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也说“霍尊式”爱恨情仇向东流 (2)

(2021-09-03 14:01:45) 下一个

介绍当年一位旅美画家被收藏在圣地亚哥博物馆的山水长卷,据说,西方多位芭蕾舞者为其意境丰沛的水墨画作折服,“他们说,做梦都想在我那幅21米的《山水长卷》前跳舞。”画家说-- 图片和评论摘自网络

也说“霍尊式”爱恨情仇向东流 (1)

邓小平在文革第一次复出期间(1973-1975),有关知青政策也开始人性化了。因为夏荷父母身边无子女(当年她家俩姐妹一锅端,都去了广阔天地),夏荷的户口从插队的农村调回了金陵城。她有了一份很不错的稳定工作和小青工那份三十多元的工资。

夏荷继续由着自己的性情,我行我素地工作,生活,交友。。她父母管不了她,也没别的办法,只寄希望他们的宝贝女儿能随着年龄的增长,成熟起来,在选择终身伴侣的事情上,会变得脚踏实地些吧。可是她父母应该想到,却没想到的是,自家的女儿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心只读圣贤书。夏荷从小就满脑子的白雪公主,美人鱼啊,后来又是红楼梦西厢记,红与黑,安娜卡列尼娜,渥伦斯基,约翰,克利斯朵夫。。那可不早就陶冶了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爱情至上的情怀吗?当然这也是夏荷父母提供她开门不烦七件事,吃喝零花靠爹妈的后果吧。

那时“小于连”家里人口众多,年轻力壮的都在穷乡僻壤里当知青在地里刨食,自己还养不活自己。剩下老的小的,还有“小于连”这么个常赖在家里舞文弄墨的,一大家人的生计就靠他母亲当小学教师那点儿微薄的薪水,和典当家里的老底儿来维持。像夏荷这样从小就有保姆伺候着,不知柴米贵的千金小姐就更多了份接济落魄穷书生的义气。

那会儿,已经是文革后期了,多年断了交往的人们又开始渐渐恢复了走动。夏荷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再加上有了城市户口和正式工作,除了暗恋她的年轻人纷纷登门拜访,(不过总被吃闭门羹,夏荷多半不在家,见不到)。还有她父母过去的老朋友,老同事,老邻居。。有想着把自家儿子或知根知底,各方面都不错的年轻人介绍给夏荷认识的,再说了,给般配的年轻人之间牵个线,搭个桥的也是件好事儿。已经有了心上人,而又自视甚高的夏荷,哪里容得下这些婆婆妈妈的事儿。她从不听,也不给她父母机会唠叨那谁谁家在作医生的的儿子,还是在大学里当老师的小伙。。随便吧您那,爱见不见,与她夏荷没一丁点儿关系。

于是,夏荷和她父母玩起了失踪,每天下了班不是去小于连家,就是和小于连压马路,数电线杆子(海风博主那借来的妙语),不到晚上11点后不回家,家里再来什么样的客总不能等到那么晚还不走的吧。那会儿,还没有双休日,星期日一大早,夏荷趁父母还没起床,就悄悄地溜之大吉了。

夏荷的那个妹,叫春阳。夏荷出生后,她父母头一次有孩子没经验,一不小心,就把老大给娇宠坏了。没两年她妹出生,夏荷父母又来个物极必反,就把老二春阳当作个“小子”来养,随便她摔摔打打,自由放任地,也就长大了。文革开始后,家里没保姆了,春阳倒是皮实,买米买菜,换煤气,里里外外家务事一手包了。

夏荷和春阳姐妹俩一起下乡后,夏荷从小身体不好,不久在乡下又得了关节炎,就回城在家养病,后来去了县里那个民间工艺厂。春阳在乡下挣工分,忙完 一阵子,她就一根儿扁担,挑着从老乡家私下里买来的老母鸡,土鸡蛋,时鲜蔬菜,新大米,从乡下像个二道贩子似的,走上个十几里地,到县城挤上长途公共汽车,挤挤抗抗(南京方言,非常拥挤的意思),千辛万苦地回南京,往家里带吃的(那会儿城里副食品样样凭票供应)。一到了家,春阳就忙前忙后地买汰烧。她要回乡了,也是要把家里的家务事都料理定当了,临走前一天,还要为她老爸老妈还有她姐作好至少够吃几顿的荤素菜

