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12-1 迷死人不偿命(上)祝你们天天吵架

(2021-01-14 14:54:40) 下一个

上一章 111-2万里寻夫(下)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9181.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112-1 迷死人不偿命(上)

 

在魅羽飞向十三号营地的时候,境初独自坐在公爵府的书房中。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他用手指敲着桌面,有些想不明白。

境初的父母是在他七岁的时候遇难的。那时他刚上小学没多久,学校是首府中同他身份背景差不多的贵族子女都去的昂贵私立。应当说,同学们都很有教养,不少人的父母和境初家也算世交。可他总觉得和他们有距离,也不喜欢他们怜悯安慰的目光。一放学,学生们要么被保姆仆人接走,要么留在学校参加各种才艺训练班。他更希望能像普通孩子那样,成群结队地出去瞎玩瞎逛。

虽然没对任何人提起过,祖母很快便看出了他的心思。一年后毅然决然地给他退学,转去一间知名的公立。

“我不管惯例是什么、别人都怎么看,”她说,“我的孙子在那里不快乐。”

去到公立学校后果然开朗了很多,为人也由之前的郁郁寡欢变得积极好动起来。到了十来岁时,凭着优异的成绩和天生的领导力,当然也有家世的原因,成为学校里无人不识的明星学生。不用说,也是众多女生的梦中情人。

他是在大学里选课时结识前妻的。当时很多朋友不看好他俩,因为她的家族不是他们“圈里的”。前妻的父亲是物理系的教授,同境初很聊得来。她自己也不是大家闺秀型,是学地质的,常年到处跑。这在当年的贵族阶层中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以至于虽然二人都公开交往很久了,亲友们还是没人相信他们最终能在一起。

结果祖母爽快地同意了二人的婚事。发出去的请帖不仅震惊了一批人,还惹恼了几个一直盼着把女儿嫁进他家来的世交。他们的订婚、他们的婚礼都曾接连一两个月占据着各种媒体的头条。有人断言这对新人用不了多久就会分开,而事实上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

在婚后第三年,她突然告诉他要去夜摩天。说是在夜摩天广袤的大海底下,发现了一些奇特的地质。他坚决不同意,因为当时她已有孕在身。那次是他们相识以来吵得最厉害的一次。最终,他屈服了。

之后噩耗便传了回来——同她一起去的七个人全部失踪,没留下任何线索。那两个月他就和疯了一样。甚至跑去夜摩天,望着那无边无际的海水,几次想跳下去死了算了,被奉了祖母之命寸步不离的仆人拦住。

不料两个月后她和一个同伴在少光天的某处被人发现。遗憾的是,送回家时已奄奄一息,而她肚子里的孩子竟不知怎么地不翼而飞了。他很想知道那两个月都发生了什么事,但见她油尽灯枯的样子,不忍追问。只在离世前有一刻回光返照,她告诉丈夫说他们在夜摩天的海底掉进了一个高维世界,并要他小心,那个高维世界的人似乎对他们不怀好意……

于是在她死后,境初便开始着手调查起这个异世来。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渠道去打听去追踪,慢慢地线索也颇有一些了。原来很久以前曾有位菩萨去过那里又回来过,在六道某处留下一个厉害的法器,据说可以对付高维世界。当他收集到足够证据证明这个异世对空处天怀有敌意时,就去面见了皇帝,并得到皇帝的重视和支持,开始组建皇家特种部队。

******

在前妻走后的这些年里,境初有过一两个女友。没过多久就觉得对方俗不可耐,完全没法和曾经那个人相提并论。偶尔他会悲观地想,也许自己就这么孤了一生了,但大部分时候他对未来还是充满希冀的。他自认为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家里有待嫁女儿的一些世家也还在一直盯着他。

可为什么“她”就能对自己如此无所谓呢?高冷的女人他也不是没遇到过,他知道她们心里其实是在意他的,高冷不过是故意做出来的姿态。而“她”对自己并不高冷。她既奉命来取悦他,除了偶尔和他闹下脾气使个心眼儿,其余时候也算是尽心尽力了。然而抛却表面的热情周到,他完全没感到自己被放到了她的心上。不要说和那个将军男友比了,她的师兄弟师姐妹们各个都比他重要。

就拿他送给她的手环来说,这要是给了任何别的女人,人家早高兴死了。肯定会隔一阵儿就来烦他一下,或者从早到晚坐在家里等着他的来电。

可那个臭丫头呢?一次都没主动找过他不说,他第一次打给她,她没接;第二次打过去时,她像是在什么宴会上和几个姐妹有说有笑,见他打来语气中居然有些不耐烦,匆匆几句就挂了。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他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从中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今晚约好了要同法怡郡主去吃饭,他已经决定向她求婚了。法怡有什么好?法怡样样都好!高贵大气得体善解人意,绝不会在答应了晚上拉屎时打给对方后又食言。也不会跟个疯子一样满世界乱跑乱飞,一会儿妓院一会儿寺庙一会儿前线。

站起身来,愣了半晌,又坐回去。好吧,就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了。难不成还让他飞回去找她?她知道他有多忙吗?

