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什么我不骂“中共”

(2020-05-10 09:37:49) 下一个

为什么我不骂“中共”

(蓝字均可点击)

001 关于“外交部战狼发言人”的留言

002 关于“地方卫生局决定机场抽血”的留言

003 关于“作家协会海外会员”的留言

004 关于“红x代与精英”的留言

005 关于“中共”两字的留言

006 关于“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的留言

007 关于“国、党国、人民,是不是一回事”的留言

008 关于“枪口抬高1厘米”的留言

009 关于“中西对比中弑君现象”的留言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       *******       *******

由于这个新冠,最近网上论战频频发生,用一位朋友的句子:论战的双方都是激情饱胀的。不过,再读读,我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论战”,都只是各说各的,各有一批拥护者。人,往往是只读自己想要读的,只相信自己已经相信了的东西,不管这个“相信”亦或“信仰”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我不骂“中共”》,这应该是一篇很需要逻辑、很需要层层递进剥皮式论证的题目,但我不会,我是喜欢写案例并“编剧”的人,我喜欢把人放到一个场景中,把“我”、把“你”,放到一个个小舞台的中央,让大家知道所谓“正义”“勇敢”的虚假;另外,我还是属于非常意识流,喜欢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并写到哪里,还喜欢把各种历史片段错位地写、穿插地写。就因为这样,我周围的朋友常常会突然提起我3年前或5年前甚至10年前说的话,并对我说:我现在理解你了……

所以,对于这个《为什么我不骂“中共”》,与其再啰里啰唆地“论证”,不如把我以前在各处的留言汇集起来,编撰一部《土豆语录》,碰碰运气,看看会不会成为又一部《方方日记》。

 

001 关于“外交部战狼发言人”的留言

和朋友聊天,朋友对现在外交部发言人非常不满,而我却表示理解,并说明原因。

回忆案例A:

2011年7月的动车追尾事故。“他们是这么说的,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这是一个奇迹”,因这两句话而成名的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于同年8月16日被免去宣传部长一职,并于次日17日,赴波兰华沙任铁路合作组织中方代表兼副主席;2014年11月29日,王勇平结束在波兰的工作回国;回国后不久,被任命为中国铁路文联主席兼秘书长,直至2015年11月27日退休。

回忆案例B:

2004年,“中法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40周年,在这之前有幸接到一个法国媒体的工作:协助拍摄北京外交部举办的一系列活动。去了北京,跟着法国人和孔泉开了几个小会。后来借一次随意聊天的机会问了孔泉一个小问题:前任外交部发言人的去处。答:一般都是派往国外……

简单讲,领导们不能直接出面发话,但可以通过各类选拔方式选出一批人才/知识分子/精英(随你怎么称呼都可以)充当“发言人”。他们的作用就是出去讲话,出去“接轨”,如果运气好,任职期间没特殊事情发生,则上下同乐;而一旦出了“特殊事件”,比方讲动车出轨、病毒出逃……那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发言人”得出去帮领导顶住,由下往上一级一级出去死扛,直到外交部长等。作为回报,国家领导会让你出国,既是避避风头,也是给后任树立一种榜样:领导明白,不会亏待你们的。而且不仅你出国,根据情况你孩子也可以一起出去,在国外的读书经费也由国家承担……

如此一二三十年,“外交世家”就被培养出来了。三级城市、四级城市,穷乡僻壤旷野中有的是“考试精英”。早日离开鸟不拉屎的贫瘠土地,早日定居北上广,早日出任各国使节,早日让自己的孩子有机会进入名媛舞会……牺牲我一个老爸老妈的脸面又何妨?

朋友听完唉声叹气,说了一声:无语,但理解了……

 

002 关于“地方卫生局决定机场抽血”的留言

参考:《除了“怂”,我们还能做什么?》

这个案例其实是我经常说的,有趣的是,外国朋友(搞哲学历史类的)听后常会说:对于中国,我们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发生何种荒谬之事,但我们知道一定会随时发生的……

而我的中国朋友听后往往会一脸惊讶地问道: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目的是什么?(一脸的茫然并加学究气)

我的回答往往是安排一个“场景模拟”,让大陆朋友假设一个身份,并去参加那个卫生部/海关/公安部三人举行的“秘密讨论会”,决定是否需要对入境华人就地抽血,朋友始终装糊涂装正经装无知装正义……我的结论:会议结束后,“国际机场就地抽中国人血”之决议一定会发布,然后你们每个人一定会说这是“组织”的决议,我也没办法……

在中国大家都熟悉这样的操作:所有的决议/决定都是由一个人或几个人做出的,最终以红头文件或公告的形式来告诸大众,说是政府/组织的决定。

后来,朋友们很少追问我“为什么”,当然,“朋友”也越来越少了。

参考:《万湖会议 Die Wannseekonferenz (1984)  //  阴谋 Conspiracy (2001)》

 

003 关于“作家协会海外会员”的留言

城里有人写了一篇关于中国作家的文章,有人留言:看到一篇收集了数位作协名作家对抗疫的豪言壮语,底下的评论一片讥讽之声。有一个留言获多人点赞:“十万文人齐发嗲,唯独方方是男儿。”

我也留了言:如何看待中国作家协会的海外会员、经常回国开会活动的政协人士、或经常被邀请参加领馆文化活动的;还有侨报等报刊的特约作者们……

出席中国作协大会的海外嘉宾团合照(内有孔子学院院长)

我不想说他们的写作是好是坏,更没有理由说他们的为人如何,但在笔会中我常问那些作家:你们不知道那些侨报的性质吗?

