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151章 年少轻狂

(2021-06-30 14:31:08) 下一个

第151章 年少轻狂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将军,敌军舰队就快追上来了。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兵力。”

于副官进来汇报的时候,铮引正收了地图,打算去魅羽屋里探望她。闻言后微闭双目,将天眼瞬间投射到后方夭兹人的板块上。

这个板块虽然只有锦阳城大小,但上面没有山水和民居,都被军营和战舰所占据。因为体积小,飞行速度快,同前庭地之间的距离正在迅速缩短。目前在两个虚空板块船之间大概有三四支夭兹人舰队的样子,一时间也数不清有多少军舰。只注意到舰队后方有只小山一样大小的母舰,如同母鸭赶着一群小鸭。

铮引收了天眼,问:“远征河上游的民众都疏散了吗?”

“大部分都已出城。剩下的躲进山洞和低洼处,问题不大。”

前庭地共有两条由南往北流的大河。目前北面是船头,南面是船尾。夭兹人战舰速度快,随时都可能在南部登陆。

净砾河两岸以荒野居多,原本也没多少住户,所以那一带无需担心。远征河上游则有个中型城市,铮引担心开战后会误伤民众,昨天一早便令将士协助民众撤离。只不过前庭地目前已离开荧骨岛,黑夜和寒冷再次笼罩大地。撤离事宜若是做不好,同样会导致伤亡惨重。

“通知九天王做好准备,”铮引说,“等第一批敌舰登陆后,立即加速。”

自从前庭地这艘虚空板块船踏上归程,九叔便搬去雾陇山神殿,亲自掌舵。之前他化天的部队在前庭地出离六道之前匆忙撤离,基地上还留了不少战舰。魅羽曾提议若是柴火不够烧了,就把这些船拿去劈了取暖用。她这么说当然有她的道理,因为他化天的飞船要想启动不仅需要令牌,这个令牌还得是由校尉或以上军衔的军官,在两天之内用手掌摸过才行。

不过在之后的那些天内,铮引已经派技术兵们将这些飞船的启动系统更换了。目前修罗军的主力部队在忘川峡谷附近埋伏着。铮引的计划是挑十几艘改装后的空船,每只船派几人驾驶,临时造一个“空壳舰队”出来,将敌军引入四面埋伏的忘川峡谷中,再来个关门打狗。在敌众我寡的情形下,诱敌深入逐个击破无疑是最有胜算的打法。然而要想奏效,还必须确保敌人的后续增援部队无法及时赶到。

“你派第七舰队和十二舰队守在南部边缘地带,”铮引吩咐于副官,“负责阻拦后援部队。告诉他们,哪怕全军覆没,也要把敌人拖延一个时辰以上,方可放行。”

后援部队是一个方面。更让人头疼的是,敌人科技比修罗先进,战舰和武器装备十分精良,即使陷入包围圈也未必就落了下风。如何在短时间内削弱敌军的战斗力呢?据魅羽说,夭兹人是通过一种叫“雷达”的东西来探测附近和远方的目标的。前庭目前处在永夜中,户外无论何时都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敌人有雷达,就如同多了一只暗中视物的眼睛,而修罗军靠的还是传统的火把和燃烧弹视物。单是这一条技术上的差异,就可能带来毁灭性的结果。

所以魅羽在入幻境前替他想了个办法。她说高阶天界里反雷达有多种方式,其中一种是由我方发送强烈干扰波。用机器制造声波的技术修罗也不具备,好在之前涅道曾和夜摩天达成协议,要来一批会飞的棉族人。

“简直是撕心裂肺、脑袋扎锥啊,”魅羽说,“你听他们叫过吗?那些飞人的嗓子也不知是怎么生的,除了人耳能听到的波段,还能一路走高至超声波段。在自己地盘上打仗,咱们本是熟门熟路。敌人若是雷达失灵,别说瞄准目标,飞两下兴许就撞山了。所以这次的永夜啊,指不定倒是天助修罗,嘿嘿。”

当时听了她的建议,他也觉得可行。然而现在目睹了夭兹人战舰的数量和规模,还是有些不确定。

“咱们目前有多少棉族人在编?”

于副官答道:“一百二十个左右。”

铮引点点头。“稍后让他们随我一同去忘川峡谷。”

于副官一愣。“将军您要亲自去前线?”

