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沉情

于汝心中,情之所归。碧海深处,葬我忠魂。
个人资料
正文

《碧海沉情》冰海(4):雇佣兵

(2022-07-25 04:20:38) 下一个

两人在云层中盘桓,脚下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碧青色水域。

耳旁凉风簌簌,那人缎子般的浅色发丝被风撩起蒙在他的脸上,一股淡淡的佛手柑香味儿挥之不去。肩后一对薄如蝉翼的黑色翅膀时不时扇动一下,翅膀上的蓝色斑点在云光里闪烁着仿佛一对顽皮的眼睛。

“怕吗?”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王逸杭的异动,腰上的手紧了紧,回过头来怜爱地望着他。

“啊,不,不怕,” 王逸杭困惑地说,“不过,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那人眼波一转,魅媚如丝地贴在他耳边:“自然是带你回我家。你昨晚说的,要和我......”

王逸杭闻言大囧,努力地将身体后仰:“什么混账话!真是我说的?酒后胡言万万不能当真了。”

“原来你是诳我的?” 那人陡地在半空中停住,剑眉倒竖,一张俏脸上瞬间春逝冬来,冷若冰霜。王逸杭见他恼了,只得软言劝慰道:“我这人吧,其实缺点不少,不会做饭、收拾屋子,挣钱能力一般,也不怎么会照顾人......” 对方面孔越来越阴沉,目光中似有恨意:“你快活时只是一味的甜言蜜语,只当你是真心,却原来也是逢场作戏罢了。” 说着手里一松,王逸杭便从云雾中笔直向下坠去。

 

王逸杭猛地坐起,全身大汗淋漓。自我安慰道:“还好,原来是南柯一梦。”

低头一看,自己上身一件无领无袖的对襟白褂,搭配下身土黄色的七分阔腿裤,十足十的渔夫打扮。身下一张不大的单人木板床稍一动换便“咯吱咯吱”作响。整间屋子据他目测也就二十平米的样子,地板和墙壁都由粗大的木板钉成,看上去不是芒果木就是丝柏木。地板的间隙里透出粼粼水光,似乎木屋就构建在一片湿地之上。

他正张望着,忽地水面上起了波动,一条小艇靠近木屋停了下来,一人推门进来:“呀,你终于醒了。” 这人身量不高,一身灰色敞襟的渔夫打扮,头上一顶斗笠,裸露出来的肌肤在斑驳的光线下黑油油的发亮。下巴上一层青青的胡子茬貌似有两天没刮过了,显得有些邋遢,五官倒是鲜活灵动。

来人见王逸杭醒了,面有喜色。他三两步走进屋来,“砰砰” 推开前后两扇窗子,湿乎乎的光脚底板打在木地板上“啪啪”作响。

一股夹杂着湿气的清风迎面而来,王逸杭坐在床上探身望去,只见窗外一棵比他腰身还粗的红树在风中轻轻摆动着枝叶,半人高的根部盘根错节裸露于水面之上,好像一个巨大的裙摆。被红树的树冠天蓬滤过了的阳光温和地洒在他脸上,让他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好多了吧,王队长?” 渔夫汗津津的手在王逸杭额头上贴了一下,“啊,烧退了,太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王逸杭打断他。

那人愣住了,随即似乎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大笑了起来,“你不记得了?楚家的花园派对上我们见过面的,我还敬了你一杯香槟。” 王逸杭被他笑得有几分不悦。他想起来了当天搭讪的小个子,不过实在很难把个那个衣冠楚楚的人精和眼前不拘小节的粗线条渔夫联系起来。

“我姓楚,楚树恒,” 小个子看出王逸杭的不快,开门见山地说,“我是冰海特别物种安全局的临时干事,绰号鬼鬼。你叫我小楚,树恒,鬼鬼,都行。”

“鬼鬼?是不是因为你神出鬼没,做事情比较不靠谱?”

