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华的世界

这是国华对读过的书, 看过的电视/电影, 听过的音乐, 访游过的地方, 经历过的事物, 和时事的感想或点评.
个人资料
正文

解读中国'全球安全倡议'

(2022-07-25 06:53:53) 下一个

舒曼(Michael Schuman)系大西洋理事会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大西洋月刊》特约作家。他长期关注亚洲和中国大陆,著有《超级大国:中国世界历史》(Superpower Interrupted: The Chinese History of the World 下图 YouTube)和《奇迹:亚洲追求财富的史诗故事》(The Miracle: The Epic Story of Asia’s Quest for Wealth)。近期,舒曼先后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13篇有关中国大陆的系列文章,包括7月13日发表的题为《中国希望如何取代美国秩序》(How China Wants to Replace the U.S. Order)一文。

中国大陆近期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议”(GSI),在大陆原有的和平共处5原則之外,新納入了“安全不可分割”原則 (下图 eventbrite)。大陆外长王毅称“全球安全倡议”(GSI)是中国向世界提供的安全公共产品,是弥补世界和平赤字、破解全球安全困境的正确方法路径。奉行“全球安全倡议”坚持的6原则,中国大陆相信,各国将以对话解决争端,尊重彼此的分歧,并考虑不同的国家利益,从而使世界变得更安全。在4月份中国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大陆领导人习近平提出“全球安全倡议”时说:“世界各国就像同一艘船上的乘客,命运相同。”

中国大陆的心怀如此美好,世界真的大同了吗?

舒曼(Michael Schuman)并不这样看。他认为中国大陆提出“全球安全倡议”(GSI),是为了要替代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是其想要建立一个世界新秩序的全面愿景。舒曼视“全球安全倡议”为美中间的对抗升级为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全面竞争的最新、可能也是最令人不安的证据(下图 YouTube)。他认为中国大陆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议”,使美、中间的博弈从最初的贸易战和影响未来行业的技术战,演进至现在的界定国家之间的互动方式、不同形式政府的合法性、商业规则以及人权的含义 -- 一场思想战,一场建立全球事务准则的战争。舒曼称该倡议如果得到实践的话,将造就一个对专制政权更友好的全球体系。

拜登政府发誓将捍卫“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国务卿布林肯(AntonyBlinken)表示:“中国是唯一一个既有意重塑国际秩序,又日益具备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的国家。”但中国大陆领导人并不这么看。对北京而言,视民主为唯一合法的政府形式损害了中国大陆威权体制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更糟的是,它让美国及其盟国可随时对中国大陆的外交、经济和意识形态施加压力和实行制裁。

耶路撒冷战略与安全研究所(Jerusalem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Security)研究员格林(Tuvia Gering)指出,中国大陆决策者认为当前的全球秩序由美国主导、并利于维持美国霸权的,而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正在尽其所能来遏制、压制和包围中国。”因此,中国大陆希望建立“至少是一个不那么以美国为中心、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奠定基础。” 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时的初期失误,增强了中国大陆推出“全球安全倡议”的信心。北京感觉与中国大陆崛起的同时,美国正不可避免的衰落(下图 dreamstime)。因此,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再已无法领导世界。而中国大陆的全球安全倡议“为人类的努力贡献了中国的智慧”和“中国应对国际安全挑战的解决方案”(大陆外长王毅语)。

舒曼注意到不仅仅是中国大陆政治人物拥抱“东升西降”的观点,其学界智库更对它深信不疑,主张中国大陆比以前更积极主动地介入国际事务。舒曼特别提及大陆智库“中国与全球化中心”(CCG)主任王惠耀(Wang Huiyao)对他所说:“世界开始分崩离析, ……作为全球体系最大的利益相关者之一,中国感到有必要、有紧迫性地提出某种安全建议和倡议”,以便“就此问题开始建设性对话”,并“最大限度地减少(世界)陷入另一场灾难的风险。”

舒曼认为俄乌冲突反映了中国大陆对美国主导的秩序的担忧。美国向乌克兰运送武器和提供情报,同时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制裁。中国大陆觉得这场战争从某个角度看支持了自己的说法,即当前的体系处于混乱之中,华盛顿应对此负责。由于担忧华盛顿未来也会以全球秩序的名义对付自己,北京将反对“单方面”制裁被放入全球战略基础设施,成为“全球安全倡议”的关键原则之一。

舒曼指出虽然表明上北京提出“全球安全倡议”是为了全球利益,但它其实夹带了许多中国大陆私货。除反对单方面制裁外,关于“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支持中国大陆对台湾的主权要求;“坚持不干涉内政”是为了平息华盛顿及西方对其新疆维吾尔人或香港实行的政策的批评;“尊重各国人民对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的独立选择”是为了赋予威权体制与民主同等的合法性;而“拒绝集团政治和集团对抗”则着眼于分化瓦解美国联盟体系 (下图5 twitter)。

舒曼相信北京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议”还是对一些世界领导人很有吸引力的,尤其是在那些非民主、不自由的威权国家。因为在这样的世界秩序中,各国领导人可以在自己的国境内随意行事,从而摆脱美国的人权和民主标准,以及华盛顿的说教和坚持这些标准的压力。由此,“全球安全倡议”有可能成为由中国大陆领导的世界治理体系的意识形态支柱,该体系将那些非民主、不自由的威权国家聚集在一起。

当然,北京也不是要另起炉灶,与现存秩序分庭抗礼,因为北京清楚其软硬实力与美国的差距。由此“全球安全倡议”吸收了现存秩序中的一些因素,将自己包裹在联合国的外衣中,倡导各国维护该机构的宪章。这样一来,中国大陆就可以将自己塑造成国际秩序的捍卫者了 (下图 EUvsDiSiNFO)。

舒曼视目前形式的“全球安全倡议”更多的是一个模糊的原则声明、一项尚待完善的工作,而非一个实用的提案。他具体指出,全球安全倡议”提出的“反对以牺牲他人安全为代价追求自身安全”的原则,就违背了包括中国在内的现代民族国家保护其公民免受外部威胁并促进其繁荣的根本责任;“全球安全倡议”也没有提供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的解决标准或机制;“全球安全倡议”拒绝美国经常实施的“单方面制裁”,可中国大陆先后对澳大利亚和立陶宛执行了实际上的单方面制裁;“全球安全倡议”批评集团政治和集团对抗,中国大陆与俄罗斯的关系和正在试图吸引南太平洋岛国加入中国大陆领导的安全和经济协定后面,都不无集团政治的影子。

正是这些和别的一些原因,舒曼认为中国大陆面临巨大挑战来说服其他国家接受其“全球安全倡议”,因为别的国家不会简单地用中国的霸权取代美国的霸权,更因为美国和许多其他民主社会极不可能支持北京的原则。舒曼认为由美国领导的当今秩序肯定有问题,但问题的根本所在是 – 中国大陆想要修正美国领导下的世界治理体系 (下图 The Economist)。

至于那些中国人相信,时间是在他们一边,他们力量的增长将使他们在全球事务中的发言权将变得重要、更具影响力。或许吧,舒曼不敢随意否定未来可能/不可能发生的事。但他相信很有可能发生的是,“全球安全倡议”将成为一个中国大陆势力范围的意识形态基础的一部分。

参考资料

Schuman, M. (2022). How China Wants to Replace the U.S. Order. The Atlantic. 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22/07/china-xi-jinping-global-security-initiative/670504/?utm_source=feed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井观天 回复 悄悄话 全世界的政客都有做政绩的需要,无论民主与专制。中国模式比美国模式更容易出政绩,政客们不傻。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十年前的思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