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姨 “雾里看花” 的婚姻--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 (6)

(2019-11-12 19:30:38) 下一个

后院的桔子红了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 1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 2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 3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 4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 5

小气精明的小姨父利用出差机会,赶在和小姨新婚后同来省亲前,先来镇江一次,其实是来向我妈借钱的。他在我家时,趁着外婆,我姐不在场的一个机会(文芳姐带我下乡了),对我妈说,他刚结了婚,手头紧,家里老母生病,等着钱急用。我妈听完也没有多问,就如数拿了钱‘借’给他,当然后来也再没‘还’这一说了。

其实小姨结婚就租了个学生家的三层阁楼,几件家具都是小姨自己花了总数不过几十元人民币买的二手货(解放初期的行情)。小姨婚是新式革命化,领了结婚证,没有婚礼婚宴,也没请家里亲人,只不过在同事朋友间发了些喜糖,通知一下就完事了。那时像我小姨这样的城市知识新女性,不少都是自己工作挣工资,自尊自立,结婚就是领证后,把两人的铺盖卷搬到一起,大都不会向男方要聘礼啥的。倒是现在国内的不少女孩子活回了头,结婚前向男方要房,要车,要钱,好像在卖自己这个人似的  :-)。

多年后,我妈和我聊家常时说起,当年她其实知道小姨父是瞒着小姨来借钱,他家里也并无要用钱的急事。虽然小姨结婚前,我妈还有几个舅舅都已尽力资助了他们小妹的婚姻大事,但是小姨父却指望着小姨结婚应该有更丰厚陪嫁的。。。

虽说小姨父自己结婚,不用说男方聘礼(我小姨压根儿,想都没想过,更不要说提过),连买喜糖的钱都没掏过一分,也算是铁公鸡,玻璃仙鹤,大瓷猫,一 毛不拔够小气了。可刚解放那会儿,上海满大街商铺都是外公写的店招牌字儿,所以也难怪小姨父看见了,会想着这位,虽未曽谋面,亦已过世的老丈人,怎么说也是个民国名士,家底应该不薄吧?他嫌小姨嫁妆不够,就找个理由再向她娘家“借”点呗。有钱可以不花,叠叠藏兜里也好啊 :-)

据说小姨是经组织介绍认识小姨夫的,外婆和我妈虽有异议,也再三提醒小姨慎重考虑人生大事的方方面面。小姨还是不管不顾什么家庭背景,文化差异等等。。。就热情无比,简简单单把自己给嫁了。不过现在感觉小姨择偶还是受当时政治风气影响,或许把热情当爱情了吧?

现在想起来,各个时代中的年轻女子择偶条件都难免具有有浓郁历史色彩的。当初小姨的婚嫁大概也是解放初期,清纯女学生对进城后的革命老干部和军人,有着“美女爱英雄”的浪漫情结吧?记得文革中,这一现象再现,那个后来插队和我一家,省名校中才貌双全的丽姐在军宣队进驻学校后不久,就和从小青梅竹马的邻居大学生小哥(当时的臭知识分子)一刀两断,加入对校军宣队里那个能歌善舞,军装上有四个口袋的英俊小排长的追求队伍。而当上级察到小排长被校园里众多女学生们青睐,暗恋的情况,就很快把他调离学校,回到部队。可不幸地是,小排长不久又因胃溃疡,在中山陵附近的一所军医院里住院疗养。结果被名校初高中的女生们得知消息后,每天三五成群的花季少女带着,用自己嘴边剩下来的零食钱买来的水果,糕点去慰问探视小排长,军民鱼水情的欢声笑语响彻病室。最终是小排长太招蜂引蝶,被人上报反映,一出了医院就被转业回了老家,女学生们也纷纷下乡插队当知青,这段青春美好少男少女间互相吸引,不挑明的热烈情愫就此无疾而终,画上了句号。倒是在知青屋里,看过丽姐儿写的朦胧爱情诗,还有胖文儿躲着藏着写给小排长的‘革命书信’ :-) 。。所以从我父母那辈的两情相悦,志同道合到我们这代,至以后。。未婚女青年们找对象的首选从祖国英雄,最可爱的人,出身红五类,党员,大学生,研究生。。到有房有车大款那也是 ‘与时俱进吧’?

