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29-1 红衣女与酒糟鼻(上)

(2021-04-04 18:31:42) 下一个

上一章 128-2 转世之夜(下)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82790.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129-1 红衣女与酒糟鼻(上)

第二天晚饭后,百石拎着一袋东西到魅羽房里找她。见她还在洗澡,便在桌边坐下等。桌上的茶杯里泡着她从龙螈寺带来的茶,于是那两个困惑了他很久的问题又从心底冒了出来。

首先,陌岩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在陌岩六岁的时候,百石便“住进”他的身体里了。说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应该不过分吧?无可否认,那是个聪明好学的人,也挺有天分,然而在某些方面真是傻得可以。

比如时不时会好奇心泛滥,花精力研究一些偏僻无用的东西。每次他彻夜读那些书、写那些玩意儿的时候,自己就无聊得要死,真想跳出来指着他鼻子说:“把这些时间花在修行和练武上不是更好吗?”

更不用提堂堂一代高僧,竟爱上个男人,还是个又肥又秃、肚子大眼睛小的类型。虽然后来肥秃变成美女了,那不过是他运气好。

是吧?运气太好了。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比他年长的、比他年幼的都唯他马首是瞻。尤其是她,原先每次望过来的眼神里,有崇拜,有爱慕,有宠溺。现如今呢?姑且不说她统共没几次正眼瞧过自己,就算有,也带着怀疑,不屑,或者心不在焉。

为什么?他百石也不赖呀。甚至可以说,在来六道之前的那些年,自己在家乡收获的荣耀与爱慕并不比陌岩少。像她这样的女孩,他根本就不会考虑。

百石生在一个世袭家族,家中历代都有人在内阁任职。他是家里的老幺,真名叫瀚宇。上头除了大哥瀚泽,还有六个哥哥姐姐,也都已成家。接受这次任务前本来都打算订婚了,母亲知道后哭了几天几夜。一去二十五年,音信全无,估计女友的孩子都上小学了吧?在高维世界,人的平均寿命是三百年。

但他不后悔。他要做的事不仅关系着他们那个世界的存亡,也是他证明自己能力的一次机会……

正胡思乱想,魅羽从浴室里出来,依然是从里到外一副男人样儿。“就这么个破事儿,还得沐浴更衣?”

“你误会了,让你沐浴是因为马上要睡觉,我们相当于是在梦境中参加活动。只不过和平日做梦不同的是,能知道自己是在梦中,也不会忘记真实生活中的身份。”

他将桌上那包东西的外包装拆开,里面有个柔软有弹性的头套,用手能摸到头套夹层中那些细密的电线。原本计划白天就和她说这些的,结果出了点儿小变故,一整天都耗在外面了。

“哦,”她接过头套,“我还以为得去内院申请处那样的地方才能联网。”

“去那些地方不安全,”他说着,又取出个蓝色方盒,盒子跟头套之间有条扁平的线相连。“会员都是用这个盒子直接与总部交换信息,用的是量子加密,绝对安全。你躺好之后,再吃下这粒糖豆即可。”

他塞给她一个小纸包。

“怎么从梦境里出来?”

“刚入梦的时候会看到一扇门。穿过门进入活动大厅,梦就开始了。要是反悔的话,就和平日一样,从门里走出去就行了。一旦行动开始,出梦便只能在胜负已分,或者你自己发生意外被淘汰后。无论如何,糖豆的效力在凌晨时分会消失,到时你就算不想离开也会出梦。”

“我能选择自己在梦里的身份和样貌吗?”

“不能。包括性别在内,都由系统随机分配,”他边说边帮她戴上头套。

“万一有事,我怎么找你?”

“我会把左手的袖子稍稍挽起,右手袖子放直。”

“你要是碰巧穿了短袖衫呢?或者……断臂人?”

这丫头哪这么多废话?

“不到万不得已别找我,免得暴露,”他没好气地说。“活动通常分组进行,每组多少人根据参加的人数决定。无论我们是否分在一组,努力胜出吧。”

他站起身,准备走出屋时,又嘱咐道:“还有,尽量低调点儿,少做些引人注目的事。”

“这我就不好控制了,”她摊开双手,有些难为情地说,“眼长在别人身上,况且优秀也不是错。”

百石不可置信地盯着她,这就是他刚才在考虑的第二个问题——话说一个人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化那么大呢?一两年前她还是个天真烂漫俏皮的女孩,虽然偶尔有些世俗,说起话来得理不饶人——当然,对陌岩从不如此。除此之外,可以说心思单纯,是个对生活要求不多的姑娘。

再看现在?简直是个女霸王。强盗!泼皮!有她在身边,你就得一直绷着根儿神经,否则指不定哪天就长睡不醒了。脸皮比墙后,说话带刺,冷不丁扎你一下。然而不这么表现的时候,你又得防着她是不是在搞什么花样,简直岂有此理!