“差不多吧,” 楚树恒倒是不介意,从贴身的小鱼皮口袋里挤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兑上少量清水搅拌着,一边回应道,“我是特安维和特警的候补成员,连续申请了好几年了,去年年底才提拔成了个合同工。不过这样也不错,有事的时候出勤可以按照小时计费。没事的时候还能帮补帮补家里的副业。”

王逸杭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如今天下太平,各地的特安局都大幅度缩水,有的地方维和特警已经精简成了一个光杆司令部,并不供养正经八百的特警部队。有需要的时候就向有特能的兽族招收临时工,这些合同工并不算是特安局的编制,也不享受特安的福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很有点“雇佣军”的味道。王逸杭平时和自己小队调侃这些非正式的雇佣兵管他们叫做“土狼”,颇有不敬。此时面对一个貌似救了自己性命的“土狼”,不禁微微有些愧疚。

楚树恒捧着一碗黑乎乎的药糊坐到床沿上,很自然地拉过王逸杭的双腿,开始用一把动物鬃毛制成的小刷子轻轻在他伤口上上药。黑色粘稠的药糊带着一股奇特的鱼腥味儿,接触到皮肤的一瞬有种辛辣难忍的焦灼感。

“忍着点儿,” 楚树恒感觉到王逸杭不自觉的颤抖,按住他的伤处抬起头来,“这药里有微量的海蛇胆粉末,是治疗外伤的神物。市面上可是有价无货。”

果然,片刻之后伤口的灼热肿胀消失了,一种清凉惬意的感觉环抱住整条伤腿,十分受用。

王逸杭缓过劲来,向楚树恒追问:“你们冰海水域里有什么古怪?那天暗算我的是个什么东西?”

楚树恒见他确实没有大碍了,便解释说,“暗算你的是只变种章鱼。近来附近海域常常有事故发生,我已经盯了一阵子了。你运气好当天我恰好在场,不然只怕.......,” 他说着顿了顿,问道,“对了,王队长,你队伍上有没有一个长着紫色眼睛的漂亮疯子?这人在你出事后把楚家的罐头厂给砸了,非让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王逸杭一听暗暗叫苦——这紫眼睛的漂亮疯子除了陈寰还会有谁?他心想:不行,我在这儿躺得太久了,外面还不知道怎么乱成了一锅粥呢。正要挣扎着下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楚树恒,楚禹飞是你什么人?” 楚树恒呵呵一乐:“几棍子也打不上的远亲吧。冰海楚家是大姓,十个里头倒有两三个是姓楚的。”

王逸杭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漫不经心地问道:“鬼鬼,你家用佛手柑的香氛吗?”

楚树恒一愣,声音有些发涩地回复:“娘儿们用的东西,我不懂。”

===================

冰海国际饭店,一楼西翼。

正值周三,几波享用下午茶的客人稀稀拉拉地点缀在大厅里。靠近小花园的落地玻璃窗前有一群身份显贵的客人。

在主座加长沙发上,坐着一位年过半百,身材干瘦的中年绅士。这人穿着一身低调合体的浅灰色西装,头发油光水滑地往脑后梳着,上唇一丝不苟地蓄着一抹胡须,显得既内敛又精明硬朗。这人正是坐拥大半个冰海的楚家主心骨,“楚盛集团”的主席楚玉廉。楚玉廉身边坐着留学归来不久的小儿子楚禹飞,身后两个不苟言笑的私家保镖。

楚家左手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个看不出来年纪的妇人。她一身墨绿色的旧式旗袍,腰身好像少女一样盈盈一握,头发梳的光光的在脑后盘了个髻,上头点缀着只样式古朴简单的白玉簪子。这目光圆熟世故的女人是冰海兽族协会的会长,周灵灵。据说近百年来一直稳稳地坐在会长的位子上。

周灵灵对面的两张双人沙发上坐着三个男人。一人年过四十,面容刀削般深刻,身型高大健美得如同男模。他身旁二十八九的年轻男人手持一块黑色滑水板,苍白清秀之余目光坚定,气质冷峻。两人正是通城前任兽族代表吉雪渊,和现任代表陈寰。

紧挨着吉雪渊陈寰的另一张沙发上,一个衬衫上布满粉红色火烈鸟,脑后一条柔顺小辫,肤色黝黑的中年男人则放松的翘着腿。这人是王逸杭的顶头上司,通城特殊物种安全局局长,赵继刚。

大堂经理识趣地清场之后,周灵灵托着咖啡杯不紧不慢地开腔了:“赵局长,对于你手下的特警王逸杭失踪这件事,我真的是深表遗憾。”

赵继刚不敢怠慢,对周灵灵微微欠了欠身。

相对于通城工业城市保守的民风,冰海以旅游业,渔业,和矿业为主,民风开放,堪称兽族天堂。冰海的特别物种安全局形同虚设,大小争端事宜多由兽族协会出面调解,以至于这么重要的调停场面特安局都没有派人出席。赵继刚听传闻说,这个兽族协会会长周灵灵不知得了什么灵丹,已经有近千年的寿命了。

周灵灵抿了抿两片薄薄的嘴唇接着说:“事发突然,禹飞对于此事因他而起,深感愧疚,已经接连两天不眠不休地奔赴在搜寻第一线了。” 说着朝双手交叉神色紧张的楚禹飞瞄了一眼。

“妈的,先抑后扬,接下来老妖婆该批判寰寰,再让我们割地赔款了。” 赵继刚心里暗骂。

果不其然,周灵灵话锋一转直指陈寰:“陈代表,你曾经深入出事海域探访,不知查出什么来没有?”

