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系之舟

从西昌走来,北京十五年,西藏十年,成都8年,美国十三年,澳洲终成第二故乡。。。在世界行走中的随想和随笔,奉送给同行的伙伴们
正文

我经历的柏林墙倒塌前后和所认识的奔向自由的人们,2019。11。17

(2019-11-16 03:59:34) 下一个

 

我经历的柏林墙倒塌前后和所认识的奔向自由的人们,201911。17

     柏林墙倒塌的瞬间,人们只向一个方向的奔跑,真正明白为什么是在离开中国之后。

     1986年我第一次走出国门去探访在西德的一所大学里做访问学者的先生。几个月后回国,一点不想翻看旅行日记,也没有愿望谈起,更没有愿望象当时的访问学者一样上台去讲国外的见闻,因为没有勇气说自己真实的见闻,思考和无数的问题,也同样没有勇气去痛骂和歌颂。。但那趟旅行,特别是两次过柏林墙,在柏林几天的点点滴滴却至今历历在目。

     1986年8月25日,当火车在半夜时分从莫斯科到达当时的东柏林,半睡半醒的我等待柏林墙边界“鉴别”,队伍中每一个人在东德的官员的眼睛里都是潜在的敌人,我们的每一个文件被仔细检查了至少有六七分钟,而我不过是路过这道墙去西柏林,总共的路程上上下下也不过二,三百米。到了西柏林一边,那些官员根本没抬头,似乎不在意看清楚我们这些过关的人的面孔,直接盖了章,我好奇而鼓起勇气,问可以走了吗,他倒是有些意外地抬起头,似乎有一点笑容说,他们查的那么仔细,我们就轻松了。当时我只是不解,东德是“兄弟国家”,对我那么审查那么仔细,而敌对的西德却那么不在意我们是否是对他们有威胁。

     九月中旬,我们所在的克劳斯塔尔大学学生会组织所有的留学生,访问学者到柏林参观学习几天。我们参观了柏林墙,第一次看到墙上“涂鸦”的震撼人心画面和东德一边森严壁垒的“威风十足”的持枪的士兵。又一次坐旅行车跨越了柏林墙到东德参观他们的国家博物馆,洪堡大学。在车上,导游的介绍突然被中断,她用异常激动的声音告诉我们一个在她看来是天大的好消息:一家三口人非常幸运地藏一个货箱内成功地从东柏林逃到了西柏林!全车一片欢呼,没有一丝疑问,思考和任何犹豫,我们的手都拍疼了。。真心地为这家人而高兴,至于为什么,其实当时也许不全明白,只是潜意识中的深深赞同和为这家人高兴。从东柏林那边回来吃饭后,大家一起热烈地讨论共产主义,东西德的统一问题。非常喜欢思考,但又很善良的德国学生问我们什么是中国的共产主义含义,中国的学生们被问蒙了一下,然后简单地说“四个现代化”,德国学生说,那是我们先到达了你们的共产主义了。。我们还真不知怎么回答。他们不想让我们尴尬,就转到了东西德的统一的问题上来,又热烈地说到世界上类似的南北朝鲜,中国大陆台湾。大家似乎一致非常悲观地认为这会是一个永久的分离和悲剧。可能在场的学生不会有人能想到,仅仅过去三年,东西德就以柏林墙的倒塌而开始了之后的艰难统一道路。。。1990年我们在澳洲的布里斯班大学时,还从大街上接回了几个东德解体后非常困惑在世界流浪的东德大学生,他们“弹尽粮绝”,当时,身为穷留学生的我们向他们提供了食宿,虽然只住在客厅的地板上,吃简单的牛奶,面包,他们感激不尽。我们给了他们很多鼓励和能做的帮助。他们回德国后,给我们寄来了两小块柏林墙的碎片做纪念,在经历东西德合并的艰难历程中,我们失去了联系,这几个学生的勇敢坚强却留在了我们的心底。如今他们也应该是进入中年了,真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柏林墙的倒塌,人们追求自由,追求欢乐和幸福的潮流震惊了世界,而只有真正生活在西方之后,才体会自由是无法衡量的,无价的,而追求自由是要付出巨大代价!

