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博文
姜博士手刃党委书记以来,各种评论文章层出不穷。鄙人也写了两篇,一篇感叹姜博士学术水平在美国一般学校(综合排名前100的)应该上终生教职没问题;另一篇详细讨论姜博士和复旦其他青椒论文水平比较,感觉上是姜博士还凑合,但是好像不是明显在平均水平以上,稍有些不过硬。最近随着复旦的公告刊出,各种细节也水落石出,是时候盖棺定论了。 先说结论:假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一路跌跌撞撞,我居然上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学校的教职。弱弱的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得意之余又有点担心自己不能胜任。生物医学行业的教职,被很多人称为PI(PrincipalInvestigator),其实肩负着很多职责:(1)招聘和管理团队,让大家出成果并且都有好的出路;(2)选择有前途并且自己还感兴趣科研方向;(3)申请基金,支持团队的长期运转和自己的各种可能不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1-06-16 07:06:05)
最近看了几篇评论复旦姜博士的文章,很多人都提到陈景润,觉得他跟姜博士很像。大家质疑:大书呆子陈景润在以前的时代能够生存,为什么小书呆子姜博士现在不能?是不是现在的制度还不如以前的?容不下一张书桌给一个呆子?我自己的两篇小文的回帖中也有朋友这么说。 好像大家都以为以陈景润为代表的数学家们应该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拿到了教职的offer,走路都觉得自己飘飘的,开始觉得有教授的样子了。感觉好像当年李白的“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我好好的计划了一下怎么做教授:申请经费,招学生,发自己的文章,教课,跟做实验的合作。 其实我后面还有3个onsite;本着多见点世面的想法,也都去参加了。其实不觉得能拿到offer:因为自己各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本周一惊闻复旦姜文华博士手刃领导,兔死狐悲之余在本城写下一篇博文,对姜博士的学术水平表示钦佩,对他的不幸经历表示惋惜。当时我的结论是他的Annals在2011年左右不应该只是临时工的位置;他在复旦6年的文章在美国前100的学校应该轻松拿终生教职。当时没有人对我的前一个结论有异议,但是有两个回帖的网友表示复旦大学的定位是美国前20,那里的人水平极高,姜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4)
这里有一篇微信上的姜文华博士的师兄写的回忆录(好像已经被删了): https://mp.weixin.qq.com/s/zDuxBQAtb8PIo4ZrMPNt6g 不过文学城有朋友(务实小民)转载: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802/202106/12305.html 还有一个姜博士的室友(网名海攀)写的回忆,文采挺好的。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4314/202106/13549.html 看上去挺真实的一个nerdymathematician。哎,有才华的人要学会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这两天复旦姜博士手刃领导的各种评论刷屏,也带出来很多关于美国终生教职(tenure)系统的介绍和比较。不过看着看着,我发现有些论者没有区分真假终生教职系统。特别是今天早上,一位博主居然写到:“但是在美国生物医学领域,所谓终身教授也只是一种荣誉而己,因为大家都是靠自己的才华争取到的研究经费养活的,没有了研究经费照样会采取各种措施逼你走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今天看新闻,惊闻复旦大学青年研究员姜博士手刃数学院党委书记,十分震惊。网上传是在复旦工作6年没有拿到长期教职,在书记宣布的时候直接割喉。看了他一分钟的和警察的对话,感觉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学者;他一直都冷静清晰的回答问话,直到说自己遭受不公待遇时一度哽咽。网上查了一下,此人39岁,统计专业。他跟我年龄相仿,专业相近;兔死狐悲,不禁心有戚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1)
我把公司的offer签了,准备去了。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我上个月面过的一个学校的committeechair,一个资深的华人。她高兴的告诉系主任会email我谈offer!!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电话忽传收offer,初闻涕泪满衣裳。莫问拒信愁何在,满卷Python喜欲狂。”她说这只是一个内部消息,我还得等系主任。不过她说只要我不狮子大开口,offer是跑不掉的。我赶紧问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如上节所说,我面试了一大圈,一个offer都没有。连着两个月都在飞机上度过,一想起机场就要吐。有人跟我说应该办个会员卡,攒点积分。我在各种沮丧中,是完全没有心情搞这些事情。收到第八个on-site的拒信之后,我开始严肃的思考自己的前途。研究生命科学虽然是我的梦想,但是生活还是要过,饭还是要吃。痛定思痛,我决定放弃诺贝尔奖的梦想,去公司找一碗饭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