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Ohjuic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山居续忆》 第十章 我与笔友的故事 徐家祯 (三) “文革”中与母亲摄于江苏路安定坊16号院子里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我们全家就扫地出门,搬到一个朝北的小间去住了。连日常生活用品都不许我们多拿的“红卫兵”、“造反派”,当然也不会让我拿我的收藏品。但是,像奇迹一样,后来我也成了“造反队员”,戴了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后的诗歌》 00 序诗 我们不会再去树林 We'lltotheWoodsNoMore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We'lltotheWoodsnomore Thelaurelsallarecut, Thebowersarebareofbay ThatoncetheMuseswore. Theyeardrawsintheday Andsoonwilleveningshut: Thelaurelsallarecut We'lltothewoodsnomore. Oh,w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山居续忆》第十章我与笔友的故事徐家祯(二)我的罗马尼亚笔友MirceaOprit?a?在我与第一位笔友——那位年轻的英国矿工通信的半年中,我记得似乎还与海外通过几封信,但都不是朋友关系的通信,而是我给一些东欧杂志和画报编辑部写信以及他们的回信。最有意思的是那时东德出过一本叫《DDR》的杂志的中文版,我曾买到过两三期,印得很精美,内容也很丰富,可惜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后的诗歌》 说明 徐家祯 《最后的诗歌》1922年英国初版本 A.E.豪斯曼牛津大学的室友和终身恋人杰克森,1887年离开英国去印度担任校长之职后,除了1889年短期回国结婚之外,一直没有再回祖国。1911年,杰克森退休后,全家移民到加拿大,买了一个农场,在加拿大养老。1922年,豪斯曼得到杰克森重病住院的消息时,他就编辑了这本《最后的诗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山居续忆》第十章我与笔友的故事徐家祯(一)我妹妹与同学葛正言在我房间里(打字机下铺的就是英国笔友送我的小桌布,上有反核武器图案,书橱上方是比利时笔友送我的一张版画)在《南澳散记》(注1)的〈买唱片〉和〈买书〉两篇散文中,我都提起过以前收集邮票和明信片的事,还讲到我曾与不少国家的朋友通过信,交过朋友,交换过邮票和明信片。但是,因为上述两文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西罗普郡一少年》 LXIII 第六十三首 我锄地,我翻土,我除草 IHoedandTrenchedandWeeded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Ihoedandtrenchedandweeded,
Andtooktheflowerstofair:
Ibroughtthemhomeunheeded;
Thehuewasnotthewear.
SoupanddownIsowthem
Forladslikemetofind,
WhenIshallliebelowthem,
Adeadmano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山居续忆》 第十章 我与笔友的故事(注1) 徐家祯 笔友寄给我的明信片和邮票 前言 在现在的电子网络时代,年轻人只知道“网友”,可能从来没有听见过“笔友”这个词。事实上,用微软的中文软件打字,词汇联想时出现的也只有“网友”,没有“笔友”。可见,“笔友”一词已经陈旧、过时,因而,也应该淘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西罗普郡一少年》 LXII 第六十二首 “泰伦斯,你的诗歌真无聊” “Terence,ThisIsStupidStuff”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Terence,thisisstupidstuff: Youeatyourvictualsfastenough; Therecan’tbemuchamiss,’tisclear, Toseetherateyoudrinkyourbeer. Butoh,goodLord,thev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山居续忆》第九章老李徐家祯(六)自从老李第一次找到我们住的陋室去之后,在“文革”十年之中他又去过很多次,大多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看来,他那时候与我们的关系已从主仆转为了朋友,因为我们已不再有经济能力可以帮助他,倒反而是他常常来帮助我们了。记得有一年中秋,我们最困难的时候,老李又来看望我们,手里拿了一个饭盒。打开一看,里面两个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西罗普郡一少年》 LXI 第六十一首 休莱塔 HughleySteeple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ThevaneonHughleysteeple
Veersbright,afar-knownsign,
AndtherelieHughleypeople,
Andthereliefriendsofmine.
Tallintheirmidstthetower
Dividestheshadeandsun,
Andtheclockstrikesthehour
Andtellsthetimetonon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