     我们的一个越南朋友,他和妻子的父亲都是越南人,母亲是中国人,在昆明长大。在1967为了逃脱文革的遭遇回到了父亲的故乡河内,开始曾在政府任翻译,过了一段好日子,随中越关系的恶化,他们被当成“中国特务/间谍”,被集中劳改后释放,回到中国,不算不幸运,没有被当成“特务“,但没有人敢收留他们。于是在越南没有了公职的他们,带两个幼小的孩子顽强地做些印刷塑袋的利润很高的黑生意,他们将得到的钱都尽快换成黄金,在有了一定的积蓄后,1986年开始了外逃的历程,两年中因为不同的原因而失败了7次,在第 8次,又险些被海浪吞噬,但一定是上天的眷顾,1988年底他们成功地到达了香港,在那里他们拒绝了高薪的“间谍”诱惑, 住在难民营中,勤奋在工厂做工,孩子上学之余也帮父母,一家愉快生活。一年多后,联合国的难民公署的严格鉴别之后,获的了到澳洲的接受许可,因为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孩子在同一班级的(那时班内亚洲孩子尚少),我们相识了。由于语言不通,我们全力帮助他们找房子,安排生活上的几乎所有事情,就成了好朋友。

    我的三个美国朋友的家庭分别是1960,1966,1967,都是先有一个成员成功从广州游泳到达XG,然后又到美国,之后一个接一个地将家人接到美国,先到的帮后到的创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幸福家庭。当我们一起在豪华游轮上度假时,他们都会无一例外的呆呆望着大海,都不再相信自己曾是在这样茫茫看不到边际的大海上游了几天,不知自己下一刻的生死。。。和他们聊天之中,他们有许多的反思,但更多的为自己而骄傲,毕竟,他们义无反顾实践了人类追求自由,追求欢乐,追求幸福的天性,得到了自己要得到的生活。

     我这四家朋友是千千万万个因为害怕“共产主义”而外逃的中国人,越南人之中的幸运者,而外逃大多数人都是长眠在浩瀚的海水中了。这些艰辛的故事现在在海外的华人中恐怕已经是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也没有多少人心中非常震撼了。。。但人们不会忘记,XG是一个接纳了多少这类幸运者,成就了多少这样勇敢者的地方!这些追求自由的灵魂,能够不害怕“SZ”吗?改变了这一点,就不再是XG这个地方的属性了。。这也许就是人们难以理解XG人的恐惧和殊死反抗!

     柏林墙倒了,更多的墙建立了,在前面的游记(I)中的俄罗斯的“悲伤之墙”是要揭开独裁统治的伤疤;布拉格的“自由墙”是要让 终于脱离了“苏维埃”统治的人们改变思维,畅所欲言;美国和墨西哥的边界墙—是西方世界的老大不想再养自己的懒汉邻居。。。ZG大量抛撒RMB的同时建了“防火墙”—爱惜自己的百姓,怕他们被这个纷乱的世界污染了;。。。没有墙能改变人类追求自由,欢乐和幸福的本性,我们要视目以待的是:那堵墙会生存?历史会证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yh' 的评论 :
谢谢阅读和认同!我们一起努力耕耘,西雅图是我居住和生活了多年的地方,非常喜欢!
syh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謝謝!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阅读和共鸣!只要我们这些有良知和正义的同行者还发声,中国人的脊梁骨就还没有全断,共勉!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谢谢,谢谢!

只是如今,财大气粗的陆生很难会对你所描述的这些“场景”产生共鸣,:(((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间地垄' 的评论 :
谢谢阅读和认同!你我都知道的原因,我已经感到“文学城”也逃脱不了“审查”,还有“自我审查”(他们做了他们能做的)。。。整个民族的悲哀!尽力传播正义和良知,做我们可以做的事是唯一的选择。
田间地垄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但仔细读才明白XG 是香港?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