铮引笑了。“棉族人的作用是毁掉敌人的眼睛,我是给自己人当眼睛。无论什么身份,打仗时必须人尽其用。”

于副官领命,转身准备出门了,铮引又叫住他:“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刚才用天眼探视敌情的时候,印象中敌军板块的行驶速度很快。按说敌舰已经起飞,板块没有必要再紧追不舍了,除非……

“明白了,”他冲于副官说,“我刚才匆忙一瞥之下,见敌军板块最前方站着大批步兵和骑兵。敌人莫非是想追上我们,将两个板块连接,把步兵也送过来?”

“啊?”于副官吃了一惊,“不会吧?”

自打夭兹人入侵后,前庭地一直是在空战,所以修罗从来也没想过把步兵和骑兵派过来。虽然每个修罗兵在新兵训练期间都学过地面作战,可完全没有实战经验,怎么办?到时候那帮贪婪凶残的巨人不仅会冲入基地,还可能去民间烧杀劫掠。

铮引在屋里踱了一会儿步,最终下定决心。“告诉九天王不要加速了。立刻减速,能来个急刹车最好。”

前庭地比夭兹人的板块要大十几倍。若是两个板块追尾,受损最大的必然是夭兹人。一撞之下,板块前端很可能碎裂,将位于前部的夭兹人步兵抛入虚空。无论如何,反正就不可能实现对接和登陆了。而前庭地最多只是剧烈震动一下,塌几间不结实的民居,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

交代完公务,铮引出了书房,穿过两条走廊来到魅羽卧室的门外。门口有两个士兵执勤,窗户外他也安排了人。她在幻境中无法知晓身边发生的事,必须严守她的住处。客厅里有女仆一直守着,负责照看炭盆和灯火。

魅羽躺在里间的床上,身上盖着厚棉被。紫幽格摆在床头的小桌上,像个微型炼丹炉,炉中心有个明亮的光源在缓缓旋转。不同于普通光源的是,炉里的光线不是连续的,而是由一个个不断变幻明暗度的小方块构成。也就是说,炉子里面的空间并不像空间,更像塞满了小颗粒,看久了让人起鸡皮。

靠窗的书桌上摆着一盏油灯,铺着纸笔。铮引知道魅羽在进入幻境前,鹰裘曾教过她一个法门。若能成功找到石碑上的文字,只需手里捏个诀,再默念一遍咒语,就可以把她那一刻看到的景象原封不动地“印”在脑中。等醒来后,再把影像调出来,照样子画在纸上。否则既然是谁都看不懂的文字,又如何记得住呢?

此刻的魅羽闭着眼睛,偶尔会蹙一下眉,也不知看到了什么。铮引在她床沿上坐下。屋里屋外都很静,油灯和紫幽格将他的影子重叠地投在四处。他感觉自己正处在人生的岔路口上。一条路,有无数个温馨的夜晚等在前方,他的身旁有她陪伴。另一条路则很短,会随周围的一切在几个月甚至几天后便不复存在、戛然而止。也许命数早已注定,但无论如何,眼前的这一刻是属于他的。哪怕明日就天崩地裂也影响不到他此刻的平静和富足。

望了一会儿她,又望向那个紫幽格。这个东西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稀世珍宝吧?能探知古往今来任何地方的秘密,其用处定然不可估量。然而倘若他铮引也有时间去破境的话,他最想知道什么呢?琢磨了半天,居然没有什么是他特别好奇的。嗯,也许去看看她小时候长的样子吧?多好啊,做一个不需要怀旧的人,说明眼下的自己就活在幸福中了……

这么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意识到时候不早,他得启程了。在起身前伸手到她被中探了探,看里面是否暖和。结果摸到一张纸,取出来一看,上面写着八个字。

“乱摸我的人是小狗。”

他呵呵地笑了。这个鬼丫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给人带来欢乐。有她的地方,就算永夜也是轻快明亮的。

******

“静一静,安静!”守门的中年道士冲门外空地上的众人说,“诸位道友都是青年才俊,远道而来,着实辛苦了。请大家稍安勿躁,再等半个时辰便可入内。现在先请将就着用点儿粗茶。”

“还要等半个时辰?”众人不满地说,眼睛瞅着门口正在搭好的茶桌。正值盛夏,看天色像是午后。四周是苍天古树,蝉鸣阵阵,然而众人脸上还是淌汗不止。“为什么刚才四大观的参试者就能提前入内?说好了这次招人面向六道众生,同是修道者,难道还分三六九等吗?”