看来陌岩的死对她打击不是一般的大。有时百石也想,倘若他一辈子都附在陌岩体内不出来,倘若那天晚上的事永远也不发生,那他俩、不,他们三个,是不是就一直在龙螈寺这么生活下去了呢?一个和尚、一个不伦不类的“住寺媳妇”,外加他这个潜伏在二人中间的异类。奇怪的组合,永远都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又觉得那段日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

出了魅羽的卧房,先把三楼的门从里面锁好。宅院的安全他并不担心,不仅院里的男仆女仆都是他从高维世界带过来的,附近的楼层里也有他的耳目。

他和魅羽这次行动的目的,是要在今晚的预赛中获胜。预赛比的主要是计谋。每个会员在真实世界中的修为和武功虽然也能在虚拟幻境中反映出来,毕竟不太准确。要拿到说明书还得再参加决赛,那时需要真人做一定伪装后,在现实中参赛。

要知道,整个兜率天内院会员的总数一直是保密的。据百石手下探来的消息,大概在四五百人左右。而对说明书这玩意儿有兴趣的,估计有五十人上下。百石虽是个自信的人,也不敢保证能进决赛。多个人,多个帮手。比魅羽修为高的人也许有不少,但论鬼心眼儿、识人阅人,以及变通的能力,却鲜有人及。

现在的麻烦是,他大哥也掺和到这件事里来了。百石目前不能确定的是,大哥是想自己拿到说明书,帮他这个弟弟拿到,还是目标就在魅羽这个人身上?

现在陌岩的阿赖耶识他是拿不到了,也只能打魅羽的主意了。而百石毕竟同陌岩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即便对他有诸多不满,总还是有些感情的。之前害他转世虽是逼不得已,心里终归有些愧疚。他不希望类似的悲剧再发生在她身上。

然而多想无益。百石戴上头套,在床上躺下,也吃下一粒糖豆。不久后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在梦中走进一扇门,来到一个圆形的大厅。便如之前参加活动时一样,大厅里虽然人影憧憧,有四五十人,但真的只是“人影”——每个人都是一团模糊的黑影,能动但不能说话,百石自然也不例外。因为人还没到齐,还没分组。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大厅中央的讲台上出现了个人。是个看起来精明能干又和蔼慈祥的老太太,手里拿着根类似乐队指挥棒的东西,朝众人微笑问好。当然了,这个老太在真实生活中是谁,甚至有无可能每次都是不同的人,就谁也不知道了。根据经验,一旦此人露面,大厅周边的十几扇门就只能出、不能进了。

老太也没啰嗦,抬起手中的小棒,朝人群中随便点着。“第一组。”

第一组被点了八个人。

“第二组……”

共点了八组,百石被分在一个七人组。分组一结束,所有的黑影便瞬间变成了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真的是鱼龙混杂、三教九流。

就拿他所在的组来说吧,有个金融家模样的西装中年人,一个憨厚的大嫂和一个高挑的红衣女郎,一个学者气质的长者,一个烟酒过度、大腹便便的酒糟鼻,外加一个削瘦的士兵。

这里面有魅羽吗?百石忍不住想。而他自己的样子,则像个身强力壮的年轻搬运工。当然了,百石深知这些人在现实中多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老太示意众人安静。“这次你们的任务是要从一座都市中突围出去,最先越过护城河的那组将进入决赛。当然,即便你身在取胜的组中,若是半路被淘汰,也不能进入决赛。”

老太说完便从台上走了下去,留时间给各个组做准备。百石这组的七个人互相点了下头,说了句“请多关照”。既然不能自我介绍真实的身份,瞎编一通也毫无意义。

还是大厅中央那个讲台。同一组的人站上去之后,头顶灯光一闪便一齐消失。轮到百石这组,七个人踏上圆台,一晃眼的功夫周遭的环境就变了。在登台的同时,百石悄悄把左手腕处的蓝色衬衣袖子挽了两下。

他们目前是站在一个废弃高楼中的一层。屋顶不算太高,五米左右,但长方形的大厅相当大,估计整个这层就一个房间。十几根方柱四处分散着,地板墙壁虽光滑平整,却满是灰尘。什么家具摆设都没有。四面墙当中只有一面有窗户,是一个个落地大玻璃窗,有的玻璃破了,多数完好无损。窗外是都市的夜景。两头各有两个楼梯,能上能下。

