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正文

姜博士的师兄和室友写的回忆

(2021-06-10 08:56:30) 下一个

这里有一篇微信上的姜文华博士的师兄写的回忆录(好像已经被删了):

https://mp.weixin.qq.com/s/zDuxBQAtb8PIo4ZrMPNt6g

不过文学城有朋友(务实小民)转载: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802/202106/12305.html

还有一个姜博士的室友(网名海攀)写的回忆,文采挺好的。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4314/202106/13549.html

看上去挺真实的一个nerdy mathematician。哎,有才华的人要学会生存啊!

 

(后记:在别的论坛上,一大堆人觉得室友回忆是假的。我看了看,总结起来,那些人的理由如下:1,他前面已经写了一篇评价姜的文章,忽然才记起来是跟自己住了两年的,于是又写下这篇,反射弧太长;2,对10年前入住日期记得如此清楚;3,住了两年不知道别人的名字;但是知道对方办绿卡的困境和来了是为了女友。4,有人说作者是为了蹭热点让大家看自己的小说。这都是别的比较picky的网友说的,我自己半信半疑,不知道怎么回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赞 我只有R01 准备试试NSF! 祝杨教授R01顺利! :)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我有NSF,NIH R21,R03。自己做PI还没有R01呢。medical relevance要加强!

--------
所以我说隔行如隔山啊 呵呵 目前的趋势是NIH的钱最多 所以大家不管做啥都向生物医学靠 不知道这次NSF加大投入回不回有变化 对了 杨教授你从NSF拿钱吗?感觉和NIH比怎么样?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所以我说隔行如隔山啊 呵呵 目前的趋势是NIH的钱最多 所以大家不管做啥都向生物医学靠 不知道这次NSF加大投入回不回有变化 对了 杨教授你从NSF拿钱吗?感觉和NIH比怎么样?

-------------------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如果姜博士只做统计理论,NIH还真是三流的。我的point是他在耶鲁的网传的所谓教职可能也是做生物医学的高级博后。那其实可能跟nih差不多。他如果觉得生物医学没意思,去耶鲁也不会高兴。当然导师管的太宽了。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如果姜博士只做统计理论,NIH还真是三流的。我的point是他在耶鲁的网传的所谓教职可能也是做生物医学的高级博后。那其实可能跟nih差不多。他如果觉得生物医学没意思,去耶鲁也不会高兴。当然导师管的太宽了。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森读书声' 的评论 : 真是隔行如隔山 NIH是三流都出来了。。。
风森读书声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周末定慢慢拜读您的大作。遗憾数学界少了一位有潜力的研究员,有些变态教授也是后辈们的一个警醒,善待学生,尤其是可造之才,毁才容易觅才难成才更难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完全同意。导师管的太宽。出了问题(姜博士在NIH干的不开心)又不管。我非常理解他在NIH为啥不开心。我自己的经历也是这样的。他的NIH老板水平可能很差,这个我不评价。我的老板们都是大人物,我也极其不开心。我的教职之路连载里清楚地描述了这种从计算到生物医学的struggle。
风森读书声 回复 悄悄话 感谢详解,部分我同意。导师对他差可非要管他前途,通俗说,管人结婚还要管人生娃,不仅管人生娃,还规定必须生男还生女,姜一心想去耶鲁,这和耶鲁是否了不得无关,不管那条路怎么走,可那是姜教授心仪的选择,却被他导师横加阻拦后去了他不喜欢的NIH,至于进了NIH做什么也是后话。没有他导师阻拦,老实的姜教授就会是另一种全然不同的人生,再怎么不济也不会走到现在的局面,他的个性适合在美国,那个对他不好却还要管头管脚的导师摧毁了他的人生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森读书声' 的评论 : 谢谢跟帖。我看了。

首先我不认为NIH是三流的:当年NIH开一个位置600人申请。那里是很官僚;但是经费由保证。面包和自由只能选一个。去问问耶鲁的soft funded 的教授,愿不愿意去NIH,很多经费紧张的可能都想去。

