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沉情

熄灭吧,熄灭吧,瞬间的烛火。人生不过是只行走的影子。
个人资料
博文
王逸杭被白小雨冷不丁问住了。 自从搬出父母家独住,好像从来没人要他报备过饮食起居的行程表。去吴龙的别墅暂住需要向陈寰报备吗?对方从来没有要求过,而自己也从来没有考虑过。 两人迄今而止算是个什么关系呢?已经做过了最亲密的事,但是除了对方明里是检察院特别调查员,暗里是特别安全局的联络人,兽族代表,开着一辆小破桑塔纳,极度缺觉,和爱做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天像是漏了一个窟窿,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胡敏见两旁没人,背后生出双翼,夹着黄静菡飞身坐上了一棵小塔似的高大水杉。黄静菡抹了抹满脸的雨水,试探性地踩了踩脚下的枝干。水杉叶沙沙地晃动着,树枝竟然纹丝不动。他放下心来,见身后的浅灰色的羽毛在雨水里不但没有浸湿反而闪烁着蓝绿色的荧光煞是好看,便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了一把。哪知那翅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逸杭在冰箱里扒拉扒拉,发现以高蛋白低碳水化合物的食物结构居多,再去壁橱里自己存放方便面的老巢里一看,气得差点儿连脸都青了。原来鲜虾面,泡菜面,番茄面等满满四五箱库存全都被兽族代表陈寰当作垃圾处理掉了。 “好你个陈寰,看我今晚上怎么收拾你,”他骂骂咧咧地洗了一个苹果果腹,看看时间尚早,决定去特安局拜访一下局长赵继刚,聊聊案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通城历经了几浪翻新扩建,市公安总局依然恋旧地保持了在老城区的旧址。老城寸土寸金,街道狭窄,许多后来新建的公路都绕着建筑物走,弄得盘根错节,拥挤不堪。工作日上下班的高峰时期尤其混乱,常常需要交警在黄金地段人工疏导交通,这些年下来制服警叔警嫂们竟然也成了通城老城区的街头一景。王逸杭和陈寰先是走的静安路,结果刚刚早上七点五十就堵成了铁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王逸杭这辈子第一次中弹。 以前出外勤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伤受过不少,但事实证明,世界上最疼痛难忍的是枪伤。 他在手臂中弹后失血过多晕厥了过去,但是不幸的是,晕过去片刻后又清醒了过来。在吴龙他们七手八脚地把他台上“猎场”的急救车,到在医院里打上一只止疼针的四十五分钟里,他的身体就像被一把熊熊烈火焚烧着,被子弹击碎、撕裂的骨头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建安建材新落成的贵宾室。周会计如坐针毡地不时偷看一下腕表。对面红色真皮沙发里面一个二十四五的年轻男人正小心翼翼的捧着印有建安注册商标的咖啡杯如同服刑般地小口小口抿着周会计亲自泡的速溶咖啡。这人上身一件修身得不能再修身的阿玛尼森林绿缎面西服,里头搭配的白T开口低的让周会计无法忽视却又难以直视。脚上一对小船般又长又窄的暗红色复古雕花皮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特安局维和小队副队长,有着一头粉橘色齐肩长发的胡敏,今年二十三岁。胡敏生命的头十二年过得衣食无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人生的第一个坎,是十二岁情窦初开时结识了一位十七岁的狐族少年。这位少年肤白胜雪,眉飞入鬓,行事稳重却又率真跳脱不拘小节。他的出现点燃了某种神秘的火花,解放了胡敏身体内另一个从不认识的自己,让她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生的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白小雨在硕大的编织袋里掏了一阵子,摸出一只保温杯大小,乌漆嘛黑的铸铁器皿。 同是水系的舒克非新奇地凑了上来:“白姐,这是什么?煤油灯吗?” “煤油灯”默不作声地伫立在维和小队会议室的椭圆形办公桌上,它微微拉起的一扇小门下隐隐可见一个类似于灯座的小台子。的确像是古早时人类用于照明的灯具。 “煤油灯?”白小雨轻蔑地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皎皎月华下,一个容颜清冷冶艳的男人跪坐在地上,宽大丰满的橘褐色翅膀从他肩胛骨两侧处生出向外延展开去,仿佛一件华丽厚重的披风坠在他的身后,在地上投下一个巨大的阴影。 他的脸上呈现着一种奇特的着了魔般的兴奋,仿佛有一个重大的使命正在召唤他去完成。然而他一对修长的美目里却又掺杂着许多不确定,有不安,迷惘,甚至是恐惧。 段正森就这样长久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逸杭仿佛进入了一个狭窄而巨大的风洞。四周黑漆漆的,不知何处而起的风肆虐地在他脸上身上鞭笞着,拉扯着,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他正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平稳地匀速下降着,唯一与地心引力相抗衡的是陈寰紧紧攥着他的那只右手。而这只右手正在飞快地被汗水浸透,变得滑腻而不那么可靠起来。“陈代表,你手上有几只螺?牢不牢靠啊?”王逸杭扯着破锣嗓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