我和春阳是从小在大街上一起奔跑的玩伴儿,长大了观点基本一致,脾气也相投。在民国路上走,碰到了面,总少不了停住了脚步,天南地北,家长里短地聊会儿大天(读到了这,您就知道夏荷她妹和我一样,也就俗人一枚呗)。那几年,我俩真没少交换关于小于连的各种信息。

那天,我在鼓楼食品公司正排队买上海万年青饼干,一转身看见春阳正排在了我身后四,五个人之外。她一看见我忙打招呼,让我等她买好了一起走,说有要紧事和我说。等了一小会儿,我俩各拎着尼龙网兜里,一个纸包的万年青饼干,出了鼓楼食品公司的门,过了马路,进到对街的大钟亭里。我俩在一棵大树下找了个石条凳,坐了下来。没想到春阳告诉我的事,楞是让我惊掉了下巴。

原来在这刚过去的星期日晚上,春阳在南工大操场上用自己的自行车教她的初中同学-宁学骑车。春阳扶着宁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后,见宁学车已颇有成绩,会上车下车了。她看看表,时间过了十点了,该回家了。就和宁打招呼,约好了宁下次学车的时间(从这点也可以看出,春阳为人热心仗义,尤其是对朋友),她和宁互道了再见,就各自回家去了。

夏日晚上十点多钟,大马路上人来车往,还是很热闹的。春阳从南工操场骑车出来,正放慢了速度,经过鸡鸣寺公交汽车站时,不经意间眼角掠过人行道上,就见一对儿,一高一矮熟悉的身影并肩缓缓前行。春阳赶紧捏闸,把车靠向了人行道边,就眼睁睁看着她姐和小于连有说有笑地从她面前走过去了。春阳想小于连这是送她姐回家了,觉着他今晚还懂事,十点多钟就知道陪她姐往家走了。春阳就推着车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

没想到还没走几步,只见前面那一对人儿突然改变了往家走的方向,往右拐上了往北极阁的小路。春阳一看,这出的是哪门的蛾子啊,都晚上快十一点钟了,还不回家,往北极阁山上走?想到身体多病的老爸老妈每天晚上都巴巴儿地等夏荷的门,只等到他们的宝贝女儿到了家,进了门才敢合眼睡觉。这夏荷当女儿的只顾自己任性,每晚不到深夜不着家,让老父老母为她的人身安全担足了心,她这样和父母对着干,折磨老人,也未免太自私冷酷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春阳紧追几步,抢前一步,把自行车往夏荷和小于连面前一横,高声对她姐说了句“不早了,该回家了。” 夏荷一楞神,这才看见了突然好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妹妹。她一扭身,绕过春阳横过来的车头,冷冷回了一句“你管得着吗,我爱几点回家,就几点回家。”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跟着小于连往上北极阁那条小路走。春阳一看急眼了,把自行车往地上一甩,上前一步,拉住了她姐的胳膊。就在这时,没料到的是,一边儿的小于连竟然抡起了背着的书包向春阳没头没脑地抡了过来。春阳一手死死地抓着她姐的胳膊,一边大叫着要夏荷回家,另一只手去挡小于连抡过来的书包。

这会儿,周围早就围上了一圈儿看热闹的人。春阳没挡住小于连的书包,身上胳膊上被狠狠地砸了几下。突然,夏荷低下头来,对着她妹紧紧抓着自己胳膊的手下嘴就咬了一口。春阳痛得一钻心,不得不松开了手。夏荷趁机转身冲出人群往北极阁上跑去了,小于连也紧随其后,一溜烟儿不见了。

春阳一看人都跑了,就扶起地上的自行车,出了人群回家去。可她往后一翩腿准备上车,手没扶稳车龙头,差点儿又摔个大马趴。春阳好不容易站稳了脚,低头看看被咬伤的手,她的中指和无名指都被她姐的虎牙咬掉了皮,正往外冒血呢。。

说到了这儿,春阳抬起了右手,让我看她缠着纱布的那俩个手指头,告诉我她现在还疼着哪。我听了头皮直发麻,牙齿里呲呲地冒着凉气。想着这小于连是个男的,不光和女的斗,还先动手,这是什么人啊?再说这夏荷也狠得下心来,下口咬自己的妹?春阳倒是心平气和地接着说,她过天就回乡下去了,她姐的事儿她从此也不掺合了,她父母也是这态度。既然她姐和小于连铁了心要在一块儿,就希望他们好自为之了。