姜博士这件事情很复杂:去NIH估计不是做纯统计;做的是生物医学的统计服务。我刚出国的时候就是做的这些,也是从理论学科转应用,十分辛苦。(呵呵,您看看我的连载吧!)如果姜博士一心做统计理论研究,这些NIH的东西就成为“又苦又累又耗时又对他的学术没有帮助的杂事”。但是不能据此就说NIH比耶鲁差很多。去耶鲁,如果能够跟一个做纯统计的教授,可能还行;但是如果去一个搞生物医学的,不一定比NIH强。当年NSF砍经费砍的厉害,搞统计的可能就没钱招人。这样的话,同样是做生物医学,NIH钱更稳定。哈佛耶鲁这些大学里面,各种头衔是“教授”的人非常多,很多都不是tenure track的。耶鲁的非tenure系列的“教授”,比美国前200名的学校正规的tenure track的教职更容易拿到一些,其实就是博后到教职的过渡位置。姜博士去耶鲁,无论是拿一个这样的非tenure track的教职,还是跟一个搞生物医学的正规牛教授,都不一定比NIH博士后强。

总之,不知道当时什么情况。有两点我是肯定的:(1)姜博士的导师对他很差,他对此抱怨过。(2)耶鲁的博士后不一定是什么不得了的地方。至于他有没有机会去耶鲁做正规的TT教职,我们不知道。

-----
您没看贴的文章?难不成耶鲁就算最次的教授还比不上官僚NIH的么?何况他本人一心想去耶鲁却被他导师否了,可怜见的老实孩子也不坚持一下就跟着导师的喜好去了NIH:“学业和学术都是一流,如果当年,他能随他自己的心愿,毕业之后进美国顶级大学做博士后继续钻研自己感兴趣的学术(当时这扇门对他是开着的,虽然这扇门对于?Rutgers多年来的绝大多数博士生是关着的),而不是很不正常地去NIH那种学术三流,官僚一流,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机构稀里糊涂地做了很多在他眼里的又苦又累又耗时又对他的学术没有帮助的杂事,他今天应该是美国学术圈里一个小有名气的教授”
风森读书声 回复 悄悄话 您没看贴的文章?难不成耶鲁就算最次的教授还比不上官僚NIH的么?何况他本人一心想去耶鲁却被他导师否了,可怜见的老实孩子也不坚持一下就跟着导师的喜好去了NIH:“学业和学术都是一流,如果当年,他能随他自己的心愿,毕业之后进美国顶级大学做博士后继续钻研自己感兴趣的学术(当时这扇门对他是开着的,虽然这扇门对于?Rutgers多年来的绝大多数博士生是关着的),而不是很不正常地去NIH那种学术三流,官僚一流,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机构稀里糊涂地做了很多在他眼里的又苦又累又耗时又对他的学术没有帮助的杂事,他今天应该是美国学术圈里一个小有名气的教授”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森读书声' 的评论 : 谢谢关注!我其实不懂网上说的“当初不许姜前往耶鲁”是什么意思。(1)如果是不让姜博士去耶鲁做博后,那也不一定是错的;做博后要看跟谁做导师。耶鲁比较差的导师不一定比一般学校好导师强。(2)如果是不让姜去耶鲁做助理教授,那只能解释为没好好写推荐信或者拒绝写。这种情况不能声称姜博士就可以去:因为我们无法判断如果导师好好写推荐信,姜是否就拿得到位置。招聘教职要committee投票,没有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谁是赢家。

------
实为可惜,很有能力的年轻教授,姜的导师之后帮姜找教职也无法推卸当初不许姜前往耶鲁的罪过,正是最关键一步的极大错误,才导致之后姜教授一路受挫,这个导师蛮横的过份,后面怎么补救都无用
风森读书声 回复 悄悄话 实为可惜,很有能力的年轻教授,姜的导师之后帮姜找教职也无法推卸当初不许姜前往耶鲁的罪过,正是最关键一步的极大错误,才导致之后姜教授一路受挫,这个导师蛮横的过份,后面怎么补救都无用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距离' 的评论 : 确实挺可惜。看这个样子,不可能教课特别差。感觉是有个别学生有意见,领导以此为由整人。

-------
看完分享的文章,我难过的哭了!可惜了这位才子!
距离 回复 悄悄话 看完分享的文章,我难过的哭了!可惜了这位才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