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52) 两位恩师引领我走进全国语文教改行列

(2019-01-31 13:24:57) 下一个

闲话人生(52)            两位恩师引领我走进全国语文教改行列

 

      1982年9月1日开始,在华中师大一附中,我执教人民教育出版社重点中学语文教材改革实验班,到1988年7月结束。六年时间,每年暑假,人民教育出版社都要组织全国各省的语文教研员和实验班执教老师开会,学习研究新教材,总结交流新经验。83年在洛阳,84年在兰州,85年在青岛,86年在太原,87年在上海,88年在北京。

      1983年暑假洛阳会议之前,我写的《试教初步》,总结了第一年执教《阅读》和《作文·汉语》(1986年修订版更名为《写作》)的具体做法及初步效果。在人民教育出版社《课程·教材·教法》研究所编印的内刊《试教资料》(五)发表了。该所所长张定远先生通知湖北省教研室,让我打印300份《试教初步》,带去参加会议。

      到洛阳会议报到之后,湖北省教研室张良谟老师带我去拜见刘国正先生和张定远先生。

      刘国正先生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著名语文教育家,时任全国中学语文研究会会长;张定远先生时任全国中学语文研究会秘书长,也是分编型《阅读》实验教材编辑,洛阳会议主持人。

       两位语文教育前辈热情欢迎我们参加会议,国正先生充分肯定《试教初步》总结的“敢问·多问·会问”和说话训练,鼓励我继续努力,坚持实验六年,必有收获。

       张定远老师握着我的手问了我的年龄后,非常高兴地说,年轻人努力吧!你写的《试教初步》很好,我们已经在《试教资料》(五)向全国各省市发出去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后天,给你三十分钟时间,在大会上再讲讲吧。

       快到不惑之年的人,能有这样弄斧到班门的学习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班门弄斧”说的是在大行家面前显示自己的本领,是太不谦虚的可笑行为。然而,为了提高能力,只有弄斧到班门才能学到真本领。于是,我在《试教初步》文稿的基础上,拟定了大会发言提纲。

       说实在话,当我走上大会讲台时,非常忐忑。我知道,坐在主席台上的都是中国中学语文教学界的顶级专家、学者、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台下是全国各省市语文教研员和实验班的执教老师,他们绝大多数是具有师范大学本科文凭的行家里手,我这个没有受过师范专业训练的,就是来接受考核的。摆正了位置,调整好心态,如实汇报自己执教一年来想了些什么,怎么想的,做了些什么,怎么做的,及做的初步结果。发言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和专家的鼓励。

      

       我们在国正先生和定远先生那里,还见到了著名的语文教育家章熊先生和张必锟先生。他们两位都是《阅读》教材特约编辑,在会上分别报告了《现代文阅读教学》和《文言文诵读教学》。

      各位专家学者的报告、讲学,不仅教学理念创新,而且高瞻远瞩格局大,让我们对这套实验教材充满信心!同时,他们还对试教的具体方法予以指导,于细微处见精神!

       第一次弄斧到班门,学到了许多在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懂得了一个语文老师的责任。

       叶圣陶先生说:“一个最好的语文老师是能把一篇文章的作者的思路讲得清清楚楚的老师”。前苏联著名的语文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也曾精辟地指出语文课堂教育的艺术,在于处理好课堂教学中的三条思路的关系:第一条是文章中固有的作者的思路;第二条是学生阅读和理解文章时的思路;第三条是教师执教的思路。教师的任务在于用执教的思路来铺设一道桥梁,巧妙而又顺利地把学生的思路引向作者的思路。

       全国第一次实验教材工作会议,聆听了专家学者精辟的学术报告,得到了语文教育前辈们的悉心指导,大开眼界,对未来充满必胜信念!教材编辑们对教材的解读,帮助我们进一步提高了认识,从整体上把握实验教材的能力更强了!

      万事开头难!而良好的开头则预示了未来的成功!

      1984年11月初,我应邀去桂林参加全国语文教改盛会——漓江之秋会议。全国中学语文研究会的刘国正会长和张定远秘书长到会做报告,重点介绍了人民教育出版社改革教材《阅读》和《作文·汉语》,辅之以广西语文教研室组织的《阅读》教学示范课,不仅使与会语文老师大受启发,而且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1985年1月15日,张定远先生和章熊先生为我编写的、湖北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少年改革者的大胆设想》写《序言》,两位前辈特别强调“作为语文教学工作者,这本书对我们还有珍贵的资料价值。这是目前不易多得的原始资料,是值得心理学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和语文老师分析研究的。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青少年思想、思维、语言的发展,以及三者之间的辩证关系,从中得到启发。”

       1985年6月3日,刘国正先生和张定远先生,在湖北省和武汉市教研室负责人的陪同下,来我们华中师大一附中语文教材改革实验班,检验实验教学成果,张定远先生听了学生的语文教材改革实验汇报后,鼓励学生说:“你们很会说话,说得很得体,有的同学还有点风度。希望你们继续练好说话,要练到出口成章。”

      1985年暑假,青岛会议。当我把我们实验班学生参加当年高考语文单科测试的原始试卷及结果呈交给刘国正、张定远和章熊三位先生时,他们非常高兴地说,我们可以大力宣传建国以来改革步子最大的这套教材了!

       1986年9月1日,人民教育出版社总编室致函华师一附中,“为了使初中语文试验教材更适应教学需要,准备在最近做适当修改。拟邀请贵校李培永老师来京参加这一工作。”负责领导我们修订教材的是王连云先生。第一次开会时,刘国正副总编、张定远所长和中语室主任张厚感先生都参加了会议。国正先生代表出版社欢迎我们三位中学老师(江苏朱泳燚、北京张必锟)来北京,他特别强调,这次请你们三位中学老师来参加修订教材,是建国以来第一次。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从1982年到1986年,短短几年时间,我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语文老师,到与中国顶级语文教育家一起,非常荣幸地参加人民教育出版社修订语文教材,梦耶?!非也!我执着追求的梦想已成真!正是国正先生和定远先生一步一步引领,才有今天!

      感恩改革大时代!感恩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教材改革!感恩国正先生和定远先生!感恩所有为我一路前行助力的各级领导、教研员、我的老师和我的学生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