他们的回答往往是:我喜欢文学,我喜欢方块字,我不搞政治,我也不懂政治,我搞的是“纯文学”,我只想给我的读者送去阅读的欢乐……

这回答似乎也没错,不,应该说“绝对没错”。对于这耐不住的“情节”,有什么办法呢?华夏文化圈向来喜欢“书香门第”这类头饰!

除了这些“纯作家”,海内外华人中还有“纯科学家”、“纯经济学家”、“纯教育家”、“纯人民”、“纯军人”……但在我土豆看来,这些人都不是“纯货”,更不是“蠢货”,都是看着两边利益玩通吃的主!!

参考:《太阳与送别:知识分子的肉文化》

 

004 关于“红x代与精英”的留言

前阶段武汉病毒的事情,特别是1/2月关于“医生与官员”的各种报道,一位老友说:太生气了!医生在前方冲锋陷阵,官老爷还说风凉话,把这些老爷们送到第一线去。

我留言道:一直在想,红几代或政治局高官的子孙们,往往都集中在商业金融贸易行业,或都是大型国企的头头。但凡需要牺牲的医护行业、或需要丢人现眼的外交部发言人中,似乎都是靠读书专研才得以上位的人。回想薄瓜瓜的北大演讲,下面这些听众基本属于“精英”梯队群体,但和(薄)瓜瓜(万)宝宝等红几代相比,其实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和平时期坐在场下当听众兼职鼓掌大业,“战时”上前线托举炸药包或堵枪眼,换得一个自己也不想要的牌位……

  

这也许就是不同的“命”,一个身份一种“命”,上下团结,造就出一个“结构稳定”,但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僵局。

 

005 关于“中共”两字的留言

很多文章,很多作者或留言者都在怒骂“中共”或土共(TG)。于是,我留言道:

那么多人在使用“中共”两字,我很疑惑,什么是“中共”?除了“中共”两字,大家还会批“政府”“共产党”“组织”等这类集体化单词,表面上没什么错,而且大家似乎都认同,但其实这是一种“逃避自责”,不再追问“人”的责任、或“我”的责任,因为这些事不是“我”做的,是“政府”“中共”“组织”做的,甚至还可以说“如果是你的话,你也会和我一样的”……

想想8000万党员,“中共”是不是就是这8000万“人”?而“8000万人”是什么概念?这地球上有几个国家的人口超过8000万?另外请参考一个红卫兵数据,百科上讲:1966年10月,估计投入运动的“红卫兵”已达1000万人以上。所以,我认为:虽然从“纯数学”上讲8000万永远不会等于14亿,但从“破坏力/行动力”或心理概念上讲,由8000万人组成的一个组织,是完全可以约等于“中国人”或“中国”这个概念的,何况这个数字还会继续上升,直到将来成为一个“全民党”群体。当然,即便未来中共党员数达到2亿,你还是会问“2亿党员和12亿中国人是一回事吗?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请记住,或说请感悟一下:那群人,不管是上街行动、还是坐着听训诫的,不管是黑白年代、还是彩色年代,其实都是“一切行动听指挥”!!

族群的问题,一个也别想溜!!!!!!!!!!!!!!

 

006 关于“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的留言

参考:《胡兰成,何罪之有?》

语言文字,往往初始版本是一回事儿,但随着时过境迁,会演绎出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版本。

我曾经讽刺过最近几年华人中的“岁月静好”派,其实“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这句也是我经常讽刺的,当然讽刺对象绝不是那些饱受凌辱与折磨的先辈们。读了我上面关于外交官战狼的段子,关于卫生部官员的段子……你是否可以想象出一个有趣的场景:今天每一个华春莹都在自言自语“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每一个邓亚萍都在对着自己的法国孩子说“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8000万“中共”或“中国人”也都在用这句话自我“励志”,或自我“解嘲”,或“自我卸责”……反正这句话好用!!!

