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五章 登上无名A星

(2021-07-03 04:53:25) 下一个

当壮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条河的岸边上,他先是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接着就看见河岸上生长着各色各样的鲜花,颜色和款式都是他不曾见过的。

“早晨好,地球人。”

岸上的鲜花忽然说了话,壮壮吓得立刻坐了起来,只见河水清澈见底,各色各样的小鱼欢快地游着,小鱼的颜色和款式也是他不曾见过的,不过他受伤的脸也清晰地映在水面上,他还看见自己裸露的胳膊和小腿上多处都磕破了皮,有些部位还渗出了血,他的疼痛神经霎时恢复了知觉,马上想起了怪兽,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还没教怪兽的儿子画瀑布呢……

“早晨好,地球人。”

河里有几条小鱼跳出水面,也对壮壮问好。

“嗯,你们早晨好。”

壮壮感到自己再不说话,会显得很没有礼貌,于是他忍着疼痛也问了一声好,然而他问好之后,蓦然感到哪个地方有些不对头:“你们叫我地球人,你们不是地球上的……鱼,还有花吗?”

小鱼们水灵灵的笑声令河面泛起了波纹,河岸上的鲜花也发出了清脆的笑声,不过无论是小鱼还是鲜花,都没有回答壮壮的问话。

凉爽的灰色黎明在大张旗鼓地寻找着曙光的手,曙光却不时地躲闪着,像是在和黎明捉迷藏。河的对岸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树林,树林里的小鸟大概被他们这边的对话吵醒了,先是有一只小鸟叫了起来,随后就有一只又一只的小鸟,此起彼伏地也发出了叽叽喳喳的叫声。

“早晨好,亲爱的地球人!”

随着一声沙哑的问候,一只从河对面的树林里飞过来的啄木鸟,扑扇着翅膀落在壮壮的肩上,幸好壮壮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为他有胆有识奠定了的基础,因此他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泰然自若地问:“早晨好!请问你是啄木鸟吗?”

“从外形上来看,我的确是一只啄木鸟。”

啄木鸟从壮壮的肩上跳到地上,像人一样在直立着行走着,两只翅膀的根部生出一对人的胳膊和手,胳膊和手小小的,与他的体形十分协调,他两手摆弄着一根漂亮的黑色木拐杖,不过看样子他并不依靠这根拐杖走路,而是借着拐杖来展现他的风度,因为他看起来很健康,并且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地敏捷。

“小朋友,请问你的名字?”

“我叫壮壮。”

“很高兴认识你,你叫我老寿星就可以了。”

壮壮趴在地上,望着地面上老寿星啄木鸟,高矮胖瘦与真实版的啄木鸟一样,既没有放大也没有缩小,只是除了又尖又长的嘴,以及那对有着黑色羽毛的翅膀之外,全身上下再也找不出一丝啄木鸟的痕迹:一张小小的人脸,两只说不清是鸟还是人的眼睛十分机智,平行地镶嵌在正确的位置上,两条人腿修长而笔直,脚穿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一身黑色燕尾服十分得体,头戴一顶黑色礼帽,几绺白发从礼帽边缘的鬓角处垂了下来,起到一种装饰的效果。

黎明这时终于抓住了曙光的手,天空呈现出一派黎明的曙光。

“壮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

“动动脑筋。”

“我……动脑筋也猜不出来。”

“那么我说出来,你最好别害怕。”老寿星把拐杖的半圆扶手挂在自己的左胳膊上,双手极有派头地拽了一下燕尾服的领子,“首先,这个地方不是地球,所以你不但离开了地球,而且离开了太阳系。”

壮壮惊愕地张大嘴巴,半天都没有合上。

老寿星踱着方步来到壮壮的脸前:“还行,小伙子胆量还可以。”

壮壮不失时机地卖弄自己的知识:“我知道太阳系有九大行星……不,不对,你刚才说,这里已经不是太阳系了。”

“你说的不错,这里是太阳系以外的一个星球,叫无名A星。地球人发现不少别的星球,就是没发现这个星球。”

“无名A星?”

“对,无名A星。其实这个星球上的外星人一直希望有一天,能被你们地球人发现,他们非常想和地球人沟通……”

“可是星……星球和星球之间很远的,并且我还出了,——出了太阳系?”壮壮的胆子并没有吓破,却被吓得结巴起来,“我,我这么容易就,就,就出了太阳系?简直太,太不可思议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吗?”

