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普京的连任与华夏国领袖的寿终

(2023-09-23 20:01:30) 下一个

普京的连任与华夏国领袖的寿终

(红字均可点击/照片均为网图)

1961年4月12日,加加林乘坐东方一号宇宙飞船升空,成为了人类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男人。

1963年6月16日,捷列什科娃乘坐东方六号宇航飞船升空,成为人类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性。

  

2000-2008 (两届8年统治)

自2000年起,普京连续当了两届俄罗斯联邦总统,那时的一次任期是4年。

当梅德韦杰夫顺利继承普京的总统位置后,作为感恩与回报,梅德韦杰夫一上任便于2008年12月30日签署宪法修正案,宣布下届开始总统任期由四年延至六年,国家杜马(下议院)任期也由四年延至五年。这也为后来做了完美的布石与铺垫。

2012-2018 (6年统治)

2012年,普京重回俄罗斯联邦总统宝座,这回他至少可以一干6年。很多人惊讶怎么可以这样啊?是的,可以这样。

根据1993年12月12日全民公决通过的宪法,其中第四章《俄罗斯联邦总统》第八十一条之3规定:同一个人不得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职务连续两届以上(One and the same person may not be elected President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for more than two terms running)。即:没有规定一人一生只可当两届总统呀。就这样,依据这些宪法以及宪法修正案,理论上普京又可以连任两届总统,事实上他也确实可以任劳任怨一干12年:2012年至2024年。

关于任劳任怨,2008年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As for my personal perception, I’m not ashamed to say to the citizens who voted for me, that throughout these eight years, I have worked like a galley slave. I am pleased with the results of my work. 这八年里,我一直像厨房奴隶一样工作。我对我的工作成果感到满意。中文有另一个翻译更加传神:8年来我忙得就像木帆船上的划桨奴隶,从早到晚殚精竭虑地干。

这些讲话,让很多人认为普京干到2024年就会毫无眷恋地离开总统位置。

2018-2020 (修宪归零)

当普京2018年第二次获得“二届连任”后,他提议修改宪法:“索性明确法规,限制一生中的多次参选。”人们更加相信他会离去。

可是,故事来了,就在杜马议会按照他的授意讨论修宪时,文头那位人类第一个女宇航员捷列什科娃(Tereshkova)举手发言了。

On March 10, 2020, Russia's State Duma is reviewing the second reading of constitutional reform legislation. During Tuesday's parliamentary session, United Russia deputy Valentina  Tereshkova proposed an amendment that would either zero out the incumbent president's term clock or eliminate presidential term limits altogether.

领导未读先曰:写得真好 写得深刻

这位80岁出头德高望重的苏俄国宝建议:新修正案要么将现任总统的过去任期经历归零,要么完全取消总统任期限制。这个“归零”意味着什么?虽然老太太没有任何指名道姓,但还是有脑子好的人意识到:归零,意味着新修正案将允许普京2024年再度出马竞选总统,而且理论上他可以或可能连任干到2036年,那时他84岁。真可谓:活到老干到老,任劳任怨。

问题是,在那个场景下,你能够或敢于反对老太太的提案吗?特别是在她提议后的那天晚些时候,很少去议会的普京居然出现在议会,盯着每一位的眼睛:我要和大家一起讨论各种提案……

请问,在那个时间点,有谁敢要普京保证不再出马?

2020年7月,这个“归零”修正案得以通过。

2024-2036 (再来两届12年统治?)

