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十六) 举办棋类训练班

(2018-03-28 06:33:31) 下一个

闲话人生(十六)

举办棋类训练班

1967年秋季开学,按照当时国务院周恩来总理的要求,学生全部回到学校“复课闹革命”。武汉市教育局通知我们到学校参加分配。我被分配到武汉市水厂路中学。水厂路中学位于硚口区江汉二桥水厂路,校名也因此而来。水厂路中学是武汉市教育局新建的十六所中学之一,老师全部是年轻人,一部分是我们这批“短训班”分配来的;另一部分是1965年毕业于华中师大的本科生,当年他们按要求下乡搞“社教”,十六所中学又正在建设之中,于是,武汉市教育局把他们“储备”在未建成的十六所中学,他们因此被称为“储备生”。学校领导是从各老校抽调来的中年骨干。我们水厂路中学的书记是一位个子矮矮的心慈面善的中年女同志,叫刘政秀,校长叫雷振发;教导主任叫江绍永,总务主任叫王羿蹇。他们这个领导班子非常团结,对我们年轻教师非常关心。我们到学校报到后,相当长时间都没有学生来上学,住在学校的年轻老师没事就打牌下棋玩,刘书记对我们这批年轻人特别关心和爱护,总是语重心长地说,现在虽然没有课上,以后总要上课的,你们一定要多读书,不要成天打牌下棋。她年轻时是语文老师,她还把她以前订阅的语文杂志,全部送给我,鼓励我多读好书,多学习前辈的经验。她说,总有用得着的时候。目前这种状况不会维持很长了!

在那学生不读书,教师没书教的情况下,不能成天带着学生读报纸、学语录呀!于是,请示学校领导,同意我办一个棋类训练班。

武汉市水厂路中学三项(围棋、象棋、国际象棋)棋类训练班筹备期间,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和支持,特别受到湖北省武汉市棋类运动的前辈和名人的鼎力相助。

我与他们相识,源于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的语文老教师张继志先生。1967年,我在学校等待分配,无所事事。有一天,语文老师张继志先生在学生食堂门口,问我:“你想学围棋吗?”我说:“想学啊!”他马上就说,今天晚上9点钟你到这里来,我教你。他指着学生食堂门口的学生练琴房说。练琴房是文革前幼师学生练钢琴的一间一间的小房,只能放一架钢琴、一把椅子。文革期间,钢琴搬到学校仓库了,一排小房就空在那里。

从那天开始,几乎每天晚上9点到12点,我和张老师就在那仅仅只能放下一张课桌两把椅子的练琴房下围棋。张老师给我讲了围棋的基本规则后就开始实战了。张老师规定,从让我十三子开始下,只要我能够连续赢三盘就升一级。记得刚开始学下棋的时候,每下完一盘,张老师都要仔细评讲,哪一步棋下得好,哪一步棋不讲棋理,只要有一点进步老师都非常高兴,如果我连赢三盘升级了,他更高兴。而且,每到半夜下棋结束之后,我们师生二人就到学校门口的餐馆去宵夜,每次都是老师买单。到我结业分配时,张老师就跟我下让先棋了。

我分到水厂路中学后,张老师非常高兴地告诉我,他的一位老棋友就住在水厂路中学附近。他特地从武昌到我们学校来,带我去拜访他的老棋友汤之望先生。自从认识了汤先生之后,不仅能经常得到高手的指导,更加荣幸的是汤先生又引荐我认识了湖北省围棋名人刘炳文和刘力父子。后来,又在刘老师的引荐下,认识了许多湖北省棋界的名人,如湖北省棋队教练邵福棠老师、象棋全国冠军李义庭和柳大华、象棋全军冠军陈培芳、武汉国际象棋教练刘成万等。

当年,这些大名鼎鼎的大师,都来我们武汉市水厂路中学棋类训练班当义务教练。每到训练时间,他们都是自己乘坐公交车来训练班教学生下棋,来自武汉三镇的学棋少年闻讯纷至沓来。后来从训练班走出去的棋手有:围棋七段国手闫安、李杨(女),女子全国象棋亚军陈淑兰等。

闫安七段在国家队三年,代表中国队多次出国比赛。从国家队回武汉后,他创办的“天元青少年围棋训练班”红红火火,培养了一批优秀青少年棋手,   (我与闫安在武汉洪山)  

2017年他培养训练多年的弟子辜梓豪、谢尔豪双双打进“三星杯”及“LG杯”决赛,辜梓豪勇夺三星杯世界围棋冠军,谢尔豪勇夺LG杯世界围棋冠军。两人现在都是国手九段,都在国家队为国效力。

闫安从小就受他父亲的影响喜爱围棋,到水厂路中学棋类训练班后,在名师刘炳文先生、省棋队教练邵福棠老师的重点培养之下,茁壮成长,后来成为七段国手。我和学生学棋成长、教学生学棋的经历雄辩地证明了“名师出高徒”的至理名言。同时也告诉我们,不论做什么事情,尤其是读书学习,一定要敢于“弄斧到班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