壮壮摇摇头。

“想知道吗?”

“想。”

“很简单:——你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老寿星倾斜向上仰着小小的脑袋,“无论是谁,一旦脱离了时空的束缚,别说是出太阳系了,就是想到过去和未来走一趟,也是不成问题的。”

“那……那你,——还有你们的花和鱼,为什么都说我们中国话?说的还是标准普通话,你们要是说地方话或者是英语,我就听不懂了,我们幼儿园已经在教英语了。”

“这个星球上的外星人,会说地球上任何国家的语言,——我们已经出了太阳系,可以称为外星人吧?”

“嗯,在我们地球人眼睛里,你们就是外星人了。”

“我接着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你是中国人,我没冤枉你吧?”

壮壮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用你熟悉的语言和你交流,你是否会感到,我们之间的沟通更容易一些?”

“是。你们这里有飞碟吗?”

“我们为什么要有飞碟?”

“你们不是外星人吗?”

“谁说外星人就必须要有飞碟?——我想起来了,”老寿星举起拐杖,在空中画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听说地球人一提起飞碟,就显得特别紧张。”

“飞碟是外星人的交通工具,天下无敌,好厉害的。”

“如果你只是想看一下飞碟,你就来错星球了,我们这里没这种东西。”

“没关系,你们这个星球挺好的,只是你们只有动物和植物,没有人吗?”

老寿星两只小小的胳膊交叉着横在胸前,扬起小小的脑袋,自豪地问:“我不是人吗?”

壮壮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我……我是说两条腿,——两条腿走路的那种人。”

“我难道是用三条腿走路吗?”老寿星飞快地旋转着手中的拐杖,一番花式表演之后接着说,“我不像有些外星生物,他们自认为高人一等,谁要是把他们称为人,他们就大为恼火,好像蒙受了天大的耻辱,——我就不同了,我平生最盼望的就是可以做一个真正的人,因为造物主把最宝贵的灵魂只赐给了人类,对你们人类可谓是宠爱有加。”

壮壮趴在地上久了,感觉有些累,就坐了起来。

这时,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对与啄木鸟身高相称的黑色羽毛单人沙发,以及一只黑色羽毛茶几,同时飞来的还有一个水壶和两只杯子,两只杯子是由白色玉兰花制成,水壶是一只中间挖空的半红半绿的苹果,壶嘴也同样是半红半绿的,而壶把则是夸大现实的肥胖苹果蒂,——苹果和白玉兰虽然都和地球上的实物大小一致,但在壮壮看来依然犹如玩具。

老寿星摘掉头上的礼帽扔到一只沙发上,满头的白发顿时暴露无遗,然后他双手握住自己尖尖的长嘴,用力向外拽着,無奈那只啄木鸟尖嘴与老寿星脸部结合得过于牢固,老寿星拽了好久才拽掉,带下一圈血糊糊的皮肤,露出人类的鼻子和嘴唇,坚毅的下巴有胡子被刮过的印迹,这是一张典型的老男人的脸。

壮壮一路走来尽管也经历过不少离奇古怪,却依然感到吃惊:“老寿星,你的脸出血了!”

老寿星用手指试探性地摸了摸自己的鼻翼和嘴巴周围,说:“你不要担心我,这是难免的,我们无名A星有磁场,这点小伤很快就会好的。”

壮壮凑近老寿星的脸,他的心顿时颤抖起来:“你刚才拔掉嘴的那个地方掉皮了,很疼吧?”

“我老皮老肉的,对疼痛早就麻木了。”

老寿星笑了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那根拐杖支在自己的沙发旁边,拿起苹果水壶的苹果蒂壶把,给两只空心白玉兰各倒了大半杯白里透黄的水。

壮壮咽了一口唾沫,端着白玉兰花,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苹果的果香和白玉兰的花香混合在一起,只感到口齿留香,沁人心脾。

老寿星也品尝一口,问壮壮:“感觉怎么样?”

