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系之舟

在世界行走中的随想和随笔,只事耕耘,不计收获,给自己,给天地,也奉送给同行的伙伴们
个人资料
正文

跌宕起伏的鸟生

(2020-07-07 03:11:04) 下一个

                                                  跌宕起伏的鸟生
                                            无系之舟,2020。6。27- 7。7
        (1)
        悉尼的初冬,5。29,细雨蒙蒙,在奥林匹克公园散步时,在湖面的高架眺望台下,发现下面一只黑天鹅在一堆草中睡觉,黝黑的羽毛上的水珠清晰可见,鲜红的嘴在柔韧的长长脖子尽头,半掩盖在羽毛里仅仅露出了一点点红。仔细一看,不是随意的一堆草,而是一个搭建得很致密的卵圆形窝,应该不是一般的睡觉,可能是在孵蛋!?


       再仔细地看看,这是一个经过选择的地点,在国家公园为鸟儿们建的长方形网状小岛的1/3处,长满了一大丛三四十公分的草,正对面一边也是同样的一堆很深的草,也就是说,从水的两边都看不见这个窝,家建在一个从两边水面上经过的其他鸟类都很隐蔽的地方。生物的本能,安全第一!


       耐心地等待了约半个小时,她(我们假设是天鹅妈妈)站起来,啊,果然是有了宝宝,六只巨大的椭圆蛋躺在那里!六个小生命在蕴酿中!她站起来,走下水,是去找天鹅爸爸,她的另一半?还是去吃点东西?我们估计肯定不会游很远,更不会很久就会回来,但这次我们错了!她基本一个小时都没有回来,中途回来了一次,上来后并没有靠近窝,从在水中看到水鸡在窝附近,而且就在蛋上踩和啄,她居然也没有反应?!然后就又游走了;乌鸦在附近大喊大叫,似乎在招呼同类来大餐?我的心悬了起来,恐怕看到这些蛋成为天敌的美餐。。。当我们离去时,雨停了,乌云依然密布,乌鸦依然在高叫,一切都没有发生,天鹅的准爸爸和准妈妈在至少百米以外的水面上悠闲地戏水和“交谈”,乌云的缝隙中撒下的一丝光让水面上的这对天鹅是那么轻松愉快和悠然自得,也许是它们在享受正式做父母之前的一点宝贵时光?但似乎有点违背生物学上关于保护下一代时的“坚守和霸道”的规律?


       这之后,在不断的看望这对天鹅夫妇的动静时,才从和我们一样关注它们的人那里得知,最早是有7只蛋,而且已经有约二十天了。我们第一次见到是已经失去一只,而且两三天后就在它们两“交接班”时发现只剩下5只。。也许是这样的损失,让它们不在大意了。在窝中守侯的一方不敢有任何疏忽和放松,用它长长而又灵活的脖子,大而有力的嘴巴,拒绝任何其他的鸟跨越它的安全线,一律赶走!


       它们的“交接班”仪式,是一个慢条斯理的过程。首先,从水中起身的一只要尽力抖动双翅很长时间,将身上的水全部去掉,用嘴将自己的羽毛梳理整齐,有时要金鸡独立加燕式平衡,算是彻底舒张自身,为上岗做准备;据一个摄影的朋友说,天鹅的“交接班”远没有白鹭那么有仪式感,没有那么多互相的柔情蜜意,但很有意思的是,交换位置之前,它们双方都要将脖子伸到及至,就象是要引吭高歌,但却发出与丰满的身躯不很相宜的细微娇声。。不知道它们每天交接几次,也不知夜里是否是一起守候,但有一点,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不再有一刻离开蛋窝,也许它们因同一姿势而十分疲倦,但仅仅是不时地站起来,用大嘴轻轻地翻动每一个蛋,一心一意地仔细保持蛋的温度均衡。。。;


       按从百科全书上得到知识,天鹅的孵化期应该在38-42天,我们按人们传的信息,感到小生命应该在六月的下旬一开始,到了六月21日,又是一个雨天,但天鹅毫无动静,我想是否因为天气不利,如果不能按时顺畅出生,生命就要夭折了!六月22日,看到孵蛋的天鹅显然非常疲倦,却又不能真得入睡,头倭下去仅仅几秒钟就醒来,我估计应该是临产的煎熬?


