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80章 地狱花园

(2020-10-23 10:02:41)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79章 泼妇骂佛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6870.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80章 地狱花园

  
  第二日上午,魅羽同景萧和五个师兄去到龙螈寺后山。大家动手挖了个衣冠冢,将陌岩法会时穿过的僧袍埋了进去。一同放进去的还有那对木刻的人偶。
  找不到你,就算是我在这里陪你吧,魅羽心说。要是找到了,再回来挖出来。
  几人回到寺里时,聂驭派来接魅羽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她和鹤琅正要上船,有僧人跑来报:“不好了!五大寺以梓溪长老为首,带着二三百个武僧,把山下的出口都包围了!”
  “这帮趁火打劫的恶棍,”魅羽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听了便要冲出去。
  鹤琅拦住她。“聂驭殿下的人还在等着呢。要不你先去,给皇太后磕几个头,随后我用枯玉禅赶到少光天同你会和。应付这些小喽啰应该不用太久。”
  魅羽摇摇头。“看他们这架势,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摆平的。去找阎王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梓溪从我兮远师父那里抢走了曼珠沙华,功力已今非昔比。景萧长老毕竟年事已高。你还是留下吧,我一人去就行了。”
  她知道鹤琅这些日子也在修习灵宝功法。有他在,她也能安心远行了。
  “那你干脆也别去了,”他说,“地狱那种地方,你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面对师父的在天之灵?等过了这阵儿我们再一同前往。”
  她自嘲地笑笑。“一天不去找,我一天就和活在地狱里没两样。放心吧,我鬼心眼儿比你多,会见机行事的。记得替我多揍梓溪那小子几拳。”
  于是魅羽独自离开龙螈寺,随身携带的有枯玉禅、涅道给她的长鞭、陌岩那三本还没写完的手录、两把匕首、衣物和一些银钱。这些银钱还是来自霍员外送的那盒珠宝。之前她找了一天带去布巴城,都换成了金银。回来后有一半分给景萧,用做寺院的修复。
  想了想,又把之前同陌岩一起默写下来的那本灵宝心法给带上了。现在他这个老师已经不在了,她可不能止步不前。慢慢啃,自己能琢磨出多少来就算多少吧。
  ******
  到了少光天皇宫,她先去灵堂外,见到了披麻戴孝的聂驭。想起上次在容祯宴会上偶遇他的时候,陌岩也刚好在场。心中一恸,几乎忍不住要把真相和盘托出。
  “什么?你要一个人去地狱?”聂驭坚决地摇了下头。“不行不行。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连我皇兄都敢绑架,不想活了吗?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派人去。”
  “不成啊,对方说了只能我一个人去,否则就撕票了。”
  魅羽知道这事迟早瞒不住。她的计划是先把转世的娃娃找到,然后再带来见他的家人,这样大家至少没那么难受。
  “对方就是想要枯玉禅,”她故作轻描淡写地说,“我给他们便是了。我的本事你也知道,杀人放火明抢暗偷,没有我做不来的。”
  “把枯玉禅给了他们,你俩怎么回来呢?”