我周围有不少60岁不到的富翁朋友,而且10几年前就拥有亿万家财了。每当他们端着红酒抽着雪茄,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感叹“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而我赚了8代人的钱,是得岁月静好啊”,这时,他们往往还带着某种调侃、某种阴阳怪气。我每次都讽刺他们是“腐败腐朽的精英”……不过他们对我都很好,也知道我的意思。

  

我觉得这是对中国现状的一种讽刺。

这次疫情带走了很多“高级知识分子”,可惜。

 

007 关于“国、党国、人民,是不是一回事”的留言

问答A:

曾经被一位网友问到:按你的逻辑,我们能说二战时期纳粹政府,纳粹党,德国人民是一回事吗?

我的一大段回复:

社会学/政治学等人文学科是非常有趣的,她里面有各种“理论”以及相对应的所谓“逻辑”。当一个人/国家接受理论A时,TA就会运用自己熟练的逻辑a;当TA使用理论B时,便会用逻辑b解说。我猜你的观点是“二战时期纳粹政府,纳粹党,和德国人民不是一回事”,我也理解你的逻辑。但是我不会上这条轨道,而会偏向于另一套理论与逻辑。

  

Karl Theodor Jaspers

Karl Theodor Jaspers的『罪の問題(Die Schuldfrage)』中分析了四种“罪”,即「刑事类罪(Kriminelle Schuld)」、「政治类罪(Politische Schuld)」、「道徳类罪(Moralische Schuld)」、以及第四「形而上类罪(Metaphysische Schuld)」。其中「政治类罪(Politische Schuld)」这个罪的対象不仅仅是“政治家及其行為”,还包括“国家的国民(Staatsburgerschaft eines Staats)”,他提出了一个国民对本国政治家/政府的態度问题……

你上面的“是不是一回事”之问题,我很难回答,这里有个(我们)国民的自我道德追问!!

这次病毒事件中,曾经和一位旅居法国的大陆同学说起:看来针对华人的歧视行为要抬头了,得小心了。

朋友回答:是得小心,但也没用,“大陆的政府/政治”是我们身背的一个“原罪”……

Theodor Heuss

我喜欢她的回答,这也让我再度想起Theodor Heuss所说的「集団の恥(Kollektivscham)

关于中国国民个人的“道德追问、或原罪,亦或是集体的羞耻感”,这需要另写一篇文章探讨。

问答B:

一网友认为“其实没有TG用什么科技间谍,千人计划,孔子学院捣乱,海外华人的日子会好过得多”

我回复道:我认为责任不在TG,而在于“海外华人”自身!!从80年代到现在,看看海外华人在政务问题上是如何影响着“大陆/台湾/香港”的;另外,可以对比越南来的移民,古巴来的移民,伊朗来的移民,他们有没有那种“祖国是我娘家”的概念?各个族裔的美国人都会做观察比较,然后把结论放在心里……

 

三人同框照:Karl Theodor Jaspers/Theodor Heuss/Hannah Arendt

上面A中所说Karl Theodor Jaspers有个弟子兼友人Hannah Arendt,她“反对”Jaspers关于“罪”的观点,Hannah认为“如果人人有罪,就等于人人无罪”,但她提出了众人的“平庸之恶”之概念。

如果大家搜索一下“克服历史”/“每个德国人都有罪”等词条,可以读到很多有趣观点,这些思考不仅限于二战时期的德日两国国民,也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不管是曾经的国民还是现在的国民!

 

008 关于“枪口抬高1厘米”的留言

有一篇《从“他们为什么自杀”到“他们为什么不自杀”》,朋友在留言中提到:现今的某地,只要能“枪口抬高一厘米”就足矣!

我唱了反调,如下:

几个月前我还蛮喜欢这句法官说给士兵听的话,如同几个月前还喜欢作家演讲时说“鸡蛋高墙”那样……现在呢,我只能呵呵了。

首先,请试想,统一德国的法官审判前东德士兵,这件事本身是不是就有些问题、有失公平之义?如同东京审判及纽伦堡审判,作为“澄清历史”完全可以,作为“法律制裁”有些过分(我个人认为)。

其次,我看到城里那么多对于香港的“批判”,都是海外呆了10几20年的能读会写的知识分子财主啊,居然还能喊出“狗娘养的港独”……你又怎么能寄希望于被关在军营里的平头士兵呢?或许对他们喊“枪口抬高1厘米”本身就是自我责任的转嫁,要知道我们连对城里的那些人都是束手无策的啊!

再而,如果可以对士兵喊“枪口抬高1厘米”,那么,请设想李庄案子中,如果持枪的法警对法官祷告说:“判个缓期吧!”……可能吗?搞笑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地位关系”差异一目了然!

所以,对于现在的中国,我觉得与其让士兵枪口抬高,(查了一下,似乎没说那句话),还不如直接希望士兵放下武器,或者调转枪口……这就是我以前写葡萄牙军人、写两次拒绝最高领导命令的苏联阿尔法部队的原因,而不是用“枪口抬高1厘米”或“鸡蛋高墙”那样的“泛滥于纸面及网络的文艺性戏谑台词”。

另外,为什么我们要把希望寄托在没有受过教育的普通士兵身上呢?为什么不一层一层把责任追到指挥官那里呢?我再说一句疯疯癫癫的痴话,我们为什么不寄希望于彭德怀“弑君”呢?或周恩来“弑君”,或陈毅“弑君”……不都是传说中热爱“人民”的好干部吗?

