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奇石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博文
(2019-12-06 09:50:13)
无论古今中外,桥似乎总与男女的爱情结下了不解之缘。自天上的鹊桥,远古的蓝桥,西湖的断桥,梁祝的草桥,还有因了那首沈园而赚得年轻人眼泪的那座春波桥(此桥除与陆游有关外,也有说因贺知章“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而名之,但我还是宁愿它与陆游唐琬有关),甚至丰都的奈何桥(据说亦有奈何桥上等三年约定的爱情传说)。各地关于桥的爱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11-22 09:32:16)
现在大部分年轻人,也许只能从一些电视电影及文学作品中领教文革期间气势磅礴的人斗人场面。可实际在中国历史上人斗人就从未仃止过,中国的历史无非是一部人斗人的历史。无庸讳言,文革期间确实巳经把那种非要把人折磨到死惨绝人寰的斗争方式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也涌现出许多昨日座上客,今日阶下囚之闹剧。参加斗争别人的人也并非对被斗者一定有深仇大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蛮(晚)娘的拳头,早晚一顿”,这是我们家乡的土话,意思是继母对不是她亲生孩子的迫害。对晚娘的不好评价古今中外似乎无一例外,童年时听的童话白雪公主中就有一个老巫婆晚娘。记得小时候读过宋人黎廷瑞有首诗云“落日古道旁,依依闻哭声。云是田舍儿,垂髫才九龄。前母久巳没,后母无复情。饥寒夙所更,驱役不得停。”又有一首不知宋代那位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1-01 10:24:14)
六十年代,正是全国性的大饥荒时期,我的祖父却突然从苏州监狱保外就医了(其实当年我祖父并无病,据知道内情的人说,是因为监狱为减少粮食的供应,于是就把一些年老的没有劳动力的犯人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假释,这从后来我祖父虽然真的有病了,却又在六四年又收监了,似乎引证了前面那个说法,不过这对他本人和我们家人来说总是一个很值得高兴的事)。就在我祖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10-18 10:15:01)
掱这个字,就是扒手的意思,字很形象,其中两只手表示正常的手,第三只则是偷窃之手。《清稗类钞盗贼类》:“沪人呼剪绺贼曰掱手,犹言扒手也。”国人对小偷的称呼颇为文雅,如尊称他们为梁上君子,把翻墙钻洞的盗窃行为称作穿窬等等。说起扒手这个职业,也堪称是个古老的行当了,最早的一个小偷就是柳下跖,不过人们熟悉的是他的另一个名字,即盗跖,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论古今中外,桥似乎总与男女的爱情结下了不解之缘。自天上的鹊桥,远古的蓝桥,西湖的断桥,梁祝的草桥,还有因了那首沈园而赚得年轻人眼泪的那座春波桥(此桥除与陆游有关外,也有说因贺知章“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而名之,但我还是宁愿它与陆游唐琬有关),甚至丰都的奈何桥(据说亦有奈何桥上等三年约定的爱情传说)。各地关于桥的爱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4 15:12:43)
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亲都无工作,家中经济甚为拮据,日常开销靠变卖为生,所以平日很少能吃到鱼肉葷腥,但有一样美味却总能吃到,那就是松树蕈。每当春暖花开之日,一场雨后,又恰巧遇到星期天,对门的周师母就会带上我与母亲一起去山上采摘松树蕈。周师母自幼生长在山里,后来嫁到城里,与我家是对门乡邻,所以时常往来。她从小就常去山上采摘蕈,所以能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27 11:11:58)
说来也有些惭愧,张艺谋导演及由他老人家亲自主演的电影除了“古今大战秦俑情”外,孤陋寡闻的我居然对国内当今如日中天的张大导的影片一部也未看过,包括那部大名鼎鼎的“红高梁”。无意中翻到他在一部名为“老井”的电影里担当主演,因了“老井”这个名字触动了我心中的记忆,也就顺便看了下影片内容简介。本以为是一个围绕一口老井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20 11:00:35)
提起叫化鸡,想必很多人都吃过,但可能也有人徒闻其名而未尝其味。说起来,这叫化鸡还是我们家乡的一道名菜,早巳名闻遐迩;不过现在国内到处都有叫化鸡,而且都标榜为当地正宗,有的还标以我家乡的招牌。本来这也算不了什么事,因为这叫化鸡的发明者无非就是一个叫化子而巳,既然是叫化子,就那儿都有,所以各地说是当地的土特产也无可厚非。然而我那些热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9-06 10:42:27)
前天在翻看老电影时无意中又看了遍电影“茶馆”,不由勾起我对童年时故乡茶馆的回忆。我童年时生活在离故乡县城大约四十公里路程的镇上,那里水陆交通便捷、商业繁荣,街上除了各种商店外,还有戏园、酒肆、茶馆,甚至还有妓院与那种私底下供人抽鸦片与吸白粉的“燕子窠”,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市廛了。其中对我印象深的就是茶馆了,镇上有好几家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