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Ohjuic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南澳散记 (增订本) 徐家祯 第四章 阿德莱德之春 要写春天,倒着实费了我不少脑筋。 因为我一向并不喜欢春天,尤其中国江南的春天。我真不懂为什么唐朝的韦庄会说:“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而且,这两句诗又会成为名句。 我就是在中国江南诞生并且长大的。提到春天,我只记得“春寒”、“春雨”,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更多的诗歌》 XLVI 第四十六首 比斯开海岸 TheLandofBiscay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Hearken,landsmen,hearken,seamen, tothetaleofgriefandme LookingfromthelandofBiscay onthewatersofthesea. LookingfromthelandofBiscay overOceantothesky Onthefar-beholdingforeland pacedatevengrief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南澳散记 (增订本) 徐家祯 第三章 阿德莱德之秋 要按日历说,谁都知道澳洲的秋天始于三月初,止于五月末。但说实话,有谁如果要问我南澳的秋天真从何时开始,何时终了,我还无以对答呢!因为初秋时分,人们往往还在享受金色的沙滩、碧蓝的大海,这时的秋天常和夏天混同在一块儿,我一直当它是“夏天的延续”;不知怎的一变,已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更多的诗歌》 XLV 第四十五首 在大海与陆地之间 SmoothbetweenSeaandLand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Smoothbetweenseaandland Islaidtheyellowsand, Andherethroughsummerdays TheseedofAdamplays. Herethechildcomestofound Hisunremainingmound, Andthegrownladtoscore Twonamesupontheshore.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南澳散记 (增订本) 徐家祯 第二章 阿德莱德之夏 一般的习惯,讲到一年的开始,总是先说春天;在议论气候的时候,当然也应先谈春天。但是,我这里却想先说说夏天。这倒不是我故意想别出心裁,反他人之道而行之。这样做,我至少可以找到两个理由。 一是因为澳大利亚的一年并非开始于春天,而是开始于夏天的。正规来说,每年十二月一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更多的诗歌》 XLIV 第四十四首 闻名遐迩,名扬四海 FarKnowntoSeaandShore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Farknowntoseaandshore, Foursquareandfoundedwell, Athousandyearsitbore, Andthenthebelfryfell. ThesteersmanofTriest Lookedwherehismarkshouldbe, Butemptywasthewest AndVeniceunderse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南澳散记 (增订本) 徐家祯 第一章 初抵阿德莱德 (下) (接上文)我推开候机室的玻璃门,走了进去。我在全澳洲没有一个亲戚、一个朋友、一个熟人,当然不期待有一张熟识的面孔会在迎接我。但是,离开美国时,我将要任教的亚洲研究中心的主任华安德先生(Mr.AndrewWatson)来信告诉我,他会到机场来接我。我正在考虑,如何才能从众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更多的诗歌》 XLIII 第四十三首 我从梦中醒来 IWakefromDreamsandTurning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Iwakefromdreamsandturning Myvisionontheheight Iscanthebeaconsburning Aboutthefieldsofnight. Eachinitssteadfaststation Inflamingheaventheyflare; Theysignwithconflagration Theemptymoors...[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南澳散记 (增订本) 徐家祯 第一章 初抵阿德莱德 (上) 回想起来,那是几乎五年半之前的事了。那天是一九八三年的二月六日,我抵达澳大利亚,也抵达阿德莱德。 我记得到达澳大利亚的日期,这不但是因为这天可能是我后半生的一个起点,也因为这个日子再向后倒退三年缺两天,也即一九八O年二月八日,是我离开上海飞向美国的日子。想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更多的诗歌》 XLII 第四十二首 A.J.J. 英国A.E.豪斯曼原著 AlfredEdwardHousman(1859–1936) 徐家祯翻译 Whenhe'sreturnedI'lltellhim-oh,
Dearfellow,Iforgot:
Timewasyouwouldhavecaredtoknow,
Butnowitmattersnot.
Imournyou,andyouheednothow;
Unsaidthewordmuststay;
Lastmonthwastimeenough,butnow
Thenewsmustkeep...[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