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45-1 新日(上)

(2021-06-07 21:43:05) 下一个

145-1 新日(上)

魅羽用阴阳鱼接连削断三座石碑后,夜幕笼罩下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山顶原本昼夜都在呼呼地吹着风,此刻不仅风停了,空气似乎都已凝固。这是怎么回事?

她愣了下神,铮引却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拉着她朝神殿大门冲过去。头顶漆黑的天空开始闪烁,如同一个个巨型闪电划过,没有雷声。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他的另一只手刚搭上门框,广场上余下的四个完整石碑便砰然爆裂。大地开始向着东北方剧烈倾斜,如一艘撞了山的船。极度的安宁变为轰隆声四起,倾斜的大地在朝着东北方移动并加速。

魅羽被铮引拉着,两脚离地,身子如气球般浮在半空,耳边狂风呼啸。虽然飞行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刚才若不是他抓住她,猝不及防之下不知会被抛去哪里了。

吸了口气,探身也用手扒住门框,同时脚底运气,站到门里面。初秋的夜晚本来闷热得很,能明显感觉到气温在迅速降低。大地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天空中有各式各样的东西在飞——水桶、草垛、平板车、鸡鸭牛羊……

可怜的前庭地民众,她内疚地想。他们到现在恐怕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希望没有太多人受伤。

鹰裘一直停在崖边的半空中查探四方。送他们前来的那艘快艇先前被抛在了后方,此刻正在费力地赶过来。鹰裘冲快艇打了个手势,随后转身飞进神殿,三人将厚重的木门在身后关好。这时前庭地已接近匀速前进,渐趋平稳。一楼大厅的地面上散落着香烛、供品和摔碎了的油灯。还好楼梯处挂着几盏灯笼,鹰裘抬了下手,将灯笼遥遥点燃。

“现在危机总算解除,”他说,“接下来该当如何?”

魅羽摇摇头。“还不能肯定危机已解除。我听说那些玩意儿可能会配有什么智能系统,无论目标逃向何处,都会被它们紧紧锁定。现在不能确定的是,我们和导弹的速度谁快。”

鹰裘望了一眼铮引,冲他说:“你有天眼,能不能看到导弹此刻在何处?”

铮引摇头。“我看不了那么远。”

鹰裘又说:“你体内带着曜武智的阿赖耶识。倘若我从你大椎和命门两个穴位同时输内力给你,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唤醒这个阿赖耶识,从而将你的神通逼到极限,扩展天眼的范围。不过这样做有风险,万一将神通用到穷尽,你以后可能就再也不能用它了。”

“没问题,”铮引毫不犹豫地说。

“不行!”魅羽大叫,“唤醒曜武智的阿赖耶识,那以后他是铮引还是曜武智?”

“这次的灾难都是因我而起,”铮引说,“无论后果如何我都接受。”

“丫头不必担心,”鹰裘冲她说,“阿赖耶识相当于一个包罗万象的仓库,存着一个人所有世的记忆、修为和智慧。但曜武智的魂终究已经不在,即使被唤醒,也不是那个‘他’。”

是吗?魅羽表示怀疑。究竟什么东西才能定义一个人是他自己而不是别人,这个问题现在也还没有定论吧?然而眼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领二人上楼,又一次进入那个旋转的房间。只是这次整个世界都在飞速前进,三人便真如身在快艇上一般。

魅羽学九叔,伸掌对着浮在头顶的镇坤轮,将其降下一些。两手握住轮子,向右微微转动。不管怎么说,弯道航行躲开袭击的可能性更大,也不至于离六道太远。

“你怎么样,没事吧?”她听鹰裘关切地问铮引,“要不就算了。”

扭头见铮引同鹰裘一前一后坐在地上,铮引刚吐了口血出来。他痊愈还没多久,原本脸色就很苍白,此刻更是憔悴得让人不忍直视。“不妨事,”他咳了一下,说,“请护法继续。”

二人坐的正是上次陌岩和九叔坐过的那块地面。魅羽叹了口气,有时真怀疑当下的人生是个梦。或者是一场戏,情节早被人安排好了。

“我看到了,”过了会儿,铮引睁开眼睛说。“导弹刚从天庭绕路过来不久,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但速度比我们快,迟早会追上。”

“你估计还有多久?”鹰裘问。

“不好说。可能半天,也可能两个时辰。”

鹰裘接着又问魅羽:“这个导弹如果始终追不上目标,过一阵子是否会自行销毁?”