提案人捷列什科娃对媒体宣称,她的这一最终修正案为俄罗斯“保住了普京”。不过,她是借用他人的话来说的:“我接到了大量的来信,每封信一开始总是说:您为保住弗拉基米尔·普京说了话,谢谢您了。”

网上有一段评论:20年的执政,普京并不是孤军奋斗,他的身旁总是簇拥着一群人、一支队伍,经历了从最初的谋士、同伙、助手、合作者到提携他、把他推上克里姆林宫前台的掌握大权者,最终形成了一个围绕普京的控制国家政治、经济命脉的、决定俄罗斯未来命运的强大团队。这个团队的力量是强大的,它囊括了俄罗斯政治、军事、经济、国安、社会、科技和文化各个方面的杰出人士。普京不是唐·吉诃德,普京的团队更不是桑丘。普京和“政商精英”是土水的关系,是根叶相依的情缘。

                

简体字圈的寿终正寝规律

聊完苏俄再聊聊我们简体字国吧,大大怎么能修宪成功的呢?其实比俄罗斯普京更简单容易,华夏国近现代史中,“寿终正寝”是一个文化规律。如果说苏俄斯大林普京的统治,动用了大量制服组克格勃杀手,那么华夏国,始终有一大批政协文人/人大代表在起着助纣为虐的作用。

以前写过一篇《散讲跨国婚姻:数据与故事》,在上海封城之际有机会和那位曾经的社科院政协代表舅舅A聊了一下大大手下的各个文官。当时舅舅A就讲到了俄罗斯那女宇航员的提议以及那天议会的场景与气氛。他说社科院中宣部等文职机构一直在关注监看各种外网。当他们看到修宪过程中俄罗斯不少议员与民众的抗议与抵制,心里暗自佩服。

对于简体字人,舅舅A说:你去看wxc吧,如果在一个虚拟网站上文人都这么没骨气、这么会阿谀奉承装糊涂捣糨糊,真实环境的人大会堂内、你能指望他们有什么作为?而且,现在很多管理言论控制言论的用词用句,还都是那些文人创造的,都tm特别地优雅有文艺范儿。

曾几何时,杨绛的那句翻译“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让多少人感慨那种淡泊及与世无争,或淡定与清雅,后来越来越多人意识到翻译者内心的些许自视甚高以及刻薄。

余英时在海外发了一句“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封掉他很多作品的党媒看到后欣喜若狂如获至宝,截来重用。爱国主义教育,爱发嗲的文人功不可没。

如今,党校内也在借用wxc上搜刮到的各种字句来教育大家:作为党员,要敢于说话,有立场有政治思考有自己的坚持,不能人云亦云;但同时,要不信谣不传谣,不站队不推墙。呵呵。(呵呵不是党校的)

寿终正寝的历史文明就是这样形成的,里面充斥着各种码字文人的自取其辱与人格分裂,只不过大家总能互贴一些好听的词条互相忽悠互相得瑟:有高度,有气度,有心胸,有包容,有理解,大气加智慧……

经常可以看到这样客观中立的标榜:我不站队,也不推墙,更不结党;我看文不看人,对事不对人,但我有立场,有政治思考,有自己的坚持。我相信人间还是有正义与罪恶,文明与野蛮之分的。但我仍然坚决不站队,坚决不推墙,坚决不结党,更不会落井下石;我要中庸无为不生气、用洋气点的说法就是“有基督徒的爱,远离上帝恨恶的事”;写浮云式金句是我的毕生追求与底线!

简体字文人啊,哪天你们不码字且闭嘴了,华夏国才会有救!

 

请学习学习再学习土豆对简体字群体文化特性的评价:

中国男人:废物中的战斗机

戈尔巴乔夫去世了

为什么我不骂“中共”

继续我的反动理论

米兰·昆德拉的“告密”

 