真是对不住,我这文儿又扯远了,看来还得写个(3)才能结束。也解释一下,我之所以用的标题是“霍尊式”爱恨情仇向东流,当然蹭热度,博眼球那是明摆着的。不过我故事里的男主角儿和霍尊虽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首先有两个共同处,1)一样都是名人(不过在我的故事里,那会儿的小于连离成名还远着呢,还只是一个没城市户口的知青,)2)霍尊和小于连他俩都是初恋,初恋的时间还都挺长,一对儿八年,另一对儿十年。。

故事听烦了,接着介绍这位当今誉满全球画坛的中国画大家,因为他的存在,水墨画在西方受到尊重。。

画家赴美,“觉醒”后的第一幅作品是1987年创作的《血田》(Aceldama)。在夏威夷艺术博物馆展出后赢得一片赞誉。这是一件由六幅立轴和一幅长卷组成的山水巨作,二维进入三维的装置效果改变了传统观看中国卷轴的方式,极具当代感和视觉冲击力,画作卷轴开头用朱砂色绘制,它的意象源于画家此前对烛光的观察。

画家说“我看到的不是火苗,而是围绕四周由于光的跳跃产生的形似片状的层层景观,就在那个瞬间,我知道我抓住了什么”-- 图片和评论摘自网络

小辞典--工笔画

建筑大师贝聿铭曾为画家的个展题写贺词。多年前,贝聿铭在华盛顿设计中国驻美大使馆,邀请画家摆石造园。建筑大师说“我喜欢他的作品,第一次见到的是他画的民国小辞典,那巨大的画作给我印象至深。笔下的湖石山水也是非常的美,集传统与现代为一体。”-- 图片和评论摘自网络

 

