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说三道四(35) 三友话说张之洞

(2020-02-20 07:42:47) 下一个

说三道四(35)   三友话说张之洞

武汉的亲朋好友,因疫情封城,宅在家中,吃饱喝足睡够之后,看电视、上网、微信聊天、转发自己以为可防可治的神药妙方,每天微信群中刷屏的基本上都是关于疫情的。但是,同学群中昨天一篇关于张之洞的文章,不仅引起大家的关注,更让我不能自已,想起了我与张之洞还不止那么一点点关联的事情。

我于1945年出生在张之洞路东段的李家花园。大约四五岁,稍有记事时,李家花园就整体搬迁到通湘门外。

通湘门,顾名思义,就是湖北武汉通往湖南的门户,位于起义门与大东门正中间,原张之洞路东端,中山路南端。1906年张之洞为粤汉铁路通车而建,所建火车站即名为通湘门车站。现在的武昌火车站正是在通湘门外那里建起来的。当时,通湘门内是刘家湾和任家湾,各有几十户人家,以种菜为生。通湘门外只有我们“李家花园”一家。李家花园是我的祖父李华安创建并经营的私家花园,种植茉莉花、白兰花、株兰花等香花,供汉口茶叶行制作香茶。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从武昌大东门到梅家山,再到武昌起义门,还残存一段土质的城墙,上面长满野草。从张之洞路东端,出武昌城的土城墙,有一条石子路,走一二百米就可以看到任家湾和刘家湾,穿过任刘二湾,再翻过铁路,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到我们李家花园。我从那一条乡村小路走出来。

我读书的小学是老关庙小学。校址原来就是一座“关公庙”,在大东门到起义门中间的城墙里面,张之洞路南面。就是现在的719所大院里面。1956年,老关庙小学的学生,全部转到新建的武昌首义路小学。从首义路小学大门出来向左,走100米左右,过马路就是坐落在蛇山脚下的湖北省图书馆,我们经常在放学后,去图书馆少儿阅览室读书看报。从湖北省图书馆出门左转,沿着蛇山向大东门方向走一二百米,有一条小路,上山,在半山腰有一栋古色古香的房子,大门上方有一横匾,书“抱冰堂”三个大字。小时懵懵懂懂不知所以。后来才知道,“抱冰堂”是1909年为纪念张之洞而建的,也是辛亥革命百年重要建筑。

我在武昌千家街的华师一附中读书六年,工作十年。这个千家街,原来是张之洞关注民生、繁荣市场大规划的组成部分。大约在1906年,为便于粤汉铁路通湘门火车站的交通,张之洞下令,破开武昌城墙,增辟一新城门---通湘门。在通湘门附近辟街市,计划安置人家千户,是为“千家街”。

我于1990年9月,举家南下,经广东徐闻,乘琼州海峡渡轮到海口。此前,凡四十五年,生活、学习、工作在张之洞路附近,身处武昌文化名城,耳濡目染,所见所闻,深受教益。

昨天,我的华师一附中65(2)群的同学、表弟严家林发了一篇关于张之洞的文章:

《由“武汉加油”谈起》

我们现在天天喊“中国加油”,“武汉加油”,你知道“加油”的来由吗?

话说清朝嘉庆年间,有个人叫张瑛,退职还乡。天天晚上,张瑛和仆人背着油篓子,走街串巷,看到哪家有书生点灯读书,就从油篓子里舀上两勺子菜油,加在油灯里。然后鼓励他好好读书。

西汉匡衡凿壁偷光,激励无数后人刻苦读书。读书点灯,点灯耗油,张瑛知道很多穷人家的孩子,连这两勺菜油都难得,于是主动去为他们加油!

这就是“加油”的来历。

张瑛有个儿子,名叫张之洞。

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张之洞想不出色都难。

张之洞16岁会试,中了举人第一名。

27岁到京城殿试,中了进士第三名。进士也就是探花。

探花,那可都是才貌双全的人,是人中龙凤。

进士前十名,都是皇上钦点的。文采最好的进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

而文采最好,相貌最好的,年龄最小的,那可是皇上钦点的探花。

所以古代有一副非常有名的对联:

东启明,西长庚,南极北斗,谁是摘星手?

春桃花,夏芍药,秋菊冬梅,我乃探花郎。

张之洞中探花,那一定是模样、才能都出类拔萃的。

张之洞以前的事情,咱就不说了,咱只说他任职武昌的事情。

张之洞任职湖广总督19年,住在武昌。在他的任期内,武昌、汉阳、汉口(后来合称武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武汉的进出口贸易,翻了30倍。

武汉被世界称为“东方芝加哥”。

从张之洞在黄鹤楼上留下的一副对联,就可以看出他何等豪迈:

昔贤整顿乾坤,缔造先从汉江起。

今日交通文轨,登临不觉亚欧遥。

他那时候的武汉,还不叫武汉,叫武昌、汉阳、汉口。

后来的武汉其实不是一个城市,是三个城市合并起来的。

张之洞来到武汉的第二年,就开始兴办汉阳铁厂。

在那个时代,汉阳铁厂无论规模,还是产量,都是亚洲第一。

后来享誉全国的武钢就脱胎于张之洞时代的汉阳铁厂。

汉阳铁厂造出了著名的汉阳造。

一直到四十年后的抗战时期,中国军队还拿着汉阳造。别看不起汉阳造,他的射程不如同时期的三八大盖,但它的精准度是三八大盖不能比的。

汉阳造武装了中国几代军队。

没有汉阳造,哪里有袁世凯的新军;没有汉阳造,哪里有国民革命军挥师北伐;没有汉阳造,哪里有南昌起义和井冈山会师;没有汉阳造,哪里有二万五千里长征和抗日战争。

我们经常说“小米加步枪,赶跑了鬼子。”步枪,就是汉阳造。

一直到1949年后,汉阳造才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叱咤风云60年,跨越三个时代,还有哪种武器比它更风光?

