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博文
(2021-07-22 20:54:54)
搞学术的人都会发现,有些科研人员就是混日子,不好好做研究,整天灌水发文,搞基金。我在几个领域都学习或工作过一段时间(物理,计算机,统计,生物),发现每一个大的领域里面,都有至少一个专业完全是垃圾专业。该专业一般来说有一个很大很酷又很容易理解,但是却很遥远的应用前景;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真的解决过问题,其理论支撑也很单薄。打个比方吧: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在一个春寒料峭,阳光斜照的早晨,我收到校长的电子邮件,通知我的tenure&promotion的申请被正式批准。(由于我的文章和基金都达到标准,我比正常的tenureclock提前拿到。)从此以后,我就有了所谓的“终生教职”。多年的奋斗有了一个重要的阶段性结果。今年我正好四十岁。记得我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家父来鸿,写到“古人曰三十而立;现代社会竞争激烈,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今天看新闻,发现三大医学期刊之一的NEJM(NewEnglandJofMedicine)发表了智利千万人次真实世界疫苗有效率的研究。全文数据在此: DOI:10.1056/NEJMoa2107715 摘要:该研究于2021年2月2日至5月1日进行。对于接种2剂科兴灭火疫苗的人群,预防Covid-19发病的保护效力估计值为65.9%,预防因Covid-19住院的保护效力为87.5%,预防因Covid-19入住重症监护室的保护效力为90.3%,而预防Covid-19相关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学校的教职,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独立性”。没有老板给分派任务,不需要跟别人有太多的交往,顾忌别人的感受,好好做自己的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就可以了。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作为科研人员,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跟其他科研人员合作。对在医学院做计算的人来说,合作又分两种:科研型的和服务型的。首先说做双方都热爱的科研型的合作。很多时候,有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在研究型大学评终生教职(tenure),教学也是一个指标,但是好像又不是特别重要。大家一般都重视科研(包括论文和基金),而教学只要过得去,就行了。一般来说完成教学任务,学生评价不要太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差不多了。没有文章和基金,教学100分,也得卷铺盖走人。大家一般都是想办法用比较少的时间把教学对付过去,然后一心扑在科研上面。但是我作为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在学校混的都知道,教授的职责不光是科研教学。搞钱是重中之重。很多学校评终生教职(tenurereview),钱是硬指标。一般来说,在终生教职评审委员会(tenure&promotioncommittee)最容易放过的是既有钱又有文章的那些人。但是比较弱的可上可不上的cases,一般是有钱没文章给通过,有文章没钱不给。(当然这也是我的个人感受;不一定代表所有学校。)为什么钱好像比文章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科研人员,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选择科研方向。对新的助理教授来说,这还关系到能不能尽快拿到成果和基金,上tenure保住自己的终身教职。我们做计算的,因为船小好调头,对方向的选择更有灵活性一些。那么琳琅满目的这么多有意思的方向,选什么呢?本节主要讨论我自己团队的独立的研究方向。作为做计算的新人,有很多也跟做实验的合作。如何跟人合作也是个大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姜博士手刃党委书记以来,各种评论文章层出不穷。鄙人也写了两篇,一篇感叹姜博士学术水平在美国一般学校(综合排名前100的)应该上终生教职没问题;另一篇详细讨论姜博士和复旦其他青椒论文水平比较,感觉上是姜博士还凑合,但是好像不是明显在平均水平以上,稍有些不过硬。最近随着复旦的公告刊出,各种细节也水落石出,是时候盖棺定论了。 先说结论:假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1)
一路跌跌撞撞,我居然上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学校的教职。弱弱的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得意之余又有点担心自己不能胜任。生物医学行业的教职,被很多人称为PI(PrincipalInvestigator),其实肩负着很多职责:(1)招聘和管理团队,让大家出成果并且都有好的出路;(2)选择有前途并且自己还感兴趣科研方向;(3)申请基金,支持团队的长期运转和自己的各种可能不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1-06-16 07:06:05)
最近看了几篇评论复旦姜博士的文章,很多人都提到陈景润,觉得他跟姜博士很像。大家质疑:大书呆子陈景润在以前的时代能够生存,为什么小书呆子姜博士现在不能?是不是现在的制度还不如以前的?容不下一张书桌给一个呆子?我自己的两篇小文的回帖中也有朋友这么说。 好像大家都以为以陈景润为代表的数学家们应该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