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个人资料
李培永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闲话人生(172)武昌首义路原来叫黄土坡

(2021-08-26 06:08:39) 下一个

闲话人生(172)武昌首义路原来叫黄土坡

武昌首义路原来叫黄土坡,1952年更名为首义路。

首义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全长1650米,北起武珞路,南抵起义门。

起义门,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首义路起义街,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是辛亥革命的历史见证。

起义门原是武昌古城的中和门,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公元1368年),距今差不多有700年历史。1911年10月10日,湖北新军工程营起义后,迅速控制中和门,南湖马炮营得以从此门入城,在城头架炮轰击湖广总督府,掀开中国近代史新的一页。

当年武昌起义打响第一枪的新军第八镇工程营就驻扎在这条路的中段。现在与张之洞路交叉口的湖北省总工会院内建有首义纪念碑。

中华民国成立后,为纪念武昌起义的胜利,中和门改名为起义门。中和门是武昌九个城门唯一尚存的古代城门,城楼因年久失修已快倾塌。1981年,城楼在原址修复;城门楼上有叶剑英元帅亲笔题写的“起义门”三个镏金大字。登上城楼,远眺洪山,丛林蓊蔚,禅院清幽;近览紫阳湖公园,亭台错落,柳丝飘拂,别有一番韵味。

起义门景区内,众多的百年建筑如今被重新修补,不仅完整保留了建筑的原样,而且,连同百年古树一同保留,这样,这里的古迹就成为武汉不可多得的一处访古场所。这里还有武汉最长的风雨长廊,雕刻着古老武昌的民俗画,镶嵌着十多副名人书法对联,古老武昌城的地图,等等。让人流连忘返。(以上内容参考了百度有关资料)

2018年,回国两个多月了,五月的一天早上,老伴说天天吃热干面都腻了,今天我们是不是换个味口呢?

于是,我们从南湖之滨打个的,到起义门门外的明伦街。那位的士师傅问我们:“两老这么早去哪里啊?”

“去明伦街那条回民街吃牛肉豆皮和牛肉烧卖呀!”

“你们两老真的好潇洒!这打的的车费比你们过早贵多了啊!哈哈!”

一晃离汉到海南后快三十年,没有吃故乡这样鲜美解馋的美食了。一饱口福之后,走出明伦街,步行向北去看看久违的起义门。站在街口,就看到修葺一新的古城门了。老伴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里还有一个城门。于是我们就从梅家山对面的南望山拾级而上,游览了楚望亭、首义烽火石刻、辛亥革命碑林、风雨长廊,走到城门后,沿着城门边的石梯下来,就是首义路的南端了。

起义门内,首义路边人行道上,我们漫步向北,我边走边对老伴说:“1949年之前,靠近城门这里是严氏先辈创建并经营的‘严家花园’,种的是茉莉花、珠兰花和白兰花等香花,供汉口茶行做花茶。据我还健在、已经九十一岁的二姐告诉我,严家花园比我们通湘门外的李家花园大多了。之所以有后来的李家花园,全靠严家花园姑奶奶的倾情扶助。”

现在,我们右边是709所的西门,再往前,是一个现代化超市,中百仓储超市对面就是湖北省总工会大院,武汉地铁4号线“总工会”站的出入口,以前是打响首义第一枪的革命党人“工程营”的驻地。大院里面还有一座首义纪念碑。

走到十字路口,就是东西向的张之洞路,向西走二三百米左边是紫阳湖公园的大门,右边原来是祭吊辛亥革命烈士的“烈士祠”。向东走,就到了张之洞于1906年下令,劈开城墙建的通湘门的出口,右转几步路就是现在的武昌火车站。

我们横穿张之洞路口,继续向北漫步。左边是武汉市39中,我表弟严家林的夫人、也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韩敏,当年被武汉市教育局直接录用为中学数学教师,在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短训班结业后分配到那里,工作了一辈子。他们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起义门内严家花园的私宅,也是严家花园唯一留下的一点点私人财产。最后还是因为扩建起义门景区被拆迁,拿了一笔拆迁费去长江之滨购置了一套公寓。

严家花园和李家花园命运一样,花园的创建之地,先后湮没在大武汉的历史发展之中。不过严家花园的私宅,一直完好地屹立在紫阳湖畔严家花园那块土地上,100年后才因扩建起义门景点被拆迁。而李家花园在1958年因武昌火车站扩建时,私宅那块地被政府征用,土木结构的私宅仅仅只给3200元人民币,父辈兄弟四人,每家800元,住宅和祖父购置的那块地皮就没了。然而,令人欣慰的是,表弟的两个女儿和我的两个女儿,都凭自己的实力出国留学,后来都自立于强手如林的北美,她们都继承了先辈艰苦创业的精神财富,传承了先辈用心做事,精益求精;以诚待人,和气生财。不论在哪里工作和生活,总是顺风顺水,如鱼得水。感恩先辈!感恩时代!先辈们在天上看到后辈们,生活在比当年私家花园更美丽、更自由、更有私产保障的地方,一定为子孙们感到骄傲,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右边是五六十年代的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当年路过法院门口,常常驻足浏览“告示栏”张贴的“布告”,布告说明被枪毙犯人的罪恶事实之后,就在犯人名字上打一个大大的红勾。最下面就是时任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楷书签名的三个大字。高中毕业多年之后,才知道与我在华师一附中同学六年的一位好朋友是郭院长的长子。走到这里,就想起他妈妈做的包子、馒头、还有山西手擀面,真是太好吃了!

