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系之舟

在世界行走中的随想和随笔,只事耕耘,不计收获,给自己,给天地,也奉送给同行的伙伴们
个人资料
正文

文化思考之一 欢乐颂和国际歌

(2020-11-07 03:03:57) 下一个

文化思考之一

欢乐颂和国际歌

无系之舟,2020。10。29

   我喜欢音乐,喜欢听歌,最喜欢听合唱。而且不知从何时起,曾有那么一段时期,“国际歌”和“欢乐颂”两首合唱曲在我心中似乎是一样的刻骨铭心地喜欢。虽然味道是迥然不同,但在我都那么神圣,“国际歌”那么辣味十足,沉重严肃,似乎背负无尽的使命,要去解救当时所宣传的2/3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而“欢乐颂”侧那么甜美温柔,象清澈的天空,纯净无暇,让人无限的神往,感动和轻松!

国际歌

欢乐颂

词作者:欧仁。鲍狄埃(法語:Eugène Edine Pottier

[1816年10月4日-1887年11月6日1816年10月4日]

 

法国革命家詩人巴黎公社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国际歌”创作于1871。5月巴黎公社失败后的六月;创作之初用《马赛曲》的曲调演唱。

 

曲作者法国工人党党员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为“国际歌”谱曲;

 

“国际歌”曾经是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会歌,但共产国际(第三國際)没有採用為會歌。

 

作者:约翰·克里斯托弗·弗里德里希·冯·席勒,通常被称为弗里德里希·席勒(德語: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1759年11月10日-1805年5月9日],

神聖羅馬帝國18世纪著名诗人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剧作家,德國启蒙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席勒是德国文学史上著名的“狂飙突进运动”的代表人物,也被公认为德意志文学史上地位仅次于歌德的伟大作家。

 

 

 

歡樂頌”(德語:An die Freude),為德國詩人席勒1785年創作的詩歌,後來成為貝多芬第9號交響曲第四樂章的歌詞,現為歐盟盟歌。    

一首充满抗争,愤怒,战斗,对立气息的歌曲来自被近代社会一致公认的最浪漫的法兰西民族!

一首充满鲜花,美酒,巧克力味道的欢乐,仁爱,温柔的合唱来自最理性和最哲学的德意志民族!

(译者不详)

(一)

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副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二)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副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三)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副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译者:鄧映易)

 

啊!朋友,何必老调重弹!

还是让我们的歌声

汇合成欢乐的合唱吧!

歡樂!歡樂!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我们心中充满热情

来到你的圣殿里!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

消除一切分歧,

在你光辉照耀下面

四海之内皆成兄弟。

 
   

      

         谁能作个忠实朋友,

献出高贵友谊,

谁能得到幸福爱情,

就和大家来欢聚。

真心诚意相亲相爱

才能找到知己!

假如没有这种心意

只好让他去哭泣。

 

在这美丽大地上

普世众生共欢乐;

一切人们不论善恶

都蒙自然赐恩泽。

它给我们爱情美酒,

同生共死好朋友;

它让众生共享欢乐

天使也高声同唱歌。

 

欢乐,好像太阳运行

在那壮丽的天空。

朋友,勇敢的前进,

欢乐,好像英雄上战场。

 

亿万人民团结起来!

大家相亲又相爱!

朋友们,在那天空上,

仁爱的上帝看顾我们。

亿万人民虔诚礼拜,

拜慈爱的上帝。

啊,越过星空寻找他,

上帝就在那天空上。

 

 

反复:

亿万人民团结起来!

大家相亲又相爱!

朋友们,在那天空上,

仁爱的上帝看顾我们。

亿万人民团结起来!

大家相亲又相爱!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灿烂光芒照大地!

 

 

 

     我知道国际歌是在加入少先队之后,感到它和国歌一样,是面对敌人的勇气。。。;第一次听到欢乐颂时则是一种无以名状的感动,温暖,象看到北方荒原上冰冻溪流在裂解,在欢乐地跳动,那是在小学时最要好的朋友家一起听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由此知道了最后的和声合唱的来历。她的舅舅很早在德国留学,后定居捷克。她的妈妈和姐姐都是古典音乐的爱好者,用现代的话可以说是古典音乐“迷”。在那个年代能得到这些唱片,不用说是经历千难万险的。只是当时我们太小而无法理解这一切。而这些唱片和它的主人都没有逃脱最荒唐年月被粉身碎骨的命运。

