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系之舟

在世界行走中的随想和随笔,只事耕耘,不计收获,给自己,给天地,也奉送给同行的伙伴们
个人资料
正文

咖啡屋的春天圆舞曲和交响乐(随和“跌宕起伏的鸟生III”)

(2020-10-13 03:12:02) 下一个

咖啡屋的春天圆舞曲和交响乐

(随和“跌宕起伏的鸟生III”)

无系之舟,2020。9。25

  “咖啡屋”是一个老中青以摄影生活相互伴随的快乐微信群体,白天同伴们在摄影或去摄影的路上,晚上就欢乐地展示和相互欣赏天天新鲜生动的成果,我们称之为“咖啡时光”。咖啡被戏称之为全世界吃得最多最广的药,这也许不是笑话,无论你高兴,喜悦,忧郁,悲哀,不管你有多不如意。。。你去咖啡店喝杯咖啡就可以得到治愈。。。而我们的咖啡屋的精神咖啡是异曲同工的。

    这里继续为大家讲述的鸟的生活就是这个群体十几双眼睛的成就。

     如果说前面写的“跌宕起伏的鸟生I-II”里的那对天鹅夫妇的生活一直是我们咖啡屋观察到的鸟世界的故事主旋律,是一支漫长而生动的天鹅之声,随着南半球春天的到来,咖啡屋伙伴们在家附近的鸟世界又给我们演奏了几支生动活波的圆舞曲。

     在天鹅夫妇家附近水域上的草丛中,咖啡屋里一对中年摄影高手W.Y在看望天鹅时候突然发现几个灵活飘动的小火球,在阳光之下,黄红色,毛茸茸的闪动金边,举起他们拍摄的“大炮”照相机,才看到这是三只刚刚出生的小水鸡,它们的父母,一对白嘴水鸡紧跟其后。。。父母一刻不停地潜水为这三个小生命找食物,从水中一旦出来,小家伙急快地扑过去,一刻也不能等待,直接从父母嘴中抢食。。显然父母真是完全忙不过来,有些应接不暇,过了一会儿,事情似乎有序了一些。。。一个水鸡喂其中一只,另一个水鸡喂另外两只。。水鸡妈妈和水鸡爸爸显然稍微从容一些了,当父母潜水下去,水面形成一圈圈的波痕,小宝宝们在那里等待,阳光下的画面是那样的温暖,和谐和漂亮。。。;

     家住在河湾区的两个同伴S,YU都是最勤奋“早起的鸟儿”,是咖啡屋里吹起床号的人,他们经常不经意地为大家发现新的鸟巢,新的动向:春天真是充满爱的季节,也是收获爱的结晶的季节。

     他们发现的海鸥居然就把窝建在离岸边一,两米处一根风化的斑驳脱落的原木/树根顶上,其中心是干枯木质剥落后一个深浅适当的窝状,有五六十厘米的直径,里面有海鸥在建窝时从远处衔来的干草,羽毛,温暖而舒适,大小似乎就是为这一家五口而设。我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海被晨光钩出的毛茸茸的轮廓,三个小小的灰褐绒球却有着大大的嘴,但它们的食物好像是储备在巢中,只是它们太小而吃不动,要等父母吃下之后反刍放在它们旁边,它们再去享受,我看到的时候可能已经过了早点时辰,因此小宝宝没有那么急切,但还在不时认真地吃。多数时候,海鸥是父母一方守着这个家,偶尔有父母双方都守护或父母都不在的短暂时刻。有意思的是当父母都没有在身边的时候,小东西们就有些不知所措,高扬着头,四处张望,显得有些紧张。。。可以理解它们的担心,因为这时的它们是可以随便被一只对于它们娇小身躯来说是硕大无比的乌鸦或其他鸟类叼起,只有父母在,乌鸦才不敢来。海鸥守护是非常认真的,他/她站在窝的边缘,天生的洁白素装,鲜红的嘴,眼睛和爪子,满脸严肃,不时地看望四周,如果有其他鸟飞过他/她的领地,就发出警告,我们如果走近一点,他/她也不会客气。大风把他/她的浑身的羽毛吹起,而它们爪子会牢牢地抓住窝的边缘,岿然不动,丝毫不惧地保护这些小生命,自然界一代代的生命得以延续,就是每一代都履行了自身的责任,也可以说这是大自然赋予万物的本能。在被父母照顾约两周之后,它们的翅膀变硬,褪去了灰褐色,除翅膀的咖啡色花斑外,全身的颜色逐步更象父母,老大试飞离窝,在家附近继续被父母训练飞行,它还会时时回窝边看看;老二也急于试飞,它在试飞中掉在水中顽强挣扎时,是妈妈在一边指导它如何离开水面回到安全的地方。。看着陆续飞离的哥哥/姐姐,老三非常孤独和让人生起丝丝怜惜,但象人类一样,家中年幼的总会有哥哥姐姐的鼓励和榜样,成长会更快。。老三也很快飞离家去自己谋生了。。。当老三飞离后,海鸥的父母完成了这一年的任务,可以有一个长长的自由的假期。据说来年它们还会在同一个窝养育下一代,但这三只小海鸥可记得这个家,记得它们的父母?这对海鸥可还认识自己的这三个孩子?。。。这一切都是谜!

