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多年的心愿 & 网遇和 感谢

(2019-08-28 10:52:54) 下一个

夏威夷的海,没PS过的海浪像不像油画笔触?

多年来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想对很久以前在我彷徨人生十字路口时,为我指点迷津的那位学长,亲口或亲笔道声谢谢。当年只知道他是位66届老高三知青,原来是哪所中学的?学长姓甚名何?几十年一概不知道。然而网络世界后,奇迹却终于出现了。。

当年我和千百万知青陆续回了城,不用再被居委会小脚侦探队盯着回乡,或赶着去派出所报临时户口了,无论工作好坏,能挣一份工资养活自己,心里是万分感激邓公的!

每天上班从不迟到,早早就坐在流水线上,一边耳朵里轰鸣着机器的马达声和女工们话题千篇一律的琐碎唠叨声,一边手里飞快地转动着螺丝刀。装配好的小型电器从我手里,不断地流淌到终端检验台,检验员们再一台一台地,校对电接触头,测线圈,噼噼啪啪地过电流。对我来说,比起在乡下种地,风吹日晒雨淋,电器装配工的活儿可真是太轻松了。八个多小时里(每天上班早些,下班迟点儿)就是想着能又快又好地,超额完成当日生产指标,进工厂半年,还被评上了厂里的先进,奖了个大花搪瓷脸盆儿。

下班后,我都是第一个回到家,我妈忙工作常加班出差,我姐下了班忙轧马路谈恋爱。常常就我和老爸吃晚饭。饭后帮着老爸洗漱,让他上床躺着休息了,我就拿着个半导体上三层阁楼,拧开后,等新闻联播结束,就到点了,跟着电台英语讲座学英文。(尼克松访华后,各省电台先后开办起了外语学习讲座,英语教完二十六个字母,日语教完五十音图,毛还活着时,就学Long live Chairman Mao, proletariat。。 毛沢東万寿には境界がありません…)。那时还没恢复高考,心中并无目标,只觉得想读书时,没书读,初中都没上完就被赶出了校门,好不容易能学点儿知识,还不抓紧了机会。记得教材里有一课《人民公社冯大娘养猪》,被我念得七里八拐弯儿。我妈在旁边听得忍无可忍,没说帮我纠正纠正发音,还让我“帮帮忙,弗要把鹰门捻成格能腔调,釀宁听得莱寒茅凌凌”(上海白话,不要把英语读成这样,让人听了汗毛立正,起鸡皮疙瘩的意思)。

文革后期,邓公第一次复出后,提出“老九不能走”,我妈和他们那些死里逃生,出了牛棚就下放的‘臭老九’们不少乘着邓的‘右倾翻案风’从农村被调回了城,刚回到工作岗位板凳还没坐热,就又开始反击右倾翻案风了。记得那些日子,我父母成天愁眉不展,全家人重又拎起了心,感觉新一轮灾难又要降临了。。幸运地是不久后就打倒了四人帮,邓公结束了十年浩劫,领导开创了中国四化建设的新纪元,老百姓欢欣鼓舞,终于可以舒口气,安心过日子了。至古以来,如果没有战争,天灾人祸,中百姓就能用他们的智慧和勤劳,创造出惊人的奇迹和财富。这四十多年国在经济上的飞跃就可以略见一斑。

夏威夷的美丽的树冠和云

我父母那辈老知识分子终于重获作人尊严,他们中还没老弱病残的恢复工作后,不少人(包括我妈)都把对邓公救命之恩的感激,化为新的动力和力量。他们一如既往地,还是把事业工作放在永远的第一位,呕心沥血,全身心奉献,等回到家了,就剩不下半丁儿力气和精力可以花在自己孩子身上了。。那一代老知识分子中,大凡49年前出国留学的,大多数都是学成后 ,一心归国回馈报效父老乡亲。而他们的下一代,尤其是我们这些出生于四,五十年代里,也就是从记事起,跟着大陆一个接一个运动长大的一代,借着邓公打开了国门,八九十年代出国后大约 90% (非官方数字) 都留在海外。

四人帮倒台后,有如春风吹抚,万物复苏。正当我洋泾浜的英文学得一头雾水,也常有困惑,我一个电器装配工学外语会有用吗?但有天晚上,突然如雷灌耳,听到了江苏广播电台的晚间新闻。。说是南京大学破格招收了新街口,北京羊肉馆里,那位打烧饼的师傅担任联合国文件的文字翻译。新闻报导了烧饼师傅每天上班打一块烧饼,心里默念一个英文单词,抓紧分妙,勤学苦练的精神,还介绍了他在当知青插队的八年里,无论再苦再累,都坚持自学英语的事迹(后来知道在乡下那些年月,那位学长还偷着收听美国之音英语900句,幸好隔墙无耳,没人揭发密告,否则还不把他整成个走白专道路的活典型,说不定还被戴上顶里通外国的反革命帽子呢!)。

当年那位在乡下插队八年,66届老高三知青学长,抽调回城后,分配到南京闹市新街口,赫赫有名的百年清真老店- -北京羊肉馆打烧饼。学长从第一天作为城里人拿工资上班起,即成为店里的最强劳力,什么下煤扛米的重活儿常由他大包大揽了,来一车4吨煤,学长一人一把锹20分钟就掀下来了。那年月经常停电,和面机用不上了,他就两大袋面粉对上水,甩开苦干过八年农活,肌肉结实的两大胳膊和面,揉面做烧饼(这段是几年前,从学长博客文章里读到的,你也就知道我和学长终于网遇了)。我和这位学长先后回城,为了给病弱老爸换换口味,经常骑车来回50多分钟去北京羊肉馆,排长队等买刚出炉,滚烫喷香的酥油烧饼。不过只记得我交了钱,拿到烧饼,匆匆用带来的小棉垫包好了,就飞车而去。一心只想着老爸拿到烧饼时,还是热乎的,也就从没过多注意那位在烧饼炉边,忙个不停,动作飞快又协调的打烧饼师傅,依稀记得是个大高个儿,怎么也没想到他还是个英语自学奇人啊!