小姨夫比小姨大个两三岁。他是我外公的儿女和他(她)们的配偶中,唯一的共产党员 (当年我不是也曽‘别有用心’地,总把小姨夫这位家族中独一无二的共产党员填在社会关系表里,最醒目的第一栏吗?) 。然而小姨夫这个党员比较奇葩,不是战场上枪林弹雨里火线入党的,也不是奋发图强,建设社会主义中争取来的。他的革命仕途可以说全凭好运气。

小姨夫的父母是扬州市贫民,小姨夫在家是独子(他还有一妹),从小就被父母娇惯,家里有好吃的都是先尽着他吃。解放前几年,小姨夫私塾高小毕业后,家里供不起他继续读中学,而要他出去作事,又眼高手低,体力活那是绝不会去干的,所以小姨夫就在家里当个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他唯一的妹妹,却是嘴一张,手一张,精明能干,通晓人情世故,小小年纪就作裁缝,家里生计大部分都是靠这个妹妹给人作衣服赚来的钱开销。妹妹为了帮衬家里,早早就嫁了人。她丈夫除了个早年离家,没有音讯的哥哥,家里无人,妹夫就随着妹妹住在娘家,帮助挣钱赡养岳父母和大舅子。后来不知为啥,这个勤快聪明的妹夫却糊里糊涂被国民党发展成三青团骨干。快要解放没几个月前,有一天,他妹夫那位失踪很久的哥哥(当时已经是解放军里的高官)回到了扬州,找弟弟就找到了小姨夫家,小姨夫的妹夫正好出城办事不在家。妹夫的哥哥,本来是来带他的弟弟去参加革命,弟弟不在家,就带了他弟媳的哥哥,小姨夫走了。通过这位早期参加革命,职位很高的姻亲介绍,小姨夫参了军,因为有高小文化,字也写得不错,就当了个文书,还入了党,没打过一仗,就跟着南下大军,进了大上海。小姨夫进上海后没多久,就转业,分配到上海XX局得了个科长待遇。小姨夫的妹夫错过他哥哥回家的机会,解放后镇压反革命,被检举是三青团骨干,被抓去坐了几十年的大牢。小姨夫的妹妹倒是很讲情义,又能吃苦,一人把孩子们拉扯长大,一直等她丈夫刑满释放,家人团聚,总算过上了好日子。小姨夫家妹妹的三个儿子和我姐俩差不多年纪,虽然出身不好,因有高干大伯帮忙,也都逃过了下乡当知青的命运,早早工作成家了,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小姨夫的妹妹和我家一直有来往,外婆我妈文芳姐还有我姐俩都很喜欢她。尤其在镇江时,文芳姐和这位叫梅花的小姨夫妹妹年纪差不多,脆呱呱的扬州话韶(讲)起来就不停。

文芳姐跟着我家因为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从镇江搬到了南京。文芳姐的大弟也把皮匠摊搬到离我家新住处不远的街口。那时刚刚开始户籍制,所以文芳姐的南京户口作为我妈的干亲在我家的户籍簿上很多年。反右后,文芳姐在乡下供销社卖货的丈夫升到公社当了干部,就觉得自己妻子在城里‘帮人家’很没面子,就到我妈的工作单位找到我妈说,如我妈不叫文芳姐离开我家,就要贴我妈的大字报。我上小学了,文芳姐不得不离开我家后,经熟人介绍去一位大学总务科科长家带了一年孩子。孩子上了托儿所,大学食堂正需要人手,总务科长很看重文芳姐的善良,聪明,勤奋。文芳姐有户口,也有文化(会简单加减,识字程度约小学3,4年级),所以一介绍,文芳姐就被录用为大学里的正式职工,后来领导信任文芳姐,还给她分了家属宿舍大院门口很大的两间房子,文芳姐只要晚上11:30关宿舍大门,早上5:00开门,还多挣一份早晚当门房的补贴。文芳姐在南京这蛮有名气的大学食堂里一直勤勤恳恳工作到退休(大学退休工资比企业可高多了)。文芳姐到大学工作不久,文芳姐的丈夫看到自己当年看不起的文盲妻子,有了文化,成了南京的工人阶级,工资也比他高了不少,由惊奇,羡慕,再到敬佩,最后到爱,终于从心里承认他过去没有善待文芳姐的错误,诚恳请求文芳姐的原谅。 文芳姐本是大度人,也就大人不见小人怪,两人重归于好。六七十年代里,文芳姐在南京鼓楼医院先后生下两个帅气,聪明的男孩。文芳姐见多识广,很会教育小孩,她的两个儿子在大专院校家属院长大,从小学习品德兼优,长大都受到高等教育,有很好的职业,是社会家庭成功人士,对文芳姐也很孝顺。文芳姐和她丈夫分居不少年,她丈夫是公社干部,却是农村户口,一年进城几趟,看望妻子孩子。他倒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后来对家庭孩子一直很负责,人也勤快,懂得帮文姐分担家务。他退休后才到南京和文芳姐,儿孙们幸福团聚。