     S,YU发现的另一个”鸟巢”就在海湾的步行道边上,红嘴火尾雀/小红嘴(伙伴Y给它们的昵称)非常聪明地选择在修整得栉比鳞次的棕榈树的节节上做窝。每一个节节对于这些娇小如兵兵球的鸟儿就是深深的“大厅”,里面铺上一点羽毛,干树叶,或许就是它们天堂了。一般的鸟儿脱离父母后就不在有固定的巢,但这种小红嘴却还时时回到这些相同的巢中,而且在清晨还会几只甚至十几只一起在满树节节上开“晨会”,它交流起来十分生动热烈,真是太可惜了,我们一句都听不懂。。。它们交谈后又齐刷刷地飞在草地上找食草籽,飞上飞下,精巧灵动,一看就非常快活!从鸟儿的名字就可以知道它有多么漂亮了,雌雄均有亮红色的小尖嘴,雄性的在耳部有一小块相同的亮红色。它们翘起的尾巴是黑白相间的条纹,褐色的大羽毛和淡灰细绒毛是搭配好的外衣,而上腹部的浅咖啡色细毛上散有小小白点,下腹部则是乳白色的细绒,一双相对于小身躯的大三爪脚也是亮桔红色,天哪,大自然给小鸟们的装饰真让人羡慕,那么精细,那么优雅,那么天衣无缝!这也是为什么服装设计师们的重要灵感都来自于大自然,来自于鸟儿,动物,上天为它们设计了最恰当的衣衫!

     咖啡屋里常常巡山钻林找到很多小鸟的T告诉我,要听到这些小小的鸟儿的歌声,只有在春天,只有在它们编制爱巢的过程中,过了春天,它们虽不是候鸟,也飞不远,但不知它们到那里去了,大众科普中没有答案,只是知道它们的生命是短暂的两三年,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它们生之灿烂,欢乐地珍惜生活,让短暂的生命如此绚丽精彩!

     把家建在一个运动射剑场边缘的小鹦鹉似乎是鸟儿中的另类,它们长得非常漂亮,比同类大鹦鹉更精致。翡翠绿为基调的全身,孔雀蓝和蓝灰色组成的翅膀,腹部嫩黄,修长的尾巴聚合了全身的颜色,是一圈红色和上身分割开,但外观的奢华和美丽于它们的生活状态非常不般配!可能是得到建射箭场时的补赏,那里人为建立了足够的巢穴,但是不少雄性小鹦鹉却非要去占别家的窝,抢其他小鹦鹉的妻子,而且对这种打斗乐此不疲,一早一晚,这里就象一个战场,总有一部分小鹦鹉要时刻保卫自己和自己的家园。它们的生活就象中国的武侠小说,打斗就是生命的主旋律,这些打斗似乎多是保卫家园的强者胜出!这也许就是符合人类的一个伦理,正义总应该得胜?我们人类世界的不安宁也是一个常态,和这些小鹦鹉的打斗很类似,想来,人类毕竟是从动物进化来得,虽然我们和鸟儿不是直接的进化分支。

     春意盎然,整个自然界似乎都沉浸在大自然的和声中。。水鸡,海鸥,红嘴火尾雀,欢欢喜喜,忙忙碌碌的节律构成的圆舞曲,就连小鹦鹉的打打斗斗天性的不合谐也很难让大自然的和声减少魅力,也许这才是永恒的大自然!