 

009 关于“中西对比中弑君现象”的留言

曾经看到一篇《中西文化对比》的文章,一位写过几篇《华为》的作者写的,一天过后没上城头也没人留言,于是我留了一条:我最近在考虑中西文化中“弑君”现象的问题……又过半天,那位作者把文章删掉了。

记忆中,古罗马或拜占庭中有很多“弑君/篡权”,但不管怎么换,把“血统”换得面目全非,罗马帝国还是罗马帝国,而且始终是世界各国历史科目中不可缺少的大篇章,并有着永恒的参考研究价值。近现代史中,我会把美国比作罗马帝国,而恰恰这个每四年可以换届的美国也发生了多起总统遇刺事件;还有德国的希特勒也被炸弹吓得不轻,而且这是当时的德国人人皆知的。

弑君,维基词条这么解释:在東亞的漢字文化圈裡,弑君屬於大逆罪,屬於十惡之一。

华夏,肯定也有“弑君”之案例,但一讲到“死于非命”的“一把手”(不一定是皇上),太古老的不说,单讲对我们后人起到作用的,首先想到的就是北宋靖康之耻的宋徽宗、宋欽宗两人,还有明末崇祯,但这些基本属于遭外国全面入侵的朝代更替年代,总体上我们的“一把手”们,只要TA想干,就一定能干到寿终正寝,很少有中间被“翻盘”的。慈禧太后如此,蒋介石如此,毛泽东亦如此;如今的大大,只要他想干到底,他也一定能干到寿终正寝!

这里提两个现代案例供“中国人民”思考,虽然我认为“中国”是一个“虚词”、而“人民”是一个“死词”。

案例一:袁世凯。从形式上看他也算是死在位置上的“寿终正寝”。但是,维基说: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凱宣佈改次年為洪憲元年,準備即皇帝位……然而蔡锷、唐继尧等人在1915年12月25日联名通电全国,宣布云南独立,舉行护国运动,西南爆發反袁運動……袁世凯在内外交困之下,於1916年3月22日召秘书张一麟起草文告宣佈取消君主立宪国体……6月6日上午10时15分袁逝世……

总而言之,寿终正寝前半年的日子,袁世凯每天听着人民的明确的抗议声,形式上开始着手退位了。对那时的人民,不需加引号,也不应加引号!

1970年,访问美国的蒋经国遇到了台湾留学生(康乃爾大學博士生黃文雄)的暗杀……

案例二:美国的麦卡锡主义。不多说,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美国现代史中的惨痛教训。有趣的是,“始于1940年代末的各种政治压迫,从1950年代中期起便逐渐衰败,其中除了一系列沃伦法院的判决所起作用以外,民意的改变对麦卡锡主义的衰败也起了重大影响……”

对比华夏1949年起的各种事件,切记:文革10年只是其中的一小段历史,而在文革之前整整17年、以及文革之后至今为止,各地始终有着各种名义下有组织的残酷迫害,我们可以用命名“麦肯锡主义”的方法,同样命名5/60年代广西广东的为“陶铸主义”,或四清运动为“刘少奇主义”、或如今的“薄熙来主义”、“周永康主义”、“敬畏主义”……这些个历史片段原理都一样,都是一种制造恐怖,都是一丘之貉!

那么,为什么人家的麦卡锡主义能够不到10年就刹车停止,死亡人数1万都不到呢。反观华夏圈的,我们的运动始终一个接一个停不下来,且非等领袖寿终正寝才可以暂停一阶段、或出逃美领馆才稍微修改一下路线,然后等肚子饱了又重走老路。

如果进入微观思考及局部研究,每个细节都可以成为一篇又一篇的论文题材或YouTube讲座或博客文章,但若从宏观上分析,只有离开那个国家远走高飞这一唯一的行动!

对于所有已经离开华夏国的人也想说一句,那种一厢情愿的窝囊的“好人”,其实都是有意无意地当着那边暴政的帮凶,最终会里外不是人的!

*******       *******       *******

最后总结一下为什么我不骂“中共”,其实不仅是“中共”这词儿,我也不骂那个“吃人的文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惊叹“经不起考验的人性”,单骂那些个太容易了,一切都已成了堆积如山的陈词滥调。只要愿意,人人可以天天骂,天天写,而且越来越成为一种轻松欢乐的娱乐活动,如同每天早上的一次广播体操,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做也可以,不做也照样没问题,不会对“思想/观念”有本质作用,当然也一定有人会说“潜移默化”的,呵呵,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不信的。

另外,通过这次WHO那些黑官员以及各国的一些研究者的行为,大家还得意识到:在没有国与国之间的全面武力对抗的和谐环境中,钱是可以买通任何人的,而“买通”往往是首先买通“精英/知识分子”群体。这点欧美各类各派的上层人士心里也清楚得很!