夏威夷的五彩树

当时那位知青烧饼师傅招进南大时的英语自学水平,已经超过文革前,南大英语专业研究生毕业的水平了,光是他熟记掌握的英语单词就上了万级。当时我听着报导,除了敬佩,更真实的感觉就是热血沸腾,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下我就下定决心,从此认真自学英文。记得那一晚,就发奋学英语到凌晨1:00 .后来不要说那篇英语广播教材《人民公社冯大娘养猪》,其他每篇的课文,单词,语法,国际音标,我都是舌头不打楞地,背得滚瓜烂熟。不过我妈后来也没再继续打击我的英语发音,不是我读像样了(到今天还是说着带中国口音的英文,人没说听不懂就行啦)一是我妈工作太忙,没空。二也是我尽量不在她面前读英文呗。记得那些年月里,一周一天的星期日,打理完必作的家务事,从不看电影(小花,牧马人,芙蓉镇都是这几年退休了才看的),从不娱乐,有点儿空都用在自学英文上了。上班下班来回乘公交近两小时,正好用来背单词。。后来邓公恢复了高考,政府和人民重新认识到学习知识,掌握科学技术比“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更重要,夜校,电大,职大。。也如雨后春笋。。我学过了英语900句,许国璋,新概念。。重返了课堂,考过了托福。。自己选择,走出了国门,追梦去洋插队。。

网络世界开启后,多年失去联系,杳无音信的亲友,同学,插友,同事,老乡。。失而复得。在网上,我也从未停止过搜寻那位学长,但很长时间还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直到前两年有一天,我中学的老同学在微信里告诉我,我们中学母校里一位老三届校友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有关文革中不幸遇难的韩老先生的文章(关于韩老先生,请读我上一篇博文《那个似曾相识的酷夏》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653/201908/6400.html

我立即上网读了那位66届高三老校友纪念韩老先生的文章,又仔细浏览阅读了那位老校友博客里的其它文章,竟然意外惊喜发现那位老校友正是当年那位新街口,北京羊肉馆里,打烧饼的知青英语自学大王- -周学长。虽然我有幸和周学长在同所中学里同过四年学(他高三,我初二,两年上学,两年文革),因自己当时在作人和学识上与周学长有天壤之别,插队又在不同的地方,故无缘相识。

我终于赶在周学长的国内博客关闭前,有机会在周学长的博客中,了却我几十年的心愿,用我的文字向他深鞠一躬,表达我对他衷心的感谢。当然在他的博客里,我看到很多像我一样,都是当年受周学长的影响,从而奋发改变命运的人(不少是老三届)前来感谢学长的热情留言。周学长的博客里好文佳作连连,最珍贵的是他真实记录了历史,文革前后的人与事。正义,善良,魔鬼,罪恶,迷信,觉醒,争战。。当然还有他自己精彩人生的跌宕起伏。。可惜现在读不到了。当初没有想到后来,因为‘敏感词’(被邓公定论‘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的文革十年浩劫竟然也成了‘敏感话题’,少了文字记载,就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吗?),国内网络,博客会被封,所以也没有留下与周学长其他的联络方式,但是周学长的女儿在澳洲留学定居,说不定,她会上文学城,看到我这篇文章呢。。

到了美国后,常感庆幸,几十年前那个晚上,听到了北京羊肉馆烧饼师傅自学英语成才的励志报导,受到鼓舞,并能学到学长坚持不懈自,追求理想和认真作人的精神。。信主以后,才领悟人在看不见前方的路时,若你是上帝拣选的子民,即使当时你还不知道主是谁,上帝也会指引,让你碰见一个人,或者遇见一件事,带你跨过你人生的转折点,走向光明,直到主的宝座前。。

夏威夷热带雨林里的兰花

 

如您有时间,请点击以下下链接,静心聆听欣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Ux6ZY60uiI

The Best of Debussy  21,275,752 views

博主已关闭评论

Have a Good Day ,谢谢您的阅读和时间,原创拙文,请勿转载,Thanks again

小溪随拍,与文章无关(无任何摄影技巧含量,只为自己记录存档~上帝创造大自然和生命的神奇,和自己心怡喜爱的瞬间 )夏威夷瓦胡岛热带雨林里的花

根长在树上的兰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谢谢生活妹妹,谢谢你来访,温馨留言和鼓励。赶紧关门了,还想懒呢。请多原谅啊!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幸运呀,今天姐姐的大门敞开着,抓紧留个印记,呵呵~
好一个有理想的追梦人,拥有一个坎坷丰富的人生,值得慢慢的回味!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Thank you so much , my dearest friends.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最后的图片中间可以打个回车键。忘记说我公公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留美回国的博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赞小溪一如既往内容丰富,翔实,多彩的博文,上海咸话交我笑色特了,嘿嘿黑,很佩服小溪的毅力,心想事成的典范!:)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