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年火车上的故事(下集)(二十三)

(2022-11-06 08:17:15) 下一个

那年火车上的故事(下集)(二十三)

过了几天,郝文和儿子又回到了沈阳,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林月皎,她是特为陪郝文而来的,还要一起去深圳住几天。

小青去火车站接他们,林月皎一下车就紧紧抱住了小青,好像姐姐抱住了亲妹妹一样深情地说:“妹子,多亏你!”

小青毕业以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林月皎,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染成了流行的麦芽色,还和以前一样烫着大波浪,红格子的连衣裙把她高挑丰满的腰身凹凸有致地勾勒出来,她还是那么美。小青心想:“岁月的刻刀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

出了车站,还容不得小青和郝文多说几句话,林月皎已经催促着她们赶紧打车,并说她已经订好了酒店,就在小青家附近。小青说不需要去酒店,到家里住很方便的。林月皎又以她惯有的快人快语说:“哎呀妹子,你和文子在家住行,我不行,你知道我这个人大嗓门,我去了你爸你妈就不得安生了。”说着自己抱着李牧晨就往前走,先上了一辆出租车,催着让郝文和小青坐后面一辆,郝文说一辆车能坐下,林月皎已经吩咐司机开了车,小青她们听见她探出车窗来说的一句话:“我们先走了!”

这些年林月皎的服装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她在扎龙百货大楼承包柜台已经很多年了,虽然这些年扎龙市的经济起起落落,可是她的生意一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她有自己固定的客户群体,就是那些收入相对稳定的人群——医生、教师、公务员,他们是扎龙的新贵。

郝文李子林他们去深圳的时候她也动过心,和郝武商量想去深圳闯荡闯荡,可是郝武舍不得他的稳定工作,所以这个想法就搁置了。郝文回家说明了她和李子林离婚的事,郝武骂着大街说要去美国拧断李子林的脖子,林月皎对郝武说:“要不是你拦着,咱们也去深圳了,文子也不至于现在一个人!”

然后她又对郝文说:“文子,你的书都白念了,聪明劲儿都上哪去了?我当初就不同意李子林去美国读什么狗屁博士,让我说着了吧!你还让他回去,我要在就不让他回美国,我看他小样儿的能咋地!不过文子你别难过,你还年轻,就凭你这模样嫂子保证给你找到比李子林好的!”

孙爱军来电话的时候小青正和郝文在出租车上,小青接电话时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而且她接了电话就说:“我刚从车站接了郝文!”孙爱军倒是反应很正常,他说:“正好,我说了要请你俩吃饭的,你问问郝文你俩今明两天哪天有空,我后天回广州。”郝文说哪天都行,就约了第二天的晚上。

因为林月皎说来了很多次沈阳还没有去过故宫,第二天上午小青陪着郝文、林月皎,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故宫。吃过午饭大家都累了,小青就带着女儿回家,郝文和林月皎带着李牧晨回了酒店。晚上小青快要出门的时候郝文来了电话,她说林月皎吃过饭回来后一直不舒服,所以她不忍心再把李牧晨交给她照顾,今晚孙爱军的约她不能去了。

小青一时不知道应不应该再去赴约,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和苏文纨称病不去赴约,只剩下方鸿渐和唐晓芙单独去吃饭时的境况很相似,尽管郝文和苏文纨不一样,她不是故意要为难小青。小青犹豫了再三给孙爱军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母亲,这时小青才想起来孙爱军用的是家里的电话。上次在刘喜来广州他们吃饭的时候赵小金说过不能让孙爱军有手机,有了手机就更控制不住他了。赵小金是这么说的:“这一天到晚地还看不住呢,有了手机我怎么知道他和谁通电话,发短信,岂不是完全失控了!”赵小金说这些话的时候孙爱军的脸通红,刘喜和小青只好打着哈哈表示同意,刘喜还说自己的老婆也是一天到晚把自己当贼看着。

孙爱军的妈妈说他已经出门了,小青就只能去赴约。可是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七上八下的,她给明辉发了短信,说晚上有同学聚会,她不想在外面时间太长免得女儿不肯睡觉,让明辉十点钟的时候打个电话给她,她好有借口离开。小青的短信发过去的时候明辉正在开会,会后他又忙着赶去银行办事,一时就把短信的事给忘了。

孙爱军以为郝文会来就定了小青家附近一个沈阳有名的东北菜餐馆,餐馆的大厅灯火通明,里面大概能容下上千人就餐。他看见小青一个人先是有些诧异,接着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小青说明了郝文的情况,孙爱军问她要不要换一个清静点的地方,小青说好久没吃家乡菜了,这里就好。

餐厅里人声鼎沸的吵闹反而让小青忐忑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她和孙爱军一边吃着黄瓜大拉皮,韭菜盒子、海鲜疙瘩汤和干炸带鱼,一边聊了起来。孙爱军问她这些年过得好吗,接着不等她回答就自己说:“一定过得挺好的,看你的样子一点都没变,说明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让你变老!”然后他又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这头发都是染的,要是不染有一半儿都白了!”

