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市场化是乌托邦?你全家才乌托邦!

(2021-11-28 17:29:00) 下一个

徐志摩: “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许多人对经济学和经济学研究者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指责:幼稚,不现实;什么都市场化,乌托邦。

如果直截了当地、不客气地回应,那就是:经济学不研究市场化,难道去研究怎么计划控制的驭民之术?各种斯之流的,那也好意思叫经济学?

我们已经多次解释,经济学是逻辑演绎的科学,它告诉你什么样的手段能够达成什么样的目的之间确定不移的因果关系,揭示经济运行的一般规律。现实世界离它相距甚远,恰恰说明现实糟透了,应当朝着经济学真理的方向改进,而不是去否定经济学真理本身。

每向经济学揭示的真理方向迈进一分,人的自由和物质福利就增进一分;每偏离经济学真理一步,就向奴役和贫穷方向倒退一步。

一个典型的类比是:物理学家假定“没有摩擦力的情况下”如何如何,我们不会因为现实中没有这种状态而指责物理学家不切实际,反而想方设法接近这种状态,以使机器设备发挥更好的性能。

人类也从来画不出一个几何学意义上的圆,我们也不会说“圆”这个概念是乌托邦,而是千方百计接近几何学定义,不会故意把轮胎造成椭圆和方的。盖房子也必须按照工程学原理进行,你否定、无视这些原理,并不会毁灭这些原理,只会使房子轰然倒塌。

事实上没有谁能比真正的经济学家更加洞悉现实、理解现实,他们对现实世界的不完美及其根源熟稔于胸,他们从未说过市场万能,也并未主张“一步到位”。正是由于他们尊重现实,所以才告诉你,采用政府干预的手段实现完美社会的梦想,只会造成连干预者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更加恶劣的局面。

这是被动地回应这些无聊的指责。实际上,面对这些指责,经济学应当主动反攻。

我们来看看那些指责经济学是乌托邦的人的主张和梦想:

1、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养老、免费育婴,总之各种免费;
2、不想多缴税;
3、人性和社会中的丑恶,应由国家出面强力禁绝,打造一个人人道德高尚的社会;
4、劳动时间短,休息时间长,工资待遇高;
5、物价低廉;
6、消除贫富差距;以上都要通过国家“管一管”来实现。以及——
7、权力不能扩张,个人自由,不受强制。

事实上都不用写了,光看第一条,各种各样的“免费”,你说说到底谁幼稚、谁是乌托邦?

这世界上有没有免费的午餐?相信天上掉馅饼是乌托邦,还是告诉你自由并不全是美好,一切要自我奋斗、自我负责、不要凡事都指望国家是乌托邦?世界上除了一般情况下的空气和河水等“自由财货”之外,哪里有什么免费的东西?

国家主义者爱激动、泪点低,动不动来一句“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好吧,你的免费才真正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然而那个买单的人并不是国家,而是无数创造财富的企业家。

A和B商量着把C的财富劫走一部分交给D,D以为那是免费的,幼稚不?国家生产财富不?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想不明白? 既想“免费”,又想少缴税,可能吗?

可能。

有一种办法:让国家占有所有生产要素,消灭私有财产,统一指令统一计划组织生产。这时候不光医疗、教育等等免费了,吃饭都能免费。这事儿咱干过、老大哥也干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清楚了吗?你想让它管,还不想多缴税,就要让它占有所有资源,也就是控制所有私有财产,否则它那什么管呢?而控制所有财产,实际上就是100%税率,也就是你的财产怎么使用必须由它说了算,到那时你还说自己想要自由,你是不是在做梦?

后面的几条,以前的文章都说了很多,直接上结论:

一个并没有侵犯他人财产权的行为,是没有受害者的,这可能并不符合社会公认的道德标准,但却决不是强制力出面干预的理由。一旦将什么是道德的评判权交给它,就会将每个人都置于极端危险的境地中。你每次呼吁管一管,都是在扩张权力,它就会为我们生活的所有细节制定规则,最终会将所有人碾得粉碎。

既想劳动时间短,又想工资待遇高,世界上没有这等好事,这才叫白日做梦。通过立法形式规定不准996或者最低工资,都会制造更多的失业,那些低技能的劳动者会被解雇或者自始至终得不到雇佣。休闲的多少、工资的高低,不是立法能解决的,它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水平,而劳动生产率提高,依靠资本积累。资本积累,要有财产权有保障的市场环境。然而各种劳动力市场的管制,恰恰是在侵犯企业财产权。

