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从埃尔南·科尔特斯与阿兹特克的统治者蒙特祖玛的第一次相遇,以及马戛尔尼与中国的乾隆皇帝的第一次相遇以来,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即使朝鲜的统治者金正恩不屈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成为西方世界的挑战,全世界文明之间的潜在冲突仍然因为一个正悄然超越所有文明的全球文明而得到缓解。全球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01据说盗墓一般要两个人,比如打一个洞,其中一人下去取珠宝玉器,另一人上面用绳子系上来,但一开始,经常发生了拉绳人见财起异抛弃下面同伙而去的事。于是演变为盗墓团伙以父子居多,但也发生了儿子扔下墓里亲爹的事。最后形成行规:儿子下去取货,老子上面拉绳子,就再没出现过把人落在墓坑的事。如果这算是制度建设的鼻祖,那么不妨以贼为师。02德国有习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终于获释,向大家报个平安,感谢不离不弃。有朋友很是关切,问惹了什么祸。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原因,怕又莫名得咎。自认为一贯以来还算是个正派人,倘若闭口不谈,弄得像是上过什么房、揭过什么瓦,当过一回梁上君子或市井宵小。其实很简单,两周前本号发了一篇小文,就某个作家吁请关注某个深受疫情之困的小城,发了几句感慨。并且一时思维犯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1-14 17:00:47)
——共和=宪政+民主在当今常用的政治语汇中,“共和”一词,人们最耳熟能详、却又不甚了解。长期以来,共和的内涵被模糊,共和的理想或被淡化、遗忘,或成为到处被滥用的虚名。共和其名、专制其实的事例也比比皆是。有些国家叫民主共和国,有些国家叫人民共和国,还有的国家叫人民民主共和国。虚幻的人民民主共和国家,既不民主,也不共和,更无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1-11 18:55:13)
人对未知的世界怀有本能的恐惧,对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持有本能的怀疑,在“得不到”和“已拥有”之间往往更珍视后者。 《房间》是一部我非常喜欢的奥斯卡获奖影片。故事说的是一个名叫乔伊的女孩被变态男子诱骗,囚禁在一间十平方米的带密码锁的房子里达七年之久。在此期间,她遭到强奸,生下了儿子杰克。杰克长到五岁都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不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类发明文字是为了利用文字,但是在生活中,我常常发现有反过来的现象:人们有时候会被文字困住、掉进自己创造的文字陷阱中爬不出来,今天我谈一个典型例子,即人们常说的“社会财富”。 我们从各种媒体上经常听到以下这类说法,听得耳朵都起茧了:“美国80%的社会财富被10%的富人霸占,很不公平。”这种类似的话语常常被各路文艺青年和“知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冠疫情爆发接近两年时间,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地区依然面临其带来的负面影响。去年,中国凭借对疫情强硬地封锁控制,经济出现回升。但这个复苏势头开始放缓,这个趋势可能延续到2022年。 中国政府高层在12月的一次重要经济规划会议上为2022年的经济政策确定了方向,强调“稳定”是关键。他们警告说,今年的经济增长面临来自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西安封城14天以来,我未著一字。武汉封城期间,我写了十几篇文字。自然有湖北是老家,关注得多一些的缘故。而西安之于我,在全国省会城市中,去得最多,朋友也最多。 未提笔写点什么,不代表对西安疫情持漠然态度。七八个朋友被困家中或羁旅古都,我忍不住一一询问是否安好,有无吃的,有没有被“挖萝卜”转至城外。封城之下,西安被媒体披露的所有故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对信访人“实名控告”的短信,回复只有一个字:“滚”。为此,河北石家庄市平山县委政法委书记尹惠强,被宣布停职检查,并接受上级两个调查组的调查。虽不是被免职,深入调查会搞出多大问题也尚难预测,但基本可以肯定凶多吉少。火气很大的尹书记,算是熄火了。 一个字撂倒一名县政法委书记。这个书记,对自己如此稳、准、狠,注定会在当代吏治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的万海远和孟凡强撰文表示,关于中国有6亿人每个月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这一数据引起外界热烈讨论。 文章说,这个数字是中国最为真实的现实国情。绝不能忽略中国的分配结构仍然是以中低收入群体为主的事实,有相当大一部分群体还在生存线附近徘徊。他们游离于我们的视线之外,他们没有渠道发声,社会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