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九月七日:卖完了!

(2019-09-09 20:48:15) 下一个

爸妈:

“对不起,卖完了。”

“对不起,面没有了。”

“对不起,……”

这句话,是我今天说的最多的。原因是一个朋友和她的朋友一起,策划了一个中国饮食文化的活动,在DC摆了一天的摊子,卖中国菜。请我们去帮忙,充当卖饭的大妈。

为了这个事,提前几个星期就培训,讨论各人的分工,大妈的围裙买什么颜色,做义工的孩子们T恤衫的号码,开车去还是坐地铁去,谁和谁拼车,车停在哪里,几点集合,几点开工,哪里可以上厕所等等细节,都一一敲定。

一大早,我带着几个在我家集合的大妈,说说笑笑地一起拼车去。穿上红围裙,扎起红头巾,戴上小口罩还挺像回事的。可是,毕竟是第一次举办这种街头活动,组织者没经验,我们九点多就到了,食物到十二点了还没来!

快一点,买好票的食客已经等候半天了,准备好的面和调料才来。我、另外两个妈妈、和三个义工负责给五种面加调料:担担面,重庆小面,油泼面,武汉热干面,和四川凉面。不同的面调料自然是不同的,然而,我们根本没时间分门别类,各种调料乱成了一锅粥,糖、盐、味精分不清,醋、酱油、卤水的颜色也一模一样,蒜水和鸡汤、香油和食用油也长得像双胞胎,更抓瞎的是我们六个人只有一套大小不一的勺子,完全没法同时干活,糖、盐、味精这些东西不能用加了醋和辣椒的勺子,只能用叉子将就。一通手忙脚乱之后,等从旁边的百货店现买回来一盒塑料勺子,才解决了工具不齐的问题。然而,油泼面没有火和锅来热油泼面,武汉热干面没有芝麻酱和萝卜干,就根本无从谈起。

可是,就算只卖凉面、担担面、和重庆小面,生意也是意外地好。本以为不同的面当然要配不同的调料,谁知老美不干,指着所有的调料,把自己喜欢的加个遍,不喜欢的一概不要,到最后,我们几个笑得无可奈何,完全想不出各种调料混在一起的味道会有多奇葩,反正一定不是地道的担担面、重庆小面、和凉面。哈哈。不过呢,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地道的味道如何,麻婆豆腐可以冷着吃,鱼香茄子可以半生着吃,包子上加芝麻酱,烧卖上淋醋,就是图个乐!

食客有中国人,有在美国几十年的老头老太,有刚来美国一周的交换学生,有中文很流利的ABC,有中文磕磕绊绊的美国学生,更多的是一句中文也不讲的老外。

很快,准备好的面已告罄,面对不断来询问的食客,只能一个劲地解释:“对不起,卖完了!对不起,没有了。对不起,你们来晚了。” 很多人不甘心地看看只剩下调料罐的摊位,遗憾地离开。更搞笑的是,组织者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连门票都卖光了!

两个孩子也干得很起劲,老大在包子点心摊位上,老二在烧烤摊位上,俩人跑前跑后,送包子点心,装烤好的肉串,忙得连午饭都没时间吃。我也就偷空吃了三个小小的奶黄包。等回到家,筋疲力尽,倒头就睡。

这是我第一次卖东西。很好玩,也很忙碌。难怪我婆婆老说卖吃食的挣得都是辛苦钱!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