那当然了,魅羽在心里冷笑。作为鬼道平民家庭出生的女孩儿,年纪轻轻去过的世界已经比谁都多。哪里没有高低贵贱、世态炎凉呢?便是仙界也不能免俗。

此刻的魅羽是附在一个年轻人身上。身边还有二十来个人,有出家的有俗家的,年纪也都不大。衣着发饰各式各样,肩背包袱、腰系水袋,有的背上还斜插着遮阳伞。确实是远道而来的样子,且资质看着都不错。不过自己这是身在何处呢?这个道观好像曾经来过一次。

别想那么多了,她又不是来参赛或瞧热闹的。成烎在将紫幽格送给她的时候,同她说过破境的规矩。通常她是附体于幻境中的某个人,经历的都是过去已经发生了的事。她可以只做观察,也可以对她所附体的人稍微施加影响,但是这个影响要尽量小。倘若改变太大,同事实偏离太远,幻境就会像泡沫一样碎掉。

然而那篇碑文又会藏在哪里呢?刚好她的宿主在环顾四周,见门前的空地上有块方方的石碑。“过去看看,”她用意念命令道。宿主走过去,站在石碑前读了起来,显然不是。那就是在道观中,或是在这些道士身上携带的某本书里?希望不是后者。

“诸位道兄想必误会了,”一个声音从大门里传出来。说话的人应当年纪不大,但中气十足。随后便有一个黑袍小道士出现在门口,冲众人作揖行礼。

魅羽只听声音便知此人修为在自己之上。目光绕过身前站着的几人,望向说话之人。十八九岁的年纪,衣着朴素。眉眼端正,算不上漂亮,可那双黑眸特别亮,透着灵气和智慧。魅羽总觉得这人很眼熟,甚至可以说是个和自己交情不浅的朋友,却又怎么也想不起姓甚名谁、在何处见过。

于是抬头望向道观大门顶上的那块匾——齐姥观。她吸了口气,现在她知道这个小道士是谁了,竟然是年轻时候的寒谷真人!怎么会第一次入幻境就来到齐姥观了呢,还一下子退回好多年?她还能找回前庭地那几座石碑的信息吗?

算了,先不理这么多。她和寒谷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寒谷为人诚恳接地气,通晓人情世故,和她也挺投脾气。有些话连兮远师父她都不敢告诉的,却可以同他倾诉。这时还不赶紧瞪大眼睛,仔细观察一下年轻时的道长?话说此刻的他能预料到自己日后会成为这个道观的观主吗?

“让诸位在门外等候,实非敝观待客之道,”寒谷接着说,“四大观的道友们被天官提前传唤,也不是什么特殊待遇。只因祈咏法会是四大观联合筹办,天官们想预先询问一下准备事宜。当中牵扯到各观的一些财务和人事纠纷,不便为外人所知。”

来客们闻言,小声议论了几句,像是在打听面前的小道士是谁。最终得出“不愧是齐姥观池垚真人高徒,名不虚传”的结论,随后便一个个走到桌前取茶水。

******

祈咏法会?魅羽隐约记得听过这么一个东西。说是每百年举办一次,专用于提拔年轻新秀,所以对年龄有严格的限制。被选上的能去天庭做学徒官。什么是学徒官呢?就是并不立刻担任正式的天职,而是先跟随太上老君或其他神仙做学徒。日后在天庭有一官半职是肯定的,但具体能胜任什么职位,还要看个人的造化。

好奇心被勾起,魅羽冲着道观使出探视法,很快便锁定某个大殿中的厅堂。正首上摆着七把椅子,当中坐着的三个黑袍老道士她不认识,估计是本观的掌权人物。四个天官她在天庭倒都见过。有一男一女是十二时辰官中的子时官和申时官,还有两位长者是太上老君手下的风杵君和灵煜翁。看来这些天官的外貌还真是不随岁月改变呢。当然,让人讨厌的女申时官也还是一看就讨厌。

台下整齐地摆着三十多套单人桌椅。前排坐着三男一女四个衣着光鲜、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看发冠和道袍的式样就知是澄法观、墨臻观、阑愚观和妙坤观的弟子。

