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

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
正文

走遍中亚之一(阿塞拜疆)

(2021-05-14 15:49:59) 下一个

总面积超过400万平方公里的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位于亚欧大陆的要冲,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为此尽折腰。亚历山大的马其顿方阵,穆斯林一手持剑一手持经的强大武力,蒙古铁骑高举的如林马刀,帖木尔的无敌军团和威武彪悍的苏联红军都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称雄一时。玄奘西下取经,马可波罗东来,张骞出使西域和丝绸之路的商队都在中亚留下足迹。波斯,印度,中华,阿拉伯和俄罗斯文化在这里冲撞激荡交流融合。所有这一切给中亚留下了独特的千年古迹、宗教信仰、人文艺术、文学音乐、风土民情。

至今中亚五国独立已近30年,当年这些苏维埃加盟共和国的党委书记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他们都成了独霸一方的真皇帝。为了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中求生存,他们几乎没有例外地和远在天边的美国调情,往东方的中国捞取经济利益,向西边的俄罗斯寻求安全保护,而保守和威权更是他们共同的习惯和做法,以至于许多年来中亚始终是旅行者难以踏足的地方,我2015年前就曾试图从伊朗闯关中亚,最后却在土库曼斯坦铩羽而归。最近听说中亚国家日趋开发,简化签证入境手续,不免跃跃欲试卷土重来。

一般来说阿塞拜疆被称为高加索国家,但其和土库曼斯坦隔里海相望。我9年前首次踏足高加索,造访了格鲁吉亚和阿美尼亚,当时阿塞拜疆相当闭塞,签证繁琐难办。而且为了领土问题,和阿美尼亚刀兵相见,两国边境口岸关闭,我们过其门而不得入。现在时过境迁,阿塞拜疆也有了进步,可以直接在网上办理E签,事情就变得极其容易了,于是阿塞拜疆成为了我们中亚旅行的第一站。

阿塞拜疆源自伊朗语:Atropates,意为火域。整个国家也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充斥着太阳的炙烤。首都巴库的夏季平均气温在34度以上,遍布全国的天然火井和由此催生的拜火教,让这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火焰之城。同时阿塞拜疆又濒临里海,里海虽说是海,但却是世界第一大湖泊。里海为咸水湖,拥有和海洋相似的生态系统,海运业发达。整个里海海域面积约为38.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世界湖泊总面积的14%,是世界著名的石油和天然气产地。所以阿塞拜疆又被称为一半火焰,一半海水的国家。

阿塞拜疆是穆斯林国家,可是漫步首都巴库,一天看不见几个穿戴宗教服饰的人,从早到晚也从来听不到清真寺中有任何喇叭在播放高亢的诵经声。实际上巴库可谓亚洲最具欧洲气息的城市之一,如果光看建筑风格,居民衣着,街头雕塑,一定会以为自己要去中亚,却误入了一座欧洲城市。但是街头巷尾人手一杯的土耳其红茶,大小餐馆里捧着阿拉伯水烟枪吞云吐雾的男女,却明白无误地告诉我,没有走错地方,这里就是亚洲的核心地带。

我们选住的民宿毗邻里海,开窗就能看见水景,出门走过一个街区就是巴库老城。巴库古城小巧别致,位于一个小山头之上。其古城墙建于12-15世纪间,全部用石头砌成,至今城墙保存完好。城内迷宫般的街巷用石板铺就,贯穿整个古城。城内还有众多名胜古迹,如11世纪建造的瑟纳克.卡尔清真寺塔,12世纪的克孜.卡拉瑟塔楼等。古城内的建筑整体呈浅黄色,是阿拉伯建筑和欧洲建筑的的融合体,后期的建筑大都是巴洛克风格的。