下篇聊聊印度吧,不生气。

衣锦还乡印度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2)
评论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谢谢二郎简洁明了的总结,看来这场大戏不仅震出了魑魅魍魉,还让传说中的一叔大师破了功,善哉善哉!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说到这场大戏,梳理起来其实很简单,牧爷不满无故被头牌牵头皮,于是从专业角度质疑点击异常,有个貌似女性的id跟帖替头牌缲边点赞,被平老师逮住以此为由头写成一篇实验文,跟帖踊跃逾三百,居然还把归隐山林专研岐黄之道的一叔给牵了出来:)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艾玛,俺又想说深得我意了,你不会觉得俺不怀好意吧。 :)最近文城上演威武大戏,等着你闲了捣捣浆糊,这时候最缺的就是一盘重口味的土豆泥。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乐得省心,在土豆餐厅里随心所欲,我有空就来这儿看看你,顺便蹭吃蹭喝米其林,也高大上一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bingo bingo!
"我一向不敢留言,因为怕歪解了你的意思",怎么会呢,请放心留言,另写文章怼回来都可以。我下面回复 '最西边的岛上' 的写着:宏观上讲,不能拦着任何人的、往任何方向的(扩散)解读!!不能被点赞了就“深得我意”;被其他了,就“不怀好意”。不仅对“歪曲”我不介意,也反对这类“留言不够友善/有冷嘲热讽的语气”等感觉判断;这些个,会让人越玩越小的。

“言论自由+表现自由”,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合,咱们华夏国受教育的,一方面被中宣部管理着“言论自由”;另一方面,被延安鲁艺统一了“表现自由”,结果文人弄出来的作品都只有一种表现手法:正义/威武/凶悍…………他们怎么不可能说我阴损呢?呵呵,who care。

我这里的手法,其实都是类似于哈姆雷特安排个戏班子来演戏,看的人部分明白部分不明就里;明白的人里,有恨我的,有赞我的,更有事情闹得不够大的。哈哈,无所谓啦。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麦姐是稀客:)有土豆开在胡同口的茶餐厅,咱就不用另起炉灶了,省时省力丰俭由人,米其林一星级的干炒牛河生滚鱼片粥想想都有种幸福感:)主要还是观念有些近似,交流起来轻松些,当然遇上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时候就拍拍屁股走人,绝无心理负担:)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忘了说,侃侃二郎不开博,还有子乔的关博(如果你说的是她),我非常理解。只是觉得让举着大棒的人占领了这个地,是不是有些可惜。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还真巧了,我本来是要用酣畅淋漓这个词的,手一哆嗦,打错了,就发出去了,好在意思没差。我进城时间不长,三年多点,允我用直觉大胆地猜一下,这位博主是子乔吧?我刚成为她的粉之后,她就关博了,搞得我常常想念她。

土豆的厉害自不必夸,我一向不敢留言,因为怕歪解了你的意思,你的弯弯绕搞得我这个浅薄之人总是自惭形秽。

你有毒眼吗?我现在唯一听的油管时政节目是五岳散人,另外一个是袁莉的播客。五岳散人的妹妹在新西兰,我在澳大利亚,所以该是冒牌姐姐。 :)

我是侃侃和二郎的粉,还有友梨江莉,可惜他们都不开博。以他们的定力,加上土豆的张力,文城是不是会更美好些呢?

侃侃打击我,我总是虚心接受,因为我知道他是想让我的双眼更明亮,而且俺知道善意和恶意的区别。

俺记仇,你唯一给我的留言,也是打击俺,搞得俺反省了好几日,嘻嘻。:)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畅快淋漓”,很少有人用这词给我留言的,记得4年前一位网友给我留了个“酣畅淋漓”,后来关博了……虽然和她有很多不一致,但还是很佩服她对文学城的态度!

读麦子的文章以及一些经历,总想起一个人,旅居日本的五岳散人(油管上有)的妹妹。另外,你似乎总被那个侃侃带节奏,他怎么打击我你也怎么打击我……不行,我会使坏作恶的,下面二郎说的“用稻草堵老乡的烟囱”。现在你知道二郎/侃侃为什么不敢开博,还有那位网友关博了吧。

呵呵,(这个属于奸笑)。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事实证明,“人类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性”,完全可以退化成“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类人猿”。