     我自己不知何时也越来越亲近“欢乐颂”。。。对“国际歌”越来越生疏和不解。

     1986年第一次踏上德国(当时的西德)的土地,仅仅半年的学术访问,除了学术交流,共同的试验探讨,就是利用每一次一点一滴的空闲时间去看这个属于“待我们要去解放的2/3之列”的国家。当时所在的克劳斯塔尔大学的学生拉着我们要辩论,这是德国民族,思辨是在他们的血液和灵魂中!他们问我们的共产主义目标是什么?但当时的知识或被教导的答案,我的回答就是四个现代化,一个“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社会;对他们来讲,这实在太简单,他们已经基本实现了我们所讲的“共产主义”,至少是实现了“按劳分配”,我们想不出更多的解释。大家约好以后接着讨论。

     不过,这次讨论在我脑子中留下的无数没有答案的问题。。,更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离开这所大学的三年之后,1989年11月份,我们参观过的柏林墙倒塌了,所有的人潮是从东到西。。;而在1986年九月,我们参观后的第二天,大学师生们曾一起讨论世界上这些同一民族的分裂,大陆台湾,南北朝鲜,东西德国。。当说到这些民族何时能相互团聚时,都一致非常悲观,认为没有希望。

     两年多后,自己开始了在美国的学习,生活,1986年在德国和大学生们的争论开始有了一些答案,又一直在否定-肯定-否定-肯定的循环中。。。从没有仔细思考,也始终没有忘掉。

     2020,一个人类的百年之遇,新冠疫情似乎把所有的矛盾,问题,丑陋,美好都浮在了人类面前。。。“国际歌”里的愤怒,仇恨又拥上了美国的街头。。

     世界上总有一些国家,总认为自己处于“长期受到帝国主义欺凌,受西方剥削”;世界上总有些人,总把自己放在奴隶的地位,自己的穷困是别人的过错。“国际歌”可以表达他们不愿做奴隶的愿望,和自己解放自己的决心。非常遗憾的是,大多数人相对胆小的我们这样民族,加上灌输的“多少年来被奴役,被欺辱的历史地位”,自卑心理或多或少象影子一样不知不觉地跟随着我们。。。而如今一些人自卑又演变成野蛮的自大,现在想想,灌输这种思维的人有多么罪恶,卑鄙!他们当初灌输自卑幻觉和如今的盲目自大是一样的目的,都是要人民把他们尊为“保护神”,不是吗?

     我有了更多的疑惑,更多的不解,但也有了不少的明白。

     这个世界只要有人类存在,唱“国际歌”左派和唱“欢乐颂”右派就会永远存在,但这二者之间的矛盾难道就只有是象“国际歌”中的“劳苦大众”一定要把他们眼中的“寄生虫”“毒蛇猛兽”推翻,送上断头台,自己就能做主人吗?南非就是例子,南非赶走了“剥削”他们的“奴隶主”,自己反而一下掉到了“灾难”之中。

     一个社会的相对民主,平等和自由到底靠什么?是象“国际歌”中靠打工族起来推翻老板自己做主人/老板?是靠推翻旧的皇帝自己做新皇帝?还是靠相对合理的制度,法律和秩序,让有能力能守规则的,愿做老板的人做老板?

     一个社会的统治阶层,用尽了人性中丑陋,自私的一面来维系自己的一切,这样的社会能是一个和谐稳定和安全的社会吗?

     总之,知道这两首歌几十年后,我才明白,“国际歌”会唱出和挑动可以避免的暴力,对抗,一些政权,对自己老百姓,不容许真唱“国际歌”,却把“国际歌”思想渗透到唱“欢乐颂”的世界!而一个相对合理的制度和社会,在不被“国际歌”极端思想侵蚀等正常情况下,是可以用制度,法律和秩序保持平衡,和谐,是可以尽情欣赏“欢乐颂”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南一素子' 的评论 :
谢谢阅读!谢谢共识!是的,这个世界需要人类的公平,正义和和平发展,但这不是暴力,制造对立,简单地打倒一方就可以达,而是要相对的合理制度,法律和秩序。
江南一素子 回复 悄悄话 好深的感悟。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d2013' 的评论 :
谢谢阅读!是的,人类有共同的理想-和平,安定,发展,只是道路和方法值得探讨,对吗?
md2013 回复 悄悄话 国际歌的理想永远不会过时! 几百年来风起云涌的劳工运动证明了这点!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劳工万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