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打不过”你周带鱼,还欺负不了老实人张文宏?

(2021-09-02 18:49:27) 下一个

张文宏医生的工作是抗疫。

而对于追咬,他的克制表达,是在为我们抵抗另一种疫情的蔓延。

有两件本号关注的事情陆续有了结果: 一是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发布“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问题举报”调查结果。校学术规范委员会认定张文宏医生的博士学位论文符合当年博士学位论文的要求。 二是卢克文终于被知乎和微博公众号相继禁言了——虽然只是暂时的。

前天晚上开始不断有朋友问我对这两件事的看法,好的,本文我就一并说说这两件事。

1

先说卢克文。

前两天我写了《为拉登洗地的卢克文,请你向新疆人民道歉》一文,其实真正让我决议动笔写这篇文章的,还不是他给拉登洗白的《塔利班传》,而是他之后发的那篇《关于恨国党对本人污蔑抹黑的声明》。实话实说,前一篇文章用“满怀同情”的笔调去写恐怖大亨,这虽然也很可恶,但考虑到卢老师过去行文中的一贯“稳定发挥”,我相信很多人也懒得批他了。入鲍鱼之肆,久而不觉其臭,大家都习惯了,也只道是平常。

可是,当有人忍不住吐槽一句“你这文章好臭”之后,卢克文立刻跳起来,给所有批评、反对他那篇文章的人都扣上一顶“恨国党”的大帽子,这就有点太过分了。好么,比武不成,暗器伤人。道理讲不过,就扣人家大帽子。卢老师,你这是准备原地起飞吗?以后读你的文章还读出政治风险来了,不同意你观点就是汉奸?你这个笔法,离当年“不转不是中国人”的网文烂俗还差多少?爱不爱国的标准,凭什么被你一个公号主垄断了?

正是基于这些疑问,我才写了那篇文章吐槽之。该文只想正本清源的谈一个问题:批评卢克文那篇文章的人不是“恨国党”,如果一定要这样扣帽子,划定“恨国党”,那么给恐怖分子洗地的卢克文老师,我看更配消受此称号。所以卢克文被禁言,虽然只是暂时的吧,但好歹算是是非曲直有个交代了——我们要的不是卢克文被封号,我们要制止这种黑白颠倒的扣帽子行为。

2

但有的时候,是非曲直,也不是那么轻易就争清的,比如我母校复旦大学为张文宏医生的“平反”。

其实复旦大学的这个调查结果,本来是可以预料的,在“举报案”发出的第一时间,我曾第一时间就写了《追骂张文宏之前,请先问自己这三个问题》一文,提出过这样的预判:论文的综述部分只是总结前人的成果,在当年学术规范还不像现在这般严谨的时候,张文宏医生的这部分行文顶多只能算个有瑕疵而已。

如果这都要追查,不知多少人的学位都要被取消,包括近期狠咬张医生的方舟子老师的妻子。 所以复旦的这个调查结果,平息的不仅仅张文宏一人的学位争议,更是避免掀起一场涉及所有本科以上学历知识分子的大翻案。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你觉得这纸公告,就能还张医生清白了吗?太天真了。这不,公告一出,脏水立刻就又被泼到复旦大学身上了,有人直接这样说:

当然,更多的整张者被打脸后的态度是恼羞成怒、不依不饶。比如方舟子老师,就立刻又写了一封举报信,这次直接说张医生的论文主体部分“涉嫌剽窃”。方老师的文章写得太啰嗦我就不全引了,但我看过后有一个疑问——即便一切如他所言,张医生当年的论文“主体部分没有原创性”,那么这个“没有原创性”是不是就能等于是剽窃?如果这个都能等于是“剽窃”,那么学界是不是要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学位大清洗”运动,中国所有本科以上学历的人恐怕会被洗的不剩下几个吧?

