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陵老宅三代 ”Wellesley“ 学人(3)

(2020-06-28 19:51:42) 下一个

这里几乎家家都种有这休斯顿的市花,喜欢木玉兰的淡雅,纯洁,清香。。

金陵老宅三代 ”Wellesley“学人(1)

金陵老宅三代 ”Wellesley“ 学人(2)

 

这栋网上的老房子很像二伯伯家,1946年,由安琦表姐当时的未婚夫,后来的先生,杨纪珂教授亲自设计,施工的第二栋房子,是红瓦顶。97年我从美国回家探亲前,就拆除了。

记得1966年酷夏的那个上午,那条高坡鹅卵石民国路旁,大树上的知了一早就开始热得吃不消,‘知了知了’一片声地聒噪着。叔伯伯是乘夜车从苏州赶到南京,一早就去了市房管局,排着长队把58年私房改造后,被允许保留的老宅里半栋自住房交了公。叔伯伯是交过房子后,才匆匆赶来老宅我家吃了个中饭的。饭间她忧心重重地和父母交谈了一会儿后,午后就要赶回苏州。中饭后,父母都还要去上班参加运动,姐一早去了学校,中午也没回家,我就送叔伯伯去鼓楼32路车站,好去下关赶下午回苏州的慢车。

在站台上,来了好几部车,都挤不上去,后来我总算使上了全身的力气,才在蜂拥而上的人群里,把穿着汗渍斑斑短衫,近七十岁瘦弱的叔伯伯好不容易推进了车门。十四岁的我站在永远拥挤的32路电车站头上,对着挤在车厢里喘不过气来的叔伯伯,挥着手,也不知她是否看见了。我一直目送着像沙丁鱼罐头般,紧紧塞满人的32路电车勉强关上了车门,慢吞吞起步,摇摇晃晃地开远了。

文革十年里,老百姓基本上相互都断了来往,文革结束后不久的两年里,我妈和我姐趁出差机会,先后去苏州拜访过二伯伯和叔伯伯,而我却没有。至今脑海里还清楚留着那最后一次与叔伯伯的见面和送别(二伯伯还是上小学时见的)。那时满大街的,正破四旧,叔伯伯的短发是临来南京前自己剪的,身上那件阴丹士林大襟短衫也是那几天里,从长衫绞短后,大针长线赶着,自己重新翘边缝制的。后来,母亲常提起住在苏州的二伯伯和叔伯伯,晚年生活是非常节俭的。在我的印象里二伯伯和叔伯伯在南京老宅居住时,她们的衣着都是早已过时的长衫,或旧衣改短的,房间里所用的家俱也是老旧的。

从安琦表姐的文选里,读到她的外公,二伯伯和叔伯伯的父亲- -民国教育家袁希涛(我外公的长兄)光绪31年辅助马相伯筹建复旦,累积负债六千余两银,无人承担,都是由袁希涛大外公独自一人,逐年偿还,多年全家人都过着节衣缩食的清苦日子。从表姐们回忆父母亲的文章里也读到汪懋祖教授和二伯伯除了倾心倾力出资办学,还经常慷慨解囊,帮助贫苦学生和生活困难的邻居们,而二伯伯夫妇自己一生的家庭生活却是极为朴素节俭的。

79年,二伯伯83岁过世后,叔伯伯被安琦表姐接去北京同住,还帮着安琦表姐看顾过表姐家出生不久的外孙,有福享受到晚辈孝顺的温馨日子和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了。

“二伯伯”家的两个女儿,我的安琦表姐和安琳表姐都长得非常像母亲,清秀的五官和精致苗条的身材,说话和举手投足之间,满满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民国大家闺秀的风度。我之所以要提到民国,是因为像我和我姐这代在红旗下出生长大,或49年以后出生的几代人,经过一系列人斗人的运动,然后又是一切向钱看的洗礼和熏陶,是很少有人再有表姐她们那代人的气质和修养的。