小青这才注意到孙爱军的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她也问了一句:“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孙爱军笑了笑说:“什么好不好的,反正过来了!”然后他话锋一转说:“小青,你说咱俩有缘吗?”

“我就害怕说这些稀奇古怪不着边际的东西,缘分这东西谁说得清,你说有就有,说没有也没有。我问你,你怎么想起来读博士了,以前没觉得你那么有钻研精神啊?”小青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她把话题岔开了。

孙爱军啪地一声把筷子放在吃蝶上,他喝了一口白酒,伸出胳膊撸了撸袖子说:“我跟你说小青,古人那一套什么头悬梁锥刺股,那都不管用,要想钻研学问就得先娶个孙二娘!”小青被他的这套说词给逗乐了,可是孙爱军还没有说完:“曹雪芹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一个挺漂亮的女孩一结婚就变成了母夜叉!”小青心里说曹雪芹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孙爱军又说:“从早到晚地盯着你,一时一刻也不放松。一开始吧你觉得是因为她爱你,在乎你,离不开你,所以还挺受用,可时间长了你就只剩下一个想法——变着法地骗她,再后来连不需要撒谎的事你也撒谎了。慢慢地自己厌倦了自己的谎言,你就开始逃避,钻研学业是逃避现实的一个好去处。小青,我跟你说,一路读研究生读博士下来,我他妈地都开始怀疑人生了!到底有多少硕士博士跟我有同样的命运,像我这样的人读了博士有个屁用,我就是为了躲个清净儿!”孙爱军的脸通红,他眼前的半斤装白酒已经下了肚。

”服务员!再来一瓶!”孙爱军又接着说:“小青,我给你讲个事。前年我在读博的时候有个学妹,是咱们沈阳人,她的数据一直出不来,求我帮忙做几组,我就答应了。结果赵小金非说我和她有什么暧昧的关系,跑到研究中心来找人家打架,结果没打赢,让人家给打一个耳刮子!你说我怎么办,我偏向谁?老婆是自己人,但是没理;学妹是外人,但是有理。我怎么办?我他妈地只好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躲进厕所里不敢出来!”

小青心想:“好个姑奶奶!”孙爱军越说越激动,几乎忘了他们旁边还有人,小青示意他小点声,他才看看左右又喝了一口酒。

“我跟你说小青,我早就知道你好,可惜我和你没有缘!也不能说没有缘,我和你同学这么些年,也算是有缘,就是缘浅!洪明辉他小子有造化,他他妈地上辈子肯定是好人!”孙爱军的舌头已经开始不那么好使了,后来要的半斤酒他大口大口地喝下去,眼珠子都喝红了。

他唔落唔落地接着说:“小青!我!哎!小青!”他没有再说下去,小青叫服务员来结账,服务员把账单递给小青,他一把抢了过去说:“小青,你瞧不起我!我孙爱军说什么也是个老爷们,能让你结账吗?”

两个人从饭店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十点,孙爱军的酒喝得太猛了,他走路有点摇晃。小青说:“你快回家吧,明早还要坐飞机呢!”

“回广州以后咱们还联系吗?”孙爱军问,然后又硬着舌头自己回答:“还是不联系好,要不然不知道赵小金会出什么幺蛾子。但是小青,你要是遇到难处了,别忘了来找我,我孙爱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小青连着说好好好,叫了出租车让孙爱军上了车,他一条腿还在车门外,说:“我先送你回去吧!”小青说不用送,她自己走路就回去了。

小青走在路上,形形色色的路人从她身边经过,有的在打电话,吵吵嚷嚷;有的和孩子在一起,嘻嘻哈哈;还有的像是情侣,一个正在恳求另一个的原谅。小青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有烦恼,不过或大或小,而自己的烦恼也许微不足道。

她给郝文打了电话,问林月皎怎么样了,郝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郝文说:“你回家我就放心了,要不然我一会儿会给你打电话的。”接着郝文还用英语说了一句:“I know you and I trust you!” 小青佩服郝文的洞察力,庆幸自己有郝文这个朋友,她回答郝文说:”Thank you!”

小青加快了脚步,她心里轻松了很多,轻轻哼着那首:“沈阳啊沈阳啊我的故乡,马路上灯火辉煌……”她的电话响了。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谢谢!小青总的来说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也比较单纯,所以容易被打动,也容易上当受骗,就看她遇到什么样的人。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兰丫好会写啊!很高兴小青现在释然了。而且明辉妈妈的事应该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看来她也是个可怜人。尾叔和尾婶他们肯定知道以前那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能容纳她,证明她人不会太差:)
登录后才可评论.