杂七杂八、啰里啰唆的东西写了很多,千万别一口气读完,不仅自己消化不了,还会以为我土豆有病呢,我没病,我没病,我只是郁闷怎么还没人来买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9)
评论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绕了几圈找到这里,送上这条推上的麻将桌上八卦戏言:)

https://twitter.com/iFEhZD8muGGHpwL/status/1262614257973129216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ibiskus' 的评论 : 谢谢谢谢,“发了芽的土豆削削煮熟还是可以吃的”,那就请大量收买“我”,周末土豆,:))
hibiskus 回复 悄悄话 深表佩服,很多内幕和火花!!

BTW,发了芽的土豆削削煮熟还是可以吃的,多年亲测:)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现在是“空降官员+系统内部审核提拔”,官和民是两个空间体系,中间靠一根很长很细小的黑管连接。“民不信官,官不知民”、“民讨好官,官讨好上级”的现象到处都是。

再读陈志让的《军绅政权》,非常有意思。我想,会有一天回到地方自治状态的……

谢谢二郎提供的各种链接/信息,非常受用。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清末民初上海华界的士绅们在地方自治市政建设方面出了大力,这得益于一墙之隔的租界西洋文明的榜样力量,套句新冠疫情后的时髦话,就是有现成的作业可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如果说几个月前,我还困惑于我们的民族是在循环往复着还是呈螺旋式进步着,这也是我一个多月前写下找抽文的思考,那么现在,……”

请等等看看快发出来让大伙儿抽一下啊,别再犹犹豫豫、等等看看了,:)))

到时候土豆一定挺你!!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呵呵,土豆啊,现在那里还有乡绅?
还有,宗教信仰是用来约束老百姓的。到了孔祥熙,宋子文那一层只有法律能约束了。当然前提是他们在法律约束的范围内。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对了,推荐去看一下远山的这篇,最后提到了以前的“乡绅”管理体系。结合清静提出的各地造假问题,是不是可以直接推论为我们需要“各地自治”啊??…………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5/73119/18062.html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这是某个阶层内发生的恶心事情,而且往往是底层居多,在他们看来上一阶层的医生和医药公司联手赚钱赚翻了;再往上一阶层,大型(资本)公司造毒奶粉给三级城市的平民喝;再往上一阶层……

穷、乱的历史太漫长,90年代后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气专心赚钱啦,各个阶层都在做着缺德事儿,差别是有些有“法律保护”,有些没法律保护,有些连法律也不敢管……再想想抗战时期,多多少少美国援助物资被孔祥熙/宋子文等一个二传手,就赚得满天飞,还都是基督徒呢!

上行下效,各有手段!!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大量的民间造假,地沟油,毒大米,药水侵泡的蔬菜水果…… 种菜的毒种水果的,种水果的毒种大米的,种大米的毒养奶牛的…… 转着圈儿的害人。这些都不是精英们的法律可以约束的。没有信仰只看钱让人失去了最基本的做人准则和底线……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权术权术权术,有趣的是我们几辈子被关着的华夏子民们,最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权术。

“砸断奴隶枷锁的从来都是外部的力量”,哈哈,想起了一个叫纳姐的YouTuber,她说:美国人(川普)凭什么帮你去灭共?你们中国人自己得积极努力……

虽然她说的有些磕磕巴巴,但很有喜感,下面评论也好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M7QENv0mQ&feature=emb_logo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信仰可以改变人的灵魂。如果只信钱…… 唉!”

我认为,在绝大多数历史社会中,如果对“有吃有喝”与“自由”进行二选一的话,大家还是会首选“有吃有喝”的生活环境……

至于“灵魂”与“钱”,现代精英们只用“法律”这个阀门来管理自己的行为,就是说只要不违法就可以怎么怎么了,“灵魂/道德”这类阀门已被摧毁了,我常用“安兰德的门徒们”讽刺这些,这次的新冠中的各类专家,甚至美国大选过程中的各种爆料,都体现各行各业“上层”的这种特征。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我这文里的9段是9个小段子、或说9个(电影)分镜头,我想展示的是:如此中国人《个人到群体,普通人到精英》。

“骑士精神或者武士精神所推崇的荣誉感,诚信,责任和勇气等,在我们这个民族,是缺乏的”,是的,或者,残暴地说我们喜欢读书,鄙视流血流汗……

想起我的另一个留言了:有时候啊,真希望现代的中共领导人也用对射决斗解决各自间的矛盾,别让老百姓卷入。

在这儿,18年10月的: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920/201808/24187.html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是的,一切无可奈何啊,得把自己的心给平静下来。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没有读完……我觉得我明白博主的“思想”! 和我一致吧!》

