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二十) 大西洋赌城

(2018-03-30 04:19:27) 下一个

闲话人生(二十)

大西洋赌城

离开尼亚加拉大瀑布,导游带着我们赶往大西洋赌城。我们出来这么多天,每天都是按时到达目的地。现在也记不清是什么原因,那天到达大西洋赌城的宾馆,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等我们住进房间都差不多快十点钟了。结果,错过了每天晚上与女儿通话的时间。天下事就那么巧,原来天天通话,什么事都没有。这天没有通话,就有事了。

当我们拿着导游给的房间卡,打开房门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我们在房里到处找不着空调的开关。拿起电话,全是讲的英语,找导游,也不知道他住在哪一间。此时此刻,才深感会说英语是多么重要!才体会到女儿每天通电话的必要性。抱着侥幸的心理,我拿着房间卡到总服务台,先向那位黑人小姐出示了房间卡,她很聪明,立即说:“OK!”然后,我用手势表示很热,她只摇头。我只好找她要来笔和纸,画一个人头,头上的汗珠往下滴。她真聪明啊!一连说了几个“OK!”。我回到房间一会儿,就来了一位服务员,他走到窗户边,打开类似我国北方宾馆房间里装暖气的盒子盖,再拧开空调开关。房间很快就凉下来了。然后,他一再说:“sorry”,我们也反复说:“thanks”

新泽西州的大西洋城,是一处三面环海的弹丸之地,按照中国的俗话说,是一块巴掌大的地方,竟然集中了十四、五家豪华大赌场,而且都是24小时营业。新的大型赌场还在兴建中,博彩业成为新泽西州的支柱产业之一。

据导游说,各家赌场在纽约为了争夺各族裔市场,使出浑身解数,每家赌场都有专用豪华大巴往返纽约接送赌客,在被称为华埠的曼哈顿中国城,在有第二华埠之称的法拉盛,还有第三华埠的布禄伦八大道等华人聚居区,每天有多班接送赌客往返的豪华大巴,每辆车都坐满赌客。上车时每人交往返车费10美元,车开到赌场门口下车时,发给每人42美元现金券,另有一张免费自助餐券。那张现金券算是赠送的一笔赌资,在赌场换成筹码即可赌博了,等于是白吃白喝还倒找钱,许多人是乐此不疲。常有一些华裔老人,几乎天天去玩,来回乘坐的大巴上放录像,玩到晚上再乘车返回。有的人是把赠券的钱输光了就不玩了,或者从观看别人的玩中找乐,或者到外边的木板步行街上散散步,或到海滩上晒晒太阳,或与一批赌友坐在一起聊天,饿了用免费餐券去享用自助餐,吃饱喝足再接着玩。赌场里冬暖夏凉,舒适宜人,吃喝玩乐的各种设施齐全,那些已退休的老年人成为常客,一到了双休日则增加许多人,往往是人满为患。有来自大陆的华人赌客形容这些赌场是“老干部活动中心”。

在赌场里玩的不少是老年人,他们大概也像中国老年人说的,是来找乐儿的。我看那些外国老人坐在老虎机前,神情专注,两眼瞪着显示屏,一手拿杯可口可乐,一手不停地在键盘上按着。有的老人还有意思一些,他们用一根塑料绳把插在老虎机上的银行卡拴在自己的裤带上,也许是因为老虎机曾经“吃”过他们的“卡”吧!至于那些豪赌客和大玩家,另有专供他们玩的地方,有时赶上他们赌赢了,服务生送上一杯咖啡或可乐,常会甩出一枚千元筹码的小费,可以兑换1000美元。这是曾经在这里打过工的那两位湖南同胞讲的。

赌场里的赌博方式千奇百怪,有很多是我们永远也弄不明白的。就拿银发族普遍愿玩的老虎机来说吧,也是五花八门,有的是赢了一次性回利的,有的是回利后还可幸运中奖的。一次性玩的金额最低的有5美分,最高的有5美元的。那5美分的机器纯粹是供老年人来找乐儿的,就像咱国内的老年人玩一毛钱输赢的小牌似的。

我们拿着宾馆送给房客的20美元(只要在他们那里开房,就送你20美元赌资)在赌场转了一大圈,最后还是选择玩老虎机,而且决定输完就走。赌场里的老虎机不用换筹码,它直接“吃”美元,使用的是25美分一个的硬币,纸币可以在机上换硬币,难怪那些外国老人直接用银行卡插在上面玩呢。20美元在大西洋赌城过了一把瘾,大概玩了个把小时。感觉它不能与中国的麻将同日而语,虽然“现代化”,但没有什么趣味。

又一个双休日的早上,我们一家三口从瑞德(RIDER)大学出发,再去大西洋赌城。因为美东旅游回来,我们曾经对女儿说,那天到大西洋赌城很晚,第二天也没有好好看一下就离开了。再说,大西洋赌城虽然离瑞德(RIDER)大学不到两小时的车程,可是我的女儿在这里学习生活三年多,却没有时间去玩。难得她有兴趣开车陪我们再去玩一玩。