  魅羽反正没打算把枯玉禅给谁,也不期望会在地狱找到陌岩。他应该是投胎到哪个天界了,她还得靠枯玉禅去找他。所以出发时被她用特制的小包绑在了腰上,从今日起寸步不离。
  随口编道:“对方答应会送我们回人间的。”
  聂驭叹了口气。“真是荒唐!若不是关系到我皇兄的安危,我绝不会放你去那种地方。”
  又低头想了想。“你等等,我叫人取样东西来。”
  吩咐了声,没过多久,便有人送来一个小盒子。魅羽打开,发现是串项链一样的东西。然而不同于市面上的珍珠玉石或金银链子,这条链子看着很普通,就是个不知名的金属做的细链。下方坠着个一横一竖交叉着的小“十字”。
  “我也不知道是啥,”聂驭说,“别人送的,但据说在地狱里是件非常宝贵、且管用的东西。”
  魅羽谢过了他,便走进灵堂,去皇太后的灵前磕头。
  一边磕头一边在心里冲老人家说:“祖母您捎的话我都记住了。放心,我一定会打探到他的下落,并把他完好无损地带回来见您。将来若是无法把蜈蚣精蟑螂怪偷走的躯体要回来,那就让他从娃娃开始慢慢长大好了。总之,会让您的在天之灵看到他今后一切安好,娶妻生子。”
  想了想,又默默添了一句:“当然,只能娶我。曾孙也只能和我生。”
  ******
  第二天早上,船从天洞进入前庭地。乘坐的是皇家出行的船只之一,由聂驭的一个属下一路陪着魅羽。
  魅羽从此人处了解到,掌舵刚结束后,涅道同容祯王的军队便昏天黑地打了三天两夜。不料正当二军都精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杀出了第三支军队。听说是兜率天来的,谁也不帮,自成一路,趁火打劫一下子占了好大一片地儿。所以前庭地现今已成三足鼎立之势。
  “那修罗军目前在前庭地的统帅是谁?”魅羽问。
  “据说是个叫铮引的年轻人。屡立战功,官封副将。”
  “哦?”她惊喜道。她离开还不到三个月!一方面衷心地为铮引高兴,另一方面对涅道敢于启用新人也感到赞赏。当然她明白,派铮引去前庭地也是为了最大可能地削弱崇辅在那里的势力。
  唉,这些日子听到的尽是坏消息。在她前往地狱之前知道老友们安好,也算是个安慰了。
  ******
  之前魅羽给地狱道做了两个接口,一个在第六层,一个在十三层。也不知阎罗殿具体设在哪一层,想着这第六层更靠近中间,就先去那里吧。事实上,她的潜意识里是想离灵宝的十九层越远越好,虽然她未必肯认。
  船又从天洞进入第六层地狱。穿过电闪雷鸣的乌云后,魅羽朝下方望去。地面上不同的地区,地貌很不一样。有焦灼的土地,隐隐泛着岩浆。有深青色的大湖和海,红褐色的沙漠。有光秃直插云霄的黑色山脉,也有蓝绿色顶着白发的雪山。然而大部分地方却是和人间差不多。
  属下问停在何处。魅羽也毫无头绪,只得说,就随便停到某处,对方的人自有办法找到她。于是船飞到一大片碧绿的土地上,停在个低矮平缓的山头上,待魅羽下船后便离开了。
  这儿的天空倒是蓝的,头顶没有乌云。看日头早已过了正午,但暮色还未降临。她走了几步,朝山下望去。
  山脚一带的构造像个军事基地,有操场、仓库、高层的楼房,还有车船停泊和装卸的地方。但是和她在修罗和前庭地见过的基地不同,最主要的部分是个巨型的花园。当中有个大湖,几个小树林分散在周边,中间穿插着各种亭台楼阁。
  这是地狱?这不是比人间大部分地方还美吗?一边疑惑着,一边沿着蜿蜒的小路朝山下走。两旁是密密的树木,耳中听得各种昆虫和鸟雀的啼叫声,让人心情也轻松起来。
  不料快走到山下的时候,被一道大铁门拦住了去路。左右看看,铁门连着高高的栅栏,两边都望不到尽头。围栏上绕着铁丝和钢刺,铁丝上偶尔会有蓝紫色的光电爬过。因为隐藏在树林中,所以从山上望下来时没有发现。
  这道门自然挡不住魅羽。她轻轻一跃,便悄无声息地翻了过去。在一片鲜花盛开的园中走了一会儿,面前骤然出现一个大湖。湖上有个拱桥,上面站着一男一女。二人的衣着打扮同人间的淑女书生差不多,此刻正手牵着手,说着悄悄话。
  与此同时,一阵喧哗声从不远处传来。魅羽扭头,见一群三五岁的孩子,手里拿着风车、拨浪鼓等小玩具,在一片空地上你追我赶、跑来跑去。
  再向远处望去。湖中央的小岛上有座铁塔,顶上有六盏彩色琉璃灯在缓缓旋转着,映得湖水一片色彩斑斓。可能她判断错误,这不是什么军事基地,倒是个高尚民区呢。
  正想着,忽见面前的女人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开始笨拙地刺向男人。男人急忙闪避,朝桥下跑去,女人在后面追赶。下桥后男人从地上捡起一大根树枝,开始朝女人反击。女人的匕首虽然锋利,但明显手臂无力,也不知该如何使用……
  这是怎么了?魅羽奇怪地想,刚才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和仇人一样?这俩人不是中邪了吧?