一致??好,哪天我回土星时就带你一起离开这个地球,:))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yyycat' 的评论 : “坏与精,邪恶与愚昧 都该骂”

或许啊,现在的“骂”本身就是一种“坏与精”,:))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邮政编码279' 的评论 : 《我今天才知道“非洲猪瘟”是文学城论坛的屏蔽词,改成“温”也通不过,害得我回个“群体免疫”的贴,中文英文改来改去都不得要领半天发不上》

简单讲,所有“简体汉字”网站,都在不同程度受着BIG BROTHER的注视。

“黑夜总会放光明”,不行,因为有“夜总会”;
“如何洗净平底锅”,也不行,因为有“洗净平”;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给鲁九介绍一篇,文末提到:蔡锷死时还不满三十四周岁。他留下遗嘱,要求薄葬,因为“护国战争是内战,不应以为功。”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39583/201904/13050.html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终南山他妈是文革迫害致死,他现在怎样?四九年以后的归国华侨,有一个有好下场吗,当帮凶没有好下场,骑墙里外不是人。 】

评:其实,他们并不是帮凶,而是还着一颗赤子之心,也是由于当时共党的欺骗宣传。毛泽东的做法大家并不赞同,包括邓小平在内的人都对毛泽东抗争过,坏就坏在周恩来身上。周某此人知道最后历史早晚要清算他,所以,其在忧郁中死去。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袁世凯。从形式上看他也算是死在位置上的“寿终正寝”。”

中国历史上的糊涂人太多,所以,才有那麽多的混乱,文学城里也有很多这样的人。就说袁世凯吧,到现在为止,大家可能都不知道袁某为什么要复辟所谓的帝制,也不清楚反袁的护法护国运动到底有没有给中华带来维护?

现在看来,辛亥革命和护国运动给中华带来的是混乱和分裂。当前的经济改革开放是唯一的正确的道路。如果反共的同时也把改革开放一起反了,那这样的反共就是反动的。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难得土豆稍微勤劳一点,我却漏看了好几篇,这篇是看了前面忘后面看了后面忘前面的烧脑文,海量内容啊!

最近因为疫情而对许多事情有了深层的思考和一些思想的改变。我们这个民族吧,在我有限的认知里,未曾有过其他许多民族所经历过的武士时代或者骑士时代,也就是说,当全世界的大部份先后走在追求尊严把荣誉置于生命之上的文明发展时代的时候,我们的民族在干吗呢?始终更多关注和努力于活着或者是怎么活着,前者更多关联吃饱穿暖,后者牵涉很多技术层面,历朝历代直到今天,基本多是在为这个活着和怎么活着而努力和奋斗。

所以骑士精神或者武士精神所推崇的荣誉感,诚信,责任和勇气等,在我们这个民族,是缺乏的,虽然这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影响,但我个人以为,正因为未曾经历过那样或者相类似的时代发展,所以也就缺少这些特质,也就直接或间接使这个国家和人民状况不断。

如果说几个月前,我还困惑于我们的民族是在循环往复着还是呈螺旋式进步着,这也是我一个多月前写下找抽文的思考,那么现在,我则更倾向于自己最新的个人心得,那就是,我们的民族,基本就是从原点回到原点循环往复地生生不息着。

土豆这篇文让我越想越多,而对以上的“反动言论”,不管算不算找抽,但要“轻拿轻放轻砸”,哈哈,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凶猛,锥心刺骨。可惜有那比城墙拐角还厚的东东,没有哪个锥子能扎透。
时不利兮锥不锐,锥不锐兮可奈何。
luckyyycat 回复 悄悄话 过来给土豆敬个礼,为你能写出和你名字一样让人烧脑的东西哈。

深奥的不懂,笨人笨想法:坏与精,邪恶与愚昧 都该骂。不骂不知道,被土豆吓了一跳!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没有读完,跳跃着读了几段。
我觉得我明白博主的“思想”! 和我一致吧!
谢谢分享!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最后一句是点睛之笔。“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今天的帝王家无非是掌控巨量资源的寡头。不过,民主这块遮羞布的确比马列强的太多。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没有时间仔细看,我想在这里留言的同志大概也没几个人仔细看,我大概看了几段,写的真不错,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

毛泽东搞得那一套,毛死了,看看荒唐至极,当时,都以为不会回头,可是现在,有过之无不及,这些精英们,拿着明白,装糊涂,骂什么中共,中共就是他们自己,中共49年以前,说国民党的话,放到他自己身上正合适。

终南山他妈是文革迫害致死,他现在怎样?四九年以后的归国华侨,有一个有好下场吗,当帮凶没有好下场,骑墙里外不是人。

lio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独裁非常适合中国人民!早些年我记得留言说外国人用鞭子教中国人学会排队,一样引来一片谩骂。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当时的中国所需要的不是马列主义,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三民主义。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ldentate1' 的评论 : “其实咋中国人甩饼饼铛都会,热油绝对溅不到自己身上”