希尔凡王宫在最高处,是12世纪席尔旺沙王朝定都巴库后修建的宫殿建筑群。不过历史上几废几建,上世纪末的最近一次大修之后,2000年宫殿随老城一同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老城东南角,矗立着一座处女塔(Maiden Tower)。无数关于处女塔的传说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的未婚夫去打仗,长久未归,于是女孩一直站在塔上眺望远方。后来未婚夫的死讯传来,少女便从塔上跳了下去,葬身于里海的波涛之中。

离巴库老城不远,坐落着阿塞拜疆国家美术馆。其建筑,藏品和布置均属一流,充满了浓郁的中亚民族风情。想不到这个只有九百万人口的弹丸小国也有这样精致的博物馆。如果说国家美术馆已经让我们感到意外,那现代美术馆更是让人大吃一惊。现代美术馆位于一座丝毫不起眼的建筑,但是在上下二层的展厅里,密密麻麻地陈列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精品。油画,水彩画,素描,雕塑 - - -,林林总总令人目不暇接。我们在里面流连了一个下午,仍意犹未尽。同行的画家老张更是兴奋异常,就好像阿里巴巴踏进了四十大盗的藏宝洞,他上上下下忙个不停,几乎把每件展品都拍摄了下来。

漫步在巴库市中心,在任何地方抬头都能看见火焰塔的身影。火焰塔是巴库市最高的摩天大楼,塔身高190米,是由3座独立但又相似的建筑组成。塔身的玻璃材质使其在白天阳光照射下的时候熠熠生辉,体现了阿塞拜疆人民对火的崇拜,它是巴库的地标建筑之一,也是这个城市的一张活名片。而每天晚上,当天空漆黑一片的时候,无疑那才是观赏火焰塔的最佳时机。这时塔身由LED控制演化出各种颜色,其外型看起来与火焰相似,能照亮整个城市。这时站深入里海的栈桥顶端,上着火焰塔身上的鲜艳色彩变化多端盛出不穷,下看里海水面上的倒影波光潋滟五彩斑斓,真是美不胜收。

阿塞拜疆能讲英语的人极少,虽然手机翻译软件帮助极大,交流常常还得借助看图说话和指手画脚等肢体语言,好在当地民风淳朴,没有欺蒙咋骗。第三天,我们一早上街讨价还价雇了一辆出租车,出城跑了一天,看了6个景点:古清真寺,史前岩画群(世界文化遗产),泥火山,火焰山,拜火教圣地和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古清真寺古朴典雅;史前岩画历尽数千年风雨沧桑,仍清晰可辨;泥火山火热的泥浆喷涌,让人惊叹;石缝中泄露的天然气引起的漫山大火,终于让人相信西游记中火焰山的记载,可不是无中生有。

当地赫赫有名的拜火教神庙 - Atashgah神庙比著名的伊朗雅兹德火神庙更显得古老而质朴。今天的阿塞拜疆,伊朗和土库曼斯坦的大地之下蕴藏着巨量的石油和天然气,而石油和天然气常常在各地泄漏,引起的漫天大火,这种自然现象在远古时期就引起人类的敬畏,而拜火教就在这块土地上应运而生。2千多年的斗转星移,拜火教几起几落,随着蒙古人的杀戮,伊斯兰教的入侵,拜火教在它的发源地已经渐渐式微,现在最大的信奉人群却是远在印度,这座神庙也是印度人出资修建的。

这一天看的每个景点都让人赞叹,最后一个景点更是使人耳目一新。2013年落成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充满强烈的未来感和视觉冲击,这是现代主义建筑师代表 - 英国已故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的作品,“永恒的流动性”是这栋建筑的主题,

这栋流线型建筑极具超现实感,大量使用了层层跌宕起伏和弯曲变化的柔美线条,纯白的外壳,流畅的线条让建筑本身充满张力。建筑内部的结构空间设计也和屋顶一样有着错落的层次感,流动的曲线墙体设计取代了中心建筑棱角分明的柱体和直角设计,柔和之中让室内空间显得更加开阔。站立在它的面前,你会感觉整个建筑如同柔软的湖水,泛起了层层涟漪向着你迎面涌来。