文芳姐至离开我家后,几十年里就像走娘家一样,只要有空常会来我家探望。即使文革中,她还戴着个南京大专院校工人赤卫队的红袖章,昂然走进我家贴着打倒我爸大标语的院门。我姐俩下乡时,父母都关在牛棚里,是文芳姐下了班赶来看我们,帮着我们一起缝带下乡的被子。

因着外婆对小姨夫的看法,文芳姐对小姨的生活也是一直不放心。她要是来我家,总要找机会向我问问小姨家的情况。我也就我所知,把我从小到大,多次去上海,在小姨家看到的情景一五一十地讲给文芳姐听。

要说小姨夫还真是个一辈子享福的人,虽然体力疏懒,文化不高,解放后,他轻轻松松就当上了个革命干部,还娶了个受过高等教育,上班挣钱的贤惠小姨。小姨夫没上两年班,就得了个富贵病,长期吃劳保在家养病,所以反右,文革各种运动与他无关,也没受过任何冲击。倒是文革后,还被落实政策,按照他的干部级别分了两室一厅的新公房,总算让小姨一家结束了二十多年三层阁楼的蜗居,第一次享受到小姨夫这‘当家人’的福。

解放后,小姨夫月薪90多元(后来病假工资也有个近70元)。小姨是中学老师,工资也有70多元,当年在上海过日子,他们夫妇两人的工资加在一起,日子也应该过得宽裕的。小姨夫每个月也最多给他的老爹寄个十元,二十元的(他的妹妹把他老爹照顾得也很好)也不知为什么小姨和小姨夫结了婚,就一直过着好像紧巴巴的日子。所以文革前我妈还有舅舅们都时不时地要资助小姨家。后来也发现不管什么时代,和怎样的大家庭里,总有习惯性的授者和收者,也就没啥好奇怪的了。

不过小姨夫对自己可从不小气,家中伙食每天是一定有一个好菜,比如冰糖炖蹄膀,砂锅狮子头,或五香牛肉啥的,可是也不知什么时候起的规矩(现在想想,应该是从小姨夫扬州老家延续过来的老习惯),小姨和孩子们对这个好菜都不动筷的,先要尽小姨夫吃足了后,如留下点汤水残羹的,她们才吃剩下的。当然小姨是有本事买一角钱一斤的小带鱼,烧烧满满一大碗糖醋带鱼,小表妹们吃得开心,蛋白质也有了。不过那些年月里,小姨夫在家管钱管账,每天都要给买菜的母女几个记账,如菜账和现金略有个差池,他就不得了的,要大吼大叫,吵相骂了。

小姨夫从小娇生惯养,加上大男子主义,家里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油瓶倒了也不扶。他每天在家养病很无聊,看看报纸,听听广播,就等着小姨从学校回来烧饭炒菜给他吃,他除了骂小孩,好像其它都不作,女儿们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而小表妹们有这样一个白相宁(沪语,游手好闲)的阿爸,小小年纪就懂得帮小姨分担家务。一放学到家,就淘米,洗菜,切菜,作准备工作,饭后,姐妹轮流洗碗,帮助她们妈妈作完家务,再围桌作功课。