同意二郎,列斯的“杀杀杀杀杀杀杀”,绝对对鹅落石的历史进程有决定性的作用,正如厉害墙国的“三千万人头”驯服了“最多敢抱怨,绝对无反意”的大批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粉红大咖还特别热衷豁胖与盎撒上等人文明的天然契合,要是他们看了乐乐的视频后,立马就无地自容,啦啦啦~啦啦啦~ :)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侃-侃'的评论 : 那些大咖都把网友质疑点击造假说成是文革基因红卫兵作风,那些大咖自己本身就充满文革基因红卫兵作风还不自知:)文革基因红卫兵色素向来是简中圈的标配,与实际年龄无关,现实中这些例子俯拾皆是,譬如去年魔都封城大白上门对居民扬言要影响三代人,譬如帝都居委干部威胁把不听话的居民的孩子当软肋,都已经不言自明了,那些大白居委干部在文革时还都在牙牙学语甚至还未出生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上一篇《马桶》下波城冬日不说了嘛:土豆是文学城的开心果……啦啦啦~啦啦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BA7' 的评论 : yes, sir.
CBA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禾儿好,我在平等兄的那篇调研博文的留言中提到,我当时直觉上感觉土豆和禾儿可能是同一个人的马甲,主要是根据你的那种针对“看文不看人”进行冷嘲热讽的语气来判断的,因为当时让我联想到了土豆在论坛意见区对我进行幸灾乐祸的表现,所以我不是简单地根据你和土豆的网名有一个相同的“禾”字就把你们两个人联系起来了,要不然,那也太可笑了。

很高兴,我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了,希望土豆多多自我反省,而不是断章取义地继续对无辜的网友进行冷嘲热讽和人身攻击。

下面是9月24日我在平等兄那篇博文下面的留言:

“这次在平等兄的这篇博文的评论区碰到燕麦禾儿,禾儿好像是在针对我所说的“看文不看人”进行冷嘲热讽(现在发现是巧合引起的误会),我直觉上感觉土豆和禾儿可能是同一个人的马甲,我担心土豆利用马甲对我再次进行报复,所以就在留言里提及了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燕麦禾儿 2023-09-25 20:31:53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菲儿天地”和“燕麦禾儿”,只有一个儿字相连,“土豆-禾苗”和“燕麦禾儿”却有一个重要的“禾”字相关呢,若论起猪队友来,土豆似乎更摆脱不了干系。:)

CBA7网友,还以为土豆和二郎是同一个人呢,我告诉她,两个二郎加起来,也没有土豆的心眼多。:)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不是说难得糊涂的园姐,尽管这糊涂俺不能苟同。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典型的“反革命装X犯”,高呼自由歌颂极权。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的这段评论, 说的很有道理很有民主素养”…… 在民主地区 用民主手法 玩死民主,耶!!

但愿简体字国出来的能够明白,“祸从口出”这个祸,不一定是对自己个人,而有可能是害了这个自己选择居住的这个国家这个地区……领导来了就去“欢迎欢迎 热烈欢迎”,看到周围有人去行使这类自由嗨……土豆都会白你100眼……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耶呵,你也学会拐着弯骂人啦??我怎么有这样的马甲呢??青出于蓝胜于蓝??

看二郎,人家来个《请回答:YES or NO?》,他却和坏透了的土豆一样,来个不yes也不no。怎么看都让人起疑心啊。

估计现在那队友又在琢磨着:难道这三家伙是连环马甲?可恶可恨,可歌可泣…… :))

看到其他地方在说“什么不能墙倒众人推呀,什么不能落井下石呀,什么不站队呀……和稀泥……不得罪人,左中右的好处全想揽……”,哎,没办法,那个年龄段血雨腥风几十年的跌滚打爬,成就这样的性格人格几乎是必然……文学城嘛,不指望什么,“第一代移民”,90%都这样,不管是90年代出来的第一代,还是2000出来的第一代,还是2020出来的第一代……脑子都没什么大差别,只有钱包口袋差别巨大,也只能靠钱撑腰扬眉吐气了……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儒雅,写了“队友”,故意不提“猪”字,怕伤了某人的自尊。:)