我想,如果某一天中国变天,所有的党员会马上抽水马桶冲掉党证,然后会加入其他组织,然后继续在原职位上续职……简单讲,外交部长仍然是外交部长,教育部长仍然是教育部长。或许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大家也无所谓什么“体制”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中共从出现之日起就不是什么无产阶级的政党,而是一只以农民为主体的政党”,+1,不过“农民成为主体”似乎也是一种策略导致的结果,所谓策略就是各个历史时期的各种土改。这方面,秦晖的研究非常值得一读。

“大家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吗?想知道为什么习近平要纪念马克思200周年的诞辰吗?” 你快回去写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大家都在客觀地,理性地批評中共,駡中共?誰在駡中共?”

好吧好吧,是在客觀地理性地批評中共,共荣共辱,共荣共辱,耶~~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栽什麼花結什麼果”,是这样的,不过现在没人承认是自己栽的花,反而都在甩果了。

祝所有的妈妈快乐一周末,希望每个月都有个妈妈节,:))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应物兄' 的评论 : “我的天哪,你这是要得罪半边天的节奏!受什么刺激了?”

啊,我又做错什么了做错什么了?我怎么这么愚钝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东土是权贵资本主义,美国是垄断资本主义,特鲁多马克龙墨克尔是资本家的小爬虫,真的都是混球”

我猜,只有五湖兄注意到我这句了:在没有国与国之间的全面武力对抗的和谐环境中,钱是可以买通任何人的,而“买通”往往是首先买通“精英/知识分子”群体。这点欧美各类各派的上层人士心里也清楚得很!

换句话讲,中国已经找到了对付欧美的方法了!很多人用珍珠港啊911啊的死亡人数来推测美国要动手了,我非常不以为然……欧美只要做好和中共的各种交易即可,没理由去推翻那个政权;何况,再怎么死人,被病毒默默地病死,其震撼程度是远远不如被炸弹血肉横飞炸死的。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信仰可以改变人的灵魂。如果只信钱…… 唉!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没人买是因为发芽的土豆有毒。哈哈,太长了,容我慢慢看来。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君,你太抬举我了,我要好好学习,争取早日和你保持步调一致,尽管永远达不到你的聪明程度,起码可以追逐一下你的步伐哦。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天哪,你这是要得罪半边天的节奏!受什么刺激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在我看来城里最聪明的10大女孩中你排第6位,(另外5位已经不怎么写博客了)。先说香港吧,我不给你做任何解释,有空请听一下这个陶杰的视频,看看听完以后你关于香港的疑问能否解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ZNUTnaOAU0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人民啥时有投票的权利了?不是枪杆子里出的政权吗?

无论是不是因为外力迫使制度的改变,香港和台湾起码可以说明 同一种族和文化不同制度下人的思维和行为就会不同,只是在某种文化传统下要想对旧有的制度从内部进行民主变革是很难的一件事,尤其是在千百年来对生命个体缺乏尊重的群体中。

土豆子,我知道你在酝酿,等你想好了再回我。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jasn' 的评论 : “原因当然是TG的诱惑和海外华人禁不住诱惑的两方面(正如把男人和一堆美女放在一起来测试坐怀不乱)。”

上帝惩罚了蛇,也惩罚了亚当夏娃。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应物兄' 的评论 : “你选了个好日子来讨骂声”

啊?我怎么又干这种倒霉缺德事儿了。记得 2018-05-11(星期五)发了一篇《砍头艺术之比较》,后来被阎立华说:点子没踏对,土豆该削。被清漪园说:土豆老弟,母亲节,是感恩女性豁出自己的性命给与他人性命的日子。您能不能来点应景的?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066/201805/12797.html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大家都在客觀地,理性地批評中共,駡中共?誰在駡中共?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中共从出现之日起就不是什么无产阶级的政党,而是一只以农民为主体的政党。恩格斯指出:农民不是无产阶级。马克思指出农民群体的反动性。所以,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中共的出身是反动的。

大家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吗?想知道为什么习近平要纪念马克思200周年的诞辰吗?

马列主义必然是反动的,但是,马克思主义却是进步的。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是不是?

替罪羊,替罪羊。替罪羊,现在好像有个新名词叫做“甩锅”,其实咋中国人甩饼饼铛都会,热油绝对溅不到自己身上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中共很多腐败的官员大多来自农村,马克思就说过:农民思想反动,让历史车轮倒转。所以,以后培养干部不能要农村人,培养资本家入党对于共党来说是件好事。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X4E6sJsxYQ&feature=youtu.be

文章太长太烧脑,看段搞笑视频吧,侨领大佬遭遇杂牌散兵游勇,有眼像以前车间班组长被调皮小青工作弄:)在美国谁也吓唬不了谁,所以有了同一蓝天下各自表述畅所欲言,也难怪国内有身价的嘴上痛骂美国霸道,可为下一代不做中国人,还是千方百计跑来加州生小公民。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好,栽什麼花結什麼果。劉三姐以前唱過的嗎?

