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Ohjuic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西罗普郡一少年》:28: 威尔士边境

(2022-08-27 17:00:03) 下一个

《西罗普郡一少年》

XXVIII

第二十八首

威尔士边境

The Welsh Marches

英国   A. E. 豪斯曼原著

Alfred Edward Housman (1859 – 1936)

徐家祯翻译

 

High the vanes of Shrewsbury gleam

Islanded in Severn stream;

The bridges from the steepled crest

Cross the water east and west.

 

The flag of morn in conqueror’s state

Enters at the English gate:

The vanquished eve, as night prevails,

Bleeds upon the road to Wales.

 

Ages since the vanquished bled

Round my mother’s marriage-bed;

There the ravens feasted far

About the open house of war:

 

When Severn down to Buildwas ran

Coloured with the death of man,

Couched upon her brother’s grave

That Saxon got me on the slave.

 

The sound of fight is silent long

That began the ancient wrong;

Long the voice of tears is still

That wept of old the endless ill.

 

In my heart it has not died,

The war that sleeps on Severn side;

They cease not fighting, east and west,

On the marches of my breast.

 

Here the truceless armies yet

Trample, rolled in blood and sweat;

They kill and kill and never die;

And I think that each is I.

 

None will part us, none undo

The knot that makes one flesh of two,

Sick with hatred, sick with pain,

Strangling — When shall we be slain?

 

When shall I be dead and rid

Of the wrong my father did?

How long, how long, till spade and hearse

Puts to sleep my mother’s curse?

 

许罗斯堡被赛汶河围绕犹如孤岛,
高高耸立的风向计光芒闪耀;
从建着高塔的山头延伸出来
横跨东西两岸的好几座长桥。
早晨的旗帜以战胜者的姿态,
进入英格兰的大门:
随着夜的推进,被征服的黄昏
在去威尔士的路上留下一路血痕。
很久以前战败者的鲜血,
在我母亲的婚床四周回旋;
战争造成的开放之家,
周围有大群乌鸦在举行盛宴。
赛汶河流到比德瓦斯,
被死尸染红的河水一路向西,
在她兄弟的坟头玷污了她,
搞出我来的萨克逊人当她奴婢。
战争的声音早就沉默,
但是已经犯下古老的错误:
啼哭的声音也早就平息,
可古老的哭泣留下无尽痛苦。
赛汶河畔沉睡的战争
并未在我心中泯灭;
东西方之间的争斗
也未在我心的边陲停歇。

这里战乱的军队

血汗中践踏滚翻在地;

他们厮杀又厮杀,却从不死去,

我想,这两方都是我自己。

 

谁都无法将我们分离,

两种血统打成的肉结无法解开,

厌倦了仇恨,厌倦了痛苦,

窒息呀 —— 何时我们能被杀

何时我能死去,
解犯的错处?
要多久,久,直至铁铲和灵柩
才能平息我母亲的咒诅?

                                           二 0 二二年六月十

                                           译于澳利亚刻佛寺爱闲堂

* 豪斯曼的这首诗,在诗集《西罗普郡一少年》中的编号为第 28 首。

        在中世纪时,威尔士和英格兰一直有边界之争,直到 1536 年,亨利王三世才宣 布威尔士属于英国的一部分。在几世纪长的时间中,威尔士和英格兰一直因边界问题 而发生战争。统一之后,当然,英格兰文化和语言逐渐影响了威尔士的本土文化和语 言,迫使威尔士文化和语言的逐渐消失。一直到二十世纪中叶,人们才开始渐渐重视 威尔士本土文化和语言的保存。

        许罗斯堡西边离开威尔士只有九英里,所以是英格兰的一个边陲之镇。赛汶河 环绕在许罗斯堡周围,几乎把许罗斯堡围成一个岛屿。岛上有几座桥,连接镇的东西 两部分。许罗斯堡最高的山头上,建着圣奥克蒙特教堂(St. Alkmund’s Church),教 堂的高塔有 68 米高,其高度在全英国所有社区教堂的高塔中占第三位。

         许罗斯堡西南边十二英里处,有个小镇叫比德瓦斯(Buildwas),赛汶河连通 这两个镇。

        这首诗是用一个有英格兰(撒克逊)和威尔士两种血统的人的口气写的,描写 了他内心两种文化和传统的斗争。

        诗的第一节描写许罗斯堡的和平地貌。接着的三节回忆了英格兰和威尔士古老 的战争。诗的第二节说:“早晨的旗帜以战胜者的姿态,进入英格兰的大门”,这“早晨 的旗帜”是比喻太阳。因为英格兰在东边,所以说东边升起太阳是胜利者。威尔士在 西边,所以“被征服黄昏的威尔士。

        诗的第三节中说“战者的血,在我母亲婚床四周回”,这句应与下一节 “在她兄弟玷污搞出我来克逊人当她奴婢”这句话起来看原来诗 中的母亲是在战争中被萨克逊士兵强奸的,所以,他母亲的“婚床流淌 血的战,而他的“成了“开”(Open House也即家都可以进房子)。这公身上有两种血统的因。

          诗的最后节是说公身有两种血统带来矛盾痛苦。诗人说, 战争在几前就已经停止对主公来说,战争在他“心的边陲”始终没停止。 他能感到两边士厮杀,“却从不死去“,因为“这两方都我自己”。

          在诗的第节,自己形容成用“两种血统成的肉结无法解开”。所以, 他为,要解决这个矛盾方法就死亡在这节的结尾自问:“能被杀害?”这个“们”,上的两种身份

          在诗的最后一节,他次强调,只有死亡能解脱父亲错误 —— 强奸;同 样只有死亡,才息被强奸母亲咒诅

诗九节,四句双句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