七人小心地走到窗前,冲外面看。只能看到所在街道对面的几栋楼房,依此判断都市的发展程度大概相当于兜率天五十年前的水平吧。楼房都不是很新,有的住着人,有的废弃了。下方的街道上有车灯移动,看样子像军用车辆。每个街角都在开火,时不时有流弹飞向周边楼层,不远处还有炮声传来。

出于安全考虑,七人离开窗户,到一面墙附近站成一圈。

“我提议,先选个组长,”红衣女说着,指了下百石,“就选他吧。”

这人是魅羽吗?百石忍不住想。虽说幻境中的形貌都是虚假的,但当前的形势下,照惯性大家也该选老学者或者士兵当头儿,而不是搬运工。

谁知酒糟鼻看了看红衣女,又看了看百石,也说:“就选他吧。”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酒糟鼻是他大哥瀚泽?大哥既然连内院考官都能买通,要指定和弟弟一组估计也不难吧?

正想着,干瘦的士兵也开口说:“同意,就他吧。”

这又是谁?呃,好吧,百石放弃了。眼下还是集中精力应付预赛,别的问题迟些再考虑。于是正色说道:“下方街道正在激战,目前首要环节是弄清楚应当冲出去还是在这里等等看。据说所有关键决策都会有线索,其余的要靠自己判断。所以大家现在开始找线索吧。”

“会不会是从楼顶离开呢?”大嫂问。

百石想了想,“楼顶若有直升机的话,自然也有这种可能。无论如何,先确定其他楼层里有无枪支弹药,以供防身用。”

红衣女说:“还要查看有无地道。当然,万不得已时,直接冲下去从交战双方手里夺武器也无不可。人总不能给尿憋死。”

显而易见,红衣女在现实生活中不是个善男信女,且身手应当不错。

酒糟鼻想了想,说:“还是先在本层找吧。本层若无线索就汇合,再一起去别处查看。没有武器时,分开行动容易出事。”

百石点点头。心说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能,还要我这个组长做摆设做什么?

******

于是七人先在大厅里找线索。有的查看柱子背面是否有字,有的敲地板,有的把耳朵趴在墙壁上倾听。金融家比较有意思,每根柱子都去推一推,看是否能移动。

突听砰地一声,接着是玻璃碎裂和学者的闷哼声。原来刚刚有流弹穿过窗户飞进来,击中了离窗户不远的学者后背。眨眼间,学者的身影在众人视野里消失了,这一组便只剩六人。

正当大家决定放弃本层,去其他楼层查看时,却听士兵说道:“等等,你们看。”

其余人望过来,见士兵手中握着个金属烟盒。他伸臂将烟盒举过头顶,然后向上跳。跳得并不高,从身法上看,士兵平日显然是不怎么修习武术和轻功的。然而他在跳高的同时将烟盒松手,烟盒没有落地,却向上飞去,紧紧地贴到了屋顶上。

金融家仰头望了望屋顶。“就是说,天花板里面有强磁场吗?”

“不是的,”士兵说,“我这个烟盒是铝制品。”

“我明白了,”红衣女说着,纵身上跃,同时双腿高抬,便似要后空翻一样。然而腿并未放下,身子也未落下,而是头下脚上地倒着站到了天花板上。

这时百石和其余人也明白了,一个个向上方跃去,几人的身法都颇为灵活。整个世界在他们双脚触到天花板时便翻转了过来,原来的地板成了新的天花板。只有不会轻功的士兵还在“头下脚上”地站在原处。

“喂,你们谁拉我一把?”

士兵高举双臂,向“下”一跳。百石和酒糟鼻同时跃起,一人抓住他的一只手,把他拉了下来。现在士兵也和其余人一样站好了,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跑到窗边再次查看。这时候他们所望向的地面本应是原来的天空。然而脚下的夜空已消失,大楼目前是立在一条普通的马路边。深夜时分,行人和车不多,但看着还算祥和。他们应该可以立即“下楼”了。

“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百石一边随众人走向楼梯,一边好奇地问身旁的士兵。

“天花板上的灰尘同地板上一样多,而且颗粒较大。正常来说,不应当这样。”

所以灰尘就是他们要找的线索。百石想,单是这第一关就得淘汰一大批人。不禁暗暗纳闷,这个士兵是谁呢?是魅羽,他大哥,还是另有其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