他按了下左腕的手环,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果然又没接!他将手环取下来,决定放进抽屉不戴了。她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心。

等等,现在是吃饭的时候,或许她被人叫去吃饭了呢?再稍等一会儿。嗯,法怡是个有耐心的女孩,不会因为他去晚了就不高兴的。眼睛盯着墙上的钟表,好不容易等足漫长的十分钟,又打过去,还是没接。

他把手环扔进抽屉,带上戒指盒离开了。

******

当晚向法怡求婚成功。第二天上午时各大媒体就铺天盖地满是“突发”和“劲爆”。他原本还打算前往郊外的十三营,参与特种兵最后一日招募,结果车一出门就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怕耽误正事,只得通知负责招募的廖将军不要等自己了。

好不容易满足了记者的好奇心,得以离开家门,他命司机直接开去祖母府上。他知道祖母一直盼着自己再婚生子,之前也是祖母牵线让他和在外多年刚刚学成归来的法怡认识的。对他们订婚的事祖母自然会很高兴,但出于尊重还是应该当面和她汇报下。

祖母的家在老区。那一带的路上铺着高低不平的鹅卵石,并不长的一段路要开二十分钟。这倒不是住在那里的人们没钱修路,他们就是喜欢如此悠闲、任性地过日子。马路边是一家家不起眼的小店,里面也是随心所欲爱卖啥卖啥。有的贵得吓人有的等于白送,全看卖主的心情。

祖母住的是家族传下来的老房子之一。虽然只有三层,可每层的屋顶都奇高,三层楼相当于新式房屋的五六层。后院是大片的树林和玫瑰园。在祖父离开后,一个人住在那里显得空荡荡,但境初知道她是不会搬离的。

此刻,祖母照例是在她的刺绣房里,坐在窗前,窗外是一片淡紫色的剑花树林。祖母头发早就全白了,还好掉得不多。人很瘦,皮肤很干很多皱纹,但依然不掩昔日的美丽和高贵。老花镜从鬓边垂下晶莹的珠链,正手拿钩针织一块粉色镂空桌布。

境初进屋后就在她对面坐下。他是特意来和她汇报订婚这件事的,结果坐下后却突然不想说话了,只是默默地盯着她手中的活计。

“我刚刚看过新闻了,”她说,手上没停。“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当然考虑好了。”这种事怎能随便开玩笑呢。

“我看没有吧,”她撇撇嘴,“你不开心。”

在过去漫长岁月里,每逢重大关头祖母就会用这种不容反驳的语气说出她的看法。而让境初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好像还未错过。

“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他语速很快,“法怡样样都好,追她的人多着呢。能娶到这样的老婆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福分。”

“但是……”祖母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活,微微低头,双目从老花镜框的上方瞅了他一眼,“这后面还有个‘但是’,对不对?甭管前面有多少说辞,只要后面跟了个但是,再多的理由也无效。”

他没有吭声。太聪明的人有时会让人讨厌。

祖母又继续织她的桌布。“上次你去天庭,我同你说话时,有个女孩在你那里。她人呢?怎么没带回来给我瞅瞅?”

一听提到魅羽,境初的火又不打一处来。倏地站起身。“我还有事,我走了。”

转身便朝门口走去。

“境初!”

他站住,却没回头。

“我们也许能骗过所有的人,可无法欺骗自己的心。”

“什么欺不欺骗的,”他咕哝着走了出去,“人家根本没把你孙子当回事。”

******

十三号营是本次皇家特种兵招募的最后一个试点,所以过了这个周末,这次活动就算结束了。各个营地中的报名者,凡是通过了苛刻的体能和技能要求的,将于周一下午轮流同位于首府的特种兵司令部进行远程视频会议。

出席会议的除了境初和手下的几名校官、后勤及秘书人员,还有皇帝陛下的代表,以及军部特意派来协助他们组建特种部队的两名中将。一行人在椭圆形的长桌旁坐下,会议室一头的大屏幕里将会挨个儿出现各个营地里被录取者的影像。

这批总共录用了十八个人,当中有五个女兵。有意思的是,得分最多的居然是最后一天来参试的一个女兵,连排在第二名的男兵都比她差了一大截。所以在座的都对这个女兵有些好奇,但还是不得不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依次进行。

终于到这最后一人了。诸人一扫疲倦之色,兴奋地盯着屏幕,却迟迟不见人影出现。也不知是对方的操作有问题,还是远程信号出了故障。境初等了一会儿,想起周末要和未婚妻及准岳父岳母一起吃饭,还没定好地方,稍稍有点走神了。等再次望向屏幕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屏幕中的女子一看就是穿着借来的男兵服,却没有丝毫不自然,像是穿惯了军装的样子。头发比境初世界里的大部分女人要长,此刻在脑后挽了个大大的发髻,看着很精干。五官原本是妩媚动人的类型,但眼下看得出心情不好,不知是不是因为面前的一份报纸。那副得理不饶人的伶牙俐齿紧闭着,平日风情万种的双眸中透着萧索和落寞。

“我知道我应当祝你们幸福,”她喃喃自语地说,看样子丝毫没意识到前方的视频已被接通了。

境初的脑袋嗡地一声。她来这里了,她居然不远万里、跨越天界来这里找他?证明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只是她的骄傲不愿让她承认而已。

现在回想一下,她孤身一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国度,货币又不通,肯定吃了不少苦吧?他竟然坐在自己的家里对她诸多埋怨。而她此刻正在读的,定然是他和法怡订婚的新闻。费了诸多周折才来到这里却要面对这么一个坏消息,她该有多难过呀?他境初真是个混蛋……

“可惜,我不是个大方的人,”屏幕上的她冷冷地说。望着面前的空气,眼中尽是阴狠之色。“祝你们两看生厌,天天吵架,生不出孩子。”

“混账!”

境初抓起面前的茶杯扔向大屏幕。只听哗啦一声,屏幕碎了,上面的人影消失不见。在座的其他人都惊愕地望过来。

他站起身,离开座位,大踏步走出了会议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