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个人资料
李培永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闲话人生(153)家里装了第一部座机电话

(2021-07-17 19:36:10) 下一个

闲话人生(153)家里装了第一部座机电话

时代发展之迅速,实在是人们始料不及。当下还有几人在用座机呢?

然而,曾几何时“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是革命者心中向往的共产主义生活。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华中师大一附中工作期间,一二千学生,二三百教职员工,只有传达室一部电话可用。不知有多少次,朋友打给我的电话,都被门房老师傅叫“倪政勇”老师去接听了。中间那两个字“培”和“政”的读音相差很远呀!也许真是年老耳背吧!

九十年代初,调到海南农垦中学,海南名义上是“大特区”,其实比武汉还不知落后多少!学校连大门都没有,遑论门卫。学校电话倒是不少,行政办公楼各科室都要一部电话,但都是那种“抗日剧”中的手摇机,必须通过农垦总局的总机转接。

1993年春节过后,母校老同学、美籍华人胡慧夫妇到海口来销售美国486电脑,生意有了眉目之后,经常打越洋电话来找我,有时因为总局总机接线员普通话水平有限,接错了对象,有时因为时差,美国上班时间打过来,正是我们这边深夜或凌晨,吵醒了接线员的瞌睡,不耐烦就乱接,让我的同学烦恼之极而无计可施。

万般无奈之下,她在海口签约第一大单生意之后,果断决定给我家里装一部座机直拨电话,再配一部传真机,以便直接联系、接发传真文件。

现在回头去看,那时建省办大特区一系列政策多在文件或报纸上,为了给一位老师家里装一部电话,先不说多少钱吧,只说要办的手续之繁琐真是令人瞠目。

按农垦总局规定,总局所属单位负责人才有资格在家里装座机,因为那是“工作需要”,一般老师如果要装,也只能装手摇机。因为直拨座机号码还要到海口市电信局报批。

好在赖校长特别支持我的同学来海南做生意,她每次到海口来,赖校长一定要宴请她,反复动员她投资农垦的房地产,还带她到下面已经初见投资成效的农场参观取经。所以,当她提出要给我家里装一部直拨座机时,赖校长立即同意,并让校长办公室的小黄和小车司机去落实。

等拿到海口市电信局给的电话号码后,农垦总局电信科说,从总局总机房到农垦中学(大约一千多米吧),增设的这一条直拨电话的线路施工及所需材料费,必须自负,并告知需要交现金一万多人民币。先交款,后施工。

好在我和胡慧在母校读书时,就记得我们的恩师讲过孔子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多少钱都要装!

很快,我的书房就成了当时最富有现代化的书房:直拨电话、传真机、486电脑、BB机、后来还配了第一代大哥大等现代通讯工具。她当时在北京已经买了一辆奔驰,准备调到海口给我代步,当然也方便她外出见客户。我坚决婉拒,实在不想太张扬了。尽管她晓之以经商之理,动之以学友之情,我始终不为所动,仍然钟情于三尺讲台,坚持当文科重点班班主任,教两个班的语文课。只在业余时间帮她联系业务,再忙再累也绝不耽误学生一节课!并非常明确告诉她,我只能业余时间帮你的忙。如遇到我在上课,再急的事情,也必须等我上完课后再说。

我的同学当时舍得花钱装这部直拨电话是非常明智之举。以前她与我联系,用现代信息学来说,是信息不对称的。我只能被动等她打电话过来。装了座机之后,我可以直拨国际国内长途电话,就可以迅速把客户的需求或意见迅速传给她,让她决策,请她定夺。因为我的定位就是“帮老同学的忙”。

因为是帮老同学的忙,所以,凡是重大场合,我都自觉回避,特别是她与客户商谈价格时、客户付款后,她宴请客户时。其实,老同学当时特别信任我,上千万现金进账后,她计划好了之后,打一个电话说转到哪里,马上就按她的要求立即转走。当时,海南大特区的一切商业活动,都在“摸着石头过河”,非常不规范。像老同学这种上千万经营规模的公司,居然没有出纳、会计,银行对公账户上的出纳、会计图章都是“李培永”。尽管我多次请她派人来海口管理资金,她总是说:“你管得蛮好,以后再说吧!”

因为有了直拨电话,节省了许多时间。凡是可以通过电话交流的事情,就不必跑路去面谈。每次她来与客户商谈的地点、时间,一个电话就可以确定了。

因为有了直拨电话,也让我与语文教育教学界的前辈、同行联系更方便、更密切了。那几年,通过电话为农垦中学赖校长请来了好多著名专家学者。

因为有了直拨电话,当两个女儿都去上大学之后,可以经常通过电话联系,也就不写信了。我大女儿读大学时,有一次写信给我们说:“亲爱的爸爸妈妈:久未写信了,自从家里装了电话,笔头就疏懒了,也不知道这通讯的发达是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还是拉远了?方便也确实方便,只是有时有些话似乎在话筒里说不清。”

1997年9月,小女儿到美国留学,第一封信开头就说:“亲爱的爸爸妈妈、姐姐:你们好!来美已经一星期了,一直很忙乱,今天才有时间坐下来写封信给你们。虽然已通过两三次电话,但时间短促,许多生活上的细节及我的一些想法也来不及细叙。所以还是抽点时间汇报一下,免得你们担心。”

可见,电话有许多好处,但是,那个年代,人们有时还是觉得书信,仍然有许多比现代通讯好得多的优点。

我不知道,当下还有多少人打座机电话,更不知道还有多少人通过书信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只知道,我们一家现在不论在哪里,几乎是中、美、加三方天天视频聊天。

俱往矣,数时髦物品还看今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XJPLL 回复 悄悄话 以前国内想装个电话,真的是好难呀!几天前,我还在跟老公谈起,家里第一次装电话的事。记得当时(1995年),因为老公出国了,我们申请装一部电话。还是要到水果湖附近的一个地方去申请!排队好久!费用是5千5百人民币(按照费和押金)月费另外算。这么多年过去了,电话早不用了,押金也不知去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