我和安琳表姐一家多年相处有如家人,但是我和安琦表姐并不熟悉。住在老宅里二十多年,一共也就见过她几面吧。只是记得安琦表姐和她母亲,姨母,妹妹一样平易近人,说话轻言慢语,她们和我妈很亲近,总有说不完的话。印象里,最深刻的是文革中后期邓小平复出的那几年吧,我妈刚从乡下调回城里。安琦表姐在去苏州看母亲的途中,在南京下车去林学院看妹妹,再和安琳表姐一起来老宅看望我妈这个XY阿姨,文革里,亲友如有幸重新见面,都有死里逃生后的感慨。

碰巧我也从乡下回家,第一次见到安琦表姐。她很关心我和我说了不少话,细细问了我在乡下的生活,还告诉我她的两个女儿(在美国出生,和我姐俩差不多年纪)也在东北农村插队,那里地广人稀,土地肥沃,冬季很长。。表姐还问我在乡下有没有读些什么书,我摇摇头说没有。表姐认真地看着我说,年轻人还是要想办法多学些文化,知识总是有用的。

后来我跟着电台英语讲座学英文,应该也是从那次和安琦表姐谈话里得到的启发。72年尼克松第一次访华后,各省电台先后开办起了外语学习讲座,英语教完二十六个字母,日语教完五十音图,毛还活着时,就学Long live Chairman Mao, proletariat。。 毛沢東万寿には境界がありません…。我那时还在乡下种地,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熬出头,加上那年头,除了毛选,书店里什么书都买不到。想着表姐说的知识总是有用的好不容易电台里让学点儿知识了,还不赶紧抓住个机会。这就是我自学英语的开头吧,后来也因此改变了人生(当然能有信心,坚持学习下去,后来也还受到一位知青学长的影响和鼓励)。

那天安琦表姐还特意走到院子里,隔着院墙踮起脚,对着后面的那栋两层带阁楼的清砖红瓦住宅看了又看,还问我了两次,那栋住宅是不是XX路XX号啊(好像她不太相信,要向我反复证实)。。我点点头,还告诉表姐,老宅和那栋楼本来是没有隔墙的,是后来那里住的人越来越杂了,文革前才不得不把两栋楼隔开了。表姐听了,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那天我并不知道安琦表姐垫起脚尖,仔细打量很久,隔壁那栋楼其实也是像老宅一样,原本是二伯伯家的私产。更不知道那栋楼是安琦表姐当时的未婚夫,后来的先生杨纪珂教授亲自设计和建造的,本来那第二栋楼还是二伯伯想要送给安琦表姐的结婚礼物呢。1946年,二伯伯夫妇为建造这第二栋楼时,用尽了存款还借了贷,幸好当年施工时,是年轻能干的杨纪珂教授亲力亲为,降低了不少盖房成本。等到贷款还清了,这第二栋房子由于是出租房,58年就被政府全部收归国有了。大概因为那栋房子里住了七十二家房客,不是自己的房子,谁也不爱护,各家就是搭个披屋,建个厨房,抢着占地儿,杂七杂八地搞得面目全非了,难怪那天表姐认不出来了(文革后,我家住的老宅也一个样儿)

我从小长大至那次回国前,竟然从来不知道那第二栋房子的历史。直到读了安琳表姐送我的两本,两位表姐的家族回忆后,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二伯伯家老宅和毗邻的那栋二层楼,各自的院门开在不同的两条路上,两个院子原来却是相通的,还拥有同一个水表,归根到底两栋房子是同属 二伯伯家一个房主的。记得二十多年里轮到我家收水费,我或者绕路过去收,或者从老宅的厨房里爬窗跳过去收。