我相信,即使是“猪队友”,也不至于连球也不会接了吧。:)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说实话,就是把土豆剁成泥,他还是不以为忤也不会删大家的帖子,最多像小兵张嘎用稻草堵老乡的烟囱那样来逗你乐,你们气得半死,他却远在天边哼着追捕主题曲偷着乐:)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燕博既不伤和气又带动了队友,这只转球就看土豆如何来接了:)说到马甲疑云,都是谍战神剧泛滥带来的后遗症,没赶上那个苦难的年代,大家只能靠移情代入来过瘾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畅快淋漓,深得我心,使劲点赞。接受批评,面壁自省,回来接着捣糨糊。俺承认摆脱不了俗人本性,做不到关博关评,希望不要气得土豆满地打滚。革命尚未成功,土豆保重身体。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你这一拉绳子,大水冲到了Jacksonville。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哎哟,小清啊,人见人爱的留言专家啊,我每次看到你的留言,就会想起演员斯琴高娃以及她演的孝庄,那种运筹帷幄大气加智慧啊。致敬!!

你前一个留言“天塌不下来”鼓励了我大胆码字大胆作恶,接下来又来个“底线”,你让我这个废物怎么开战斗机自由翱翔呢?

上面那个俄罗斯老太太议员的提案,你看了没?我一搞国际关系俄罗斯研究的日本朋友告诉我,当时他和几个俄罗斯朋友一起看议会实况的,那个俄罗斯人听了提案马上惊呼:天哪,那老太太真是老糊涂了,她知道自己那几句话的恶劣作用吗?

来,再来一个视频吧,振奋一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8EG2Bm-bfI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这只是一个“换天”的曲目,远远称不上“塌天”,毕竟后来只不过死伤无数……呵呵,只不过死些人;

对那个“终身第一名”,我下面写了“一垛冲不走的硬屎”;对那些坚持自我还去的,也没什么好多说的,这真是没法多说的问题……但对你,我想说,有关大外宣以及那些有意无意的追随者,就这个内容范畴,您这次的几个留言不合适,包括这个“天塌不下来”,不合适!!

个人观点,谢谢!!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文学城的网友多在北美,自由世界。有人关心政治,有人不关心,有人愿意表达,有人不愿意,有人清高自傲,有人喜欢热闹,愿意洗地的接着洗,愿意挑刺的接着挑,愿意为自己坚信的正义鼓与呼的接着鼓与呼,愿意清净的接着清净,愿意沉默的接着沉默。请不要求全责备。允许不同理念的人发声或沉默,天塌不下来。”

清漪园的这段评论, 说的很有道理很有民主素养。 为你点赞!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最西边的岛上' 的评论 : 我对诗歌以及只能写诗的诗人,哎,有些感冒啊。一时一景一个心情,用那几个字表达,没问题;问题在于别说时过境迁,诗人自己的“兴”稍有变化了,估计ta自己也可能看不懂或看不上自己写的东东了,(就当我胡说吧)。

至于“此诗翻译者和转用者们的意思意图,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呵”,对!!换句话讲,宏观上讲,不能拦着任何人的往任何方向的(扩散)解读!!不能被点赞了就“深得我意”;被其他了,就“不怀好意”。

那日本人,其实就是因为那金句“啊,鸡蛋……啊,高墙……”,而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家意识到那些金句的不确定性啊,敌众我寡时似乎没什么理解悬疑,但碰到如今敌寡我众了,麻烦了,金句留言家们马上会犯浑卖同情,来个“不能太难堪啊”……你现在理解我的华夏国“等待寿终正寝”的文化特性了吗? :))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真是个废物中的战斗机,自我标签真是合适。接着骂,接着损,从此知道你的弯弯绕到了何等没有底线的程度。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明明啥都明白,还装圆滑呢?

