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虎爸教子记

(2019-12-27 07:28:14) 下一个

某日,去超市配眼镜,坐下没多久,只见,候诊室进来一位领着两个男孩的年轻非裔妇女。从外表上看,他们是母子。俩兄弟一个大约六、七岁,一个四、五岁的样子。看着两个孩子各自笨拙地拎着个鼓鼓囊囊的超市包装袋跟在妈妈后面,朝着我对面的一排椅子走去,我有点好奇,心想,哪有这样当妈的,自己空着手,却让小孩子拎包?再不然,也可以找个购货车,把包包放在里面推着走嘛,真是的!所以,虽然知道有点不大礼貌,但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随着他们过去。

首先,那位当妈的坐在第一把椅子上,然后,只见老大把他的包包轻轻放在第二把椅子脚下,屁股一歪,就怂到了椅子上。按照逻辑和顺序,老二应跟在哥哥后面,坐第三把交椅。但是,我错了。

只见那小老二把自己的包包一声不响地硬塞在哥哥坐的椅子空挡里,做哥哥的只好一声不响地站起来,坐到第三只椅子上,还把自己的包包也轻轻地踢到自己的脚下。而老二,则老实不客气地背靠着第二只椅子,屁股朝后一翘,脚尖一颠,稳稳当当地坐在妈妈和哥哥之间。然后,把身后的包包拿出来,塞在哥哥的椅子里,并使劲地往那边推,看样子,想把哥哥挤到第四只椅子上。而哥哥,这回则不干了。只见他,稳稳地坐在椅子里,像只斗牛,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扣住椅子的底部边沿,双脚死死地撑着地面,任凭弟弟怎么挤兑他,就是不动窝。兄弟俩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后,哥哥实在抵挡不住弟弟的强劲攻势,乖乖地站起来,把身后椅子上弟弟的包包拿下来,轻轻地放在第二张椅子的弟弟脚下,自己重新坐回去。这时,只见弟弟敏捷地滑下椅子,迅速拿起地上包包,又把它塞回到哥哥的椅子里,又迅速地坐回去,又把包包继续往哥哥那边推。可怜的哥哥仍然像以前一样,死死地守护着自己的地盘,也不说话。弟兄俩沉默着来回拉锯几次后,“stop it !”只听见一声轻轻呵斥,从妈妈那头传过来。

兄弟俩好像谁也没听见,继续着拉锯战。

“I will call your father, he is here!”。妈妈拿出杀手锏。

“Hello,,,,,,”,妈妈拿起了手机。几分钟过后,候诊室进来了位看似拳击运动员的非裔男人,一身短打修闲装,一摇三晃地经直向第二只椅子走去。

“糟了,有着这样的老爸,小老二的屁股即使现在不被按上五个红手印,也得被拖向墙角面壁思过”,我想。

见到老爸来了,小老二迅速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并从哥哥的椅子上拿下自己的包包,老实了。小老大也面对父亲站好。

“What was happened?” 老爸威严地在第二只椅子上坐下,双手撑着膝盖,轻声、威严地问。

“I say,”哥哥象在课堂上一样,举起了右手,弟弟则把头扭向别处。

“Shi,,,,,,”,老爸的食指放在嘴上。

哥哥闭了嘴,放下手。

“None of your business.”妈妈一伸手把哥哥拉过来,揽在怀里。母子俩背对着父子俩。

“What was happened ,please?”老爸又重复了一遍,但没有听到回答。

“What was happened ?Please,,,,,,”老爸再次轻声问,同时扳过老二的头。老二保持沉默,并把头扭了回去。

“Ok, say sorry to your broth, please!” 父子俩僵持了好几分钟,做爸的退而求次之。

“ Say sorry to your broth, please!!!”老爸坚定地对着老二重复着,声调没变。

“Sorry!”五、六分钟后,小老二终于投降。

“Well, would you not to do it again,ok?”老爸的声音变的好和蔼,又没有听到回答。

“Say, ok sir!”老爸对小老二开始进行传统南方的礼貌教育,小老二继续保持沉默。

 “Say, ok sir!” 老爸坚定不移,又重复了一遍。

“ Ok, sir!”过了很长时间,小老二终于又投了一次降。

“Good boy!”老爸眉开眼笑,轻轻的摸了摸弟弟的头,又一摇三晃地出了候诊室。

对面的我,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