现在想起来,对于二伯伯家第二栋房子,多年我从未听说过,不知底细,应该也是二伯伯作人的胸怀和风度吧。房子被收走了,心里再痛,也是不能改变的现实,那就接受,放下不提了吧。文革开始了,不允许老百姓拥有自己的一点私有资产,二伯伯就让叔伯伯乘夜车立即赶到南京,把最后的半栋自留房早早上交。二伯伯这样大智慧的人,劫难来了,首先想到的是设法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突然想到,在如今美国瘟疫横行的日子,是否也应该学习二伯伯的民国老知识分子精神,平心静气接受不能改变现实,放下之后,求生存呢?)。

从安琦表姐的文选里读到,1957年时,杨纪珂教授对科研体制诚恳地提了意见,在文汇报上发表过文章,反右时被批为毒草。幸好周总理为那批1955年后回国的留学生说话,说他们为爱国而归,对国情不太了解,说错了话,应不予计较。但是文革后期,表姐还是被告知,她的先生杨纪珂教授在反右运动中,还是被“内定右派”。

杨纪珂教授当初随科大搬到安徽,学校只分配了一间9平方米的小房间。冬天很冷,生个煤饼炉子,有一天夜里他差点儿煤气中毒。表姐还细细描述了在那间9平方米的小屋里,她和先生,二女儿一起过春节,虽然不是全家团聚,(大女儿和小儿子在北京)安徽可以买到农民私下出售的农产品,大年三十炖了一只老母鸡花生汤,抄了几个菜,大米饭,年夜饭吃得其乐融融。还有杨纪珂教授从合肥回北京,想着北京主要吃粗粮,大米金贵,就带了一袋大米回去,经蚌埠转车,天黑过铁路时,摔了一大跤,手臂摔断了,幸有同路的科大老师帮助去医院包扎,一路护送回家。。。

文革中表姐在中关村教授楼里的一套住房里,被造反派掺沙子,搬进来另外二家人,一家四口人,另一家仨口人。因为表姐的善良宽容,在有限的空间里,三户人家共用一个厨房,一个厕所,却能和睦相处。表姐还记录了不少与同单元两家邻居相处的趣事,邻居家的小二子常在表姐家里吃零食,享口福,一天看到表姐家饭桌上放了一块白脱油,以为是蛋糕,就自顾自吃了。等到表姐的大女儿回来找自己还舍不得吃的白脱油,却到处也找不到时,隔壁小二子的妈正愁小二子怎么突然就紧着拉肚子了呢?。。。

安琦表姐,至55年11月,和先生杨纪珂教授,带着一个6岁,一个5岁在美国出生的女儿从罗湖进关回国后,和中国的那代知识分子一起,经历了57年的反右,三年困难时期,四清,十年文革,不能作本专业研究,下放劳动,两个女儿当知青。。。她的人生道路并不平坦。但是安琦表姐一生遵守父亲汪懋祖教授的教导:爱国,敬业,宽以待人,严以律己,母亲袁世庄(文中二伯伯)的教导:诚恳,谦虚,守信,作一个正直的人。

这是我所知道的金陵老宅里,第二代 ”Wellesley“ 学人,安琦表姐的部分故事。

本文参考二伯家大表姐安琦遗作《汪安琦文选》,小表姐安琳遗作《我家的故事》。愿两位表姐在天堂安享永生的平安和喜乐。

 

后院花儿盛开,大自然还是一片生气勃勃的。

未完待续

原创拙文,请勿转载,谢谢!

