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奇石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正文

裁缝师傅哑女

(2021-01-01 08:47:03) 下一个

                                       

     哑女,当然她也有名有姓,但她却是个哑巴,所以大家为省事起见,就把她叫做哑女,反正她也有话说不出,虽说她耳朵并不聋,因习惯了大家这样叫她,也就并不为此不快。我之认识哑女,缘自有次去缝纫组做衣服,这儿有必要先作一简略的介绍。我工作的那个乡镇很小,老百姓形容它一泡尿还没撒完,一条街就走完了,当然这稍稍有点儿夸张。不过这市镇虽小,倒也蛮繁荣,满街都是店铺,尤以吃食店为多,因这儿盛产稻米,各种以米为原料的点心花式也蛮多,早晚两市点心店中人满为患。市镇上居住的人不少,正式的居民户口却并不多,大部分是邻近市镇的大队市镇小队的农业人口,因市镇小队相对耕地较少,所以这些店铺好多是由这些人在经营。所谓的缝纫组也是由这些市镇小队的妇女组成,而哑女也是其中的一员。这哑女从小就哑,可并不聋,当年因医疗水平落后,农村家庭经济也困难,所以自小也从没去过大城市大医院为她检查过究竟是什么原因;那时代我们县城里还没有聋哑学校,所以这哑女不识字,不过自小聪明伶俐,反倒比同龄的女孩心灵手巧。为了她将来有个一技之能,可以嫁个好点的丈夫,所以她的父母亲就让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跟了一个师傅学裁剪,三年满师,她就成了镇上颇有名气的裁缝了。当镇上成立逢纫组时,那组长独具慧眼,不因她是哑吧,还是把她吸收进去了,后来这位老组长还自夸自己眼光好,把哑女吸收进组里了,因了她所以组里的生意比另外一个组好了许多。

       本文开首我就说过我之认识哑女缘自第一次去做衣服,当年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于是医院里那位老护士就自告奋勇带我去,从剪布料到加工成衣一条龙服务。到了供销社,那位女营业员很热情地帮我挑选布料。说起来,当年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在一般老百姓心目中还是颇受人尊敬的,不象后来文化大革命中成了臭老九,病人稍有不满就横加指责:“嫩阿是为我俚贫下中农服务个!”在老护士的参谋下,再加营业员的推荐,最后选中了一块零头布料,因零头布收布票可以打折,那时候每个人一年发的布票也只一丈多,不精打细算是不夠用的。老护士把我带到缝纫组指名要哑女给我做,于是我近距离接触了哑女,她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不能说十分漂亮,却也蛮中看的,虽然不会说话,但两只眼睛十分灵活,就象会说话似的。她给我量了尺寸后,又细细地把那布料量了一遍就向我伸出了两个手指,哇哩哇啦说了两句,我听了莫名其妙,缝纫组的组长对我们说,哑女说这块布可以做两条裤子,我当然很高兴。过不了几天,那位老护士就给我把做好的两条裤子拿回来了。此后我凡是做衣服就总请哑女帮我做了,哑女家里人有病来医院也请我诊治,于是关于哑女的事也就知道了不少。

       说起来,这哑女虽未结过婚,年纪也很轻,却巳有一个五岁的男孩,这事还得从头说起。这哑女因从小就哑,所以也没人家想把她娶作媳妇,那年月农村女孩子到了十八就都有了婆家,所以哑女过了二十还没人上门求亲,父母亲虽有些儿着急,然而也无法可想。但不知怎么的,哑女居然怀孕了,十月满胎生下一个大胖儿子来,这下弄得父母很尴尬,那孩子的父亲是谁,问她也问不明白,问问缝纫组的那些大妈们也不清楚。转眼间这小孩快一岁了,有一天有个男人走过缝纫组,刚巧与正在喂奶的哑女打了个照面,只见哑女把孩子往桌上一放,追出去揪住那男的不放,大家一看这男的是公社管民政的小干部,但见他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任凭哑女扯着他哇哇大叫。这下大家总算明白了,这男人就是孩子的父亲,哑女的父亲闻讯赶到缝纫组,又羞又气,当下问这男人咋办。这男人是外乡在这儿工作的,年巳近四十了,在大家的一片指责声中承认是他骗了哑女,但他家中有老婆,还有两个孩子,所以不能把这小孩弄回去。此事马上传开来,缝纫组门口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于是惊动到公社书记,书记叫人把他带了回去,又把哑女的父亲请了去,最后叫他赔偿了一笔钱解决,这人的仕途也到此结束。当年对乱搞男女关系处分极严,而且都是处理男的,往往要被开除的。这个男的回乡后,在村人鄙夷的目光和老婆不仃的唠叨中度过余生。大家都很奇怪,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的,因哑女不说,而且就算要说也说不出;但怎么经了近一年的时间,这小小的一个镇上居然他就从没出现在哑女面前,让大家不解。原来,这家伙知道自己闯下祸了,就从不再打缝纫组门口过,这次不知咋鬼使人差的跑到这儿刚巧被哑女逮个正着。