       六月24日,九点多钟,一眼看到了不同寻常的场景,天鹅妈妈在窝上,羽毛完全蓬松和散开,而且不停地转动,天鹅爸爸就在离窝只有不到一米的地方轻轻小步晃动,疲倦了就做伸展运动,金鸡独立,不远离一步,我猜想是小生命出生了! 耐心地等待,不经意中,在天鹅妈妈的右翼突然冒出了一个毛茸茸的淡黄小圆头,是小小天鹅!不一会儿,天鹅夫妇开始伸脖高歌几次之后,天鹅妈妈站了起来,这瞬间出乎我们预料的是,我们看见竟是三只小天鹅了,它们刚才的“高歌”可能是在庆祝第三只的诞生!第三只非常娇小,眼睛都似乎还没有睁开,大概是刚刚在妈妈的襁褓中脱壳,当它给我们亮相时,却已经勉强站在蛋的半个大壳后面了。。也许自然界通行的隐私和秘密,极少有机会能看到破壳的瞬间?而它的两个兄长/姐姐,都已经不停地晃动着淡黄,娇嫩,毛茸茸的小脑袋,不知何时出生,或许是在凌晨?这个期间,父母都不能离开寻食,它们五个吃什么?蛋壳里还有些剩余物?窝附近有储备?


      六月25日,三只小东西一直在妈妈的襁褓中,在父母双方看护下,它们似乎已经知道在啄边上的草,但那么硬,它们吃的动吗?有一点,它们精力十足,不肯安静地生活在卵翼之下,总要伺机往外钻,要看外面的世界,但外面很冷,母亲用她的大翅膀一盖或父亲用它的长脖和嘴一推,它们不得不回到暖暖的襁褓中。。妈妈和爸爸显然疲惫不堪,但既要照顾刚刚出生的三个活泼的小生命,又还要继续孵化剩下的两个蛋,看到父母那怜爱的眼神,和无微不至的时刻关照,可怜天下父母心!


      六月26日,三只小天鹅下水了,很遗憾没有摄影的朋友看到它们初初下水的一瞬间,想来小东西一定是有些胆却的,想起马塞马拉看到,当小狮子看到一个对它们来说很大的湖面,就不敢下去,一次又一次往父亲的身后躲,而父亲就用嘴把它一次又一次地放到水边。。。这三只小天鹅一定也应有一个这样的过程吧?我们看到它们和父母就在离窝边不远的水面上,小天鹅很喜欢争相爬在父母的背上,或躲在羽毛里取暖,或偶尔露出头来看看周围,而父母可能是太累了,会把它们抖下身来,而这几个小东西,被抖下来无所谓,它们就再爬,反正,它们就是一刻不离父母,游水很吃力也要紧紧跟着。天鹅夫妇对剩下的两个蛋虽然还会回来不时地坐上一会儿。。但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责任感和耐心了,是它们能感知生辰时间已过?蛋的基因本身有问题,或蛋没有受精?这些可能是只有天才知道的奥秘了!


       这第一天下水,可能是小天鹅自己爬不回在高高草堆上的家,而天鹅父母自己爬回窝时,小天鹅就自然滑了出来。。似乎是天鹅夫妇经过一番“争执和反复”,在天擦黑时,它们五个在当天最远行的对面一个低矮的草丛中建了临时新家??两个蛋就被正式抛弃了?!


       六月27日,清晨九点,窝还是那么完整,但一切是冷冷地,空空的,窝里还剩一个已被啄过的蛋,看来天鹅的家废弃了!而就在我们离开之后一瞬间,从远远看到六只乌鸦在上下雀跃欢叫,愉快地聚餐。。


       我们等待那么久的小天鹅出生,象要看一场大戏,帷幕刚刚拉开,却有些嘎然而止一样的惘然失落,大自然是那么残酷!是的,大自然真残酷,但却又那么合理和那么公平,物竟天择,优胜劣汰!不像人类独特的创造,可以用权利抬举一些不够格的生命,让其变得辉煌和发达!


(2)
     在不远处的水面上,天鹅一家正在悠然游荡,父母尽力看护,很快培训这三个小生命如何生存,这三个宝宝成长得非常快,他们在水中游玩时,总想爬上父母的背上或藏在父母卵翼之下的时间只有三天,到6。29日,也就是在出生之后的第六天,再也看不到它们这种“撒娇和偷懒”的幼小行为,而只是紧紧地跟随在父母身边找食,父母也帮助,例如,夹些嫩草放在小东西眼前,但并不喂到它们的嘴里。。此时,我们并不知道,它们是否能都长大到自立门户的岁月?


     另一让我感概的是,小天鹅只是靠不停地吃些嫩草,却可以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不仅有足够支持它们活动的能量,而且还能迅速地转换成长身体的蛋白,脂肪,不光将小小的身躯天天长大,而且将会使羽毛逐步变大变硬边得光亮和有色彩,大自然赋予万物的生命是多么神奇!


     7。1它们开始建一个新家在湖水中间的低矮的草丛中,7。3日下午,看见天鹅妈妈一边护着睡午觉(?)的小天鹅,一边还用脖子挑拣能触及的大草建窝,一会天鹅爸爸回来,也用嘴大刀阔斧地大堆大堆地往窝上添草,可能距离小天鹅能飞还有一段时间。天鹅一家需要一个固定的栖息地,为共建家园场景而感动,天下的父母是相通的!