“太好喝了。”

“关键是绝对纯天然,——健康。”

壮壮一口气喝光,再倒一杯喝光,然后又倒了一杯,正要喝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端起苹果水壶晃了晃,问:“老寿星,我都喝了好几杯了,感觉这个苹果里的水还是满满的,好奇怪啊。”

“一点都不奇怪,历史上发生过这种现象,不过那是个油瓶的传说,——当你不需要的时候,自然就没有了。”

壮壮大口大口地喝个不停,老寿星则喝得很慢,并且喝一口,停顿一下:“壮壮,我看你是饿了,等一下我带你去喂你的小肚子。”

“对了,我还有吃的呢。”

壮壮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裤兜,那只面包和那包饼干都不见了,他猜想大概是滚下山的时候掉出去了。

老寿星瞟了壮壮一眼,壮壮只好停止掏自己的裤兜,因为假如妈妈在场,会说他这是做小动作的坏毛病,将来上学必定会影响听课质量。

“壮壮,你一定想像不出,今年我有多少岁了。”

“有一百岁没有?”

老寿星摇头。

“不会有两百岁吧?”

老寿星又摇头:“我有这么年轻吗?你再猜。”

“我猜不出来。”

“地球人寿命最长的是玛土撒拉,他活了九百六十九岁。”老寿星又喝了一小口苹果玉兰水,“如今我已经活过了这个年龄,我一千七百八十岁了。”

“哇,活了这么长时间?好厉害!”

“自从你们人类始祖在伊甸园里犯了罪,地球人就跟死扯不清关系了,寿命也大大地减短,最多不过百十来岁,我这种年龄要是到你们地球上去,会被叫作老不死的,不过假如在地球上,估计我活不到现在这个年龄,地球污染会影响人的寿命。”老寿星给壮壮倒了一杯水,“壮壮,你应该知道自己多大了吧?”

“知道,我六岁半了,今年九月份我就该上小学一年级了。”

“对于地球人来说,你这是个大好的年龄,无忧无虑又充满幻想,——别看我现在这么老,我也是从你这个年龄走过来的。”

“老寿星,我不渴了。”

老寿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壮壮说:“你再给自己倒一杯水试试。”

壮壮拿起苹果水壶往自己的白玉兰杯子里倒水,没想到一滴都倒不出来了,苹果水壶的分量也轻了许多。

老寿星笑了,戴上礼帽,拿起拐杖,却没有去拿啄木鸟那只长长的尖嘴,于是沙发、茶几以及茶几上的茶具,像之前来的时候那样,鸟一般地飞走了。

壮壮与老寿星并排走着,走到那条小河的岸边时,老寿星对一簇簇的鲜花说:“姑娘们,请帮这个小地球人过到那边去,谢谢。”

各色各样的鲜花你碰碰我,我碰碰你,发出嬉闹的声音,顷刻之间就离开了花茎,争先恐后地在河面上搭起一座五彩缤纷的鲜花桥。

老寿星说:“我的小朋友,你走过去吧。”

“我会游泳,我可以游过去,这么窄的河难不倒我。”

“你还是从桥上走过去吧,河里不安全,弄不好你沉到河底,会漏到别的星球上去,要知道有些星球是没有生命的。”

壮壮听了不禁毛骨悚然:“可是,我怕踩疼她们。”

横跨河面的鲜花们一边笑着,一边七嘴八舌地奚落着壮壮:

“地球人,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我们没那么娇气……”

“以为自己是个大力士吗?还怕踩疼我们呢,简直就是笑话……”

“你是个胆小的地球人……”

“你们地球人全是大坏蛋……”

老寿星仰起脸望着壮壮,他脸上那圈破了皮的伤痕,不知为什么鼓舞了壮壮,壮壮只好硬着头皮踏上鲜花桥,却不敢移动脚步,感到自己的双腿在瑟瑟发抖。

脚下有鲜花在说:“地球人,你再不过去,我们可要笑了……”

立刻就有鲜花接着说:“我们一笑,桥就会左右摇晃,你掉进河里的可能性就很大……”

老寿星已经展开双翅在壮壮的头上盘旋,他舞动着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壮壮的肩膀,激励他说:“地球人向来以无所畏惧著称,小伙子,拿出点气魄来,让姑娘们瞧瞧。”

壮壮尝试着放开脚步朝前走,感到两只脚踩在鲜花上,宛若踩到地面上一样地坚实可靠,而当他一脚踏上对岸的时候,刚才搭桥的那些鲜花立刻笑嘻嘻地彼此分离,一时间芳香四溢,满眼色彩斑斓,鲜花们重新飘回到各自的茎上,依然是鲜活的花朵。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