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说历史

不一样的视角看世界,不一样的方式说历史
个人资料
正文

把流浪所建在我家隔壁,道德和房产价值,可否兼得?

(2022-02-04 11:19:29) 下一个

对于男人而言,最讨厌也最难回答的就是老婆大人的灵魂拷问:我和你妈同时落水,你救谁?

对于城市居民而言,最讨厌也最难辩驳的就是官府与媒体的道德拷问:只用0.1%的销售税而已,每年可以帮助1600个无家可归者。这种爱心之家只能建在税收丰富,交通便利,商业设施完备的地方,你愿意吗?

我?

我刚买了房,不,准确地说,我刚抢了一个普通的小平房。这里交通便利,吃喝玩乐可以扎堆,学区还不错。

网上说,房价平均加价20%。那是平均后的数字。我加价80万。

孟母三迁成为佳话,我7/24地埋头苦干,不过就是“寒士”想有个安全、安稳、安静的家。

我知道,西雅图那个叫索旺特的女议员如果认识杜甫,她或许会摇头晃脑地卖弄说:“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