“陛下和娘娘对你们可是给予厚望呢,”瘦脸颊、高颧骨的申时官笑着冲台下四人说,“六道中世界虽多,可有些天界离修道渐行渐远。无论是否选中,日后道门的兴盛就全指望你们了。”

四个年轻人一听,当即在座位里站起,并从小桌后移步而出,长揖到地。“晚辈定不负陛下和娘娘的厚望。”

魅羽在心里哼了一声。这还不算特殊待遇?话说既然都互相看对眼儿了,直接“纳入后宫”不就完了?非要搞什么面向六道招生来摆姿态做样子,天庭这帮人可真是虚伪。

这时听三位齐姥观道长小声嘀咕:“寒谷呢?不是让他也来吗?”

“说是在门外接待客人。”

“这孩子,不是和他说了,这种事随便派个人应付下就行了。唉,平时看着挺识大体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

魅羽收回灵识,望着面前谦恭有礼、神色淡然的少年,心中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寒谷当然知道自己同四大观弟子们有相同的特殊待遇,但却宁肯选择不接受,与门外那些身份次等并且很有可能是来“陪跑”一趟的选手们站在一起等候,实在是难能可贵。

“咦,还以为我来晚了呢,”一个清脆悦耳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道友们不是为了等我才不肯入内的吧?”

魅羽回头,循声望去,见众人身后的山路上衣决飘飘地走上来一个年轻人。要说先前的二十多个人也都算修道小有所成者,气质比普罗大众要强多了。然而此人一出现,就把在场的所有人——寒谷除外——都比成了抠脚大汉。

虽是三伏天,那身柔滑又有质感的淡青色道袍似乎在向外散发着丝丝凉意。白玉雕成的手中握着柄折扇,不像道士倒像个翩翩公子。一笑如春风拂面,行步似云驰长空。眉眼因为太过秀美,让人一望之下只顾着赞叹了,很难留意到看似淡泊的目光中隐藏的那份桀骜。

魅羽呆在原地,已经彻底忘记石碑的事了。这人、不正是她那个年轻时的兮远师父吗?

说话间,寒谷已经迎上前去,故作夸张地瞅了瞅兮远身后。“呦,没雇几个人给你洒鲜花吗?这么出场也太潦草了吧。我说怎么还没到呢,忘了你出门前总要沐浴更衣、梳妆打扮,比大姑娘还讲究。我看也别参赛了,等上到天庭,一众仙姑们终日为你打架吃醋,迟早还得给轰下来。”

兮远笑了,作势用扇子打了寒谷一下。“我就是来逛逛,拜会老朋友的,本来也没想考中。仙姑们都留给你,不用担心。”

原来他俩这时候就是好友了,魅羽心道。好希望自己能真的回到那个年代,那她一定会走上前去,认真奚落这二人一番。

片刻后,魅羽的宿主随众人一起走进大门,来到刚才她探过的那座大殿里。参试者们一个个被领到预先指定的座位旁,没有入座,而是齐齐给台上的天官和道长们行礼。魅羽很高兴她的座位就在兮远之后,而寒谷自是被安排到前方和四大观的弟子同坐。

这时台上的子时官站起,做了一番冠冕堂皇的开场白。魅羽除了“共有两个名额”这句,其他的全都没听进去,只是愣愣地盯着兮远的后背。跟随师父十几年,师父待她们姐妹便如亲生女儿一般,无话不谈。然而从来也没听他提起过这段经历。师父天资过人,学什么都是信手拈来、无师自通,她相信就算年幼如斯,也不会逊于前方坐的那些明星弟子。

可你是鬼道出身啊,魅羽心里黯然地说。而且看之前的情形,入选者早就内定于四大观同齐姥观的五个弟子中了。现在她能体会到,为何师父这一生看似洒脱,内里却总摆脱不了那股郁郁不得志。回想七姐妹们从小就接受各种严格训练,修为武功、歌舞女红、琴棋书画、奇门遁甲……最终上到天庭做七仙女,不也是替师父圆他自己的一个梦吗?

然而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寒谷。如果师父是因为出身备受歧视,被师长寄予厚望的寒谷为何也没被选中?事实上,自打认识他之后魅羽就在暗暗奇怪,以寒谷的名气和修为,应当一早就上天庭做官了,为何还留在人间这家规模不大的老道观里做观主?这当中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