小姨的婚姻应该是被外婆说中了,我妈和家里的亲戚都觉得小姨在她的婚姻中很苦,一直受小姨夫的气。在小姨和小姨夫共同生活的岁月里,她和孩子们好像时刻处于紧张状态,担心小姨夫不要因为什么事突然就不开心发脾气,导致他身体发毛病了等等。后来二表妹出嫁后,曽对我说,结婚后搬离了娘家,不用再听她阿爸每天的骂声,真是感觉生活原来可以如此自在美好。小姨家的三个表妹们应该是更多遗转了小姨优秀基因。她们长大后,个个都很有出息,为人热情开朗,家庭幸福,事业有成,她们的孩子也都培养得很好。

然而当小姨夫六十几岁,先行而去,小姨却是悲痛欲绝,每日以泪洗面。我妈接小姨到南京来小住散心,小姨刚进门见了我妈又悲从中来,想起了小姨夫,正欲抱住我妈嚎啕大哭,却被我妈大声喝止道“小妹妹,你是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低声下气伺候他还不够吗?他债收齐了,先走几年,也算有良心,让你过几年好日子”。我和小姨家的阿三头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都被一向温文而雅我妈的一席词令惊呆了。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我妈在小姨面前表达自己对小姨夫的不满。虽说小姨当时止住了哭声,却在小姨夫去世后不久,得了忧郁症,慢慢竟然发展成老年痴呆,嘴里总是唠叨着她要请照顾外婆的文芳姐来家照顾她。

我出国后没几年,小姨刚刚享受到孝敬女儿们的福气,竟然摔了一跤后,就早早追着小姨夫去了,令我妈这个最疼爱小姨的大姐多年心痛不已,和来探望我妈的文芳姐唏嘘感叹。我相信我妈,舅舅们,文芳姐,当然也少不了我自己(从小喜欢啥事体都要轧一脚)怎么思考也不会明白,受过高等教育的小姨为什么要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对在家骄横跋扈,自私自利的小姨夫如此迁就?是不是小姨因着得到了小姨夫给她人生最好的礼物,仨个好女儿后,一切都可以容忍了?不是说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血脉传承,世代繁衍吗?看别人家的婚姻和感情都是雾里看花,说不清楚,想不明白,还是就此打住吧。。。

在我家搬到南京的前一年,也就是文芳姐带我下乡过中秋,小姨新婚后,国庆期间带小姨夫回镇江省亲的同一年的十二月,也是外婆过了六十岁生日后没几个月的一个冬夜,心脏病突然发作。邻居小毛她爸,苏医心脏科主任半夜到家里来,全力抢救到天明,外婆还是走了。。后来我妈和文芳姐谈起来,却一致同感,都说外婆虽然走得太早了点,却是走得平安,福气。外婆走时一无牵挂,儿女都成家立业,也见到了孙辈,可以说完全放心了。而外婆去世时,并不知道在她的葬礼上,她最心爱的,年轻有为,在四川法院工作的儿子因着所谓的右派言论,正被隔离审查,不能回来奔丧,不能作为她的孝子为她打下盖棺的第一根铁钉。

在我妈和文芳姐退休后(我妈70多岁,文芳姐五十多岁,她俩几乎同时退休),在我姐还上班和我在国外十几年的日子里,文芳姐带着我妈中意的吃食,来我家陪伴我妈。她俩吃吃喝喝,讲讲心里话,最开心的话题就是回忆在镇江时,外婆健在,我姐俩还在幼儿园里,寒暑假小姨从上海来探亲,带来外婆最爱的上海石门二路凯斯令里的水果蛋糕,我妈灯下教文芳姐识字,还有鲥鱼吃的好日子。。。。

1956年,我姐俩和镇江苏医幼儿园里的老师和小朋友们。

非常感谢您花宝贵时间,尤其Appreciate 您的耐心,能坚持读完我这篇絮絮叨叨,时光斑驳的长文。

全文完

秋天的候鸟

原创拙文,请勿转载,谢谢!