汉阳铁厂之后,又有了湖北纺纱厂、湖北制麻厂、湖北官砖厂、武昌制革厂、湖北造纸厂、湖北毡呢厂……

一家家工厂,把武汉打造成了全中国数一数二的繁华城市,只有十里洋场的上海,才可以和它媲美。

除了工厂林立,还有道路的四通八达。

武汉的九省通衢,就是张之洞亲手打造的。

京汉铁路,当年中国最长的一条铁路,横跨河北、河南、湖北三省。

修路要花钱,钱从哪里来?

借钱。

从哪里接?

从比利时人手里借。

比利时人欣赏张之洞的才能,一下子借给他3750万两白银的货币。

湖北、河北,两边同时修路,历时七年,终于通车了。

京汉铁路修通了,张之洞又修了两条路:粤汉铁路、川汉铁路。

京汉铁路全长1214公里,粤汉铁路全长1100公里,两条铁路的连接,彻底改变了中国经济。

除了经济,还有文化。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如果让这个地方的经济文化高度发达,那肯定青史留名;如果让这个地方经济倒退,文化衰落,那肯定是千古罪人。

张之洞在武汉建造了一百多所新式学堂。

武汉有五所百年大学,全部出自他之手。

武汉至今是全国除北京之外,大学数量最多的城市,也是张之洞当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至于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开办医院,我就不一一细说了。

张之洞为官能干,为人更不一般。

有一次,孙中山来到武昌总督府,想见见这位了不起的官员,就写了一张便条:

“学者孙中山求见张之洞兄。“

张之洞看着这张纸条,孙中山?没听过。就问门卫:“来的是什么人呀?”

门卫说:“是个书生。”

张之洞觉得这个书生不简单,提笔写道:

“持三字帖,见一品官,白衣竟敢称兄弟。“

写完后,张之洞让门卫送出去。

孙中山看到张之洞的话,就在后面写道:

“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布衣亦可傲王侯。”

门卫递给张之洞,张之洞大为惊讶,立即让门卫请孙中山,迎进总督府。

我看到这里,意犹未了,上搜狗,又得一趣闻:

清朝末年,张之洞有"天下第一名臣"的美誉。是洋务运动的领袖。梁启超是维新代表。两人年龄差36岁。但一生颇多交集,而这一切的渊源,却从第一次见面说起。

梁启超刚刚中举时,不满二十岁,游历武昌,特地到总督府拜见大名鼎鼎的张之洞。

张之洞见拜见帖上写着"新会士子梁启超",知道来者是位颇有名声的黄毛小子,于是,打算试一试他的才学。他写下一则上联,让人送出,声称如果梁启超对出下联则见他,对不出下联则闭门谢客。       张之洞的上联是:“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张之洞此言意在自夸,老子是两广总督,是老大,你个毛头小子,算老几?他这上联一是考梁启超的才学,二也是试探一下梁启超对自己的态度。                            

这个对联确实很难,但是,梁启超立马对出了完美下联:“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岂敢在前?岂敢在后?”

儒释道三教中,儒排在最前,天地人三才中,人在最后。梁启超是儒人,所以既不敢在前,也不敢在后。                                      梁启超这番表达,既不卑不亢,又不失礼节,自谦中透着自信,对长辈张之洞也够恭敬,对联更是完美无瑕。                          张之洞看后深深叹服,遂召见了梁启超,老少两人相谈甚欢。

不成想,我的校友群里的学弟田维政,他补写张之洞的故事更出人意料之外:

张之洞一辈子有两件事,使其不快,

第一件事,在京受慈禧之赏的赏金,被卖"水货“的古董商全骗去了。

第二件事,张之洞岂只不快,简直是痛不欲生……

听客问是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啪(惊堂木)

    各位听官,上回讲到张之洞大人一生有二事令其不快,第二件事是令张之洞痛不欲生。

话说晚清,即使有左宗棠、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等重臣扶持,晚请也难免灭顶覆没,其时变法革新涌起,张之洞最疼爱的孙子留学日本,也参与其中。张之洞为忠臣,知革新为殊九族之重罪。认为孙儿少不更事,电报急催孙儿回武昌。在爷爷急电催促之下,孙儿坐海轮至沪,转江轮抵汉口码头,坐轮渡到达武昌汉阳门,总督府衙役早已等候,请孙儿上轿,聪慧灵动的孙儿哪听如此安排,要骑马尽快回家看病重的爷爷。谁知刚一跨上马,两腿一夹,马儿受惊,前蹄跳起向前直奔,可怜的孙儿掉下马,脚夾在马蹬中被拖50丈远而一命鸣乎!

    坐在总督府静等最疼爱的孙儿回家的张之洞,一听衙役旳急报,便一头倒下晕过去。

唉,惨那……

各位听官,这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也,也叫做,张大人怕孙儿少不更事遭朝廷所害,未曾料到孙儿回汉命殒马鞍之上。

真是世上万事,事事难料啊!

   [惊堂木]啪

    三友话说之后,各位想说点什么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