  正犹豫要不要上前劝架,却听得砰然一声巨响,整个山谷中回声四起。接着听到两个小孩放声大哭,她心知事情不对头,飞身过去查看。见一个手拿布娃娃的女孩仰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额头正中央有个可怕的黑洞。
  魅羽倒吸了一口冷气,也来不及细想发生了什么,一手一个抱起旁边两个小娃儿,冲其他吓呆了的孩子说:“快跟我走,我们躲起来!”
  说完她便冲着前方的小树林跑去,身后有几个小孩跟着她跑,更多的在原地呆立不动。她知道对这么小的孩子多说无益,以最快的速度将两个小娃塞进树林里。又转身几步跃回原地,抱起两个正要离开。
  又是一声砰然巨响,魅羽的右肩一阵剧痛,险些把两个孩子摔到地下。接着火辣辣地开始流血。这是什么厉害玩意儿?像是箭,但显然比□□射的箭速度快多了,杀伤力也更大。她知道刚刚射击的敌人是没瞄准,否则这一击便不是擦过肩膀,而是正中她的头颅。
  将这第二对孩子藏到树林里后,她没有立刻出去。像这样一次次搬运,无论自己还是剩下的那些孩子都会随时有生命危险。唉,要怪就怪自己,不是说了要学陌岩那样,每次去到陌生的地方都要先探视一番吗?就因为周围环境看着静谧优美,就忽略了。
  她站直身子,双目微闭,无暇顾及右肩的皮开肉绽,使出灵宝心法快速地“挤”了一个小无识圈。瞬间便把这一带的人和事物全都了然于胸。
  有好多人!也不知这些都是敌人还是受害者,但当中有那么一小撮人站在围栏后面,个子很高,比修罗人还要高不少,简直可以称得上巨人。没有头发,眼睛像铜铃,额头上有很多褶皱。
  这些人中有三个正直直地抬着手臂,握着长短不一的黑色钢管,朝魅羽这边遥遥指来。魅羽猜他们手里拿的便是那种厉害的弓弩。
  他们身后的几个巨人则两手放在胸前,每人捧着个盘子大的东西,上面竖着跟细棍。拇指快速地在那个东西上左按又按,嘴里还咕噜咕噜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不知是在做什么。
  魅羽一刻也没耽搁,双手指天,使了个参宿诀,朝那帮人指去。灵识中但见一阵无形的刀雨从半空中飞快落下,狠厉地刺在这些巨人的头上身上。有的被刺中脖颈,当场倒地,人事不知。还有的扔了手中的东西,尖叫着四散而逃。
  ******
  果然,在那之后暂时没听到巨响了。但她知道危险还未过去。因为刚才探视的时候,还发现园子的一个角落里有十几只又像马又像猛兽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旁边站着一堆手拿长矛的巨人。
  这时园子的另一角大门打开了,有五六十人被赶了进来。男女老少都有,冲着魅羽身后的树林跑来,像是知道得尽快寻找庇护所。可是没等他们跑多远,巨人们便骑上怪兽,呼啸着向人群冲了过去。