未完待续

感谢您花时间读文。。原创拙文,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2)
评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随缘无我' 的评论 : 谢谢缘缘知音啊,到底是同代人,有太多的共鸣共识啊,土插洋插都经历过了,熬到了退休,真要好好地Enjoy Life。现在我这儿中国城也是能买到正宗的万年青饼干呢。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写得真好!很有画面感。上海万年青饼干,尼龙网兜,都是我们那个年代的经典,勾起许多回忆。喜欢春阳,静等(3)哦。问好姐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哎哟喂,喜孩儿也是真性情,是不是也会咬人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故事是有原型的,那个妹春阳当年也是个愣头青,少根筋,夏荷爹妈都管不了,她这个妹能管吗?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其实天低下的爱情故事不外乎都是坚贞背叛,分分合合罢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对啊,所以说爱情可以是疯狂的,又是自私的。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夏荷爱的不管不顾,连亲妹妹都下嘴咬。喜欢这样的真情女子!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溪姐的故事写得真好看,吊住读者的心。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溪姐说的是名人啊!他竟然动手打女朋友的妹妹,太野蛮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这喜孩儿躲在仙山花谷里,修身养性画画,种花儿,无音无讯。这一现身,就腾云驾雾四处游,热闹非凡啦。。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篱翁' 的评论 :感谢东篱学长读文留言鼓励。这五十年前的事儿记得门儿清,5分钟前的事儿转头忘,我这是在文学城里使劲拉紧了门把手,一不当心,就大滑坡下到谷底啦。顺祝秋安!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过来看看三出来了没有。继续等。
东篱翁 回复 悄悄话 故事娓娓道来很吸引人。小溪的记忆力真是惊人!等待看第三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也问好点点,长周末快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谢谢墨墨提醒了我, 我等文章下了首页,是要作些改动了,还是尽量不要牵涉他人隐私的好。我确实不希望小于连或者夏荷读到我还没有改动的文章,毕竟是当年他们两人的私事,而且他们也没有拜托我来写他们的故事,还是改一下,当小说看就好。顺祝秋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感谢神探松松到访,读文留言鼓励。同感 “夏荷对妹妹也太狠了”,夏荷从小被宠坏了,唯我独尊,谁的话也不听。她不是像松松爱妹妹那样的好姐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海风的确料事如神。佩服了!“清一色逛马路,数电线杆子” 海风太出色,形象地描绘了那年代里年轻人谈恋爱的模式了,等下了首页,要把数电线杆子加入文中。。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弄弄说得很实在,那会儿人找对像,还真是不敢找出身不好的。出身不好,株连九族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给文中男主角儿,取了个“小于连”的外号,得到了喜孩儿的首肯。很是开心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握手同辈人鹿葱,你更能理解那辈五十后的爱恨情仇了。不过这个故事里还缺了个“仇”子,因为五十后那辈人中不少人没有了情还有个义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妹妹评价很接地气,好像大多数才气过人的人多多少少都是随心所欲吧?小于连现在可以称得上世界中国画奇才了,作人和行为举止的荒诞和放任的确不输民国那些才情公子们如京妞儿刚出文里 的那位罗隆基,还有徐志摩,徐悲鸿等等吧。。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好个文采飞扬的好梅华,天天精彩书评,太佩服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木' 的评论 : 欢迎贵宾第一次光临,赶紧地给您上桂花酒,冰片月饼。您的精彩留言“夏荷不仅天生丽质还惠眼识才,可惜遇人不淑” 真是一语中的。敬佩了。顺祝秋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圆圆捧着大冬瓜,来听老溪讲故事,精神可嘉。老溪赶紧地也作个冬瓜宴吧,让来听故事的朋友们也美美地尝尝圆圆亲手种的大冬瓜吧。上菜了。。。
干贝三鲜冬瓜,冬瓜炖老鸭,冬瓜红烧蹄膀,海鲜东瓜盅。。吃吃吃,吃得肚皮成冬瓜,管他霸与渣,跟着圆圆,冬瓜舞蹈跳起来,啦。。啦。。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麦子的跟读和鼓励。其实吧,中国的老话真是很准,那就是“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这后面的发展更加证实了这个真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云儿留言精彩,人生当中遇到很多人和事,是外人很难理解的,其实就是人各有命,力求理解万岁吧!回头再看,夏荷父母和妹妹当初对夏荷的初恋如果换个方式,不至于把矛盾激化到如此地步。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感谢皮卡兄花时间读文留言鼓励。顺祝秋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感谢林兄花时间读文,留言鼓励。是啊,小于连竟然先出手打女朋友的妹妹,也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沈香一定要多保重,漫漫回家路,一路多艰辛。为你的平安顺利献上祷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感谢闻香鼓励,您实在是过奖了。夏荷和小于连当年的爱情的确是炽热坚贞,为了爱,可谓是六亲不让啊。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小溪姐姐!祝周末愉快!阖家安康!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小于连能看到小溪姐姐的博文吗?很想知道他自己的想法。那个时期的爱情,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这夏荷对妹妹也太狠了吧,等着听下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小溪的描写,让我回忆起那个年代的“恋爱”模式,清一色逛马路,数电线杆子。这男的听着人品差劲,这姐可能是涉世不深,鬼迷心窍,估计两人没什么好结局。期待下文。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家长管孩子婚姻的特多。我妈的一个朋友的女儿找了一个地主的儿子,她妈不同意,她宁可和母亲决裂也要嫁给他。最后恶语她妈是后妈,确实也是后妈。还好后来结婚了,都恢复了正常。男的工作好,带着女的全世界转,她妈也消停了。姐姐的故事好,等着看下文:)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小于连的那份自信和骄傲真的很像红与黑里的主人翁。这个外号起的贴切。
小溪姐姐请看悄悄话。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小溪笔下人物生动!当年知青的爱恨情愁不知有多少。。。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这工笔画了得,活脱脱得像照片。可以想象整面墙都是他的画,舞动演员想在画前跳舞的冲动。此人绝对是有才人,夏荷也很有个性。小溪姐姐跟夏荷妹妹是好朋友,真人真事最爱看。这小于连也够狠的,居然用书包甩妹妹,估计两个人(夏荷和小于连)都急了。
小溪姐姐劳动节快乐!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姐姐好文佳作不容错过啊!祝安康安好,谢谢分享了!!
梧桐木 回复 悄悄话 期待三,夏荷不仅天生丽质还惠眼识才,可惜遇人不淑。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捧着我的大冬瓜,来小溪姐姐家听故事,听得入神,入迷。最爱听小溪姐姐讲故事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溪姐姐的故事写得好生动。大画家之前的气性也够燥的,打妹妹太可气。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云儿冰雪聪明,好,按你说的办,其实第一篇里加拿大的水星兄已经留言道出了姓名。皮卡兄如回过去看留言就知道了。估计他没有打开视频。因为写的是真实故事,男主角又是个当代名人,文中最好避开真名吧。看到云儿平安胜利闯过新冠阳性关,真为你高兴!多保重!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故事真精彩,小于连的确才华横溢!夏美女慧眼识人!可怜的妹妹,无辜受伤,各有各的命,理解万岁!期待“三”。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期待最终结局里透露出画家的真名,以满足我辈的好奇心。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小于连也太不是男人了,还敢打准小姨子。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问候小溪姐姐!沈香在焦急等待签证之时,读博文也是调节心情。姐姐的故事很精彩,越读越想知道更多,对“小于连”越来越有兴趣了解,他的《小辞典》画得太棒了,超级喜欢!期待姐姐的(3)。祝姐姐长周末愉快!抱抱姐姐!
yy56 回复 悄悄话 一抡一咬,把他們倆的不分不捨,抒發到了極點。