如您有时间,请点击以下下链接,静心聆听欣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uQ8nG1kl8M

The Best of Classical Music Vol I   10,696,094 views

 

小溪随拍,与文章无关(无任何摄影技巧含量,只为自己记录存档~上帝创造大自然和生命的神奇,和自己心怡喜爱的瞬间 )以下是德州阴天里的小公园,希望您喜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2)
评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感恩文城有友好善良,文思泉涌的一凡,有你这位隔代文友,好高兴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握手点点,节日快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感恩节感恩文城有你,谢谢闻香的鼓励支持。也祝闻香阖家节日快乐,幸福安康!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自我进城后,一直的友情和鼓励。再谢菲儿对我的不离不弃,一句 “我等你” 让我从僵闭的脑瓜里撬开一道缝,虽然是我这里感恩节凌晨之后,才交作业,但总算没食言,心里很开心呢。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问候小溪姐姐。感恩节快乐!:)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小溪姐姐!祝感恩节阖家欢乐!
yy56 回复 悄悄话 感恩节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来催功课,哈哈哈,节日快乐!
yy56 回复 悄悄话 小姨夫其实还是很有代表性的,刚解放时,不少所谓的革命干部都娶了既有文化又有姿色的富家女子。这种悲剧性的婚姻也是时代造成的。