前面说过,大西洋赌城不大,就巴掌大块地方,游玩一天时间非常充裕。我们慢步在大西洋岸边平坦的木板大道上。这是一条极具特色的步行街,地面铺的,据说是从非洲进口的优质木材,非常坚硬结实,大约有四车道宽,新刷过棕色的油漆,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行走在上面很有弹力。街的两旁,一边是一家挨着一家房屋造型各具特色的赌场,一边是供游客休息的椅子、亭子,卖冷饮、咖啡、热狗的摊位,旅游推车,游泳换衣服的房子。游客们三三两两,或坐着休息,或赶着去海边,或慢慢地散着步。大西洋海水浴场就在眼前,万米金沙滩长得看不到头,光脚踩在细细的沙滩上,绵软细润,那感觉真舒服。

海滩上,有人躺在沙滩椅上看书,有人仰卧晒太阳,享受着日光浴。海水中,有人搏击海浪,有人游泳嬉戏,发出一阵阵的欢笑声。成群的海鸥或在海面上低空翱翔,或在海水中追逐觅食。还有人在潮涨潮退处躺在椅子上看书,海浪冲上来时淹过脚背,潮水退下时湿沙则浸润脚底,那一份怡情真让人羡慕!

为确保游泳者的安全,海边上不远就有一个救生员观察岗,每个岗哨旁边有一条救生船。在海洋的深水区有救生快艇不断巡游,看这样子,别说是来这里玩的人会太平无事,即使有人想在这里投海自杀都难获成功。

我们三人在这富有特色的木板大道两旁,选取各种背景,照了许多像。

既然到了赌城,当然要去赌场碰碰运气。何况,博彩之心,古今中外,人皆有之。不是有哲人说过吗?人生就是一场赌博,一切尽在希望中,一切又尽在未知中。我们中国还有一首通俗歌曲的歌词:“我拿青春赌明天……”可见,这“赌”字本身并无罪过,如果非说它有“罪”,也都是那些歪嘴的和尚把经给念歪了,它便有了“罪”。2000年我在美国、2006年我在加拿大的赌场虽然是走马观花,但是,深深感受到,博彩业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特殊型态的娱乐大众的文化。

西方这种特殊型态的娱乐大众的博彩业,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省曾经遍地开花,仅海口市,类似大西洋赌城那样大的赌场就有六七家,分布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国外赌场所有的赌博方式,这些赌场里都有,就是没有国外赌场的严格管理。比如说,国外赌场是严格禁止未成年人进入赌场的,海口那时的赌场还谈不上管理,什么人都可以自由进出。因此,很快就被取缔。公开的赌场被取缔了,地下的赌场至今还很活跃。当然,更多的中国人还是喜欢中国人自己的博彩方式——打麻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海口市乃至全国所有大中城市的所谓“茶艺馆”,都是“麻将馆”,而且全部更新换代成“自动麻将”。

比较东西方“博彩文化”,它们有许多共同点:

第一,它们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之一。不必说西方赌场每天人满为患,也不必说中国每天有多少人在打麻将,就说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吧:世界上凡是有华人的地方,都可以听到麻将声声!

第二,它们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而且这些规则约定俗成、简洁明了、便于操作。

第三,它们都具备满足“赌徒” 赌博心理的激励手段,让参与者乐此不疲。

东西方“博彩文化”的不同点也是非常明显的:

第一,西方赌场的所有赌博方式都是参与者的个人行为,与他人没有关系,说白了,就是参与者在与赌场的老板赌;而东方特别是我们中国目前最流行的“打麻将”和“斗地主”,都是参与者与参与者赌,如果说在赌场玩的话,赌场的老板赚的是“服务费”。

第二,因为赌博方式不同,所以东方赌博的参与者不仅需要手气和运气,还需要更多的智慧。中国的“打麻将”和“斗地主”雄辩地证明了伟人毛泽东的名言:“与人斗,其乐无穷”!

第三,西方的“博彩文化”是受法律保护的,赌场的管理是规范而有序的;东方的“博彩文化”是民间自发的、法律禁而不止的,不是赌场的赌场管理既不规范也无序。

我进赌场的次数极有限,在美国去大西洋赌城两次,在加拿大去温莎赌城一次。每次进赌场自定上限为20元,输完走人。我们这等工薪族进赌场,玩大钱咱花不起,玩小钱还可以。有人说,大赌伤神,小赌怡情,这话很有道理。我进赌场就是花小钱找大乐儿,同时也比较一下东西方“博彩文化”,有了平和的心态,花钱又不多,输赢都无所谓。而我在博彩的输赢之间感悟了人生哲理,体味了人生乐趣。回顾自己这一生,每到关键时刻,不也如同上战场、进赌场?人生战场上的胜负在于一搏,搏击决定着事业的成功与否;人生的名利场上,充满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这如同赌场上的输输赢赢,赢中有输,输中有赢,赢了也潜伏着输,输了也预示着赢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