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96-01 曜武智(上)

(2020-11-23 09:48:48)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95章 男友与老公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895.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96-01 曜武智(上)

 

  
  现今的佛国中,知道曜武智菩萨的并不多。而认识他的那些老友应当会同意——虽然菩萨们都很聪明,也很勇敢,外加心地善良,而曜武智菩萨则是格外地聪明,不讲道理地勇敢,无法无天地善良。
  在很久很久以前,曜武智出生在夜摩天通族的一户富贵人家中。那时候,通族的人口大概只有目前的百分之一。一生下来便不哭不闹,该吃时吃,该睡时睡,让照看他的人省心。话还讲不利索的时候,就能读懂大人的情绪和心思,并尽微薄之力为大人排忧解难。
  因为上头只有三个姐姐,是家里的第一个男丁,所以被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视若心头肉。年幼时家里的好东西先给着他挑。他也不是一概拒绝,因为知道“接受馈赠”也算一种善行,能让施赠者获得满足。可他打心底对物质是没有追求的。钱财经手过,不在心中留一丝痕迹。每日所想的,都是如何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我就是这无边无际的大海,”曜武智在自己十岁生日那天,自言自语地说,“所有的生灵都可以从我这里索取,而我却不减一分一毫。”
  “等等,”魅羽说到这里时,百石打断了她,“这什么书啊,居然写得如此详细?连自言自语都知道?”
  她瞅了他一眼,放下手中拿一块糕饼暂时做成的惊堂木。或许是出于对所描述之人的敬意,这还是今晚他俩相遇后,她第一次不带讽刺或恶意地看他。
  “书不知是何人所写。但细节这种东西,还需要从书里读才知道吗?一个说书的要是不能举一反三、窥一斑而知全豹,那趁早闭嘴,别浪费大家时间。”
  于是众人便都识趣地闭嘴,不去浪费她的时间,接着听她往下讲。
  ******
  一生未出家,但从小就无甚贪念,视钱财、地位、他人的褒贬为身外之物。用自己的私房钱办学堂、开粥厂——说到这里时百石咕噜了一句“通族人不喝粥”,被她瞪了回去——为重病的穷人送药,救助海面上落水遇险的谷族人棉族人……反正能做的善事他都有份儿。
  最难得的是,成年后虽不好女色,但也没有拒绝家里给安排的亲事。按期望为家族传宗接代,打理家族产业,是个称职的子孙、丈夫,和父亲。
  “这里得澄清一下,”魅羽咳嗦了两声,说道,“曜武智和他的夫人呢,可谓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因为这位夫人,是又愚笨,还无趣!根本就不可能理解像他这么思想高深的人。就连这位夫人的外貌吧,唉,也是一言难尽啊。所以呢,虽然曜武智名义上是结过婚,可实际上等于一直单身,算是思想上的处男——”
  “等等。”
  “又怎么了?”她不耐烦地看着百石。
  “这,恐怕不太合理吧?人家曜武智家族好歹也是大户,怎么可能给他找个这样的媳妇?”
  “到底是我在说还是你在说?”魅羽火了,连拍几下惊堂木。“既然你知道怎么合理、怎么不合理,不如你讲?我乐得听!”
  百石和她瞪眼僵持了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摆摆手。“你讲你讲,想怎么讲就怎么讲。”
  给他这么一打岔,魅羽还不想讲了呢,开始拖拖拉拉地吃起东西来。还是铮引为了照顾其他听众,主动问她:“后来呢?”她才又喜笑颜开地恢复了心情。
  不仅善良,而且绝顶聪明。在那么早的年代,即便像通族人这种笃信佛教的民族,手头的佛经也没几本。然而曜武智没读过多少便开悟了,因为经书里讲的道理在他看来是天经地义的。甚至可以说,他说过的话、他写下来的心得,改改也可以给人当佛经读。
  “当然了,”魅羽双手捧心地补充道,“外貌上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帅哥!”
  曜武智在夜摩天成长的那些岁月里,没有拜过老师。内功修为是在看过一些入门基础的书之后,自己摸索的。六道中主流世界的修持法门重在色空不二、有无相生。而曜武智则是另辟蹊径,修的是逆天运转、反道而行。
  可以说,在他三十九岁那年,单论修为便已经挣得大乘初信位菩萨的果位。再加上乐善好施,世人便都以菩萨相称。
  ******
  曜武智的家族生意主要是海底采矿。每次开采新的地方,他都会亲临现场查看,确定没有风险才准许挖掘。若是不确定的,即刻放弃。所以直到他四十五岁那年,都没出过事。
  然后就出了一次大事。是个挖起来特别坚实的新矿,所以大家起先都认为不存在安全隐患。谁知挖到大约六十尺深的时候,底下突然出现了个空洞。洞口只有一丈多宽,却深不可测。海水巨大的压力瞬间便将上方的五六个工人给冲了下去。
  曜武智起先是在不远处观看,见出了事想也没想便跳进漩涡,想着救人出来。没想到进去之后,海水携着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往下钻,感觉真像是进了无底洞。
  在这一片漆黑当中,也不知随水流行了多久。通族人虽然天生适应水下的生活,耐得住水压,可也经不住这么强的压力。他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胸腔就快被压扁了,神识也渐渐地不清醒起来。以他的修为尚且如此,其他被冲下去的人可能早就遇难了。