     七月31日,在三十多公里之外的海滩,咖啡屋中善于找小鸟的T居然在这里发现了澳洲特有的白肚海鹰和红隼,他非常高兴地告知大家;更有趣的是四周多后的八月31日,咖啡屋的中年摄影高手夫妇W。Y,在这个海滩上为大家拍下了那只海鹰抓鱼的生动场景,海鹰带着从波涛汹涌的海水中抓到的鱼,在一块礁石上捎歇片刻后,飞向空中,两只利爪前后加击一条几乎有它身体一样长的鱼,骄傲地飞向窝中。。。这几张非凡的照片,象是一根火柴,点燃了大家对鹰--鸟中之王内在的激情,咖啡屋的摄影技术领军和善于创新的伙伴R,咖啡屋的老板To和这个屋里“海陆空”领域摄影都“畅游”的年轻人D连连“出击”,从早到晚,耐心地在海滩上找寻,观察,很快发现了红隼在岩石高处的巢,虽然至今没有找到鹰的家,但发现了鹰每天外出猎鱼的大致规律和路线。。。很快,咖啡屋能去的人们都看到了鹰的猎食全过程,远到一二百米,近到十几米的场景。这是一个非常振奋人心,充满激情的自然画卷!鹰在海空的飞行与其他鸟儿不同,它的翅膀煽动一般不那末频繁,舒缓而平稳,可以感到它和气流移动合作是象“齿轮”运作一样的严紧,姿态傲然,大气和大手笔,它们会盘旋几圈,认真观察和搜索。。。一旦发现目标,就从几十米的高空几乎是垂直地俯冲下去,极快的速度,一瞬间溅起的浪花会一米多高。。。然后又是一瞬间,无论它是否扑获到猎物(鱼,蜥蜴,水老鼠。。。),都会在立刻直升飞回蓝天。鹰是人们在文学中歌颂的器宇轩昂的鸟中之王,是胜利的象征,但它的谋生其实非常不易,更远远不是万无一失,而只是靠它百折不挠的一次次行动。。我在海滩上,在五分钟之内,看它俯冲了三次,一无所获,而许多时候,是连连8,9次的失败,而有一天,它居然是一天一无所获,全军溃败。。。当我们看见它们在礁石上大块朵颐时,多是历尽了许多艰辛的战果;不容置疑,鹰依然是捕猎高手,这也是为什么不少鸟总想从它的爪下抢食分羹,在鹰得到猎物时,有时会有乌鸦成群结伙地围追阻截,甚至海鸥,燕欧也会在抢食的团伙中,也许这是鸟界的吃大户?

     如果说,前面那些小鸟们是春天带给咖啡屋是快乐轻松的圆舞曲,那鹰给咖啡屋奏起的就是一支激荡回旋的交响乐,充满激情,充满生命力,荡人心脾!

     最后还是又回到我们故事的主旋律,天鹅夫妇从南半球冬到春演奏的充满曲折命运的乐章“跌宕起伏的鸟生I和II”,那么这一部分也可以说是“跌宕起伏的鸟生III”。

     在经历了前两部分的悲欢离合之后,8。4到8。15它们今年意外顺利生产了第二窝七只蛋,第二次孵蛋期除了有被另外的一对天鹅一时抢占过窝的险情外,总得看起来还是比较顺利的,直到最后临产时还是7只蛋,不像第一次,在孵蛋期就丧失了两个。但非常遗憾的是,这里要记叙的又是一曲悲怆之声,而且是最动人心的一章。在9月15日,第一只小天鹅按时破壳问世,16,17两天,老二,老三,老四相续出生。9。17日,老四的出生是一个最难得一见的欣喜时刻,被S和YU看到了全过程。这是对我们咖啡屋最精心和勤奋的S和YU的最大回报。一般蛋的破壳都是在天鹅妈妈的暖翼之下,而且多会在安静的一早一晚,但老四出生却是在中午,而且更惊人和出乎预料的是,它没有妈妈从外边凿动的帮助(妈妈大概实在又饿又累,在水中暂且休息?),是在三个刚刚出生的兄弟/姐妹在旁边凝视中,它一点点全靠自己奋力破壳,整个过程持续了约40分钟,最终湿淋淋的老四穿着胞衣脱壳而出,完全见到了天地!9。18日,老大老二在清晨和下午就下水了,紧紧地追随父亲,或爬在其背或紧随其后。。。此时老五也敲开了一个洞,在向母亲报信求助。。。咖啡屋的同伴们,能到的都到了,大家都在为这次的顺利孵蛋,生产而高兴,盼望第二天,也就是9。19能见到老三,老四下水,而且老五老六会出壳。。。就在大家为这对天鹅夫妇这次的圆满而兴奋的时候,19日一早,YU报告大家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老三,老四和老五都没有了,只有天鹅爸爸带着老大和老二,天鹅妈妈也不再100%的孵剩下的两只蛋。。虽然20日看到天鹅妈妈又在安静地孵蛋,但21日它们显然是彻底放弃了,这对夫妇带着老大和老二在另外的地方建了新窝。象第一窝里最后两只蛋的命运,是蛋本身的问题,还是父母的问题,只能是天鹅世界的谜了,这对天鹅,一年前后产了14只蛋,到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存活两只?

