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人间

跨跃中美文化,勾通双項信息探讨人生感悟。
正文

名诗新解

(2023-05-06 16:19:27) 下一个
名诗新解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两句诗是李商隱的名句,原诗叫"乐遊原",共四句,前两句叙事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说傍晚的时候詩人感觉心情不适,於是乘车登高来到古原,散心。后两句是抒情加议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首诗平实无华,不难理解,自古來无论是大家还是百姓,对这首诗的解译都是一样的。诗人看着眼前无限美好的夕阳,感叹夕阳虽好,却接近黄昏,美不了多久了!人们也自然会把夕阳比做匆匆而过的岁月,到了暮年,再美好的日子,也快过到头了。前一句是喜,后一句是悲,这一悲一喜不但增加了诗意和美感,还给读者留下对生活及生命的思考。
我国著名的大学问家周汝昌先生对这种解释提出过疑义。他认为此诗並无伤感之意,原因是人们对"只是"那两个字理解错了。他指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中的“只是”,被古代的先贤和如今多数人理解成“只不过”、“但是”等是不正确的。他认为在唐代古诗词中,“只是”当成这种用法很少见,而李商隐自己更不太可能这样用。他给出的证据是李商隐的另一首名篇《锦瑟》,此诗中有个千古名句叫““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周先生认为,这句诗的意思是:就是(正是)在那当时之下,我的心中仍是一片茫然了。如用英语表达,必须用一个强调式句型,It was at that moment that I felt at loss what to do.
按周先生的理解,这10个字的理解方式是:夕阳无限美好的时候,正是接近黄昏的时刻。这样理解后,李商隐原诗不但没有了愁绪,还有了一丝自我宽慰和勉励。
周先生的解释也只是一家之说。诗这个东西可以有各种解释,只要讲得通,无所谓对错。有时一个认实成为主流,及便错了,成了习惯最好不要改过來。比如《诗经》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本是用来形容沙场友情的,现在多形容爱情,哥哥拉着妹妹的手。随着时代的发展,原來的涵义可以扩展引深借用,也是允许的。写错别字、念错别字也不必纠正,追其源。错的东西反复重复出現就变成对的了。
周先生的解释有重大現实意义。現在人们普便认为退休之后的生活是人生最好的时段,是黄金时段。这和周先生说的''夕阳最美的时刻,正是在邻近黄昏的时后,不吻而合。讓我们借周先生吉言,不辜负当下美好时光,欢乐在当下,不管以后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