非常喜欢你的回忆录,每个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牵动读者的心。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来了,赶紧送上香茶。你分析的对,小姨夫一辈子基本啥也不干,不上班,不作家务,吃点儿好的,骂骂小孩,发发脾气,悠闲(不知他自己开心否?)过了一生,不过他和小姨生了三个有出息的女儿,也算是不枉人生了吧?!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谢谢猫儿花时间读文留言, 想想小姨夫这样拒绝长大的男人哪个年代都不少,不家暴,很多家里都容忍了,有个男人在心安,再说那个年代在国内,小姨夫不上班,那份工资也还在养家吧。小姨的爱情,婚姻观也符合当年的时尚,也还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封建观,文革前,没什么人离婚的。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抱抱我的江苏小老乡,德州这两天时而穿棉袄,时而戴草帽,又脱又穿,不嫌烦。我也和洋葱妹妹一样很喜欢《雪城》里,刘欢唱的《心中的太阳》,90年代初,美国经济低迷,想赶紧换个容易找工作的专业又不知道路在哪里,此时从朋友那里借了雪城的录像带看了,很有感悟,下雪不忘穿棉袄,天晴不忘戴草帽,不就是个向前行,不放弃的理儿吗,打起了精神后,路也就出现在前方了。祝洋葱妹妹全家健康,幸福!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人各有命,小姨夫一辈子没受过累,小姨是各种辛苦,她却在小姨夫去世后那么难受,甚至生了病。小溪姐姐写得好!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很好看,就像历史电影一样。 小姨在小姨夫去世后的悲伤,令我想到了电影 “肖申克的救赎 “ Shawshank Redemption - 一个人在一种环境下生活时间长了,就被体制化了。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好!天晴戴草帽,天冷穿棉袄,明天是不是要戴帽帽了,可爱的德州:)
你这儿的跟贴回贴跟文章一样,都好看。文芳姐和小姨夫的妹妹梅花,都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可人儿,小溪家就是给了文芳姐一种叫做善良的阳光。
“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打老婆和孩子更没有外遇”,据说很抠门的人有这个共性,哈哈,逗个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自无心水自闲' 的评论 : 云水妹妹看得好仔细,你选的三位小姑娘是很像姐妹,我姐俩除了个子像,别的都不像,我姐像我妈家人全部优点,我像我爸家人全部缺点。小时候我是名副其实的丑小鸭。倒是我从美国第一次回家,文芳姐多年未见我,第一句话脆呱呱的扬州话就是‘小溪比小时候可真是漂亮多了,你小时候是真丑涅 :-)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问好弄弄,那种填写社会关系的事情是发生在你远远还没有出生的年代,但愿那个年代永远不会再现。弄弄还在没有冬天的新加坡吗?我这没有冬天的美国德州这几天竟然寒流来袭,零下1 C. 顺祝冬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谢谢斯曼妹妹加油鼓励,妹妹说还没读够,那我有信心,以后还会接着写。
我姐说文芳姐前几年去镇江金山寺庙拜佛念经,在金山寺常住,很久没有联系了。文芳姐年纪也大了,最近总梦见她,我正在通过她的孩子打听她的近况。我父母和斯曼妹妹的父母在天堂里已经是多年的好朋友了,他们在天堂得着了永生的平安和喜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谢谢新朋友光临和鼓励,希望您有空常来,不吝赐教。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妹妹辛苦你了,下了班还要来读我这长文儿,还来了两次,又花不少时间给我认真点评鼓励,真是感谢感动!抱抱你。
小姨夫是比较奇葩,大男子主义加上从小被家人宠溺,我还感觉他在家的坏脾气,任性和不心痛老婆孩子,真像是个拒绝长大的男人。不过哪个时代,哪个国家的家庭里也都有这种永远长不大的男人,AE就说他的小姑父也是这样的。我不喜欢小姨夫,主要是他的自私,尤其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月,小表妹们眼巴巴地看自己的阿爸把好吃的都自己一个人吃掉了。我从小到大,家里是平均主义,一个月饼切4小块,每人1/4,后来的独生子女家庭,父母都省给孩子吃,自己不吃,其实那样也不好,小孩长大不懂Share,。当然现在中国老百姓生活富裕多了,应该不太会有这样的现象了。
其实还真不好意思,我写文是想到哪写到哪,最后就写成唠叨小姨夫家长里短的油腻文了。实在读书太少,不过已经在向暖冬妹妹学习,要多读些好文,好书来慢慢提高自己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自无心水自闲' 的评论 : 谢谢云水妹妹来读博留言,你的温馨留言对我很是鼓励,珍惜你的隔代理解和友情,祝冬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感谢百忙中的康康抽空来读我的老故事,感觉文革前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势利,或相互利用。人间自有真情在,像文芳姐对我和我家的好那样。
我在乡下时,最后知青大返城,为了争抢上调名额,请客送礼,撕破脸皮,反目为仇,可以说费尽了心机。想想那时社会风气就开始坏了。
当年在美国找工作,基本上都是靠能力竞争,一般没有找门路这一说。在美国还是自己有多少能力和智慧过多好的日子,比较公平的。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一茶馆' 的评论 : 感谢北国风光里的小茶妹妹远道而来,快请喝热茶,吃热点心。和小茶妹妹想的一样滴,小姨夫就是命好,如果那天他妹夫在家,他妹夫的哥哥就只会带自己弟弟去参军,就轮不到小姨夫。如果小姨夫没有这个巧合,解放后,他是不可能成为革命干部的,最多有点儿文化,当个售货员,或记个帐,钱也挣不多,不会像后来到上海,当革命干部,和小姨结婚后,一辈子有老婆女儿伺候,好吃好喝的。
我和妹妹一样很开心,文芳姐好人有好报,她离开我家后,工作顺利,家庭幸福。我不喜欢小姨夫,因为他太自私,不顾老婆和孩子。就是大男子主义,对自己的孩子还是应该疼惜的。
今年气候冷,离我这冬天也会开空调的德州,前两天冷空气来袭,也到了零下1度,把穿短袖短裤的德州佬冻得乱叫,却不懂加多衣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好善良的闲闲,从海滨别墅回到加州了吗?也谢谢你,虽然你不喜欢看粗字体,还坚持来读我的隔代老故事,给我加油,友情暖暖啊。文芳姐从个不识字,被婆婆丈夫看不起的老实乡下姑娘成为大学里的职工也是自己认真作人,勤奋努力,所以后来她工作顺利,家庭幸福,退休工资也比企业的高不少,真是好人有好报!是好心闲闲期望的美好结果。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谢谢思韵妹妹百忙中还来读文,留言鼓励,真是很感动,握手南京小老乡。小姨夫和文兰姐刚解放时,刚刚二十多岁出头点 ,太年轻,还轮不到他们自己有资产,小姨夫家是城市贫民,文芳姐扬州乡下老家富裕,她父母土改是是中农,要换个穷乡就是地主富农。我插队的地方就是解放前好吃懒作,抽鸦片把家产败光的是贫农,辛勤劳动,勤俭持家都成了地主富农。