母親節快樂!快快樂樂!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你选了个好日子来讨骂声,哈哈。
邮政编码279 回复 悄悄话 骂不骂有什么意义?有钱入帐才重要!我今天才知道“非洲猪瘟”是文学城论坛的屏蔽词,改成“温”也通不过,害得我回个“群体免疫”的贴,中文英文改来改去都不得要领半天发不上。
上次说科学文学家对不明病毒感染后是否产生免疫抗体都不清楚,就用“仁者智者的选择”为政客推介群体免疫无耻,还让圣母碧池回我:“请不要到我的博客说别人的坏话!” 呵呵,多么高洁!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土豆一改弯弯绕的文风,直来直去地剑指中共以及它统治的14亿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东土是权贵资本主义,美国是垄断资本主义,特鲁多马克龙墨克尔是资本家的小爬虫,真的都是混球。其实你我境遇是最好的,想说就说,不想说可以保持沉默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其实这篇文章中很多地方盗用了Luumia的语句;另外,总忘不了她那篇《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9129/201909/3595.html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别说,这样的文章能让大家参与讨论,就是有意思的。民智,是在激烈的碰撞中迸发的。好喜欢Luumia的留言。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maidoitt' 'nightrider'的评论 : 谢谢两位对边妹的回答,我明天再给她一些链接,:))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ngc2008' 的评论 : 《别说:你还真是个发了芽的土豆。》,那你买不买啊?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都该骂,这次东方的西方的,全都是混球”

套用Hannah的“如果人人有罪,就等于人人无罪”,如果全都骂了,等于一个也没骂……而且,会不会有堂吉诃德的感觉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除了骂,就不会别的了吗?》

“纯作家”·“纯科学家”·“纯经济学家”·“纯教育家”·“纯人民”·“纯军人”……
现在又多了一个“纯骂家”,或许这是一种新的文学形式。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15世纪的政客、哲学家Machiavel的“Le Prince”(君王论),薄薄的小册子,通篇都是谏言君王“如何治理国家,安身立命”。此书一出,即刻成为了历代君主的“治国宝典”。现在它还在被广泛阅读,是初中生”公民教育” 课必修本之一。为的是让民主时代的公民识别“君王为了自己的统治无所不用其极”的“其极”。当然,这里的君王已经改头换面成了“历届政府”了。法语/英语里的Machiavélisme就是指这一现象。

小册子两年前我翻阅了一下,除了各种“治国手腕”印象最深的要数“砸断奴隶枷锁的从来都是外部的力量”,这句话跟楼下nightrider网友的观点如出一辙。所以,我们自己的觉醒是有意义的。
cmaidoit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啰里啰嗦写了那么多,土豆的中心思想:骂中共不够,要连中国人一起骂。不得不说我部分同意。但我也需要被解惑:为什么同意种族同样文化,香港人台湾人就和大陆人的表现很不一样。 是制度影响了人还是人决定了制度,还是相互作用? 你要是把我的这个问题不绕弯弯地回答清楚了,我再服你。”


你这个问题的前提是:中共政权是人民投票选择的结果,而且选完了之后过了70年还不想换。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都该骂,这次东方的西方的,全都是混球
dingc2008 回复 悄悄话 别说:你还真是个发了芽的土豆。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边走边看66:

Good question. But have you observed that in both cases, it is the institution either supported by or imposed by exterior powers that engendered the much more civilized behavior one sees in Hong Kong and Taiwan?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除了骂,就不会别的了吗?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啰里啰嗦写了那么多,土豆的中心思想:骂中共不够,要连中国人一起骂。不得不说我部分同意。但我也需要被解惑:为什么同意种族同样文化,香港人台湾人就和大陆人的表现很不一样。 是制度影响了人还是人决定了制度,还是相互作用? 你要是把我的这个问题不绕弯弯地回答清楚了,我再服你。
安然0203 回复 悄悄话 太同意楼下
cjasn 回复 悄悄话 一网友认为“其实没有TG用什么科技间谍,千人计划,孔子学院捣乱,海外华人的日子会好过得多”
我回复道:我认为责任不在TG,而在于“海外华人”自身

=============原因当然是TG的诱惑和海外华人禁不住诱惑的两方面(正如把男人和一堆美女放在一起来测试坐怀不乱)。但是作为一个国家,为了弯道超车而不惜激发人性中恶的一面,这个政党是邪恶的。文革和解放后的每个运动都是激发人之恶。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的确,国家或政党,是全体普罗民众的折射。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因为发芽的土豆不能吃,哈哈哈。

论文收藏了:)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