  片刻过后惨叫声四起,血肉横飞。有的人被长矛插中了后心,挑到半空。有的被怪兽咬住了腿叼着跑。眼看着还有几个骑着怪兽的巨人冲孩子们跑了过来……
  魅羽愤怒了。无论被追捕的这些人前生今世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此刻都不该被如此对待。她自忖对付单个巨人和怪兽不在话下,尤其是她有涅道留给她的震慑猛兽的异能。可这么多,若是等她一个个去对付,众人早已死伤惨重了。
  情急之下她汇集真气到胸腔,仰头冲天如野狼般一声长啸:“嗷——”
  等她再低头四顾,见怪兽们一个个立在原地,惊惧地朝她这边望过来。随后便驮着巨人们调头朝来时的方向跑了,任凭背上的骑士如何打骂都无济于事。
  魅羽松了口气,但心知敌人不会就这么算完。她现在也大致猜到,这些民众和孩子是被这个邪恶的军事基地拿来练习射击,和搞其他一些她看不懂的玩意儿。不久定会有更多的巨人来,这些民众不是惨死便是继续被捉起来,等待着下一次被残害和戏弄。
  于是一边朝早先发射弓弩的地方跑去,一边冲站在园中不知所措地望着她的人群喊道:“快躲起来啊!带着孩子们躲起来!”
  人们原地怔了一下,跟着继续朝外围的树丛里跑,有些顺手抱起一两个孩子。魅羽确定那些黑色的钢管就是那种厉害的弓弩,特意赶过去捡了一长一短遗失的两个。短小的塞进怀里,长的捧在手上,又掉头往回跑。想起刚刚下山时经过的铁门和围栏。必须尽快制造一个破口,让这些人能逃几个是几个。
  “跟我来!”她大叫着,朝山上跑去。有部分民众闻言,听话地跟在她身后。
  魅羽盘算着该如何制造缺口。目前她最有杀伤力的招数是灵宝的阴阳鱼盘,能够削石如泥。然而她曾经试过,对坚硬厚实的铁门铁栅栏这些没用,还可能反弹回来,伤到别人。
  转眼铁门便在眼前。她眼角瞥见一棵苍天大树,灵机一动。调运灵宝心法,双手转了一个阴阳鱼,朝树的根部甩了过去。
  只听轰然一声,大树朝着铁栅栏的方向倒下,刚好砸在上面,架在半空成了座木桥。这边的树干还挨着地,另一头的树冠虽悬在半空,但茂盛蓬松的枝叶垂下来,几乎触着了地面。现在民众们只需从树根处爬上去,越过栅栏后从树冠中溜下去就行。
  她冲人群指挥了两句,便有人依言往上爬。不料刚刚过去了三个人,山谷中又是一声巨响。魅羽回头,见不远处的天空正飞来六艘小型战舰,外形类似修罗和他化天的战舰,只不过是纯钢铁打造。从头到脚都是密封的,只有船身上有些窗洞,应该也是给弓弩手们用的。
  为了她竟然派了六艘船出来吗?魅羽撇下众人,冲到园子的中央,边跑边摆弄着手里的钢管。这玩意儿怎么用?箭装在哪里,又去哪里找箭……
  ******
  正想着,脚下一阵连环的噼噼啪啪声响,被击碎的石土弹起来打得她手脸生疼。她急忙跃入半空躲避,手指无意间触动了钢管上一个开关。
  “砰!”