如您有时间,请点击以下视频,静心聆听欣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91RX2LhY8s

Jacqueline Du Pré - Bruch: Kol Nidrei, Op. 47

再请欣赏我们村里小河里的《鱼乐》,这两天在村子里走路去喂鸭子,结果鸭子们吃饱了,游走了,鱼和乌龟来吃玉米,鸟食了。

隆隆的机声是割草机在割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3)
评论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读来真是让人唏嘘,为你的家人们。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最是感谢和感动闻香每次有耐心,又肯花费宝贵时间来读我的博文,还读了不止一遍,细心留意给我以鼓励和支持。
二伯伯和她的先生那辈民国精英知识分子对中华民族的无私奉献将流芳百世,永垂青史。
闻香的评论太经典了,让我们同声祷告。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谢谢康康读文留言鼓励,这篇我二伯伯家的故事的确很难写,毕竟不少人和事不是自己亲历的,好在有二位表姐的回忆录作参考。当年我答应过二表姐,作为在老宅住得最长久的人,写篇老宅的回忆。写出来,也了却一份自己的心愿。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随缘无我' 的评论 : 感谢缘缘光临,读文留言鼓励。非常高兴在文城有缘读到你的故事,认识你。我大概年长你几岁,又都是知青,同时代的人难免有相似的经历。更有一份深层的理解。从你青云的故事里读到你的善良,宽容,大爱, 拼搏,成功,幸福。。。为你骄傲!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有幸读到你写的真实感人的回忆录,仔细写下家族中众多前辈长者的经历,为自己,为后代,传承下去,是件很有意义的事。问候小溪姐姐好!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回忆录写得感人,写这些要花费不少时间。前几天我写了几篇有关时尚的博文,就没耐心写下去了,感觉花费的时间比较多。不是我的时间多宝贵,只是琐碎的事情比较多。谢谢分享!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谢谢山里清纯妹妮的好耐心!坐在板凳上静等我的续集。也一直感激妹妹对我的鼓励和支持。
现在是时候检讨我的网名了,我家姐俩,我从小就向往当姐姐,所以老了,就给自己取了个姐姐的网名,其实与我更加实际的网名应该是小溪蜗牛,这不正在已蜗牛的速度和网友们互动,写文吗?
清纯妹妮一定还在家上班,多保重,祝你阖家安康吉祥!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猫儿好,文革中交公的自住房,后来邓小平在台上时,还是落实政策发还了,基本上都是年旧失修,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而58年被政府收走的私房是不被落实政策的。现在看到国内人置产买房出租,有时也为他们捏把汗,哪天会不会像1958年那样,私有财产就没收了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刚才赶去读王妃的好文,还有转播的视频,先花了一个小时看完了《好久不见,武汉》。这位日本年轻人客观看武汉的视频,真是挺好的,记录了经过瘟疫后,真实的武汉和人民!在文学城里,至少可以写下自己真实的故事和感受,真是要珍惜啊!王妃多保重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几乎每天大作佳文上城头,文题包罗万象,文字生动深刻,网友互动关心友谊。你是我的学习榜样。很感激你对我一直的跟读鼓励支持,还有你对历史和过去老一辈知识分子的理解,尊重和理解。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请查QQH。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谢谢生活妹妹读文留言鼓励,你说得对,那个时代的好些知识分子即使受到了种种不公平的对待和磨难,始终坚守做人做事的原则,这是人间的正气,让人敬佩!我之所以写写那些令人敬佩中国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故事,初衷也是希望老一辈光明磊落作大写人的祖训家训有人看到,能够传承下去。多保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我是非常敬佩友明兄写作思路的睿智敏捷,下笔生动如飞,更重要的是在当前的形势和平常的日子里能够发现总结闪亮光点。我这些都是作不到的,也只能慢吞吞地写些过去的故事,写总比不写好。这里再次感谢您的一直鼓励!多保重,May God bless you and your family.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叶子妹妹。教观欢喜读侬上海弄堂里厢,女小宁格故事,侬文笔老好,写得来浓墨重彩,活龙活现。侬慢慢交写,吾妮带只小矮凳,慢慢交等了嗨。
我的外公兄弟三人,他居中,我这写得是他哥哥,也就是我大外公家的事,大外公家是书香传家。我外公这二房,到了我这辈差点儿就传不下去了。我和我表姐其实是两代人的区别,我是属于49年以后出生的几代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和亮亮妈妈握手,在这个瘟疫,天灾,人祸横行的日子里,只有仰望主,时时祷告,信靠主的大能。让我们一起首先为在第一线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们祷告,也为地球和人类的平安祷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梅华好,你也是善良的人,和先生一起还要少出门,出门戴口罩,也祝你阖家平安吉祥!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好!是啊,我这个年纪的人,喜欢回忆,一回忆就绕不过文革,那就写些自己见到的真实的人和事,已经看见城里不少人还想回归文革毛时代呢。
yy56 回复 悄悄话 这三篇连起来又读了一遍,很感动。