吉雪渊正欲代答,陈寰却做了一个无妨的手势,直视着楚禹飞道:“贵宝地人杰地灵,物种丰盛,让我大开眼界。我走访的时候听闻近来出事水域不太平,出了好几起冲浪人受不明生物袭击的事故,海岸防护队已经发出过警告。不知道楚少爷有没有留意过这方面的消息?”

楚禹飞闻言脸色煞白,不安地看向父亲楚玉廉。

楚玉廉没搭理小儿子,扶着手里的黑色拐杖道:“嗯,禹飞这方面的确是考虑不周了......”

这时西翼的角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一个渔夫打扮的年轻男人闯了进来。几个身着红色制服的酒店员工和大堂经理跌跌撞撞地追在他身后。大堂经理哭丧着脸冲着几位贵客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人怎么也拦不住。”

没等她说完,沙发上的年轻兽族代表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谁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到的“渔夫”的身边,两人便一起好像旋风一样消失不见了。耳畔只留下兽族代表匆匆的一句“我愿意为自己的鲁莽接受惩罚,随便你们处置。”

 

陈寰拉住王逸杭一路狂奔,直到王逸杭出声抗议:“你慢着点儿啊,我头晕目眩的......”

陈寰闻言拦腰一把将他抱起,一直来到僻静的东翼假山花园才放下。

王逸杭满脸通红地扶着腰道:“哎哟,我这把老腰都快折了。” 话音未落便被人紧紧搂住。他只觉得快喘不上气来了,试着往外推了推,哪知紧紧箍住他的身体却像是铁板一块,半点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过了良久,那轻轻发抖的身体终于松开,陈寰琥珀色的眼眸里血丝密布,泪光点点。

“逸杭,” 他拉住王逸杭伤痕累累的手臂,“你失踪的这几天里,我想了很多。” 说到这里,他突然哽咽住,怔怔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爱人,一腔掏心掏肺的肺腑之言全都堵在了嗓子眼,半个字也说不出来。眼角默默地流下一行清泪来。

王逸杭还从未见过沉着冷静的陈代表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抄起衣角来细细地替他擦净泪痕,托起他下巴来仔细审视:“喲,怎么几天不见人瘦了,眼睛也蒙了灰了,这副失心疯的样子可怎么往家里带啊。”

陈寰“啪”的一记打掉他不老实的手:“往家带?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王逸杭捉住他垂落在身前的手,趁机撒娇道:“我妈要好姐们儿的生日,我妈亲自张罗的,说是多叫几个年轻人来热闹热闹。我都跟顾林芝同志说好了,带你去见个面儿。”

陈寰低下头去盯了一会儿自己的脚尖,又过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眼神无比柔顺地点了点头。

王逸杭表面平静,心里差点儿就要尖叫外加敲锣打鼓了。他随手从身边的绿色爬墙植物上揪下一截来,三下两下编成个粗糙的指环,拉过陈寰的左手来,在无名指上套上仔细端详着,得意地说:“我媳妇儿的手长得真美,就算戴个不值钱的破烂也照样好看。” 说着将那只戴着爬山虎戒指的左手拉到唇边轻轻地吻着,神情痴迷地说:“寰寰,等回了通城我们一起去买个真的。”

陈寰任他吻着,微微地点了点头。

 

博客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thropologi' 的评论 :
你说得对。是杨洋演小狐狸更合适。国内现在不行,但将来有可能会有导演像我们一样喜欢您的小说。他们请得起就可以了:)
Anthropolog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谢谢你啦:)。我其实选的杨洋演小狐狸,比较冷峻,肖战王队啦,呵呵。
不过,我谁都请不起!
我也很喜欢ZZH:),握手!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应该还是博主选的肖战演阿默更合适:)ZZH的古装扮相很好,现代装可能没有肖战帅。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想象力特别丰富。一直在潜水跟读:)记得前段时间您发了演双男主演员的照片。我觉得张哲瀚演阿默应该也不错。可惜他现在被封杀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