所以就像上次预判要“炸地球”的大盛说咬张文宏医生不会得逞一样,我猜方先生这次咬张医生也会一嘴灰。因为如果复旦真按他的意思,为这种理由把张文宏医生的学位取消了,那就意味着给了方舟子老师一根打人的棒子。今后方老师想整谁,搞到对方的论文,写个举报信说人家“没有原创性”就可以了。到时候方舟子老师就成了“学术沙皇”,捏着所有写过论文的人的小辫子……

嫁我者,干脆不需要写论文,逆我者,论文“没有原创性”就要取消学位。这岂不更恐怖?不会的,我相信,我母校虽然未必是方老师所说的“国际一流大学”,但这点骨气还是有的,不会在这种要挟面前犯了糊涂。而从这种追咬当中,我们更可以看清,对张文宏医生的攻击者要的是什么:他们要的从不是真相,而是要整倒张文宏医生这个人。

那有没有一种方法,能够帮张医生摆脱这种追咬呢?其实是有的。只是我不希望它真的启动。

3

提到方舟子老师的“学术打假”,我想起前两年他跟某“草根网红写手”周某平的论战,那是方舟子为数不多的一次败绩。

这个周某平其实也算卢克文老师的业界前辈,同样的草根出身,同样靠把别国骂的一无是处而走红网络。因为谈的是美国,撞到了方老师的枪口上。方舟子连写了数篇文章批驳他胡扯。老实说,那些文章,我觉得写的也还算有理有据——至少他咬张文宏医生靠谱多了。

那么这位周姓写手是怎么应对的呢?而今天想来,那位周姓写手对阵方舟子老师方法,其实卢克文老师的“恨国党”回应思路如出一辙——人家根本就没跟方老师争什么我采用的论据是不是胡编乱造,我对美国的观察有没有道理的问题。直接上来就送你一顶帽子:我说美国不好,所以我是爱国的!你居然说我说美国不好的文章不好(有点绕),你是何居心?你这个收了美国的黑钱的恨国党!

周姓写手这个法宝一祭出来,方舟子老师立刻望风披靡。文章发出来之后没多久,方的博客就被封了。过了一段时间,方的百家号也被封了。再后来,方舟子老师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重出江湖之后,方老师就学乖了,再也不去寻那周姓写手的晦气了。

……

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你看方舟子老师在张医生这儿这么来劲,誓要把追查进行到底。但碰上真流氓,他顿时就没脾气了。有人说方舟子老师是“学术警察”,但我觉得这种欺软怕硬、看人下菜碟的“学术警察”,真的不要也罢。
可是,让我们理性分析一下,张文宏医生有没有走这条“师法前人”的道路呢?

当然太有了。无论卢克文还是周某平,他们不过是起于草根的非官方写手。而张医生是谁?人家是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党支部书记、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内科学系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上海市传染病与生物安全应急响应重点实验室主任。官方名头多的吓死人,而且身处抗疫一线,正经的在为国家的抗疫事业和民众的生命安全做工作。

就张医生这个身份和社会影响力,人家要是学着卢周那样的人,做个表态:“对我的污蔑,都是境外xx势力对我国抗疫事业的猖狂进攻。都是恨国党!”……这顶大帽子扣下来,你觉得那些追咬他的人有几个能受的起?可是张医生没有这样辩驳,他甚至连回应都懒得回应。在遭遇“举报”之后,他最新更新的那条微博,谈的全是最近他的工作情况——周一做了什么,周二干了什么,周三开了什么会。
 
从这份平实近乎有些流水账的文字当中,我看到了一种精神:只琢磨事,不琢磨人的精神。我曾在《我敬重袁隆平,因为我敬重所有“只琢磨事、不琢磨人”的人》一文中说袁隆平先生就有这种品质。应当说,这种“只琢磨事”的精神,才是一个知识分子在教育训练中最应当培育出的素养:

