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说三道四(17)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2018-12-28 05:27:09) 下一个

说三道四(17)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是杜甫流传千古的名诗《春夜喜雨》的开头。《春夜喜雨》写于唐肃宗上元二年(761)春。杜甫写这首诗时,已经在成都草堂定居两年。他亲自耕作,种菜养花,与农民交往,对春雨之情很深,因而写下了这首描写春夜降雨、润泽万物的充满诗情画意的诗作。

      现在正值纽约冬季,我住在高层公寓之中,怎么突然想起这首诗了呢?说起来话长。简言之,就是由此及彼,浮想联翩。

      圣诞节这天,我朋友的儿子,也许是奉父命来看看我他现在美国读“研一”,24岁。他6岁时,我与他父亲一起送他去海口一所著名的民办学校读书。一晃十八年后,我们相聚在哈德森 河畔,饭后交谈甚欢。

       他说至今还记得当年去上小学的情景,后来跟随父母回北京,读完中学,考取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没有想到来美国读研的学校就在您的旁边。这么多年没有见您,您还是那么精神。我爸爸嘱咐我,一定要常来看看您!

      我谢谢他们父子二人之后,便问他所学专业、兴趣爱好、个人基本情况等。他是一个“理工男”却爱读历史,说是源自妈妈从小给他的影响,看央视《百家讲坛》几乎一期未拉下。他说:“我还知道您与《品三国》的易中天老师是同学。”

     “是的。我们没有你们幸福呀!我和易中天都只是高中生。他后来是大学老师,我是中学老师。我不知道你在中学读过一些什么书。你读过四大名著吗?”

     “没有。”

     “读过小说没有呢?”

      “到北京读初一时,语文老师要求我们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全班就我一个人最听老师的话,认真地读完了。”

      “印象深刻的就是奥斯托洛夫斯基的那段人的一生应该如何度过的名言。再就是那本书中关于‘性’的描写,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来说,很不恰当。”

      “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

    “谈过恋爱吗?”

     “没有。”

    “你爸爸跟你谈过这个问题没有呢?”

     “我跟我爸爸无话不谈,就是从来没有谈过这方面的问题。”

       由此,我就想到了“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春夏秋冬,自然变化有“序”,而且“知”“序”而行。屈原在《离骚》中说“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意思是“时光迅速逝去不能久留,四季更相代谢变化有常”,人生短暂而有“序”,为什么我们不抓紧时间,不依“序”而行呢?我们只有深刻理解这句诗中的“知”和“当”,才能“知”,就是了解人生每一个年龄段,“当”做什么,该怎么做。

       我们知道,人生大致可以分为婴幼儿、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几个年龄段。人生的婴幼儿期自不待言,因为其不可“知”,何论其“当”。童年和少年期,虽然“少不更事”,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之中,逐步知道自己“当”做些什么了。“当”养成的好习惯,都得靠父母和老师。人生从青年期开始就进入成熟阶段了,更“当”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了。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当”字,如同“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的“当”字一样,都是“应该”的意思。说白了,人生在哪个年龄段,该做什么,就要做什么,这和自然界的“序”是一样的。到了读书的年龄,就应该读书;该恋爱的年龄就恋爱;该结婚的年龄,就结婚;该生孩子的年龄,就要生孩子。什么“晚婚晚育”,统统都是违背规律的!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人生好短暂,当做就要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