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通向世界冠军之路(一)

(2018-03-22 04:22:26) 下一个

通向世界冠军之路(一)

 
 

我在华中师大一附中8 8届高中毕业班的学生汪深1988年7月初在芬兰举行的第2 0届国际化学奥林匹克竞赛中荣获第一名。8 8年8月 l 9日有记者对汪深进行了专题采访。   

记者:你是这次竞赛的第一名。据说我国中学生在国际性学科竞赛中获金牌的不少,但得第一名,你还是第一个,是吗?   

汪深:是的。我希望我国中学生以这次为起点,今后能拿更多的第一。

记者:你为我们国家,为湖北省以及你的母校赢得了荣誉,可喜可贺,你真幸福。听说你并不总是这么幸运,你似乎在别的学科省级选拔中落选,是真的吗?

汪深:去年l 0月,我先后参加了全国中学数学、物理竞赛省级选拔,均获二等奖,两次都未能进入国家集训队.机遇不好,很遗憾。

记者:是很遗憾。但你能代表你的同学参加选拔,这说明你的数学、物理的实力也很强。你在省化学选拔赛中的成绩怎样?

汪深:紧接着我又参加了省化学竞赛,得第三名。

    “第三名"能代表湖北省参加全国选拔赛,这就是汪深的“机会”:中国化学会选拔参赛者时采用了“估计潜力,评价能力”的办法。这个办法要求考试不能局限于知识量和解题能力两个方面,而应着重考核学生寻找、描速、综合和评价信息的能力,推理、归纳、举一反三和相互比较等综合思维能力以及实际操作的能力。实践证明,湖北省化学选拔组“选”准了,“拔”对了。汪深在厦门举行的全国选拔赛中顺利通过了理论和实验的考试.进入前1 0名。紧接着,就到北京大学去参加国家集训队的集训。6月3 0日,汪深等四名同学代表中国中学生乘飞机去芬兰参赛。

我们于当地时间6月3 0日2 3点3 0分到达了赫尔辛基。天空是淡蓝色的,这是极地附近天空特有的淡蓝色。夏天的赫尔辛基是不会黑的。我们这样想着,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我马上跳起来心里想着睡过了,这要不到10点钟才怪了。一看手表才7点3 0分,这时候,我才开始认识芬兰。                                       

赫尔辛基是个国际城市,然而与纽约等大城市不同.没有高楼大厦,市中心甚至没有超过五层楼的房子,整个城市保持着较古老的风格。                   

7月2号.客车接我们到一个小城市埃斯堡,我们就住在那儿一个靠海边的旅馆。当天晚上.举行了开幕式。我注意到,会议的发言都很筒短.其间还能   

欣赏民间歌曲.一点也不使人厌烦。开完会,老师们要去翻译试题,同我们隔离开了。剩下各国选手在一 起.类似一个鸡尾酒会,大家自由交谈。当然,要交   

朋友得自己去找,没有人给你介绍;谈话用英语,也是一种国际语言,非常有用,非掌握好不可。

4号5号两天考试。3号安排我们轻松,上午乘车游览赫尔辛基市。该市的公路不仅坡度大,而且多坎坷,坐在车上颠得很厉害。我倒无所谓,却苦了福建       

来的选手。他晕车,一回旅馆就吐了。下午哪儿也没 去成。第二天考试时,他

还昏昏沉沉的。可见,参加竞赛.不仅学习要好,而且身体素质也要好。我自信,我的身体是够格的。下午又去海滩游泳、打球。晚上去参加一个海滩茶会.还顺便尝试了S 0 U l I— 兰式蒸气浴。洗澡时.水浇到红热的石头上.立刻是一股难忍的热浪.要不是身上是湿的.没准就会给烫熟了。我就这样一直玩到晚上11点,才上床休息。我要说一句,这个对候.就是考试前夕千万别去看什   

么书,搞什么复习了。只有精神放松才是至关重要的。  

4号5号两天是考试时间,每天5小时,从上午8点到中午1点。这对人的耐性也是一个考验吧。我想,这也意味着参赛者应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              

4号早上考理论,大致一看,题目相当难,不太好解。试卷共有6道大题.按理应该先做容易的。可是,他们把最难的题放在最前面分明是一种挑战,于是我   

毫不犹豫地先做第一题。这并不是说这样做就好,而是我的一种趣向,对我自己起到调节神经激发雄心的作用。结果第一题用了一个多小时;第二题也用了一   个小时;第三题又用了近一个小时,但我始终抱着蔑视它们的态度,从容地解完所有的问题.再回头补答悬置的小问题,5小时还剩下2 0分钟。                   

第二天考实验,同样是5个小时。考试中途出了问题。原来实验要分两步,先制出一种产品,再测出有关的性质数据。在第一步产品完成脱水的环节上,  各国选手都给卡住了。试卷上明明写着烘干半小时就行了.可是半小时过去后一看.表层是绿色的——干的;里面是黄色的——湿的。搅松散后又烘了2 8分    钟.再看.黄绿相间.’斑斑点点.竞十分漂亮.以至保加利亚的选手称它为鳄鱼皮.而加拿大的选手一个劲地问监考老师是否要重做一次。当时.我的手给 烘箱烫了一下。这时正是心中容易发烦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心烦了。于是我看了看手表,走出实验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