她摇摇头,“会一直追下去。咱们不能总是疲于奔命,得想办法将之引爆。护法,我现在将掌舵的规则示范给你。”

于是同鹰裘说了下如何用镇坤轮操纵前庭地的走向,就朝门口走去。

“我同你一起去,”铮引跟过来。

她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她想他留下来休养,但心知只要他还走得了路,一定会跟过来。更何况她也确实需要人来驾驶飞船。

******

魅羽不确定他俩回基地乘坐的木船能否引爆导弹,万一给撞散后导弹继续前行就糟了。想起鬼影舰是纯钢筋打造,胜算要大许多。于是将快艇开回基地后,带上两件棉大衣,一刻不停地同铮引跳上一艘鬼影舰。户外的气温还在持续降低,基本可以肯定明早的太阳不会再升起了。然而此刻只能先把眼前的危机解决,别的事稍后再想办法吧。

升空后铮引又用天眼探了一下,确定了导弹此刻大致的方位,便全速朝那个方向开去。

“你是怎么计划的?”待飞船平稳行驶后,他松开手中的舵,问她。

“我想的是将船停在导弹的航道上,然后我们尽可能飞远些。”

“不可行,”他说,“我第一次探视的时候,导弹还是在直线飞行。刚刚再看的时候,也许它的制造者为了防备它被拦截,在接近目标时将它的航线改为了不规则的曲线。”

“啊?”魅羽大叫。想起那些狡诈的无所有处天人,恨得牙根儿痒痒。

“另外你也说过,这东西可能有什么智能系统。万一绕过飞船,等我们飞回船上再追赶就来不及了。”

“那我就用移山术。等导弹足够近的时候,把船瞬间送至它面前。”

“你说的足够近是多近?”

她想了想,“大概一里地左右的样子吧。”

“那太近了,爆炸后我们都没得跑。”他说完,离开操纵台,走到她面前,心疼地看着她狼藉的头发和被烧得红斑片片的脸颊。“你自己飞回去吧。多谢你之前千辛万苦为我弄来了续命神水。”

她没明白他的意思,等想通后倒吸一口冷气。他的意思是要一个人驾着船朝导弹撞过去?那确实是万无一失了,只是……

“你走,让我来做吧,”她说,“你也知道我神通广大,肯定逃得了。”

他笑了。“我不会飞,你把我扔出去我就摔死了。”

说完后将她一路推出舰桥,来到甲板上。周围一望无际的夜空在飘着雪,气温已经低得和严冬一样了。他望着她,有那么一刻她认为他会将她搂进怀里。然而他只是将她拦腰托起,从甲板上扔了出去。

******

魅羽保持着半躺的姿势在空中向后飞着。起先还能看到甲板上的那个人影,但很快,整个鬼影舰已变成漫天飞雪中的一个小点。她像是突然醒过来,一个激灵跃起,朝鬼影舰离开的方向追去。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她始终认为一个人能做的最蠢的事情就是毫无意义地去赴死,她是永远也不会这么干的。她现在赶回去,除了多死一个人之外对事态没有任何帮助。然而命运想要教会人的东西,不到那一刻是无法提前预知的。死亡无疑是最具毁灭性的事件,但生,却不等同于活着。

她用上了十成的劲力去追赶。近些了,但要想在短时间内追上是不可能的。他应当能感知到她的行动,船却没有减速。怎么办?她搜索枯肠,已经用上灵宝心法了,还能怎么加速?想起老君那本咒语书中有个“棉花咒”。手握棉花,心中默念这个咒,就可以变得如棉花一样轻。那再使出同样的劲力,是不是就能加快速度?只是半空中去哪里弄棉花呢?

对了,不是刚刚穿了件棉大衣吗?她撕开胸前的布面,抽了些棉花出来握在手心。只念了一遍咒语,果然变得身轻如燕、不,身轻如棉,转眼间便追上了鬼影舰。

她爬上甲板,进了舰桥,嬉皮笑脸地走到他一侧。见他满面怒容地望着前方,不敢靠他太近。她高兴是因为又学到了有用的法术,虽然这是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刻。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朝闻道,夕死可矣啊,嘿嘿。

“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真是没心没肺,”她听他说道。随即便察觉到他的一只手臂朝她这边伸过来,将她揽到怀里。她闭上眼睛,头枕着他的胸膛。

前方的导弹已经没有多远了,现在连她都能感知得到,心头却异常地平静和喜悦。只活了短短二十几年,但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不该经历的别人一辈子都碰不上的她也经历了。这么样结束挺好的。愿意!谁也管不着!……

“等等。”

铮引周身一颤。她抬头,见他原本握着船舵的另只手松开,伸臂向着前方一指。掌心处射出一道强光,便是无所有处天的探照灯也没有这么明亮。随即他像是受到了一股迎面袭来的力量,双脚嗤嗤地擦着地面,带着她向后快速滑去。

 

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