的是灰色也就是荣光的白色,——主耶稣和弟兄姊妹们,他们穿的衣袍颜色不一样,对吧?”

YY点了点头:“对。”

“你是禁食第二天说方言的,是吧?”

“是。”

“你回忆一下自己第一次说方言的情况,还能记起来当时说的方言,是什么内容吗?”

YY仔细回忆着,说:“当时,我在为我父母的身体祷告,——我父母身体都不好,我觉得我也不能帮他们做什么,只好献上自己的祷告了,求主保守他们的身体。”

“然后,你就说了方言吗?”

YY点头:“嗯,我是在为我父母的身体祷告时,开始说的方言。”

“你说方言的内容是什么?”

“当我正为我父母的身体祷告时,突然就说了方言,——所以我知道,我说的方言内容,其实就是为我父母身体祷告的内容。”

“你第一次说方言,是为父母的身体健康所说的,后来你说过其他内容的方言没有?”

“我说过。”YY深深地点了点头。

我们漫无边际地聊了一些其他事情,YY的话题落在了异象上面,她说如今在教会里,她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讲道人和听道人,都像天使一样穿着白袍并戴着袍帽,她还能看见讲道人的肩膀上有鸽子落下来,她甚至还能看见灵命高的信徒头上戴着金冠,手里握着一根会发光的棍子,YY断定这根会发光的棍子象征着权柄……

YY讲着讲着,把异象这个主题拓展开来:“有时在教会里,我看见不信的人在听道,听着听着,他里面的灵就坐了起来……”

“我怎么理解你说的这个概念?没听明白。”我说。

“就是那些不信的人来咱们教会听道时,一开始听的时候,他们的灵都是躺着的,神的话语听着听着,他们的灵就坐了起来。”

这种奇妙的见证,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YY说:“上次G老师来讲道,我虽然看到他的嘴在动,但我发现他的声音,并不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声音不从他嘴里发出,又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

“怎么说呢?反正……反正声音是从他灵里发出来的吧,就像是配音,他的嘴在动,声音却是从别的地方发出来的,——好像是,是从他身上的灵里发出来的吧……”

我相信YY说的全是事实,——我自己看不见,并不等于不存在,这宛如我们人的肉眼看不见上帝,但上帝依然存在!

YY又说:“哪天我只要一想到挣钱,在教会里闭上眼睛祷告时,我就啥都看不见了,然后我就马上知道自己犯了罪,——我犯了罪,神就关闭了我的灵眼……”

是的,我们基督徒对自身罪的敏感,是我们与神保持亲密关系的关键所在,从而避免神对我们掩面不看……

我之所以发出如此议论,是因为我看见在现实生活中,有些基督徒对自己的罪已经完全麻木不仁,这有点类似在为自己推开地狱的大门,太可怕了。

最后,YY说:“有时候看到别人打牌,我心里就特别难受,觉得他们不认识主,就像是在等着死一样;有时候看到大街上有人唱戏,我就想,他们为什么不唱赞美耶稣的歌呢?我从前有时候会去唱卡拉OK,现在我都不想去那种地方了,觉得那种场合很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