1949年至打倒四人帮,运动大大小小,文芳姐是工人,善良勤劳,小姨夫白捡了个革命干部,又成天在家养病。虽然他们也没生在好时候,没受到运动冲击因为他们是红五类,是党的依靠对象。运动主要是整知识分子,和有钱人(大都是靠勤劳致富的聪明人)。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还没有读够呢!祝母亲和文芳姐晚年快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感谢点点花宝贵时间读文,留言鼓励。 点点说得太对了,娘家人看小姨夫不满意,小姨自己对他感情很深,要不然也不会离开小姨夫后,终不能释怀。所以看人家的婚姻和感情只是表面。姐妹间也是一样。其实像小姨夫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打老婆和孩子更没有外遇。他的一份工资也用来养家,真不是坏人,就是大男子主义加上从小惯坏的臭毛病。那个年代像小姨夫这样的中国男人应该不少。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哇塞,得到金陵才女小树的认同和过奖还是很开心哒,一定认真向隔代年轻网友学习!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谢谢靓丽叶子妹妹美言鼓励,也特别喜欢你阳光,深情有时又很幽默的文字,记得第一次读妹妹的《回国记一一出出我老爸的洋相》差一点儿,就笑S了,格趟吾写写上海咸花,也是受侬个邻舍三毛伊拉娘影响。圪塔一道夏夏侬。
很赞你和婆婆和睦相处的温馨,家族亲情的回忆,上海魔都图文并茂的介绍,枫叶国家庭美满幸福的文章。I am looking forward to reading more of your beautiful writings .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谢谢生活妹妹友情留言,说真的,我即使老了,小时候的毛病却还没改掉,作事会虎头蛇尾,甚至有头无尾,写写博客,写到一半,就突然不想继续了。还是网友们的跟读和鼓励,我总算把这短篇完成了。喜欢生活妹妹接地气的好文,还有小王龄的故事,要向你学习!顺祝冬安!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读你写的真实的故事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昨天就看到了小溪姐的故事,今天静下心来细读了。小溪姐的故事像小说,满满的人情、亲情,写得风趣,文笔灵动,故事有血有肉。那个时代的人重情义,文芳姐小溪姐姐一家都是例证。小姨和小姨夫也是有代表性的,尤其是小姨夫,让人有点鄙夷。"小姨和孩子们对这个好菜都不动筷的,先要尽小姨夫吃足了后"--这么自私的人在家被惯的不成样,飞扬跋扈让人不解。
谢谢小溪姐的好文分享,让人回味,让人重温那段历史。
云自无心水自闲 回复 悄悄话 刚把文芳姐系列看完,小溪姐姐你写得真好,特别生动。我尤其喜欢那些方言。幼儿园的小霞子们都好可爱。我猜小溪姐姐是中排左一,小溪姐姐的姐姐是中排左四或左八。 :)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幼儿园时的照片太珍贵了,就是不知道哪个是你呀。有人天生就是命好,比如你的小姨夫,不服不行啊。青春年少时的爱慕很感人,那是种特有的情怀。
谢谢小溪姐姐给我们带来了那个年代的人情世故,展现出了当今没有的那种亲情,更加感到现如今周围的人和事是多么的冷漠,缺乏温暖。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董兰丫' 的评论 :与 兰丫妹妹写过的《金花和银花的命运》里的父亲相比,小姨夫真是不错了,他不抽烟喝酒,也不没有动手家暴打人。他就是那个时代的大男子主义,如妹妹说的这样的男人还真不少,在外面的世界没有大本事,在家里就不得了地霸道了。犹豫了很久,还是写了小姨夫,因为外婆去世时,唯一不太放心的就是小姨的婚姻,外婆过世后,我妈也才接信知道在四川法院工作的舅舅被打成右派了,隔离审查,不能来送外婆。
刚刚又读了两遍妹妹的《阳光照耀的秋天》://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620/201911/7596.html
真是喜欢兰丫妹妹的抒情散文,尤其是关于秋天的。每每读到了像“秋雨漂洗过的云,一朵一朵层层叠叠,比多瓣的白牡丹还要富贵雍容。天那边的云则一堆一堆挤在一起,是一窝窝扎堆儿的小白兔。我们的歌里唱着:“蓝蓝的天上白云飘”,这里的云都在水里浸得太久,重得飘不起来,就在半空里垂着,让人感觉一不小心就会碰了头。。”这样美丽的句子,都在心里惊呼,是怎样灵动的想象力才能下笔入神,写出如此令人惊喜的文字?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茶帅大人是住东北部,一大早起来就进城读文,留言鼓励,真是如春阳温暖了小溪的老心脏了,感动啊!我们这热S人的德州,也来了零下的寒流,就可想而知茶帅那北方的冰天雪地。茶帅您多保重,注意保暖,行车安全,估计王妃已经起驾返京了,这城里就靠您茶帅当家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Thanks for 菲儿always encouraging me .这最后的完篇绝不是美文,感觉写得虽然真实,还是太俗,写不出来,也没办法。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天马行空,奇思妙想的一凡小精灵的留言鼓励,我写得东东还是一看就是读书太少人的拙笔,写这篇时真是有写不下去的感觉,对于小姨的婚姻,其实也只是我妈一人在小姨夫离世后,仅有一次对小姨开诚布公表达对小姨夫的不满。其他亲戚从来都是三缄其口从来不多说的,大概是我妈太爱小姨,终于忍无可忍了。婚姻就像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Uusequery'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感觉您是不是我认识的台湾朋友啊?猜错了,请原谅啊,谢谢您的来访和温馨留言,有空,还请光临指正。
一一茶馆 回复 悄悄话 为文芳的幸福生活高兴,她的人品和勤奋努力惹人喜欢!
小姨父的人生,说明有的人就是命好:)
小溪姐姐那里还是鲜花绿地,我这里已经是白雪皑皑啦,祝小溪姐姐和家人好!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太好了,是我喜欢的好结局:)!多谢小溪姐姐忍受着眼睛不适给我们写故事,文芳姐和你们家缘份不浅,小溪姐姐妈妈最令我敬重!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小姨父和文芳姐都是赶上了好时代,而翩翩叶子和我的祖辈则是生错了时代,唉,但愿以后的社会不要这样天翻地覆了,否则,个人的命运太不可测了!