     我们盼望看到三个小天鹅的下一次成长飞跃,羽毛丰满,开始学飞的日子,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就在它们每天都这样自由快活地生长仅仅第十天,在7。4早晨,一位总是早出的摄影朋友告诉大家没有再看到这三只小天鹅。。。接着,一直关注天鹅这一家的摄影朋友们前前后后,沿相通的这两个不大的湖面转了一遍又一遍,只是看到那两只躲在草丛中几乎没有动的天鹅父母,哪儿也没有这三个可爱的小宝贝的身影。。失去了孩子的天鹅再也没有平日的互相戏水和快乐的交流,只是孤独地,无目的在水面上极慢地游荡。。。它们还在寻找么?还是已经认定孩子没有了?不,它们还会寻找。。。


     我想起在华盛顿州的伯明顿半岛住的时候,后院的屋角下,我清洁院子时发现了四只很小的蛋,我赶快就把草盖好,正好赶上从外面回来的鸟妈妈(?),它几乎是直向我扑来,以为我要伤害她的宝宝。过几天鸟儿孵出来了,坐在屋内的窗前工作时,听得见那稚嫩的声音,趁鸟妈妈出去之际,我掀开草,四只小鸟以为是妈妈送食,朝天张开它们的嘴,每一只都争着大叫,我一瞬间看到的是四个张得圆圆的淡黄色还钩了点红边的小嘴,非常漂亮,却完全看不到它们娇小的身躯。。然而仅仅过了两天之后清晨,我看见鸟妈妈在鸟窝上不停地盘旋,叫声很凄凉,才发现整个鸟窝是空的,只有几根小小的绒毛。。,鸟妈妈的叫声持续了几个早上才远飞了。。。


       天鹅夫妇是会寻找几天的,即使没有结果。。也许是那天早晨醒来,它们一个小疏忽离开了窝一会儿?乌鸦就趁机抢走了三只宝宝?因为成群的乌鸦毕竟是就在周围不远处;也许是这块地界上的那只澳洲鹰早就发现了小天鹅,而那天第一缕阳光中看到时机,在高空发现了露在窝里的小东西而叼走了它们?。。。


       如果不是奇迹发生,小天鹅已经在那天清晨就消失了。。黑天鹅夫妇要接受生了7只蛋,但今年没有后代的命运!?黑天鹅有二十几年的寿命,希望这对夫妇还在盛年,还有新的希望在明年。2020年全世界的厄运,连天鹅也没有例外?


尾声
       奇迹还真的发生了?小天鹅至少现在可能逃脱了2020年的不幸?7。5日,在7。8公里外的奥运公园另一个大湖区,发现了一对大天鹅带领了7只小天鹅在游水,觅食,。。。赶到那里一看,的确是,而且其中四只个体稍大,毛色在淡黄中有了点灰色,其他三只则个体依然很小,毛要更纯淡黄一些,可能是这三个小东西到了收养父母之下?但还没有独立游水,更没有会飞的小天鹅如何到达7,8公里以外的水里?有摄影的朋友猜想,据说天鹅有让自己孩子寄养到别的父母之下的习惯,因此是它们的三个宝宝被寄养到这边来了,但还是没有解决这些幼小的生命如何过来的,原生父母和收养的父母没有“微信”交流啊,而且有交接仪式,三个宝宝被收养父母带过来?路途太不可思议了!另一摄影的朋友认为是工作人员根据它们的生活习性,将它们集体喂养,象人类的托儿所,鸳鸯,鸭子就是有寄养和收养的习性,加拿大鹅就是成年集体抚养众多幼体的特点,但为什么不把它们的原生父母带过来?将幼小的生命和父母分离,这样似乎有点违背“鸟道主义”?而且,是如何将它们分离的,天鹅父母反抗了么?而还有一个摄影的朋友认为,没有将原生父母同时移动,可能收养的天鹅夫妇仅仅能接受小生命,不能接受它们的亲生父母?。。。


       总之,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果,小天鹅可能没有成为天敌美餐,还三只在一起健康活着,但它们的父母呢,被隔在几千米之外孤独地等待下一年?假如真是工作人员的决定,我们愿意相信和假设他们是专家,但愿这是对它们繁衍后代是最好的选择!对于万物的生命(包括人类),对于动物世界的真正摸索,人类毕竟还是在又一个起步阶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枣泥' 的评论 : 想起来了,曾看过你写的2018年和同学相聚,你也是77级的学生?有趣!祝你快乐!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枣泥' 的评论 : 鸟儿和动物是非常有意思的生命,特别是看它们孵育宝宝,和人类一样,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我这几天也在美国的底特律观察一群白天鹅,父母和七个孩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