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边读边记

(2021-09-14 16:14:02) 下一个

边读边记

 

 

 

 

书上说:人类历史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总和,是公然地对人的污辱。

 

自己瞎推理:共产主义的“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是分饲料。

 

心得:原来自小学到大学听读的马列,就是个被污辱。

 

 

 

书上说:人类的产生,很可能是物种变化中的一个错误。

 

读后心里犯嘀咕:错误犯到我这儿,还能错到哪儿去?

 

放下心:多大点事儿,不就是个对错嘛!咋的?

 

 

哥德说,中篇小说应该是关于“不曾预料的经验”。

 

读后:太专业的文学认识。面对,只有犯傻的份。原来自己对短中长篇小说的知识就是顾阿桃的水平。

 

 

黑格尔说:“主人的真理是奴隶,奴隶的真理却是主人”。因为,主人眼里的奴隶是一个不平等的人,因此主人也不再有一健全的人承认他是主人。而奴隶既然已经成为低级的人,他就可以处处仿照主人,并知道了怎样才是一个人。

 

读后:根据阿Q的生长经验,“仿照主人”,如果变成了被打扒了,不敢吭声,见主人走远了,对着背影歪唧“儿子打老子”“我以前比你阔多了”,是没法知道怎样才是一个人的。中国的奇妙在:嘛嘛,往往在常理之外。

 

书上说:博爱 = 不平等。

 

读后感:爱,也是不平等。“我已离不开你,不管你爱不爱我”,就说这事。泛开来成“博爱”,真的,挺不讲理。

 

乱想开去:人类正由这个不平等而起源的。男欢女爱,不就是这个理吗?所以,不是《人类不平等的起源》,而是,人类没这不平等就没有起源。

 

 

马克思主义的最大问题:将人看成了人类。哪怕将人稍微当做点一个个体看,也不会被撂了。

 

 

九·一三估价: 中共有两个人有种。一是林彪,另一个是张春桥。

 

没有林彪,49后的大陆人就把脸丢尽了。林彪看得清耄,不买账,还用摇红宝书当面玩耄,真的很给大陆人长脸。不然,就凭耄那两码刷子就把几亿人整得没一个人敢吱声,这也太欺负人了。怎么怎么也是有陈胜吴广,黄巢,李自成,洪秀全的传人嘛!

 

张春桥是生为你的人,死为你的鬼,废什么话的主。法庭沉默,使刚换的大王旗也无可奈何。

 

林彪才是真的思想解放,张春桥的法庭一声不吭,才是对文革最深的反省。后来的,就是个扯。

 

 

杰姆逊说,看不懂斗牛,就看不懂海明威。

 

议:海明威的所有,很威武。审美的指向亦然。《战地钟声》中写主角与女孩睡,女孩的反应都有几分英姿,男的,更不用说了。

 

这威武,由衷。看到它,也壮胆。纵然写死,读后觉得敢死了。不是活明白了,而是活英勇了。

 

 

书上说:诗就是最好的词汇的最好排列。

 

跟着想:《楚辞》一定夺冠!

 

读过点十四行诗。英汉对照本。印在上下左右都空着很多地方的书页中央,并不七古五古那样的阅兵方块,也不《东都赋》《京都赋》那样的黑云压眉,而是小女孩做课间操样的美美一聚,头里齐就行,尾的长短大差不差。看着就轻松。

 

修辞,不但要词美意美,原来排列也得美。这欧洲人,活得把细!

 

喜欢小令的排列,《如梦令》《忆江南》《九张机》。灵动,巧劲!长调喜欢《贺新郎》。它逼就男人看细点,想细点,别什么都马大哈。元曲中许多小令,也好得不要不要: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山坡羊)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折桂令)

 

忒忒绿的诗行,很时尚:马尾,公主坟,小揪揪,大波浪,海底捞,一线天,高桥米线。是可以不用读,便能产生感受的。

 

改日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