阿利耶夫文化中心标新立异地矗立在城市一角,用那些流动柔软的线条对抗着阿塞拜疆那些构成城市主体的纪念碑式建筑。它所承载的意义早已超越建筑本身,而是体现了一个旧时代的落幕,一个新时代的开启;代表着温柔浪漫的人性终于取代了僵硬冰冷的制度。

高加索诸国中,巴库的饮食文化素有盛名。Passage 145 是巴库民望排名第一的餐馆,以中亚特色的地毯为主题装饰,地上,墙面,甚至部分天花板都用地毯覆盖,十分别致。该餐馆不但将波斯印度和蒙古风味融为一体,更推陈出新,菜肴色彩鲜艳,入口清爽。价格亲民,服务质量更是一流。

Dolma又是一家别具特色的饭店,值得专程前往。这家饭店位于市中心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里,街旁人行道上有一条窄窄的石阶深入地下,推开那扇厚厚的木门,就仿佛走进时光隧道,回到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年代。走过石块砌就的甬道,踏足暗红的地毯,在实木桌椅旁坐定,从沉沉的铜壶里倒出一杯鲜亮的红茶,就着刚刚出炉的面饼,吃着炖煮的恰到好处的羊肉,那时间已经浑然忘记自己身处何时何地。

5月29日傍晚我们离开巴库,前往土库曼斯坦,当夜2019年欧霸杯决赛在巴库举行,前一天巴库已经充满了节日气氛,民众聚集在海边公园里彻夜狂欢,高亢的摇滚乐震耳欲聋,酒精,荷尔蒙和激情弥漫在夜空之中。置身其中,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穆斯林国家。

短短的四天时间,阿塞拜疆给我们太多的惊喜,这个国家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开放,摩登,繁荣和精彩。同时科技的进步,也让旅行变的越来越容易。现在的手机翻译软件,简单易用,极大地打破了语言的隔阂,从此两个语言不通的人面面相觑的尴尬局面再也不会出现;Uber在全球的扩张,使得在语言不通的陌生国家打车变的和在家乡一样方便,而我这么多年来练就和出租车司机斗智斗勇的一身本事就此变的完全无用。

再见,阿塞拜疆;再见,巴库。一个充满了活力的国家,一个处处散发着优雅的所在,一个纯朴友善热情的民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姐姐的丑 回复 悄悄话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的国家。谢谢。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收益良多,谢谢博主!期待后续
---------------------------
谢谢诸位关注和鼓励,还有5篇中亚游记会陆续发布。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诸位关注和鼓励,还有5篇中亚游记会陆续发布。
刘大仁 回复 悄悄话 文图俱佳,读了享受。
期盼读博主更多游览中亚的文章。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除了城门的造型设计保留了阿拉伯的风格以外,让人难以想象这里是伊斯兰的世界。很美,也很艺术。以后要去中亚和中欧,感谢分享,很参考!
chufang 回复 悄悄话 阿塞拜疆由于石油而有钱,所以造了许多漂亮建筑。我就在巴库飞机场转机过,那个机场就修的美轮美奂的。
井观天 回复 悄悄话 阿塞拜疆又被称为一半火焰,一半海水的国家。
看起来不错。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南半球真能闯荡,去了不少平常人去不了或者不敢去的地方,大赞!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总结的好! 对权力的贪恋是人的本性!
“至今中亚五国独立已近30年,当年这些苏维埃加盟共和国的党委书记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他们都成了独霸一方的真皇帝。为了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中求生存,他们几乎没有例外地和远在天边的美国调情,往东方的中国捞取经济利益,向西边的俄罗斯寻求安全保护,而保守和威权更是他们共同的习惯和做法”。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有一个同事来自阿塞拜疆,他说他们去新疆几周几个月就能和当地人交流。
当我提到他们应当是和土耳其人一个祖先或血统时,他对土耳其的历史文化似乎很"不屑一顾“!
新疆,阿塞拜疆,土耳其,在语言,历史领域似乎”同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