物价要低,也不是管制能解决的。要是管制能解决,何不规定大肉1块钱一斤、蔬菜1毛钱一斤?管制物价,商家无利可图,就会退出供给,只会使供求矛盾更加尖锐,让人们更难买到东西。物价管制本身,也使人们的财产权处于羁束状态,实际上也是侵犯财产权。

消除贫富差距,又怎么可能?今天把所有人的财富平均分配,过一段时间,人与人之间的财富又会必然拉开差距。要是一直这种搞法,财产权没有保障,所有人就都躺平了,到那时倒是“平等”了,贫穷面前人人平等,饿死面前人人平等,满意了?财富怎么可能平等?把高个子的人腿锯掉,和低个子的人一样高,这就是平等?到底是能力强的人赚钱多,能力弱的人赚钱少是公平,还是不论能力强弱财富都一样是公平?

以上种种实施下来,国家就可以决定一切了,还想要个人自由?你只剩下一种自由:自杀的自由。

重要的是:为什么你假定社会中的个体都是损人利己,唯独代表“国家”的那些人,似乎一穿上制服就马上变成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天使?为什么你假定人们都十分愚蠢,不会安排自己的生活,需要管一管,但是他们却能有如神助般地选出一部分人来管他们,而且这些人就天赋异禀从来不会犯蠢?

所有这一切,难道你从来没有认识到这是自相矛盾吗?一个在逻辑上就自相矛盾的东西,在现实中怎么可能运行呢?但是你却一直认为这是可行的。你说说到底是你幼稚还是我幼稚,你不现实还是我不现实,你乌托邦还是我乌托邦?

留一道作业题。要求:背诵下面的文字,并抄写十遍。

一旦我们放弃了不允许国家机器干预任何私人生活的原则立场,那么国家势必会对个人生活的每个细节制定规则,实行限制。个人自由就会因此被剥夺,个人就会变成集体的奴隶,成为多数人的奴仆。

人类的进步大都是通过以下方式实现的:即从一小部分人偏离大多数人的思想和生活习惯开始,直到他们的行为最终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和接受,从而形成了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的更新。如果将权力赋予多数人,让他们规定少数人可以想什么,可以谈什么,可以做什么,那么,人类的一切进步都会就此中止。

当代人有一种惟命是从的倾向,只要某事不合心愿,就指望上级颁布禁令。虽然他们并不完全赞同禁令的全部内容,但也乐于贯彻执行,不敢越雷池半步。这些事实表明,奴性意识根深蒂固。要想将奴仆意识转变成公民意识,需要人们进行长期的自我教育。一个自由的人应当容忍他人想其之不想,为其之不为。应当克服那种只要是他觉得不妥当的事情就打电话报警的习惯。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

 

作者: 漫天霹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ose' 的评论 : 作者并非偏激,文中完全没有要求100%的市场自由,而是反对政府对人民的全面管制,和所谓的财富平均分配等等。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的论点才是中心思想:

“一旦我们放弃了不允许国家机器干预任何私人生活的原则立场,那么国家势必会对个人生活的每个细节制定规则,实行限制。个人自由就会因此被剥夺,个人就会变成集体的奴隶,成为多数人的奴仆。

人类的进步大都是通过以下方式实现的:即从一小部分人偏离大多数人的思想和生活习惯开始,直到他们的行为最终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和接受,从而形成了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的更新。如果将权力赋予多数人,让他们规定少数人可以想什么,可以谈什么,可以做什么,那么,人类的一切进步都会就此中止。

当代人有一种惟命是从的倾向,只要某事不合心愿,就指望上级颁布禁令。虽然他们并不完全赞同禁令的全部内容,但也乐于贯彻执行,不敢越雷池半步。这些事实表明,奴性意识根深蒂固。要想将奴仆意识转变成公民意识,需要人们进行长期的自我教育。一个自由的人应当容忍他人想其之不想,为其之不为。应当克服那种只要是他觉得不妥当的事情就打电话报警的习惯。”
nightrose 回复 悄悄话 作者也不要太偏激,世界上没有国家是100%市场化完全没有管制的。征税总是有资源再分配的嫌疑,而护照和签证就是劳动市场管制,只不过是程度高低而已。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