      我去做衣服时,事情巳过去五年了,那男孩子也五岁了,哑女把这个儿子宝贝极了,母子俩倒也太太平平的过日子。缝纫组那些大妈们见哑女一个人带着个孩子,终非了局,于是热心的大妈就为她牵线,把哑女介绍给镇上一个清管所的工人。此人年轻时流落到这儿,因贫穷,在清管所每天冲镇上的几个厕所,因此没人愿意嫁给他,巳年过四十了,还是光棍一条,现在有人作主把哑女嫁给他,当然十分高兴。结婚前,哑女的父母与他约法三章,婚后不许对哑女母子不好,也不能纠缠哑女以往的过失。婚后哑女又生了一个女儿,开始这男的对她倒也还好,后来女儿出生后,就对哑女早先那个儿子非打即骂,哑女帮着儿子,两人就不仃地争吵,甚至大打出手,此时哑女的父母巳相继离世,所以没人为她出头。最糟糕的还是哑女得了病,会突然晕倒,那男人也从没上心,每次发作就让她躺下休息休息就算数。有一次哑女突然昏倒在缝纫机旁,才由那些大妈们七手八脚送到医院来。我一检查,心跳才四十,就怀疑是不是心脏有问题,会不会是房室传导阻滞,因我们医院当年还没有心电图仪,就建议去县医院进一步诊治。此时哑女的丈夫也到了,我就再三叮嘱他这病危险,一定得把哑女送去县医院,他口头答应了,叫我先配些药吃起来,那知这个老男人根本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一次也没带哑女去县医院。

      大约过了三个月吧,有一天深夜,突然送来一个病人,我在灯光下一看,原来是哑女,但见她脸色灰白,口唇发紫,一听心脏早巳仃止了跳动。此时那男的才大哭起来,然而巳无济于事了,我从医生的职责,还是按心跳驟仃的抢救措施抢救了半个多小时,自己也明白不过是尽尽人事给家属一个交待而巳。哑女死的当夜,月光皎洁,微风拂在脸上,暖暖的,医院院子里开的花儿散发出阵阵馨香;然而在这美妙的春夜,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生命就戛然而止,令人十分惋惜。虽说是“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但三十年的过客毕竟也太匆匆了些!

      关于哑女的事就说到这儿了,下面再说一个类似的事。那天在做衣服回来的路上,那位带我去的老护士就把哑女的事全本西厢告诉了我,并把那个把哑女肚子搞大的男人杀千刀杀万刀一路骂到回医院。我当时也颇有些奇怪,当然出于妇女的同情心,对那个男人骂个狗血喷头也在情理之中,但讲时她那愤怒的样子也确实令人不禁会想是不是她有个亲戚中的女孩也有同样的遭遇。随着我工作的时间长了,从医院那些长舌妇中就得知了原由。原来这位老护士的丈夫本是这公社医院的前身联合诊所的主任,后来联合诊所成立医院,她丈夫就是第一任院长。她与她女儿也一起在医院当了护士,当年做护士也并不要护校毕业,也不要执业资格证,反正老公是院长,可以说了算。她女儿可真是个大美人,高高的个子,白晰的皮肤,大大的眼睛,要放在今天,当个模特绝对可得大奖。因了她的美,所以垂涎的人很多,因父亲是院长,她自视也甚高,一般的人看不上,所以过了二十还没找到如意郎君。不久噩耗降临到她家,她丈夫因是漏网的历史反革命被捕入狱,母女俩突然从院长太太和女儿一下变为反革命家属,这女孩儿的婚事也就担搁了下来。在我来这儿工作前一年,据说有一天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象泼妇似的突然闯进医院护理室,把正在为病人摆药的这女孩儿揪住头发不放,一边口里骚狐狸精的骂个不仃,经了大家的拉扯,那女人才放手,却又骂这女孩勾引她丈夫。在她連珠砲似的叙说中,大家方才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女人是公社公安员的老婆,其泼辣在市镇上也小有名气。当天丈夫向他坦白与医院这位女护士有了不正当男女关系,而且赌咒罚誓说这护士勾引他,他才失足,于是这婆娘到医院兴师问罪。按当年的常规,这种乱搞男女关系总是处理男方的,可不知为什么这个公安员后来竟没有受任何处分,只是调到另一个公社去当公安员,并且不久还凭了他堂兄是县公安局付局长的关系调往县公安局,混了个中层干部。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话有时候还真的很灵验,文革中随着他堂兄的被打倒,他也稍带上了,后来在公安系统两派的武斗中死于非命。

      现在再说这位漂亮的女护士,事情暴露后即被医院开除,她母亲通过上海的亲戚把她介绍给上海机械厂一个青年工人,她就在街道厂找了个工作。本来夫妻俩虽是仓促结婚,但那工人在上海也很难找到老婆,这一下找到了个漂亮老婆,虽然是乡下的,却也很满意。可惜不知那位多嘴多舌的婆娘,把她原来的事告诉了他,这下家暴就不断,最后以离婚收场,后来她的情况就不知道了。八十年代初,老护士的丈夫回来了,说是落实冤假错案,回来后分配在镇上杂货铺当营业员,老夫妻俩在我调往别的医院前就巳相继过世。 

       这么多年来,当我回忆当年的好多往事时,有时也会想起这两个苦命的女人,不过似乎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日,女孩子遭遇不幸的事也时有发生。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也许不无道理!

       真是:人世几回伤往事,故乡风物仍依旧。

                  今逢元旦喜庆日,物是人非事事休。

                   满眼波涛终古事,离人到此倍堪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剑门奇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elloworld1000' 的评论 : 是的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POOR TH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