二伯伯真是胸藏文墨怀若谷,让人佩服。Reinhold Niebuhr最经典的祷词在他那显现了。

文革不堪回首。

问好,多保重!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Happy 4th of July!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对你这位理科博士的喜孩儿真是由衷地佩服,我只能就事论事地,脑子里记得什么就写什么,从来没有想到我是要表现个什么主题和思想,还是喜孩儿在第一篇“老宅”里的留言精准到位,总结了我内心所想说,却说不出的。。。。真是谢谢你,握手拥抱了。
“姐姐家折射了中国老一辈精英的勤奋,律己,奉献,报国精神。父母恩爱,姐妹融洽,兄弟相帮,这才是中国应该弘扬的传统文化”。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茶帅对老臣的爱护和鼓励,老臣铭记在心。茶帅腾云驾雾,金戈铁马,纵横天下,却有义薄云天,心善如水,被Jacqueline Du Pré 深沉,苍凉,却充满刚毅和希望的琴声所感动,真是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抱抱思韵,七几年,我第一次跟着江苏广播电台文革播放的第一期英语教学讲座,当年还在乡下的水田里插秧田里,挑粪,割麦。。那时乡下的收听信号常常会不好,半导里的收听会很多杂音听不清楚,断断续续地学下去,没有放弃。真是没有想到当年和我一起收听英语讲座的小朋友今天会在文学城,有缘相遇,成为互相理解欣赏的隔代网友,真是美好奇妙!
我能够有今天真是神的恩典和指引,感谢主!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每次见到暖冬妹妹的留言,心里都是满满温暖的感觉。我们的年龄,经历不同,你却对我的文字,理解宽容共鸣和鼓励,让我(时常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写不出来)还有坚持写下去的 Desire, 记录下我知道的一些真实的故事,希望那些的前辈的人生,为人的胸襟和对国家百姓的无私奉献故事不至于被埋没在逝去岁月的时光里。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禾儿好,先请原谅我回言的蜗牛速度,本来进城是给网友们回言互动的,又会打个弯儿去了别的博主家读好文了。加上自己的脑瓜子和腰背就在电脑前撑不长时间,又得下线了。写文慢,回言慢,当初应该取个网名为小溪蜗牛的。
禾儿说得对,当初的老留学生国外完成学业,是信奉科学教育救国,可以说百分之90以上,都回国用学到的知识报效国家,孝顺供养父老,弟妹的。老留们当年对新政府也是充满信心的,但是没多久,运动一个一个,老留们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不少,他们当年回国前是绝对没有料到的。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遐西好,谢谢百忙中,还来读文留言,和你同感啊。现在国内的啃老族,还有把父母当银行当保姆的年轻人,早就把 “百善孝为先” 扔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看了确实令人寒心!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小小也喜欢Jacqueline的大提琴曲,真是知音了!
小小对我真是过奖了,我说的是我外公长兄家的故事。二伯伯和我妈虽是同辈,二伯伯的女儿和我妈年纪差不多,她们那辈人是受民国传统教育。是受仁,义,礼,智,信 熏陶的。
我外公的孙辈像我和我姐似的,都没读到什么书,书香门第的香火差点儿就断在我们身上了,人都是受时代影响的,经过文革的老三届大多数人哪里还有什么气质和修养啊。
文革开始起,中华民族几千年信奉做人的起码道德准则,都被践踏一地。人都变得越来越自私。想尽办法为自己谋利。当年住的是公房,反正不是自己家的房子,谁也不去爱惜。都是想着法子,互相倾轧,抢占公用的地方。文革前的睦邻互助关系在变成大杂院的老宅里被革命革得一干二净。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虽然和弄弄是隔代网友,但是很多观点都很一致,很欣慰。