无怪乎“再活五百年”的宫斗剧大行其道,皆因看透不说透的聪明人太多。“臣不敢有怨望,臣不曾反皇上,臣与高俅交好,臣没啥子脾气,……”。杀服、打服、洗服,获得性特质可以一直带到自由土地上依然“初性不改”。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土豆一贯犀利”,越犀利越倒霉!!其实也不是我倒霉,那些被冤枉了的比我更倒霉。文学城博客玩了5年,文章不多但乱七八糟“被绯闻”特别多。一会儿收到悄悄话质问我谁谁谁是不是你媳妇;一会儿收到悄悄话质问我谁谁谁是不是你老公;一会儿收到悄悄话质问我谁谁谁是不是你马甲……其他还收获男小鲜肉2个,女小三3个,马甲至少6个。以前只要名字有土或豆的,就被抓说是我马甲;后来名字有禾或苗的,也被确定是我马甲。问题是我这人还特坏,总是不吭声,不yes也不no……那些乱猜测的家伙对我蛮客气的,它们就盯着被冤枉的骂,我也袖手旁观看着那些个被冤枉的挨骂,我坚信:自由世界嘛……愿意xx接着xx,愿意xx接着xx,愿意xx接着……不能求全责备……天塌不下来”

对了,亮妈写了《文学城混了18年》,我昨晚又收到一个悄悄话,告诉我wxc里有个“偶尔亮亮”id,很新的,说一定是亮妈的孩子,因为一个城里待了18年,怎么会没孩子呢……悄悄话里还给了我1个数学方程式,3个化学方程式,4个生化组图……

我马上删了那悄悄话,还给了她3个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智慧金句”:1,谣言止于智者;2,不可全信,不可不信;3,太阳底下什么事都不新鲜;……

对了,“菲儿天地”“燕麦禾儿”,你们俩啥关系哈?都是4个字,都有儿字……可惜不可惜啊,玩着玩着碰到如此那般的猪队友,真心替你们可惜……不说了,已经说得太多了,祸从口出啊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回过头来却以一种特殊的形式成为施暴者的帮腔》……哈哈,啥意思啊?你得具体说说,干嘛总是吞吞吐吐呢,是不是又看到什么句子了?

“自由世界……愿意xx接着xx,愿意xx接着xx,愿意xx接着……。请不要求全责备……天塌不下来”

“天塌不下来”,等我酒足饭饱之后,我一定拿这些个语句来耍玩耍玩,反正我高兴就好……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这些年走线偷渡的华丽转型成侨领大腕的都不在少数,余大师这样的民国耆宿肯定是看不懂,也只有乐乐这样演过红色神剧充满街头智慧的新派汉学后进能读出其中文化密码之猫腻:)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急流勇退有几人啊?如果干八年就下去,普大帝真是好评满满呢!可惜利令智昏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哇,那个泼啊,真是长见识,哈哈哈!一个人的所言所行,在网络上是会留下印记的,博友总结得好,真正的形象是自己在文学城自己给自己的画像。园姐悄悄话。

土豆一贯犀利。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简中圈里太多被打断了脊梁,驯服了脑筋的受害人。回过头来却一一种特殊的形式成为施暴者的帮腔。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土豆批评得好,你接着批评,你高兴就好。其实,尖刻的话谁不会说?我留言婉转,只是不想让闻香博主难堪,仅仅附和了禾儿的婉转批评,已经被城内的某网友骂得狗血喷头。闻香博主后来把骂我的数段留言统统删除,也许你没有看到,而我只能说,接着骂,你高兴就好。我不想辩论,犯不着。

