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乡土

故事并非虚构,或曽身临其境,或则道听途说。
正文

三凤与二河的初恋(3)

(2021-05-10 21:34:33) 下一个

三凤与二河的初恋(3)  摘自《公社儿女》

  三凤爹正利用一早一晚的时间收拾自家的菜园子,有人捎信来,说三凤姥爷伤风得了感冒,让三凤妈回娘家看看。三凤姥爷姥姥都还建在,家住七里外的武家村,三凤爹妈要住一晚才回来。不放心三凤一人在家,三凤爹上大队给庆涛挂个电话,让他回家给三凤作个伴,也别闲着,顺便把篱笆编好。打完电话,三凤爹推着辆独轮车上头坐着三凤妈去了武家村。庆涛骑自行车回了家,傍晚让三凤帮忙,正在编自家的篱笆墙,高粱杆子已排好,就准备捆横腰了。见二河匆匆走来,原来二河正在大队看报,公社来了电话让庆涛回去参加公社的紧急会议,大队会计让二河给庆涛送个信。篱笆墙的高粱杆子已排好,就剩捆腰子了,二河让庆涛放心,自己帮三凤做完篱笆墙。庆涛骑上自行车急匆匆回了公社,留下二河三凤干活。三凤也高中毕业一年多了,两人经常在队里一起干活。生产队干活人多,两人有了秘密又刻意保持一点距离,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很多。现在一起捆篱笆墙的腰子,面对面地站在一起,中间只多着一道篱笆。离得这么近,两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好在二河干活利索,一根柳条,左手握住,右手用力一拧,从腰子底下一头穿过篱笆缝隙,三凤接住从腰子上再递过来,二河抓住两头一拧,盘两圈将头压进腰子里。一会儿的工夫捆到了头,只需将头上的腰子用长柳条绕过边上埋的柱子再固定好,活就算完了。

  三凤嫌二河干得太快,想让二河慢一点,话却不知怎么出口。心里一急,一只手穿过腰子上边的篱笆,紧紧抓住了二河扶腰子的手。二河本来心猿意马,手脚已不如平时利索。三凤那软软的手一碰上来,头上轰地一下,混身一股燥热,也一把抓住了三凤的手。好在天已黑下来,没人看见暗里一对青年男女的亲密动作。一声“二河”一声“三凤”,一对恋人竟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三凤拉住二河的手穿过自家的院子往屋里走。捆腰子时,二河已经知道三凤爹妈去了武家村,丢去了胆怯,紧紧抓住三凤的手。进了屋也不点灯,二河三凤紧抱在一起。二河低下头去,不待寻找,三凤迎上嘴唇,两个人亲在一起。二河三凤都是高中毕业生,文艺书刊中男女相亲相爱的事情没见过,却在梦中和情人演练过多回。一对暗恋的人是干柴溅上火星,热情如火轰地一下燃烧起来。三凤骄喘吁吁,身子已是软了下来,全靠二河抱住,才没倒下。也不知过了多久,三凤心疼二河抱着自己太累,拉着二河到里屋炕上躺下来,两人又拥抱在一起。年轻人心地单纯,头一回做这样惊心动魄的事情,除了拥吻,却也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动作。欢愉时间过得快,二人抱在一起,呢喃细语不知不觉过了很长时间。二河年长一岁,又出身那样的家庭,作人一惯小心翼翼。太晚了被人看见,传开去什么难听话都有,自己是男人豁得出脸去,怕得是毁了三凤的名声。再说庆涛开完会回来,撞上也是难堪。三凤却不管这些,只是不舍二河离去,两条胳膊如绳般捆住二河,让他动不得一点。二河也难舍难分,温言软语又亲吻了三凤的头发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脸蛋。三凤拉着二河的手,轻轻开了门,村里露出稀疏的几户农家灯火,几点昏黄点缀着漆黑的庄稼院的夜晚。月亮还没有出来,二河三凤拉着手走到篱笆墙。二河在三凤耳边轻轻的重重地说了一句“我爱你”,脚步高低不平地一边走一边回看三凤。二河走远了,三凤心里一下子空了,刚发生的一切太快了,脑子里嗡嗡响着二河那句“我爱你”,也是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回屋。摸着黑坐在炕沿上,默默地出神,一点一滴地把刚发生过的回想一遍,牢牢记在心里。机会可遇不可求,不知什么时候再和二河单独在一起,这些美好的过程要伴随自己度过看不见二河时的漫长时光。美好发生就那么一瞬间,让人没时间也来不及想做什么,高潮退了一切恢复如常。这么多年的思念那么多时日的渴望,咋就一激动把天天想的那些全都忘得光光。

  二河回到自己的东厢房屋,也不点灯,坐在炕沿上抱着自己的腿,头伏在双臂上,心里潮水般翻腾。长这么大,头一次和三凤有这样的接触,和上高二与三凤走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时是欢喜或期望什么,却不明确也没想为什么会欢喜或期望什么,两人之间只是朦朦胧胧的有一种感觉。现在亲吻过三凤,那层朦胧的感觉象窗户纸一样被捅破了。自己能对三凤说出“我爱你”,是表达自己内心蕴藏和压制了许久的对三凤那份珍挚情感。我要娶三凤,和三凤生活一辈子,生儿育女白头到老。三凤美丽善良,三凤聪慧能干,三凤可真是太好了。三凤有时真大胆,如果不是三凤握住自己的手,我一辈子不会也不敢对三凤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想起有一次上学回家,路上赶上下大雨,冲塌了一段路基。自己要打着赤脚背三凤趟水过去,三凤竟不回绝笑盈盈地等我背她。三凤在背上紧紧地搂住我,说了一句“二河真好”,自己没反应过来问三凤说什么。三凤对着自己耳朵大喊一声“我说你真傻”,竟格格笑个不停。趟水过去后,三凤不下来,又让我背着走了好长一段路,看到远处来了人,才脸红红地下来。剩下那段回家路,三凤象赌气一样走在前面不和我说一句话。自己不知怎么得罪了三凤,跟在三凤后面,真的不知说什么好。第二天三凤又象没事人一样,和我有说有笑走那十里上学路。当时不知咋地,背着已经十六岁的三凤走了不算短的路,一点也不觉得累。三凤真好,三凤那软软的手,三凤那温润的唇,三凤看我时那忽闪着的大眼睛,三凤那充满了热情的拥抱,三凤真好,舍不得离开你。上天眷顾我,竟遣下仙女般的三凤来,三凤,我爱你!想着三凤的好处,二河竟一夜无眠,脑子里全是三凤那笑模样。初春的夜静静地有一些虫鸣,二河幸福地躺在土炕上,欣赏着这属于自己的夜晚。平日村里有人家娶亲,爹妈不说自己也觉得出来父母的沮丧,为自己的儿子报不平,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人家看热闹兴高彩烈,自己爹妈在一旁暗暗伤心。现在好了,三凤不嫌弃自己,不嫌弃自己家的富农成份,能把三凤这样的好姑娘娶回家,也算给爹妈去了一块心病。二河忽然觉得这世界竟是这样的美好,生活中一下子充滿了阳光。以前心里虽然有三凤,可总觉着三凤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及。自己只能在梦想中和三凤好,那种思念与渴望让人夜不能寐,真的是寝食不安。现在好了,心总算踏实了,有三凤为伴人生足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