我也是看到网上不少国人还在美化文革,希望回到过去按计划供应,吃大锅饭的时代。我就写些真实的人和事,不夸张,都曽经真真实实发生在中国百姓人家。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明白中国不能再有文革和暴政。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北东南' 的评论 : 真是万分感谢东南妹妹啊!帮我找到了我家二伯伯袁世庄在Wellesley College 1921 年的毕业照。我把年代弄错了,我又查了她女儿的回忆录,二伯伯袁世庄是1921年Wellesley本科毕业,1921年又转入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结果冬天在学校摔坏了腿,西医没治好,就回国了)二伯伯的先生是1920年回国,二伯伯是1921年回国。
我在Wellesley College网上找了很久,只找到宋美龄的照片,就是没找到二伯伯袁世庄的照片,这张照片真是太珍贵了。这张照片会登在我下篇博文里。再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康康好,抱抱你,每次看见你都特别高兴。真是太赞你的英明预测了,去年年底把想要卖的房子都出手了。那时谁也不会预料到今天的世界啊!Wish you and your family all the best!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万分感激朋友们,读文理解共鸣,留言鼓励。小溪需等两三日后,再逐一细细回复各位,敬请见谅!各位保重!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小溪姐姐!最近很少来文城,我在修门课。今天看到了你的博文,很感动。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请查悄悄话。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但是安琦表姐一生遵守父亲汪懋祖教授的教导:爱国,敬业,宽以待人,严以律己,母亲袁世庄(文中二伯伯)的教导:诚恳,谦虚,守信,作一个正直的人。”
小溪家族几代老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气质修养,特别是他们对中国人民的教育、科研事业所作的贡献已经载入史册,定将流芳百世!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一次文革还没让大家认识够,这“二次文化大革命”做实了,告诉我们别回家,别回头,那不是我们待的地方。我记得小时候,大概是7几年的时间,我家楼后面有个人上吊死了,大家都觉得他是坏人,他家人也抬不起头。现在想都是受迫害的,真惨!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我记得有一个电影“72家房客”,没准原型就是你二伯伯家。
小溪姐姐说的是,现代人很少有小溪姐姐的二伯伯、叔伯伯那代人的气质和修养,不过,能感觉到小溪姐姐有这样的气质。
姐姐家的故事就是那个年代知识分子家庭的一个缩影,令人感叹!
这些真实感人的回忆录很珍贵,应该记录保存下来,姐姐你慢慢写,我们慢慢看。
欣赏Jacqueline的大提琴,特别是那首“殇”,每每聆听令人动容。那天看了姐姐听大提琴曲“离骚”后的留言也为之感动!同好:))
xiaxi 回复 悄悄话 字里行间,一个温暖大家庭跃然屏幕上。我在城里常常是匆匆过客,曾错过城里很多优秀博文。这两天看了小溪姐姐的前两篇回忆,很是感动。刚才看到续集出来,赶快进来跟读。
“79年,二伯伯83岁过世后,叔伯伯被安琦表姐接去北京同住,还帮着安琦表姐看顾过表姐家出生不久的外孙,有福享受到晚辈孝顺的温馨日子和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了“。大赞这样尊老爱幼的品行!看到现在国内有些年青人对待父母的不孝行为,令人寒心啊。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欣赏溪姐姐说的“平心静气接受不能改变现实,放下之后,求生存的精神。”

