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二月二十:饭后一根线

(2021-02-22 14:42:03) 下一个

                            

爸妈:

 

曾经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现在不太流行了,看来大家对抽烟有害健康有了深入了解。是好事!

 

我自在家上班以来,倒养成了一个新习惯:饭后绣一会儿花,至少一根线。按我的速度,绣完一根线也就十几分钟。按当天的时间,少则一根线,多则不等。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吃的太扎实了!

 

自从在家上班,一日三餐顿顿不拉,外加零食和水果。比在单位吃得多多了。而且,顿顿都是自己喜欢的口味,顿顿吃撑。每餐饭吃完就挪不动步,昏昏欲睡,诸事无心,只有绣花还可以勉力为之。因为绣花是机械运动,不费脑子不费心,又塌在沙发上不用动,适合消化。

 

就这样,每天两顿饭后一根线,外加周三的例会,绣了一夏一秋又一冬,那幅《清明上河图》居然也完成了一半。正面有印花看不出来,看背面就知道,远山、草场、河岸已绣好,房屋、树木、舟船、人物已过半,唯独那座桥,一针都没动。也不是有意的,我一般先绣色块大的构图,把整幅图里同一种颜色都绣完,再换下一个颜色。那座桥很麻烦,曲线构图,色块不集中,颜色又多,估计要等到最后了。

 

有一天,老三站在我身后看。我正绣一片灰屋顶。旁边有两棵大树。他瞅了一会儿,问:是不是树最难绣?

 

没错。我绣的这一段有四十来棵树,每棵树五六种颜色,最主要的是为了表现树叶的明暗和层次,各种颜色互相交叉纠缠,扭来扭去的,是不太好绣。

 

但我却摇了摇头:最难绣的是人啊!

 

图上的人和手中的拿的、肩上挑的货物,甚至包括骑的驴和马加一块儿,也不到一寸长,还要分出头、脸、上身、腰、和双腿!每种颜色只有几针,最麻烦的是脸,只有一针。一针!而我要绣近三百个人!想想看,绣脸的那种线,全浪费在背面从这张脸扯到那张脸之间的走线了!否则,就得每张脸都在背后压两截线头,刚起针就收针!

 

老三一听笑了:一针的脸,还不如没有!

 

我也笑:没脸还是人吗?那是贞子!一针也是脸。总共不到一寸的人,难道你还想绣出樱桃小嘴柳叶眉?

 

对了,贞子你们知道吗?一个著名的鬼片电影里的鬼。呵呵。
 

其实,就是想让你们知道,我们挺好的。连吃撑了都有事儿可干,日子安排的满满当当。:)

 

因此,别惦记我们。你们多保重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