文学城的网友多在北美,自由世界。有人关心政治,有人不关心,有人愿意表达,有人不愿意,有人清高自傲,有人喜欢热闹,愿意洗地的接着洗,愿意挑刺的接着挑,愿意为自己坚信的正义鼓与呼的接着鼓与呼,愿意清净的接着清净,愿意沉默的接着沉默。请不要求全责备。允许不同理念的人发声或沉默,天塌不下来。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昨天看了幸福家园推荐的乐乐访谈,鬼佬那种天真的基因在简中圈向来是稀缺品,这种差异不是拗个相见恨晚的造型就能跨越的:)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罗刹国的民族性是改不了的,虽说历经老戈老叶改天换地,白匪军头目邓尼金也从美国归葬莫斯科,高尔察克上将的铜像也重新竖在当年遇难的城市,这不,最终还是如你所说那般又是个轮回,华夏简中圈不也一样三四十年又一个轮回,有时还真不得不信命理运势,不全是封建迷信:)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就是泥人,他也有个土性。生土豆还能做个potato cannon,若是自愿smashed成豆泥,那就当我没说。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啥?“有些话不一定说透……”,假如土豆被圈在墙里,俺会翘起大拇哥夸一声:“圆滑,世事洞明皆学问!”

可惜土豆落脚超级篱笆路小土豆的票仓度轮渡,俺就不得不送你一刀“鄙夷的目光”,即使送了也是白送。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友梨江莉' 的评论 : “谈血性好像于我们这个族群有些奢侈和不宜”……每次我一谈血性,我朋友就说:你不探讨逻辑,只愿意追随本能,说明你修行的还不够,多多少少还是个教唆犯;土豆,你要读经,要信神,把一切交给神处理,上帝自有安排……

把我说的一愣一楞的,往往还是开车时这样教育我,我开车都一脚油门一脚刹车了……
最西边的岛上 回复 悄悄话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 来自诗人兰德 (Walter Savage Landor)。原文:“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我理解诗人的本意和中庸无关,而是说没人值得诗人去(和他/她)争论,表明诗人本人的清高(但不是自命清高)。 至于此诗翻译者和转用者们的意思意图,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呵。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选民' 的评论 : “无论什么不仁不义, 不公不平, 都可以接收”,她们很有趣的,一开始她们是不会接受的,她们会找视频发“Les Misérables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还会一起背诵那句文艺性戏谑台词“啊,鸡蛋……啊,高墙……”………… 再然后,就“我不站队,不推墙,不结党,不落井下石”,一个个写狱中保证书似的……人人戏精!!
选民 回复 悄悄话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
这就是中国人作人的楷模啊,不偏不激、中庸从容,所以才能活到极致,活过百岁。

xxxxxxxxxxx

典型的中国人的苟活哲学, 好死不如赖活, 最关心的是如何长寿, 只要能活过百岁, 无论什么不仁不义, 不公不平, 都可以接收.
选民 回复 悄悄话 说到底, 有什么样的人民, 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古今中外, 每一种政体都是其中的人民自己所选择, 有的是通过呐喊抗争而选择的, 有的则是通过沉默苟且而选择的。
友梨江莉 回复 悄悄话 “普京重回俄罗斯联邦总统宝座,这回他至少可以一干6年。”
------------------
啥物种能照着一千年以上活啊?びっくりした!属乌龟的么?

再揉揉眼,原来人家写的是“一干”,我给看成了“一千”。走眼了。
友梨江莉 回复 悄悄话 --- “我常谈及人应该保有一种本能性(正义感/冲动?)或血性,再糟糕的伊朗俄罗斯印度土耳其人身上都还可以看到那种成分,唯独超级进化了的“简体字人”,只会开开心心写文”---

---------------------
本能性都是可以被改造的,特别是对身段特别柔软的族群。用现代语言说是基因变了异。
不是总有人爱说“崖山之后无中华”之类的么。我不知道原来的“中华”是什么样子,但是看古代历史多,总感觉这块地方上秦之后的人们和秦以前的人们似乎不大一样,而且越来越不一样。

谈血性好像于我们这个族群有些奢侈和不宜。我们爱好和平,追求仁爱,厌恶见血。
我们还特别喜欢养生,血性太多会生出一大堆病:脑溢血、中风、心肌梗、脑血栓等等,损寿。

我一直就觉得,包括自己,我们这个族群是真怂。
因为都是怂人的后代,好样的,都被杀死没留下后。

其实全世界怂的人和族群并非仅有我族,但有一个特点是他族群少见的。
我们是人怂嘴壮,其他怂的族群,基本是人怂嘴也怂。
有人说,你忘了北朝,他们也是人怂嘴壮。
我说,NO,他们虽然穷且嘴壮,但是他们不怂,为了他们那肥三爷,他们还真不怕死。穷和怂还不一样。

