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胡敏从随身斜背着的小挎包里拿出装有妖血的小瓶,刚要开口,却欲言又止地瞄了一眼港生,随后清了清嗓子起身挽住陈默的胳膊:“走,我们去桃林里再说。” 港生急了:“哎,不带这样的,一点团队精神都没有!”他放下吉他,大步追了上来。 陈默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胡敏手中的小瓶,只觉得腥臊之气有增无减,眉头不禁微蹙了起来。也顾不得汗不汗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漫无目的的等待,最是磨人。可是如果等待是唯一的寄托,时间是苦口的良药,那么就等吧,还能怎样呢。 还好徐蔚民命大。数小时的焦灼之后,主任医师宣布他从鬼门关捡回条命——刀伤虽引发大量失血好在并没有对主要脏器造成器质性病变,目前先在ICU观察,但是生命体征平稳,如无意外不日后就能转入普通病房修养。 当港生的背影消失在新城区华丽丽的别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城南的小吃店多如牛毛,但是并没有一个好像“城隍庙”的集散地,而是一把骰子似的分布在各个小巷,颇有点“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意思。陈默和胡敏常常光顾的“回春堂”斜对过那条稍宽些的街道上最近开了一家很有人气的冷饮店,起了个既冷艳高贵又接地气的名字叫做“聚香园”。特色饮品是五颜六色、各种口味的冰霜冰沙,客人如果愿意,加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月中的暑气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可是依旧像是到了更年期似的动不动就“给点颜色看看”。 整个城南笼罩在一片连绵不绝的乌云底下,被风吹斜的雨剑卷着泥土的腥气“噼里啪啦”无情地鞭打着屋顶、地面,和在一切曝露在天幕下的物事。“轰隆隆”的惊雷忽远忽近的炸开,仿佛发了怒的天神在施威于人间。 城南再普通不过的一条小巷子,家家户户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城南派出所的徐蔚民真心觉得“南风小队”里都不是一般人。 派出所的审讯室里虽然没有空调,但是一台“红梅”牌落地式电扇打到了最高档,摇头晃脑“呼啦呼啦”地尽忠职守着,徐蔚民打心底里觉得这习习热风其实还是挺给力的。 桌子对面的少年活像只刚从水里捞上来的水鬼,一身衬衣被层层叠叠的汗水洇湿了黏在身上,打着绺的头发遮住了半只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月份的烽火例会照常在一中会议室召开。因为是在暑假,偌大的校园里空荡荡的,平时热闹非凡的校门口如今也门可罗雀,小摊贩们都另觅高枝了。 港生九点半提前过来布置会场的时候,走在空旷的走廊上听到自己皮鞋“踢踏踢踏”的回音,心里不由地恍了一下神。 还好十点钟左右的时候,核心成员们纷纷哩哩啦啦地出现了。因为还在暑期里,有些人的造型十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月的天仿佛把通城架在了一个巨大的蒸笼上,动是一身汗,不动亦是一身汗。地缝里面冒出来的烟,梧桐叶子里藏的蝉,冰棍摊子上捂的棉被,街拐角垒成小山的沙瓤西瓜,一切都让蒸笼里的人心烦意乱却又偏偏无计可施。 “真他娘的想把这日头给射下来。”朱心武心道。只不过他不是后羿,通城的上空也并没有十个太阳在为祸人间。 朱心武的如日中天的城南&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城南如果不是有朱心武这股盘根错节的黑势力好像黑蛇精附体般的存在,简直就腐朽到骨子里了。 永远湿漉漉的石板路,废弃的经年腥气不散的老海鲜市场,爹不疼娘不爱的前老干部疗养中心,忙忙碌碌却又死气沉沉的小商铺们。傍晚时分的雨水从灰蒙蒙的天幕上争先恐后地喷涌而出,不像是洗净尘埃,倒像是把大街小巷的精魄都荡涤去了。 真他娘的够了! 朱心武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陈默的瞳孔蓦地放大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但这样的失态只是转瞬即逝,他抿了抿唇,低垂下眼帘,掩住了深色眼眸里的叛逆和倔强,垂在身侧下意识握紧了的拳头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理活动。 刘天宇见陈默低头不语,知道这是“非暴力不合作”。不过既然选择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就预料到谈话不会一帆风顺。 他低低地叹了口:“默默,港生知道你的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陈默一把将那眼圈红得几欲滴血的人拥入怀中。习习夜风中,温热的身体传来阵阵轻微的战栗。 一滴滚烫的液体从微微打开的衬衫领口坠落在他的脖子上。 “你哭啦?”他轻轻撬起那枚压在自己肩头的下巴,指尖轻滑过脸庞,一不小心竟沾了一片湿润。 陈默:“你。。。” 港生:“我。。。” “好了,没事了,我送你回家。”陈默轻抚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