     不过,23日,意外地发现,在被这对天鹅夫妇抛弃的窝(那两个蛋幸存!)中,那对曾想占它们窝而失败的天鹅重温旧梦,居然去下了它们自己的蛋,和被抛弃的而还幸存的蛋放在一起。。接下来又会是怎样的故事?或许会更加扑簌迷你!

     自然界真是残酷,血腥!老三,老四,老五在一夜间就消失了,成了其他物种的盘中餐,是谁所为?鳗鱼?乌鸦?海鸥?还是长脚鹬?老鹰?。。。这周围据说统计有三十几种鸟和水生动物,这对天鹅夫妇顺利地孵出五只幼崽大概是早被这些“邻居们“看到眼里了!况且,这些邻居之中有不少也在养自己的宝宝。。作为父母这些鸟和动物也在四处巡视找食。9。18一整天,鹅妈妈一直没有离开窝一刻,连起身都很短暂,也许就是感到了威胁的警觉?很可惜,即使它预感到了危机,也似乎无力回天,也许就是黄昏或夜间疲惫不堪时的疏忽?可怜的老五说不定还没有真正看看世界就进了其他动物的嘴。。。;在这个湖里,十只小鸭在父母看护下仅仅自由飘荡了几天,最后只剩下2只;而在湿地,刚刚出生第二,三天的四只小鹬鸟,第四天早上就剩了一只。。

     但冷静想想,自然界的残酷和血腥至少是直白的,没有人类的虚伪和遮羞布!因此,相对人类社会来说万类霜天竟自由的大自然是相对公平和合理的世界。

     再仔细想一下,历来我们的诗人,文学家用那么多美好字句歌颂鸟儿的自由,现在才明白,这自由的代价就是生命的本身,非常昂贵!每种生物可能都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的物竞天择,自然淘汰,能生存下来的首先就是幸运!万物在竞争中最终归属在它们本来就应该的秩序中,保持了自然界的平衡,这是自然界不可能违背的规律!唯有人类独裁社会的“人工选择”才破坏了这一规律,会没有合理竞争地让德才不具的人站在不应该的位置上;唯有在人类社会中,才有靠权力的不劳而获的额外财富和地位。

     咖啡屋的同伴们热爱生活,拥抱大自然,相互交流,相互启发和激励,在疫情还没有走远的2020南半球的春天,个个都比鸟儿更加充满生机和活力。我们的老板To, 追求摄影技巧创新的R和“海陆空”都在漫游的年轻人D依然在海滩上追逐海鹰的捕食全过程,力求拍到最完美的光线,最完美的角度,最完美的画面,最动人的故事。。;W.Y, 驱车三百多公里,去欣赏悉尼西北漫无边际的蓝天下的油菜花田,并且还在镜头中留下了在荒郊野岭中最生动的银河;喜欢巡山钻林的T在湿地观察从北方归来的鹬鸟,它们正陆续飞回老家澳洲,这是候鸟的最大群体,这块土地给它们准备了丰盛的食物和宽阔的环境。在未来的几个月,它们将会在老家相聚,繁殖,修养生息,准备下一年的西伯利亚长途迁徙。

     拥抱大自然的人自然得到大自然的陪伴,同伴们经历了鸟世间的快乐和悲伤,柔情和残酷,慈爱和血腥。人类是地球上最后一个出席的物种,自然界中鸟儿们和其他生物在我们到达之前就一代代积累了它们生活的智慧和能力,我们能做的就是观察它们,欣赏它们,爱护它们,尊重它们,珍惜我们共有的这个已经岌岌可危的地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