小溪姐姐的文筆就是棒!

等下文。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喜孩儿回来看望老溪了,乐得老溪倒履相迎,赶紧摆个席,喜孩儿上座了,然后上桂花酒,冰片月饼,五香牛肉,冰糖肘子,南京盐水鸭,扬州狮子头还有南京素什锦。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来小溪姐姐这儿报个到。明天来补课。从一看起。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陛下过奖了,感谢鼓励啊!老溪这辈子,俗人一个,还真不认识什么名人,倒是认识四十年前的这位小于连。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姐姐慢慢写,好看的!我知道这个画家是谁,看过他画的石头,功夫厉害!背景不了解,姐姐写得太好看了,南京话:盖得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USA--马儿' 的评论 : 感谢隔代的马儿光临留言鼓励,你写的《地主生成》长篇小说,太太精彩了。大家还没有读过的,请一定不要错过。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8587/all.html
USA--马儿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周末好!对于知青年代,因无知,更想知,你接着写,我接着读的。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百忙中抽空光临鼓励,嗯嗯,这个男主角的确是个当今国际画坛认可的中国画大家,不知他还记得不记得,当年鸡鸣寺大街上的大打出手和夏荷为他付出的十年青春?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1

点赞,好看,有时代背景(流行的小说),有南京方言,还有我喜欢的艺术,期待续!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得了,花儿这不明摆着没有是非感,被物质性名画花了眼,迷了心。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抱抱一凡小精灵,同心痛被她姐和其男朋友伤了心的春阳。爱情的力量也可以是恐怖的,六亲不认啊!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姐的文总是有看头。那幅工笔画绝了!喜欢。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等来了小溪姐姐的续。好野蛮的小于连,好狠心的姐姐。这两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妹妹呢?小溪姐姐的故事很吸引人,且听下回分解 :)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花时间,读我的陈年老故事,不知领导的软肋抄得怎样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我和小树一样,也在追《乔家的女儿》,难得一部接地气的好片子,八十年代的故事,感觉比较亲切。其中只有吴姨的南京话还说得过去,其他人说的都是个南腔北调。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作事的确严谨,佩服了。还被你上网给搜出来了。即时小于连现在名扬世界画坛,我也没法改变当年对他的印象,特别不放他的中文名字。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是吧,杜鹃和我想得一样,这小于连先动手打女朋友的妹妹,除了说他还是个小男孩不知轻重,要不这人品和水平真值得怀疑。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赶紧给山里清纯妹妮上新茶,饼皮月饼。现成的故事早在那,有时还真打不起劲头来写。顺祝秋安啊!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期待续!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生动,现在有部剧叫乔家的儿女,有很多南京方言。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上网查了查文章中的主人公,很有名气。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盼来了,这个小于连不咋地哈,动手打女朋友的妹妹,也够那啥。继续等。小溪姐姐周末快乐!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抢到个板凳,等看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给京妞儿上新茶,冰皮月饼,正在你家拜读人算不如天算,太精辟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画作三维进二维确实有意思。 故事写得活灵活现的。 等看“三”。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