继续前行,右边是湖北省政府的第二招待所。走到这里,老伴想起了他的大哥,八十年代初从宜昌调回武汉,任湖北社会科学院《江汉论坛》主编时,被临时安排在这个招待所住了好长一段时间。1980年,我收到北京《中学语文教学》编辑部挂号寄给我的,拟公开发表的文章清样,不知所措之时,就是老伴陪着我到这里来,请大哥指教,才修改好的。

省二招与法院两单位院墙之间有一条小石沙子路,走进去五六十米,左边是首义路派出所和首义路街道办事处;右边一大片一排排平房,是7435军工厂的工人宿舍区,与省高级人民法院为邻。我的发小刘先旭就住在这里。当年小学放学后,我在他家的学习小组做完作业再回家。他高中毕业前夕被保送到中央机要学校,据说“政审”比“招飞(行员)”还要严格。毕业后先给二轻部部长当秘书,文革后给组织部长当秘书,89年以后进中南海在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至退休。想不到,他前年因病去世,他是我们几个发小中学习最好、写字最认真、工作最负责的,不幸的是他先走了,我在美国立即写一篇《怀念刘先旭》以表哀悼!(见《闲话人生3》)

过了“二招”,原来有一条忘了路名的东西向的小路,向东直通千家街华师一附中门口。

小路口一栋洋房,住着我的发小方容,她的父亲是解放战争后期,在四川率部起义的国民党中将,黄埔军校三期毕业,湖北罗田人。解放后从部队转业,回湖北任省政府秘书长。她家对面就是首义路小学,我们放学后经常在她家门前嬉戏。此时,我老伴笑着说:“难怪她那次带着儿孙来我们家包饺子时,问我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呢?她随后笑着说:原来她才是你的青梅竹马啊!”

首义路正是从这个小路口开始走下坡,直到武珞路,形成一个“丁”字路口。也许是因这路的地势而得名“黄土坡”,其实,这个坡只有100多米长。再往南走,路就平坦了。但是,我小时候每天四次在这条坡路上走去走来,那里是没有黄土的,全是铺的一块块长长的花岗石板,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如果下雨天,看到那石板油光水滑的,踩在上面只能小心翼翼地慢慢走。

黄土坡起点在与武珞路的交汇处,终点是起义门吗?我不知道。我的二姐说,我们的姑奶奶是严家花园当年的老板夫人,在黄土坡,严氏还有两个花园。姑奶奶在那花园旁边租了一块地,就是后来紧挨着“二招”的中南财经大学运动场那里,资助我的祖父创建了李家花园。解放前二三年吧,祖父在通湘门外买了一块荒地,李家花园就离开了黄土坡。二姐至今清楚地记得,与两家花园相连之处有一座土地庙。

那么,黄土坡这条路名,是不是往南就到张之洞路口为止了呢?还记得从这个路口再往南到起义门,这一段路大家习惯说是“工程营”。是不是改路名时就把这两段路合起来称之为“首义路”呢?让有兴趣的地名研究者去考证吧!

我只记得,人们常说的“工程营”那里,一家河南老乡用炭火在一个大缸里烤的烧饼很好吃。没想到,他的儿子也是我们的首义路小学的同班同学,1958年小学毕业时,他就考取了湖北省话剧团,1965年又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回到省话剧团,主演过三十多部话剧、电影,是省话剧团著名的话剧演员。

八十年代初,湖北省话剧团著名剧作家沈虹光,奉武汉电视台之命到华师一附中采访我的学生。我请她来家吃饭,边吃边聊,她说自己不是电视台的,是省话剧团的,我问她认不认识我的发小。她听我说出名字后,大笑着说:“她是我的先生啊!”没有想到小学毕业二十多年后,在闲聊中先遇到了发小的漂亮夫人!后来我和老伴去她家,与我的发小相聚甚欢。

首义路上的起义门,还有周边的许多与辛亥革命相关的建筑,都是辛亥革命改朝换代的历史见证。而我因缘与这条路,尤其是曾经生活在这条路上的一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论在世界的哪里,魂牵梦萦那条不平凡的路!难忘人生那少年起步的黄土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建议!遗憾的是我还不会上传图片啊!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建议放一个局部武昌首义路地图。
这样大家就更清楚首义路的位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