当初选择了回国,而不是留在物质生活优裕的环境里,是做好了吃苦的准备的。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感动,老一辈小溪姐姐的二伯伯,叔伯伯们的遭遇、为人,为人的胸襟和对国家的贡献,大外公的长兄对教育的贡献更是载入史册的。思韵妹妹在她自己的留言里对你的评价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你遭遇知青下放(耽误了多少前程),你目睹家庭的种种变迁,不怨天尤人,如此心胸,也是耳闻目染,家庭的影响,让人敬重的。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二伯伯有拿得起放得下的智慧,叔伯伯享受到了天伦之乐的晚年。安琦表姐连自己夫君设计的房子都快认不出,让人感叹。小溪姐,我生平说的第一句英语和你的一模一样。广播一开始有英语教学,我就学了。我那时还小,还是蹦蹦跳跳的年龄。想到和小溪姐同时同城地学习过同样的东西,真亲!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缓缓道来的表姐回忆文,代表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诚信谦虚,亲切感人。若Du Pre 大提琴演奏曲一样情感丰沛,苍凉中透着刚毅、坚?、谦卑、执着。
问好小溪姐姐,德州疫情回升,少出门,保重身体!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最佩服二伯伯这样遇事荣辱不惊,泰然处之的人。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回忆可以写一本文革遭难史。谢谢分享好文!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边听Du Pre优美的大提琴曲,边读小溪姐的好文。这篇回忆中有太多的不堪回首的往事,但在小溪姐笔下记述的是坚韧和希望。是文中提到的:平心静气接受不能改变现实,放下之后,求生存的精神。问好小溪姐,祝一切安好。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人一生平平安安,善者总是会感人至深,谢谢好文分享了,祝快乐健康!!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早上好,小溪姐姐真是大家闺秀的后代。喜欢看小溪姐写的家史,受人尊敬的一家人。

"49年以后出生的几代人,经过一系列人斗人的运动,然后又是一切向钱看的洗礼和熏陶,是很少有人再有表姐她们那代人的气质和修养的。"还真是。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文章是用心血写出来的,不像我写的都是在无厘头的聊天。
这个系列的文学色彩很浓,从文字里就可以看到生动画面和人物的心理,非常不易。
画面感比如:
叔伯伯的短发是临来南京前自己剪的,身上那件阴丹士林大襟短衫也是那几天里,从长衫绞短后,大针长线赶着,自己重新翘边缝制的。
心里描写的细腻比如:
二伯伯这样大智慧的人,劫难来了,首先想到的是设法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突然想到,在如今美国瘟疫横行的日子,是否也应该学习二伯伯的民国老知识分子精神,平心静气接受不能改变现实,放下之后,求生存呢?)。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 爱国,敬业,宽以待人,严以律己,诚恳,谦虚,守信,作一个正直的人。”
那个时代的好些知识分子即使受到了种种不公平的对待和磨难,始终坚守做人做事的原则,这是人间的正气,让人敬佩!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1

同意楼上所有的朋友,在音乐中慢慢品读小溪又一篇真情实感的历史回顾文,感慨,感动。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非常真诚的回忆录,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如实记录我们经历过的中国和那个时代。谢谢姐姐分享!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排着长队“被允许保留的老宅里半栋自住房交了公”, 好可惜。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坐在板凳上静等...(四).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太高兴了,如斯老乡来了,请上座!赶紧上茉莉花茶,还有红豆松糕,(我不会包粽子,脸红ing)。如斯写的才是真正文章,我是每篇必读,欣赏喜爱的。只是近期心情忧郁,什么事都不想作,也作不了。在如斯那里是认真的,写不出自己心里真正想写的评论,就不冒泡 了。每到月底,紧着赶两篇作文儿,为着给脑子上一下发条,不然生锈太快。
感谢如斯读文留言鼓励,同感,但愿二伯伯家的家训留传百世。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我抢着了沙发,好不高兴!小溪姐姐的文,感人至深。“诚恳,谦虚,守信,作一个正直的人",记住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