  原来这种弓弩是这么用啊,而且箭好像藏在里面,不需要安装。
  此时有四艘船已去了别处,只剩两艘在和她周旋。而远处不知哪里也响起了砰砰砰的声音和好多人的呐喊声,似乎突然凭空出来个第二战场。
  无暇细想,脑海中回忆着铮引用金刚弩射飞船的手法,一边不断跳跃躲避对方的射击,一边朝着一艘船上的窗洞里猛射。凡是被她射中的窗洞,此后便寂静无声了。
  这时另一艘船的中央裂开一条长缝,一排乌油油的钢管弩从缝里伸了出来,对准魅羽。
  “找死。”她扔掉手中已经用光了箭的钢管,双手划了个大阴阳鱼推出去,刚好从长缝里飞入船身。
  被她击中的船剧烈摇晃了几下,但还未坠落。魅羽单脚点地,又一次跃至半空,想再补上一招。不料船却轰然一声爆炸了,她被迎面而来的气浪和碎铁板狠狠击中额头,整个人后飞出去。
  脑中一阵眩晕,只觉身子在往下掉。不知掉了多久,像是永远也掉不完。想起第一次在荷阳节的法会上从二楼上摔下来……第二次在紫午甸被瑶老太打飞出去,撞到了铁塔滑落下来……第三次在伽陇河边,半死不活的她飞上岸边……
  每一次她都被他接住,但这次不会了。不会再有人接住她了。她做好准备狠狠地摔到地上,却被一样飞驰的东西突然抓了过去。
  她睁开眼睛。夜幕早已降临,但还是能看清楚面前那张中年妇女的脸。五官端正,眉毛较粗,眼睛特别亮。女人背上也背着钢管弩,正骑在颠簸的马背上,将魅羽横卧在胸前。她的肩很宽,抱着魅羽的胳膊和手厚实有力,让人有种很安全的感觉。
  魅羽扭头四顾,见此刻正身在一个七八十人的马队中。这些人的装束都比较简约而奇怪,不似人间的衣服,但类型勉强可以归到马贼或者山贼那种。很多人的马上都驮着受伤的民众,大家正在朝园子外飞奔。
  原来之前那几艘船主要是来对付这些人的,魅羽想着,眼角却瞥见远方夜空中极亮的一束光正朝他们这边射来。光束击中了女人前面的一匹马、马上的骑士,还有马背上驮着的伤者。这二人一马瞬间燃烧起来。
  “赭飞!”女人心痛地大叫。
  叫声还未结束,又一束白光射来,女人身后的一人一马跟着遭殃。魅羽望向光源,是湖中心那个铁塔。原先的五色彩灯此刻变成了六个白炽的光源,不断有光束朝这边射过来。
  女人带着哭腔,一个又一个喊着罹难同胞的名字。听在魅羽的耳朵里,却变成了另外一个声音。她像是又回到了龙螈寺,在风和日丽的那些日子里,和几个师兄一起站在训练场上。
  “肥果——”“老七——”
  魅羽半闭着双眼,脸上带着笑,微微张了下嘴:“我来了,等着我。”
  跟着猛吸一口气,双手在胸前结了个虚空自在印。一股天地之气将她卷入空中,朝着湖的方向飞去。
  来到湖上空时,她睁开双目,双掌朝下使了一招“木撞山河”。一个巨浪从湖中冲向半空,她跟着使了招“凝水成冰”,将一大块冰在胸前推着,朝发散着白光的塔尖飞去。
  之前在马背上时她已合计过了。阴阳鱼对付不了铁塔,所以必须飞到铁塔近前。但铁塔上的白光不断射来,离得远了还可以躲闪,到得近前又怎么办呢?
  可她不能坐视不理。她记得景萧说过,陌岩就像一个菩萨。她自己虽远远比不上他,可她也记得他对自己和几个师兄说过:“能力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如果她任由那些人一个个死去,即使有天找到了他,她也将无颜去面对。
  此刻白光像利剑一样射在她身前的冰块上,冰在迅速蒸发成炽热的水汽,将她包裹起来,眼睛什么也看不清。
  但当最后一点冰也融化掉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塔尖下方。调集身上剩下的全部内力和外力,一招隔空打牛的“木蛀于空”击在铁塔上。只听哗啦啦一阵响,头顶那六盏白灯齐齐熄灭了。
  而魅羽也已耗尽了最后一丝内力,失去知觉,仰面朝着湖中心跌落下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