非常喜欢小溪姐的这个系列,善良能干的文芳姐与你一家的情谊让人感动。现在这样的感情不容易寻见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姐姐写得好。姨夫也要写进社会关系里啊?我后来连我姐我哥都不写。我侄子去年还把我写进他的社会关系,我很不高兴。我都不在中国了,还把我拉回那里搅合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小姨夫虽然缺点多多,但总的来说还算不上有坏心的人,这一点从小姨对他的感情就可以看出。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这世界要是太完美了,人们就没有那许多故事听了。~~ 问好小溪姐姐!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好大气,你的文字就像溪流,缓缓流淌~~~~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寫的家庭系列文章,太好看了。了解以前那段時期以婚戀觀與婚戀情,

謝謝小溪姐姐與我們分享。!喜歡看!其實的東西!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一字一句拜读完姐姐的用心文字,这是你对善良的文芳姐的回报。完成了大作,替你高兴,可以稍稍地放松舒一口气了。每一代人的择偶标准都会烙上那个时代的印记,有些人会在乎人性中最质朴的东西。一样感慨小姨的婚姻生活,正如一凡所说:问世间情为何物?乃一物降一物。小姨夫命好!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写的好,虽然故事已经结束,感觉意犹未尽!
人的一生真是无法预知,小姨作为家里最小的女儿,一定被父母亲和哥哥姐姐们娇惯、宝贝的不得了。她和小姨夫在一起,家里的人都替她委屈,可她自己偏偏不觉得。在我的亲人里也见过这样的夫妻,以前也常常觉得奇怪,后来看了西周生的《醒世姻缘》,忽然觉得也许这就是老话常说的“上辈子欠的吧”,也唯有这样想才能让自己释怀。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往事虽然悠悠,跃然字里行间的却栩栩如生。非常喜欢小溪姐您这系列。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1又见小溪的美文,好多的记忆,合影宝贵,橘子谗人!小溪来参加活动吧:)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对人物的描写刻画有情有礼细腻入微,特别有画面感。文芳姐是个难得一遇的的好人。好人未必就有好的一生,文芳姐是幸运的,因为她遇上了善良可敬的小溪姐姐一家人。小姨夫,世上还真有这样的人。小姨夫和小姨,让我想起了一句话:问世间情是何物?乃一物降一物。哈哈,乱说了。谢谢小溪姐姐分享有趣的往事。
Uusequery 回复 悄悄话 给人印象最深的人物就是文芳姐。刻画的很细腻。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