我们热爱和平、厌恶肮脏的政治。所以,这城叫文学城,满城都是美丽的东东。
不多说了,说多了都是砖。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这次很不赞同二郎的观点,哈哈。关于苏俄,觉得苏俄时期的恐怖事儿和今天的沉默 不能直接挂钩,毕竟它们中间有过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那20年言论开放时期啊;如果二郎这样直接挂钩,那华夏国及俄罗斯真的就会没一点希望了……我觉得2040年以后,会好一点的,你要坚持啊,:))

《对铁链女对网友亲人遭遇不幸的看法分歧之分歧》,怎么说呢,请再细细阅读我的《中国男人:废物中的战斗机》,以及《米兰·昆德拉的“告密” 》下的一组留言对话:杨和柳的“我不同意以命相搏”;我常谈及人应该保有一种本能性(正义感/冲动?)或血性,再糟糕的伊朗俄罗斯印度土耳其人身上都还可以看到那种成分,唯独超级进化了的“简体字人”,只会开开心心写文:驳斥xxx,小议xxx,深度思考xx,逻辑分析xxx…………这,正常,还是不正常?? :))

你留下一句“其实都是在装睡装傻装糊涂”,人回你一句“是不是有人在装睡装傻装糊涂,我并不知道”,最终玩的还是那套:有些话不一定说透……我就装吧……

在那篇《害怕过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下聊过:文学城,是茶馆,还是茅厕…。上星期,有位朋友又来告诉我:土豆大师,我现在认同你对wxc的评论,确实越来越有茅房味儿了,但真理还是要坚持的! 我:既然知道是茅房,一群人干嘛在茅房里对着一垛冲不走的硬屎愤怒……屎壳郎?

朋友很生气,骂我刻薄歹毒还没骨气,然后拉黑我10分钟…………哈哈,周末愉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友梨江莉' 的评论 : 改了,把“阿谀奉承拉关系”改成“阿谀奉承装糊涂捣糨糊”,最近“终身第一名”的事儿,凸显这帮老家伙的装糊涂能耐,俄罗斯议会(老太太)那群体,简体字国有个申纪兰吧,都一模一样;

另外,“听的人没准耳朵会痛”,不会,我保证不会,她们都把这儿的码字当作一种艺术行为一种外交手法在玩练着呢……只要在wxc玩了3年以上,都能学会“视而不见我行我素”,各种意义的……很少能做到关博或关闭留言的,虽然常常显摆自己的“断舍离”志向。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下半部分貌似在呼应平老师那篇热博,照例还是着眼广泛的华夏民族性:)平老师的博文跟帖里有提到对铁链女对网友亲人遭遇不幸的看法分歧之分歧,说白了看法分歧与是否是教徒是否有底蕴是否念过多少书都没一毛关系,是事关人是不是有起码的恻隐之心,在这方面中西古今看法皆然。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土豆说俄罗斯的铺垫写了这么多:)如果了解30年代大清洗的残酷荒谬而且看过维辛斯基一锤定音的公诉词,还有后来老赫20大mm报告的来龙去脉,那么对苏俄如今演变走向会觉得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了。
友梨江莉 回复 悄悄话 “如果在一个虚拟网站上文人都这么没骨气、这么会阿谀奉承拉关系,真实环境的人大会堂内、你能指望他们有什么作为?”
听的人没准耳朵会痛,但是说的却是实情。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
这就是中国人作人的楷模啊,不偏不激、中庸从容,所以才能活到极致,活过百岁。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
余老先生地下若知自己这句话能被奸污成这样,估计会奋起出棺来争解释权的。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