我只论道理的是非曲直,说我认为正确的结论:搞杂交要不要承认李森科那一套,喝粥到底有没有营养,人类是否要与病毒共存。我不在乎你们那些只会琢磨人的人从这里面引发出什么构陷之词。对你们的诛心之论,我不屑一辩,我不跟你们在这种构陷当中打架,不是我不能这样做,而是我不屑于这样做。这样不计成败利钝的去研究自己学科真相的人,才是大知识分子。

4

可是这样实事求是的思维,注定没有“扣帽子”那么吸引大众。

我昨天看到维舟老师的公号文章《谁在递刀》,维舟老师在其中讲了一个很有普遍性的故事:他一位朋友的父母,总在群里转“张文宏是汉奸”之类的言论,怎么劝也不听,后来这位朋友就跟二老说:“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张文宏领导上海抗疫的成绩有目共睹,你想抹黑、打倒了他,对中国有什么好处?谁才会偷着乐?那些指控他是汉奸的人,才是真正的汉奸,你们一辈子爱国爱党,可别晚节不保。”维舟老师说,他朋友这样一劝,她的父母才幡然悔悟。

我看到这段时都笑了。用帽子对付帽子,用魔法打败魔法,这不就是我想到的张文宏医生唯一可能的破解之法么?想到一块去了。但这套“以汉奸对汉奸”的语言,是什么呢?本质上说,就是儿童语言。

记得我小时候进电影院看电影,第一件事就是问爸妈:“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等到父母给了一个明确的答复,我记下主角和反派的脸以后,就可以安心看戏了。因为儿童是没有能力处理复杂信息的。只能坚信好人不会办坏事儿,他就算杀人放火也是好的,而坏人不会做好事,他修桥补路也一定另有阴谋。把这个标签一贴上,原本复杂的剧情也就简单了。

所以有的时候想想,真的很讽刺,我们的舆论场上居然会有那么多成年人,还像学龄前儿童看电影一样,把事情想得简化到只会问个:“谁爱国?谁汉奸?”而不会实事求是的看问题。而像卢克文、周某平这样的人,他们其实很精明,对这种大众巨婴的心理摸得透透的,一上场就抢先给自己抢一顶“爱国”的帽子戴上,把反对他们的人部分青红皂白的都说成“恨国党”。

而像张文宏医生这样的实干者,他们却是很“傻”的,明明做着利国利民的事情,说着实事求是的话,力图给大众讲述一个真实的世界,却因为没有给“巨婴”们一个明确的标签,被别人树成靶子来追咬、批判。

但我们还是要感谢张文宏医生们,感谢他们没有“用魔法战胜魔法”,学着前者说出那套“骂我的人都是汉奸”的帽子戏法——当下这个舆论场,“汉奸”“恨国党”的帽子已经太多了。娇惯了越来越多的巨婴,不会分辨是非,只会去看跟着帽子去跟风批判,根本不去看各种帽子底下的那些脑袋,哪些是人?哪些是鬼?

张文宏医生们在抗疫,而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克制表达,也是在抗疫——抵抗“帽子思维”“屁股思维”的蔓延,不要让舆论场继续低幼化,不要让“恨国党”“汉奸”这种大帽子,成为我们舆论空间中唯一有效的语言。

只是,医生的付出与治疗,需要患者的配合才能起效。所以,那些追咬张文宏医生的人,请你们一定要配合治疗,按时吃药,不要逼着大夫动刀、弃疗。

 

作者: 海边的西塞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回首前尘' 的评论 : 有道理。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待' 的评论 : 方舟子是一直颇有争议的公众人员,这次显然没有什么正义感。
回首前尘 回复 悄悄话 老方打假,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好人坏人,有时候打的好,有时候打的天怒人怨。人很聪明,知识也广,但性格偏激,所以一直混不的好,可惜了
有待 回复 悄悄话 方现在是条疯狗。疯狗与正常狗的区别在于正常狗只根据主人的授意来咬人,而疯狗没有了主人,见谁就咬谁,而且只为咬尔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