  意识中他的五识夹在轰隆隆的水声中离他远去。心中默默对家人说:不肖子孙先走一步了,实在对不住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还有那么多等待自己帮助的老弱病残。并嘱咐妻子尽快改嫁、越快越好……
  “然后一件奇妙的事就发生了,”魅羽说到这里,挨个儿望了望她的听众们。“曜武智当时明明是闭着眼睛的,却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人,很多事,而且是同时看到的,在一个明亮的世界里。”
  想了想,仿佛不知该如何措辞。“嗯,怎么说呢?比方说你的面前突然站了一百个人,你按说只能看到最前面的几个。可奇怪的是你却同时看到了所有人身上的所有细节,谁也没挡着谁。”
  她的听众们沉默了一会儿。百石说:“那就证明他不是用眼睛看的,是用神识。”
  “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你说吗?”魅羽白了他一眼,“有些人就喜欢卖弄自己的博学。”
  铮引说:“我有时,也会有类似的感觉。”
  “因为你六根清净,”魅羽夸赞地说,“而且还那么聪明……总言之,在漆黑过后突然看到这么明亮的世界,这么多的人和事,很多影像、很多声音在同时进行。过去现在未来,仿佛都一起发生着,让曜武智头晕目眩。”
  荆宇夫人插话了:“不过他不是在我们夜摩天的海底吗?怎么会突然就到了这么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又是个什么地方?”
  “这个嘛,”魅羽用筷子拨弄着酒杯中残存的冰块,“书上没有说,我只能自己推测了。我认为既不在我们的六道,也不在其他的六道——比如夭兹人那个。这应当是在,那个、那个阳世界。”
  ******
  说到这里,魅羽本来并不想再做解释了。陌岩曾经同她和鹤琅讨论过曜武智去过的异世,所以百石肯定是知道详情的。对面那个通族人的法师好像和百石老友鬼鬼的样子,很可能也清楚。
  但是考虑到还有铮引在场,不希望他听得一头雾水。而且这件事很可能和他也有密切的关系,所以还是决定展开来说说。
  “要说这曜武智菩萨在异世究竟待了多久,都干了些什么、认识了些什么人,无从考究。只知道很久以后他回来了一次,是这样描述那个异世的——大而简,细而繁。小生大,近含远。越聚越少,越减越宽。
  “对于这几句偈,通常的理解是,那个世界的规则同我们的世界是反着的。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却有了不同的看法。嗯,并非规则相反,也并非相同。应当是——无关。我举个例子吧。”
  她一边说,一边把饭桌中央一个瘦瘦高高的花瓶移到自己面前,和一个小碟子并排摆放。
  “假若我们都是生活在这个桌面上的平面人,我们也许会觉得这个小碟子比花瓶大,因为碟子的面积比花瓶的底部要大。但由于我们是平面人,根本还不知道有‘高度’这一说,所以对我们来说,如果发现花瓶比碟子装的东西多,那看起来就成了‘小能包含大’。实际上呢,只是我们的认知有限罢了。”
  她话音刚落,百石便扭过头来警惕地注视了她一会儿。从他最初夺了陌岩的躯体,到今天和她重遇,他投向她的目光通常带着轻蔑、厌恶,或者憎恨。只有这次,是一种暗含惊讶和赞赏的严肃。
  她尽量忽略他。“只是,该如何称呼这种现象呢?可以说这个异世是比我们更、更有高度,呃,更高级……的存在?”
  “高维,”百石说。
  “好吧,就听你一次,”她无可无不可地说。
  荆宇问道:“那个高、高维世界,和这里的区别,就在于看东西能一次看更多吗?”
  魅羽摇头。“我没去过,不是很清楚,但我可以肯定,应该不止是这些。”
  魅羽现在可以基本确定,灵宝也是去过那个异世的。她虽然只是偷了灵宝的初级心法,在法力上不及无涧等亲传弟子。但由于具备对那个异世和曜武智的额外了解,她对这种功法的理解却是比那些道士们要深刻多了。
  反过来,有了对异世功法的亲身体验,她对这个异世规则的领悟也比其他人深刻。
  “如果把那个世界的某些现象,放到我们目前的世界里,可能会产生‘事物无端相连’的错觉。比方说,看似相隔很远的两个东西,之间却有紧密的联系。这用我们世界的规则是无法解释的。还拿这个饭桌说事,我眼前的这个碟子,和荆宇将军眼前的那个,如果总是一起朝同一个方向转动,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可那仅仅是因为我们看不到桌子之上的那个、呃……维。也许在桌子上空,两个碟子是粘在某样事物的两头上。甚至还有可能的是,这个桌面本身就不是平的,是折叠的。这两个碟子其实是贴在一起的,所以才会如此纠缠。”
  对面的浮焰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副被搞得很头大的样子。
  “总言之吧,由于多了这一个维,我们日常熟识的任何事物都有可能变得陌生。事物的运行规律不再是我们这个维里的人可以理解和预测的了。”
  浮焰冲她说:“夫人还是继续说曜武智菩萨吧。”
  魅羽的脸上突然放了光。“那次曜武智回来后,去佛国和天庭逛了逛。据说在凌霄上见到一只五色神鸟,一见到这只鸟啊,他那个亲啊!简直是比见到亲爹亲妈和那个曾经同床异梦、后来肯定已经改嫁了的夫人还要亲!”
  百石嗤笑了一声。“这么喜欢,为何不娶做老婆?”
  “你这话说的,真庸俗!”她又白了他一眼。“那是一种晚辈对长辈的亲近和尊敬,知道吗?类似于……女婿见到丈母娘吧。反正当时曜武智就立誓了,如果再过很多年以后他还回来,定要娶这只神鸟的后代为妻!并从此往后对其他任何女人或者雌兽再也不看上一眼!”
  说到这里,忿忿地盯了一会儿眼前的空气,才望向对面的荆宇和夫人,“至于这个异世同我们这个世界的关系,唉,我是真不想说。因为一旦知道了,便不能再假装不知道。可能今后这一辈子都高兴不起来了。”
  荆宇和夫人互望一眼。“说吧,不碍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